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专栏作家】 两姓村庄(小说)

精品 【专栏作家】 两姓村庄(小说)


作者:寻找姚黄 举人,4738.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241发表时间:2017-10-28 13:26:53
摘要:从乡政府庄严宽大的门楼里走出来,王玉霞改变了主意。原本她打算事儿完了,要去中学向二堂兄汇报(二堂兄盼望她辞职,已经把两只眼睛盼出了血)。然后,对侄子张越提出一点要求:她每月二百元的退休补助,最好从村办公费上“挤”出来,不要占用“低保”指标,低保还是留给最困难的群众。(很多村干部退休之后,村里都以“低保”代替“退休金”)。顺便在二堂兄家把午饭解决了,下午一点坐班车返回县城。她的“村官”生涯到此终结。

【专栏作家】  两姓村庄(小说)
   一
   从乡政府庄严宽大的门楼里走出来,王玉霞改变了主意。原本她打算事儿完了,要去中学向二堂兄汇报。二堂兄盼望她辞职,已经把两只眼睛盼出了血。然后,对侄子张越提出一点要求:她每月二百元的退休补助,最好从村办公费上挤出来,不要占用低保指标,低保还是留给最困难的群众。很多村干部退休之后,村里都以低保代替退休金。顺便在二堂兄家把午饭解决了,下午一点坐班车返回县城。她的村官生涯到此终结。
   但是,党委书记曾贵林没有接收她的辞职申请。还说,你就是辞职,也得等下一届选举有结果了再说。她并不死心,还想着找好朋友邓丽乡长把辞职申请交了,偏偏邓乡长又出差去了。这张王庄村支部书记的职务还得继续下去。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当和尚不敲磬,她现在得去村部看看“困难户危房改造”的公示情况,顺便看望一下82岁的婆婆。主意已定,她踏上通往本村的泊油路。
   手机铃声响起,王玉霞拉开皮包,取出手机,是二堂兄张英龙打来的。接通后,张英龙问道:“玉霞,你到了吗?”
   “早到了。”
   “那你过来一下。”
   “你有什么事儿?非得让我过去?”
   张英龙压低声音:“我准备了一个数,你见曾书记时带给他,顺便推荐一下张越。”
   “现在送礼,不合时宜吧?你难道不知道眼下的形势?”
   “啥形势?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自古就如此。妈的!老娄别调走,就不用送了。”
   “你给娄书记送过礼了?”
   “也是一个数。”
   “一个数”就是一万元。一万元当然不是什么大礼,但二堂兄的大儿子张超是人大办公室副主任,人大一把手的大秘书,与各乡党委书记都脸儿熟,面子有时比票子还要值钱。所以,二堂兄送一万,也说得过去了。
   王玉霞一向对二堂兄没有好感,特别是那年的电视风波,在她心里打下二堂兄就是现代版南霸天的深刻烙印。她觉得二堂兄在某些方面比大堂兄还要可恶。二十几年过去了,虽然她与二堂兄没再发生不愉快,但关系也十分淡漠。现在,二堂兄想让她代为送礼,那就有点拿自己不当外人了。她对着手机大声地说:“我这辈子没给人送过礼。怕送不出去,丢人!”
   “送出去更好,送不出去就是你的了。这可以吧?”
   “那就更不能代送了。如果送不出去,你会不会说我是故意的呀?”王玉霞的话有点尖刻,但二堂兄并不生气:“呵呵,怎么这样说呀玉霞?我啥时候不相信你呢?”
   相信个鬼!王玉霞在心里说:让我辞职,还让我替你送礼!你以为你是谁呀?王玉霞决定把一贯张狂的二堂兄打击一下,出出心里的闷气:“实话跟你说吧,我已经找过曾书记了。辞职申请没交掉,人家根本没有让你二儿子当代理支部书记的意思!你大儿那顿五星级酒饭我看是白请了。把人家曾书记背回家,人家也不给面子。”
   那边张英龙一时没话,好像被人打了一记闷棍,晕掉了。王玉霞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她“啪”地把电话挂了。想象着二堂兄的尴尬表情,她“扑哧”笑了。
   “辞职”一事,起于2016年11月1号。二堂兄打来电话,说他大儿子张超已经在县城唯一的五星级大酒店——淮河饭店请过了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他们同意让张越担任村代理支部书记。请王玉霞赶紧趁热打铁,找曾书记把村支书的职务辞掉。二堂兄特别强调,一定要赶在村两委换届选举前做成新老交替工作,以便于张越在换届选举中先声夺人,一举高票拿下村支部书记这个职务。
   对于禅让这件事,王玉霞没什么可说的。三年前,也就是本届村两委换届选举之初,一向选举顺利的她,突然被重重地绊了一个大跟头,不是二堂兄联系到远在佛山打工的亲侄子张起,关键时刻打个电话,给她补了一票,她就灰溜溜地下台了。这倒不是她贪恋这个破支书,而是被村党员群众抛弃的干部,连一分钱的退休金也拿不到。真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落选的干部不如人(普通人)”啊!
