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门(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门(小说)


作者:永远红梅 举人,5363.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67发表时间:2017-11-01 12:33:00

【流年】门(小说)
   秋风吹过,带着阵阵寒意。晓枫裹紧大衣,慢慢走在这条街上。这条街太熟悉了,街道两边的银杏树,金黄的树叶,晕染着夕阳的余晖,仿佛一幅安静的油画。走过第三个巷口,晓枫停住脚步,那熟悉的院落映入晓枫的眼中,这是一座老旧的房屋,三间二层的结构,带着一个小小的院落。此刻,院门紧闭,几只麻雀站在屋顶上使劲地叫着。
   晓枫走到院门口,轻轻摇摇院门。院门紧紧锁着,院内非常安静,院门口靠墙的石板凳子还在,晓枫轻轻坐下,感受这熟悉的味道。二十年前,晓枫骑着自行车从这条街上穿过,每次到这里的时候,他都会放慢骑车速度,他渴望见到一位女孩,甜甜的笑容,苗条的身姿,犹如邻家女孩般亲切、温柔。
   每天只要见到这位女孩,晓枫的心跳得格外用力,仿佛浑身有了力量。还记得第一次相遇,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他看到一个女孩端着脸盆出来倒水,女孩穿着一条长裙出来,面如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
   婀娜多姿的身段犹如画中人一样。晓枫竟呆若木鸡般望着女孩,一时间忘了身在何处?直到女孩把水泼在他的身上,女孩惊讶地张大了嘴,粉白的脸变得通红,着急地说:我以为你骑车过去了呢,谁知,你突然停住了,真对不起!女孩一脸惶恐,一脸歉意,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鸟。晓枫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尴尬地笑道:是我不好,我不该突然停车。没事的,你忙你的吧。女孩露出雪白的牙齿笑了:是不是车坏了?你等会,我拿条毛巾帮你擦擦水。
   晓枫心里乐开了花,这身水也没白浇。总算是认识了美丽的女孩。从那天起,晓枫知道了女孩叫安清。二十一岁,眉清目秀,晓枫最喜欢看她走路,苗条的身姿如风中的花朵摇曳。那一头秀发更是迷人,长及腰肢,如一头小鹿在腰间跳跃着。清清爽爽的一个可人儿。人如她的名字,安静、清丽,就是独自走在街上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人常说:女人如花。而安清就如一朵散发香气的兰花,淡雅、娴静。
   那年,晓枫二十五岁,每天如同着了魔,本来去单位上班的路线不是这条,这条路线去单位远了很多。但晓枫不介意,每天只为看一眼安清,心就会满足。那怕是看安清一个背影也行。每次,安清出了院门见到晓枫,总会捂嘴偷笑。晓枫问:傻丫头,笑啥?安清白了晓枫一眼:一见你,就想起你被浇了一身水的呆样,像个落汤鸡一样。哈哈!晓枫也乐了:谁让你太漂亮了,让我变呆瓜了。安清脸孔由白变红,走路也不自在起来。为了掩饰,竟急急小跑起来。晓枫急忙跟在后面,跑什么啊,坐我的车了,我带你。不会迟到的。
   安清轻轻一跃,稳稳坐在晓枫的身后。晓枫的嘴角露出开心的笑容:安清,坐好了,抓紧我,我要骑快了。安清轻轻抱紧晓枫的腰,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舞,如一首动听的歌曲。每当这时,晓枫就满心幸福,他心里祈祷着:路啊,你再长一点,多好。这样骑一辈子多好。永远不要停下来,带着心爱的女孩,走遍世界每个角落多好。晓枫祈求时间停下来,永远不要前行。但时光如同长了翅膀一样,飞一样前行。一眨眼,安清上班的单位到了。安清在县食品厂上班,晓枫喜欢闻安清身上的味道,那是一种带着蛋糕的香气,当安清扭着细腰走向车间时,晓枫就长久呆呆地望着安清的背影,直到安清走进车间,有时候,安清会扭头看晓枫,调皮地笑了。
   从厂里到回家的路上,有一个小树林,是他们秘密的约会点。每天下班后,晓枫总是在小树林里等安清,远远地,安清笑着跑来,仿佛踩着夕阳的光辉而来,金色的光照耀着她,远远望去,就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滚滚而来。晓枫不敢看安清,怕安清的光芒刺痛了自己。可是,晓枫又非常想看到安清,把安清轻轻拥进怀里,就感到如同拥抱一个火球一样,是那么炽热,是那么热烈。晓枫闭上眼睛,用嘴唇轻轻吻向安清光滑的额头,虔诚的如同布达拉宫的朝拜者一样。安清在晓枫怀里吃吃笑着,如同一个调皮的孩子,忽地,安清用手挠起晓枫的咯吱窝,两个人在树林跑着、跳着、笑着,惊起树林的鸟儿们飞起一片。