   尽管不喜欢二堂兄,但不影响王玉霞培养侄子张越。张越上过中专,当过乡里办事员。后来机构改革落聘,去上海打工。每年回来过春节,见面婶儿长、婶儿短地叫着,挺真诚的样儿。那一年春节,王玉霞和张英厚去大堂兄张英虎家拜年,正碰上张赴、张起、张超、张越等七八个侄子在推牌九,他们看见二人进来,都站起来打招呼。但侄子们跟张英厚喊叔,跟她却喊书记。虽然表面上很热情,但谁都听得出来,那书记二字里包含的是什么。不知是这些侄子们打工打发了,还是做了国家公务员,忘了姓甚名谁了。唯一跟她喊婶儿的就是张越,这多少也给她一点小安慰。所以,王玉霞一直对张越印象不错。本届选举结束后,经过王玉霞和原党委书记老娄的帮助,张越进村任了副村长。这期间,张越代她开无关紧要的会议,出席乡镇企业开业或宣传活动。王玉霞计划,等她本届任期结束时,一定让张越接替她当支部书记。这样做,一来可以还二堂兄一个人情,二来可以缓和家族内部的紧张气氛。大堂兄的五个儿子都饿兽样地瞅着支部书记这块肉,没入党的,嗷嗷叫着要入党。这块肉与其被那些不成器的家伙叼走,不如扔给张越这小子。
   侄子接班,在邓集乡或者整个县域都算不上新闻。本乡16个村支部书记的趋向,大致可以分成四块:有四分之一被自己儿子“世袭”了,有四分之一被亲侄子接班了,有四分之一撞到苍蝇拍上去了,还有四分之一像陀螺样,一边被抽,一边旋转着。而继续旋转的都是女支部书记,王玉霞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只是她的这位侄子,并不亲。侄子他爹张英龙跟她的丈夫张英厚乃是同一个老太爷的兄弟;说不亲吧,也不确切,乡下习俗,没出五服就是门里的亲人。
   虽然辞职是出于她的自愿,但要真辞了,这心里还是纠结和郁闷的。本届任期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下届选举坚决不能再参加了,不说她的年龄已经到站,就是没有年龄问题,她也不想再和王辉、张万良等人竞争或同朝为官了。那帮家伙伤透了她的心。曾书记让她等下届选举结束再决定去留,她以为这是纯粹要看她的笑话了。无论如何,她也不会答应。
   原本郁闷的心情,打击了二堂兄之后,反倒开朗了许多。她正把手机往包里放,耳边突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妹子,俺可逮住你了。”
   抬头一看,不免吃了一惊,原来碰上了村里著名的老女人缠死鬼——张王氏!她挎一竹筐鸡蛋到街上卖。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笑了笑:“嫂子这么早来赶集?”
   张王氏:“妹子这手机跟遥控器样,窄巴巴的;俺儿那手机跟破鞋底样,一把捏不过来哩;俺闺女的手机还能看电影哩!”
   王玉霞:“就是啊!你儿、女都用那么好的手机,还好意思跟我要低保吗?”
   缠死鬼:“俺那个儿,是老犍(公牛)鸡巴子——皮外货。几个闺女哩有俩钱,都各藏各的,找谁要两个都跟要她们命样,老妹子你说俺难不难?”
   缠死鬼生了四个闺女,没有儿子。为继承香火,过继了老二家的三岁小儿子,养大了,娶了媳妇,亲生父母暗地里择毛挑刺,离间婆媳,弄得她跟养子、儿媳之间关系紧张。所以,她话里便透着对养子的不满。
   王玉霞:“你难,还有比你更难的哩!我都怕你了老嫂子。”
   缠死鬼:“白(别)怕了!白怕了!俺从今儿起不跟你要低保了。”王玉霞:“怎么?想明白了?”
   缠死鬼:“俺要了五年的低保没要到手,这回新书记送上门来了哩!俺们大队(村)的干部越来越好了不是?”
   一句话把王玉霞说愣了。怎么,我这老书记还没退,新书记就选出来了?自打有了低保,这个老女人每年都要一两次,坐门口不走,见人就说她“可怜”。说得了吼病没钱治,只有到福音堂找主治去。正巧王玉霞的母亲也有哮喘病,经常吃哮喘片。王玉霞便将母亲的药瓶给她,说你吃这种药试一试,不要找主治病!主咋能治病呢?