   晓枫如果哪天没见到安清,就如同丢了魂一样,干什么都没有劲头。晓枫知道自己爱上了安清,这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爱。从第一次看到安清,就如同自己被施了魔法一样,被安清定住了。晓枫曾许多次鼓足勇气想敲响安清的家门,他想向安清求婚。但是,他明白,他必须得到安清家人们的许可,否则,这条路是不顺利的。晓枫的父母早逝,一直依靠叔父生活。而叔父也有三个孩子,身上的担子很沉重。
   晓枫不想给叔父增加胆子,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自己养活自己很多年了。虽然很喜欢安清,但晓枫知道自己底子薄,不敢贸然向安清求婚。他想再多攒些钱再求婚。可世上的事情,总是让人措手不及。正如人们常说的,如果有缘,错过了还会重来;如果无缘,相遇了也会离开。聚有聚的理由,离有离的借口。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
   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晓枫鼓足勇气,拿着两张电影票来到安清家里。安清的父亲,一位干瘦的中年人,戴着一副近视镜,镜片后面是一道凛冽的光,吓得晓枫说话都结巴起来:叔,我……我……我想请安清看电影。说完,晓枫感觉自己的脸都发烧,就好像把人家女儿拐走一样,时间仿佛定住一样漫长。安清父亲,盯着晓枫上上下下看了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她妈妈病了,需要她照顾。晓枫看向安清的母亲,躺在床上的女人,有一张苍白的脸,无神的眼睛看着男人。晓枫听后,急忙逃一般离开房间,却感觉背后安清父亲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脊背冒着一股寒气,令人胆怯。
   第二天的清晨,晓枫看到眼睛红肿的安清,她看到晓枫,就哭了。晓枫第一次看到女孩子哭,一时间慌了手脚,笨手笨脚的想帮安清擦眼泪,却被安清挡住了,她哽咽着说道:以后你不要去我家了,我爸不同意,说完跌跌撞撞地跑了。那天,天空飘飘洒洒下着雪花,晓枫伸出手来,想抓住雪花,却根本抓不住一片雪花。雪花到了手心都化成雪水,晓枫疯了一样抓起一把雪,抛向天空,他高喊着: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寒冷的风吹向他,只有漫天的雪花飞向他。
  
   二
   二十年后,晓枫坐在火车上,再有一小时就要回到那个让他爱恨交加的故土了。火车有节奏地向前飞跑着,窗外是黝黑的夜,车窗玻璃上映出晓枫的脸孔,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眉毛如同两道利剑一样冷峻。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来,思绪又飞回二十年前,安清是晓枫的初恋,安清的影子无所不在。事后,他听熟人说,安清的父亲嫌晓枫穷,断然阻止了这场美丽的梦。不久,就给安清定婚了。晓枫擦干眼泪,为了活出人样,晓枫毅然去了南方,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往事随风,一切都如云烟,可是,这二十年来,晓枫眼前依然出现安清的影子来。晓枫想逃避,但是,逃避不了自己的内心。这深埋多年的情感火焰始终没有熄灭。这二十年来,晓枫靠着诚信、忠厚的为人,以自己第一辆货车起家,将自己的货运公司开大、做强,成为这个南方城市的诚信公司。而晓枫的感情世界依然一片空白,白茫茫的如同大雪天,看不清前面的方向,岁月是一把剪刀,剪断的是时光,剪不断的是理还乱的情丝。
   十年前,公司一位女会计给晓枫介绍对象,女孩三十岁了,眉眼有些像安清。名字也像,叫安蕊。晓枫结婚后才知道,安蕊只是模样像安清而已,性格与安清有着天壤之别,结婚之后的安蕊,容易暴怒,内心极度自私。给哓枫定下了规矩:不准单独与女子出去,不准晚回家,不准在外吃饭,不准单独出游……感觉就像不平等条约。还动不动为了芝麻大的小事与晓枫吵架,晓枫感到绝望,女人真是可怕。在晓枫的内心深处,安清永远是安静的,温柔的小女人,永远是一张有着甜甜笑脸的可人儿。有了对比,就有了绝望。晓枫不再回家了,公司的女会计只好告诉晓枫,安蕊以前谈过一个八年的男朋友,最后被男朋友甩了,所以就变成神经兮兮了。但晓枫并没有可怜安蕊,更加加速了离开安蕊的脚步。这场婚姻只维持了一年就结束了。晓枫从此后关上了内心情感的大门,他明白,这扇门永远只为安清敞开着。