   偏偏这缠死鬼早年上过几天夜校,认识几个字,看了药瓶上的字认真地说:“书记你瞧瞧,这瓶儿上不是写着主治吗?主治不就是主给治病吗?你咋说主不能治病呢?”
   弄得王玉霞哭笑不得。
   村里的低保是有指标限制的。那些残疾人,病秧子,药罐子,低保名额还不够他们分的呢!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就是做不通。王玉霞只好躲起来。每天回家,派人看门口有没有老女人,没有就回家,有,就躲到三弟家里。
   张王氏的绰号,是大集体那时得来的。某年某月某日,张王氏的大女儿放牛时贪玩,牛跑地里吃了生产队的一片秧苗,被生产队长逮住,扣了张王氏一家一天的劳动工分。张王氏跟生产队长理论:“生产队的牛吃生产队的庄稼,凭啥扣俺家的工分?”
   生产队长:“牛是生产队的,可你家是饲养户,凭啥不能扣你工分?”
   张王氏:“常言道,牛嘴有粪,越吃越嫩,你得奖励俺工分知道吗?”
   生产队长:“尽放臭屁!你家自留地咋不叫牛吃呢?”
   张王氏没有要回工分,并不气馁。收工回家,就顶着驴套到生产队长家去。生产队长屋前有一棵弯枣树,张王氏顶着驴套绕树转悠。这一套,据说是旧社会讨债的一种最卑下、最耻辱的方式,生产队长只得把一天的工分还给她了。所幸现在已经找不到驴套这玩意了,要不,张王氏也许会用在要低保上了。
   王玉霞问:“你说新书记给你送低保了?能告诉我是谁吗?”
   “告你就告你,是你侄子张越呀!咋地,你装糊涂?”
   “给你多少钱哪?”
   “一百!红皮儿的。说先给俺一百,算今年补的,明年正式跟人家一样。”
   王玉霞觉得蹊跷,村里也没有救济款发下来呀?怎么他自己掏腰包?“给钱了,按没按手印?”
   缠死鬼:“没按!只要了俺儿子的电话号码。说要跟俺儿子‘打气家’(结拜兄弟)哩!俺想着,人家是书记,俺儿咋能高攀得起哩?对吧妹子?”
   王玉霞摸不着头绪,只好顺水推舟:“所以我说,该你吃低保,不用你要;不该你吃,要也不给。”
  
   二
   九点多了,苍白的太阳高过远处的树梢儿,光线没什么温度,像一盏明晃晃的灯。冬天冰冷的脸上正挂着深沉的忧伤朝乡村移动,乡村似乎有畏惧的神色,绿的不那么绿了,红的不那么红了。所有的颜色都失真地遮遮掩掩。最先缴械投降的是白杨树,叶子落了,丢盔弃甲的样子,留下光秃秃的的枝桠裸候着冬天的降临。
   一列巨蟒样的火车无声地滑过去。那火车走过的地方,是京九线上一座跨过淮河的铁路桥,那桥,就是张王庄村的边界。风里,有麦苗的青味儿。那是饱饱地吸足了水分又释放出来的青苗味儿。
   王玉霞掌舵的这个“张王庄”村,有六个村民小组。张王两大姓,占了百分之九十。用俩姓氏冠名的村庄极为罕见。解放前,有人管这个巨大的自然村叫“张庄”。据说,民国二十七年后,保长王文化主事儿时,王姓人曾经派出青壮年,在赶集必经的路上强迫路人叫“新王庄”。不叫,就抡棍子打。结果,打出了一个“新王庄”。那时,王文化门里男丁众多,有人有枪,一直压着张姓人。
   王文化年轻时有一股犟劲。有年春天,息县县长来邓集视察,当地官员在路边跪迎。县长坐在轿子里,偏偏土路又窄巴又不平,轿夫们抬着轿子,磕磕绊绊地从跪迎的土豪官员头上抬过去,县长连轿子都没下。别的人倒没有什么,拍拍膝盖走了。王文化却恼羞成怒,一纸诉状告到信阳专区公署,县长当年就被免职。王文化从此名声大噪。张姓人家早想弄倒王文化,可总是被王文化弄倒。张英虎的老太爷(曾祖父),也同样是王玉霞丈夫张英厚的老太爷,名叫张西泉,是一个有田有地有牲口的富户。张西泉因王文化派壮丁不公,而与王文化打起官司,但很快败诉,还落了个诬告的罪名,赔给王文化十几亩好地,请了三桌客求和。酒宴上,王文化捧着水烟袋笑嘻嘻对张西泉说:“老侄子,啥时候再要告状,给老姑父打个响声,好给你凑俩路费呀!不能叫你把家业都赔光了。”
   张西泉一听,羞红了脸,当即掀翻桌子,离席而去。再次到息县告状去了。但告了两年,皆无功而返,地也卖差不多了,一下子由富户变成了半个佃户。
   说来该有转机。这一年,息县来了一个新县长,也姓张。张西泉得知消息,再起诉讼。
   王文化生性好色,好色之徒有钱就任性,他相中的女人,好比导弹打飞机,快速而准确。王文化的妻子姓张,是张西泉的远房小姑。小姑有个妹妹,颇有姿色。一日,妹妹去看姐姐。姐姐知道王文化好色,处处防着,走哪儿跟哪儿,影子样的。王文化却也没有机会。午饭后,王文化说渴了,要喝水。姐姐便到厨房里烧水。刷锅、添水、点火,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姐姐提着烧火棍到堂屋卧室里,看见王文化已经把妹妹放倒在床上了。王文化穿白府绸褂子,妹妹穿着白汗衫,都赤裸着下半身。王文化正趴在妹妹身上大动。气得姐姐拿烧火棍击打王文化的屁股,手里棍子翻飞,厉声大骂“畜生,畜生……”这事儿不知道被谁走漏消息,张西泉便以王文化欺负族人为由上告。

共 32987 字 7 页 首页1234...7
转到