   这次回来是为了叔父,叔父病重住院了,晓枫对于叔父,心中充满感恩。这么多年了,晓枫每年都给叔父寄些钱,寄些南方当地的土特产。在晓枫的心中,叔父的身体一直都是很硬朗,听叔父的小儿子说,这次是骑车出了意外,左腿摔成粉碎性骨折。做了手术,还要好好调养。晓枫一下火车,就急急赶往医院。在病房里,晓枫见到了叔父,叔父有七十七岁了,面容更加消瘦、苍老了。晓枫叫了一声叔父,便哽咽了。老人睁开眼睛,看到晓枫,露出微笑,喃喃说道:晓枫啊,你回来了,黑了,也瘦了,我没照顾好你。说完,拉着晓枫的手不肯放下,眼睛里闪着泪光。晓枫低下头,热泪滚滚而下。
   哓枫在医院里伺候了几天叔父,叔父的病情稳定下来了。也许是晓枫回来的关系,老人的脸上有了笑容,吃饭也多了。叔父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女儿嫁到外省,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大儿子前年得了一场大病,病后人就变得神志不清,现在连老爸也不认识了。小儿子每天也是满世界的跑生意,每天忙得如旋转的陀螺。小儿子看到晓枫回来了,就干脆不闪面了,把老爹丢给晓枫了。叔父现在每天很依赖晓枫,一会儿不见了晓枫,就着急起来。
   晓枫天天守在叔父的病床前,眼看着,手术后的叔父慢慢好起来。晓枫的心也放下来了。一星期后,趁叔父熟睡了,晓枫让护工看着,他想去街上转转,这些天来,一直在医院,连空气里都是一股药味,晓枫想出去透透气。走出医院,他竟鬼迷心窍般地走到了安清的家门口,他明白,他一直放不下安清,内心的驱使让他又一次来到这熟悉的地方。可是,院门紧锁,根本看不到安清。他慢慢坐在了院门口的青石板凳子上,冰凉的石板透着寒气,但晓枫的心却是激动的,就如第一次遇到安清一样。只要是安清呆过的地方,晓枫都感到亲切、温暖。这石板凳子安清也坐过,这上面似乎还有安清的味道。晓枫贪婪地闻着,用耳朵听着院子的动静,用心去感受这久违的一切……
   但是,一直坐到天黑,也没见着安清以及她的家人。晓枫怕叔父着急,只好一步一回头去了医院。又过了一星期,叔父的伤势渐好。这天,叔父说想吃老街上的包子,晓枫立马去买。转过两个街口,晓枫看到了熟悉的包子老店,人很多,排成一条长队。晓枫急忙排在队后,包子的香气蔓延了整个街道,前面一位女子甜美的声音传来:老板,三个肉包,一个素包。晓枫听后,脑子猛地一震:这不是安清吗?虽然二十年不见,但安清甜美的声音没变。晓枫试着叫了一声:安清,是你吗?前面的女子猛地一回头,看到晓枫的一刹那,身体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手中的包子袋子掉在地上,包子滚落了一地。
   晓枫幻想许多次与安清再次相遇的场面,却没想到,这次是这样的相遇的方式。两个人都如同傻了一样,呆呆站在那里。时间仿佛被定格一样,天地变得只剩下他们两人。站在身后的人推了推晓枫,还买不买包子了,不买让个地。晓枫惊醒过来。急忙跑过去,拉起安清就走。安清一边走,一边流眼泪。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着晓枫,但老天开眼,她见到了晓枫。
  
   三
   世间有许多难以预料的事情,二十年前,安清曾想过与晓枫偷偷私奔。但看到母亲的眼神,她的心退缩了。母亲因为脑梗瘫痪在床,日夜都要人照顾,父亲又是大男子主义、顽固之人,以前都是母亲伺候他。父亲家务什么都不会做,母亲一病,父亲更是都指着唯一的女儿。自己怎么可能一走了之呢。思前想后,只能留下来。但晓枫的离开,是安清的伤痛,是最撕心裂肺的伤痛。她有时候会恨父亲,为什么不给自己幸福。但到后来,父亲日渐苍老,父亲不想唯一的女儿受苦,想给女儿找一位条件好的人家,也是人之常情。
   一路上,晓枫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紧紧握着安清的手,一路急急地走着。他怕一放手,安清又不见了。一别二十年,多少次梦里相见,多少次泪流满面。这次,他真真切切看到了安清。安清变瘦了,脸上有了细细的皱纹,虽然晓枫不知道安清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但晓枫知道,安清一定过得不好。不然,她的面容会如此憔悴,如此消瘦,令人心疼。安清的手冰冷,晓枫紧紧握着安清的手,他不敢放开,他怕安清又消失了。
   他们又来到小树林里,这里现在变成了街心花园。二十年前的小青竹长得郁郁葱葱,小桥流水缠绵不息,亭台楼阁依然色彩鲜艳。以前的场景历历在目,没有一句话,只有深情的对望,眼神里包含一切,安清终于哭了出来,这压抑二十年的痛苦终于释放了。如同一场暴雨打破了宁静的天空,晓枫只是紧紧拥住安清,任安清哭得稀里哗啦,如同一道宣泄而下的瀑布。晓枫像个孩子一样,对着安清傻傻地笑和哭,是那种流着泪花的笑,是那种笑着哭的傻样。两个人哭了笑,笑了哭。走过的人们以为这是一对有精神病的人,都加快脚步走过。

共 936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叙述的是一对普通恋人的故事。哓枫和安清这一对的年轻人,偶然相识熟悉到相恋,然而到谈婚论嫁的时候,由于世俗生活中的原因,长辈反对,年轻人由于亲情经济等原因,无法反抗,只能屈从大人意志,分开了,而后随大人所愿,结婚生子。这就注定他们的婚姻是很难达到和偕的,离婚,独住,是他们的必然选择,因为他们心中都还装着曾经的那份真情。又由于偶然机会,却是必然,两人重新相遇相爱,重回恋情,感情更炙,自然步入家庭,却并不一帆风顺,安清得了尿毒症,哓枫的坚持,必然就有最终哓枫与安清的配型成功,生活的磨难真正考验了这一对有情人。读罢这篇小说,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过往,小说故事在社会中有一定的代表性,谁的家庭生活能事事永远顺利呢,显然是不可能的,那就看每个人如何去面对现实了,小说的结果透出作者对待生活的态度,坚持,努力,面对。佳作!倾情推荐阅读!感谢作者赐稿流年!【编辑:妖怪山】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妖怪山        2017-11-01 12:33:50
  一起努力,明天会更好。
回复1 楼        文友:永远红梅        2017-11-01 14:03:36
  感谢妖怪精心的编按,辛苦了!生活总是有希望的,只要活着。祝妖怪写出更多佳作,为你喝彩!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11-01 22:14:17
  婚姻这道门,如果进错了,那么,你在里面将暗无天日,如日度年。如果进对了,你就在蜜罐里,从里甜到外。
   也有幸运之人,再次走出这道门,获得重生。也有极少数再次进错门,伤痕累累!
   这道门,酸甜苦辣悲欢离合,无穷无尽……
  
   小说深刻刻画了这对恋人,尽管挫折无数,最后感受到双方的温暖,爱才是婚姻这道门的金钥匙!
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11-02 08:06:48
  红梅,加油。小说是自由生长的野草,就这样坚持写下去。短篇小说最能把一个人的思想以及创作水平表达出来。
   让我们共勉,写好短篇小说。
4 楼        文友:上官风        2017-11-02 15:19:52
  门?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哈哈。
   很喜欢“冥冥注定”这个词,晓枫和安清“泼水相逢”是冥冥注定;安清与别人结婚,晓枫立志去南方发展,功成名就是冥冥注定;安清离婚与晓枫再次相逢是冥冥注定;晓枫为安清捐肾配型成功,更是冥冥注定……一直以为,爱情的粘合剂正是共同经历的无数困难、挫,折,抑或打击。如此,方能历久弥坚。
   这是一个很干净的故事,读起来很舒服。即使小说在介绍安清嫁给木材商人,遭受许多的家庭暴力,作者也只是一笔带过、轻描淡写,更多的是介绍晓枫与安清像是相恋相爱的美好,相爱的点点滴滴。一篇充满正能量的小说,欣赏学习。
   最后在弱弱的说一句,小说的作者或许应该叫“琼瑶第二”,哈,问好红梅姐。
5 楼        文友:上官风        2017-11-02 15:21:49
  小说中的晓枫好样的,小风也不错,哈哈。
6 楼        文友:康心        2017-11-04 13:57:45
  真是一个温婉的作者,用简约的笔触写出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感人,感谢作者的倾情写作。我继续向往着生活的美好,一如我继续等待你的佳作。
用文字记录人生的轨迹,修一条心心相通的小径
7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7-11-05 21:23:50
  看完这篇小说,领悟了一个道理:婚姻和爱情是终身大事不能轻易放弃,一段美好的因缘一旦错过,就是悲苦的一生了。所以对于爱情和婚姻我们应该坚持。
太行飞剑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