【编者按】村官虽然不是啥大干部,却管着土地和村里老老小小的生计,尤其改革开放以来,土地成了稀缺资源,到处都是开发土地的口号,而这些都是村官执掌大权,所以村官在某些人眼里就成了一个肥缺。小说就是针对村官的换届选举工作,展开情节。张王庄村支部书记王玉霞准备退休了,但她发现自己培养的接班人张越心中装着的不是群众的利益,而是自己的私利,他还没有通过选举就认定自己是支部书记了,开始了最挣钱的开发建房活动。不仅不顾群众的切身利益,还在做人方面存在严重缺陷。而村里的干部群众由于惧怕张越家族的势力,敢怒而不敢言。王玉霞看清了张越的真实面目,为了维护老百姓的利益,决心继续参加下一届村支部书记的选举。小说揭示了代表群众利益的村干部与自私自利的村霸之间的尖锐斗争。也反映了国家干部为国为民谋福利,敢于担当,具有高度负责的高尚品格,塑造了一个为老百姓办实事,反腐倡廉的共产党人的光辉形象。小说语言流畅,人物鲜活,故事情节曲折新颖,符合社会背景,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荐赏!【编辑:雅润】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1103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10-28 13:55:32
  感谢雅润老师的编辑!
寻找姚黄
2 楼        文友:雅润        2017-10-28 20:35:50
  小说编完就走了,忘记问候姚黄老师,说一声抱歉。奉茶,奉好茶,顺祝秋安吉祥!
雅润
回复2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10-29 11:01:03
  没关系,知道您很忙。
3 楼        文友:雅润        2017-10-28 20:38:06
  小说写出了选举背后不被人知的隐秘,揭示了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文章中的女村官三十年任职,治理一方村庄,可以说劳苦功高。姚黄老师幸福啊!
雅润
回复3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10-29 13:43:10
  要去中学向二堂兄,这里掉了两个字:汇报,请加上。在开头不远。
4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7-10-29 09:56:53
  拜读老师焦点小说,学习其对社会生活的洞察能力。
文章从来无中求, 耻踩他人脚印走。 语不惊人死不休, 篇无新意不出手。 文如新柳看新绿, 莫折旧枝送他人。 练意练句他山石, 惜墨惜名自重情。 老树开花最为奇, 旧题贵能翻新声。 文海后浪推前浪, 还看潮头弄旗人。
回复4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10-29 11:01:40
  谢谢您的阅读和评论。
5 楼        文友:樱雪        2017-10-30 17:22:36
  小说的跨度很大,以老书记王玉霞一心为民的革命精神为线索,通过一系列琐碎事,塑造了一位正面的基层干部形象,小说有强烈的时代意义,欣赏学习,问好老师,期待更多精彩,祝生活愉快。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6 楼        文友:樱雪        2017-10-30 17:24:09
  好久没读老师小说,甚是想念,今日点开一看,已经发表好几日了,没能及时阅读,深表歉意。通读全文,振奋人心,心情舒畅,问好老师。祝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微笑)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6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10-30 20:18:04
  近来很忙,写得少,也看得少。谢谢老弟一如既往地关注!
7 楼        文友:阳媚        2017-11-03 21:42:36
  欣赏老哥的文采,厚道的文笔,精彩的故事,祝贺精品!期待老哥更多佳作!
回复7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11-04 07:10:43
  感谢主编,各位编辑的厚爱!
8 楼        文友:醉童        2017-11-04 13:48:09
  恭喜姚黄兄再获红豆,祝你佳作不断!
回复8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11-04 17:33:00
  谢谢您!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