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专栏作家】石磨碑(小说)

精品 【专栏作家】石磨碑(小说)


作者:半川柚子 秀才,1682.0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80发表时间:2017-11-09 23:39:07
摘要:蔺石匠与林寡妇的爱情、抗战故事

石匠都是云游手艺人。一个褡裢装着錾子锤子这些吃饭家什,走到哪儿,锻到哪儿,吃到哪儿,住到哪儿,仨俩月甚至半年才回一趟家。
   二月二,龙抬头。手艺人大都喜欢选择在这天开工,应一个好兆头。那年二月二,蔺石匠吃过早饭,把吃饭家什往褡裢里一塞,搭上肩膀就出门了。一路走走停停,遇见活儿就干,干完活儿,把吃饭家什往褡裢里一塞,搭上肩膀就继续走。初夏的时候,蔺石匠到了流西河,到了皂角树。
   蔺石匠一到皂角树,就看上庄西头的林寡妇,赖在皂角树不走了。
   林寡妇原是嫁在山外的,男人在外打仗死了,婆家没了人,就回了皂角树。林寡妇好看,勤快,爱干净,流西河好多光身汉都惦记过,但没一个得手的。蔺石匠不一样,蔺石匠是手艺人,人壮实,老诚,脑瓜子灵泛,更重要的是跟林寡妇对过一眼。尽管那一眼,没有电闪雷鸣,但那迸溅的火星足以引燃两堆干柴。
   那是初夏的一天,太阳柔柔的,洒在流西河上,像撒了一河的金子银子,耀着亮光;风儿轻轻的,拂着长长的柳丝,伴着欢快流淌的河水,和着枫杨树枝桠间小鸟的啼鸣,轻歌曼舞着。林寡妇脱了鞋子,双脚伸在清清的河水里,沁着头洗衣服,调皮的小鱼儿,在跟前忽快忽慢地游,不时地啄一下脚丫,痒痒的,禁不住的笑意,浅浅的,挂在那好看的脸上,阳光一样明媚。林寡妇洗了一会儿,觉得腰困,一直起,就与蔺石匠对了眼。蔺石匠是过来问路的,不想对了眼,就傻了一般呆呆地对着。对了一会儿,林寡妇好看的脸就红了,跟晒了热太阳一样。还是蔺石匠先回过神,嗓子干干地问:“大妹子,去林家咋走?”
   林寡妇没有回答,反问道:“去林家干啥?”
   蔺石匠说:“锻磨,听人说林家有盘石磨!”
   林寡妇说:“你是石匠?”
   蔺石匠晃晃滴溜在胸前的褡裢说:“俺是!”
   林寡妇回头指了指庄子说:“最西头那家就是!”
   “给大妹子添麻烦了!”流西河人不说谢谢,蔺石匠也就入乡随俗说:“你忙吧,俺先去了。”
   蔺石匠走了,林寡妇的心也走了。林寡妇匆匆洗好剩下的衣服,擓起竹篮就往回走。林寡妇走着,又想到对眼的那一瞬间,好看的脸蛋儿又红了。你个老妖婆!羞不羞?林寡妇使劲骂,也不起作用,脸蛋儿依然很任性地红,也许这就叫表里不一。林寡妇拿手摸摸,有些热,比上次伤风发烧还热。不能就这样回去,多显眼,多丢人!林寡妇有些后悔,为了早点回,有几件衣裳都没好好洗。折回去?找地儿呆一会儿?脚却不听使唤,一股劲儿地走着,眼见到门口了,林寡妇突然灵光了,拐向了村外的菜园。为了防鸡叨,各家的菜园都扎了篱笆,正好可以晒衣裳。林寡妇老走神,几次都搭反了衣裳。晒衣裳,要里儿朝外,这样可以防止掉色。少染一回,就省一回的钱,谁家过日子不仔细能行?林寡妇搭好衣裳,进到自家菜园,薅了几把青菜,掐了一把鲜嫩的韭菜,放在篮子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擓着往回走。
   林寡妇还没到家,就听见“叮咣!叮咣!”的锻磨声。很显然,蔺石匠已经开始在锻磨了。
   磨庵在屋子西头儿。磨庵是借着山墙搭的一个草棚子,流西河叫半面山儿。石磨支在中间,可以人推,也可以牛拉。一块磨扇,一二百斤,要两三个棒劳力才能搬上挪下,自家的磨盘用的久远,有些薄,也足有一百多斤,不知蔺石匠是如何挪下的。林寡妇还没想出个子丑寅卯,就走到了自家院子。
   蔺石匠正在院子中间锻着,儿子狗蛋儿,扑摊瘫儿坐在跟前的地上,专心致志地瞅着,比监工还认真。蔺石匠见林寡妇进院,打招呼说:“大妹子回来了!”
   林寡妇忙说:“大哥快歇下,哪能刚来就忙活的!”
   蔺石匠说:“不碍事的,闲着也是闲着,赶点活儿,累不着人。”
   打过招呼,林寡妇进屋去准备做午饭。蔺石匠又继续“叮叮咣咣”地锻起来。
   流西河有规矩,手艺人上门做活,第一顿饭是要酒肉招待的。因蔺石匠下午还要干活,林寡妇把招待饭留到了夜里。但林寡妇还是弄了四个菜,只是没有上酒。
   吃过午饭,蔺石匠吸了两袋烟,就又“叮叮咣咣”地锻了起来。
   锻磨就是利磨。石磨用一段时间,磨齿就秃了,磨沟就浅了,磨得就慢了,就要锻一锻。石磨的沟纹是有讲究的,看似从磨眼向外呈放射状,其实非也。一般地,呈放射状的只有四条沟纹,构成一个米字,将磨面分成八个扇面。这正应了流西河的一句老话:命里只有八格米,走遍天下不满升。每个扇面的沟纹是平行的,并着米字线向一个方向排列。上下两个磨扇刚好相反,一个向右,另一个就必须向左。锻磨,就是拿钢錾子将每条沟纹冲铣一遍,让石磨呈现出灵牙利齿,让一切进入的囫囵粮食成粒,成粉,成齑。
   林寡妇麻利地拾掇好碗筷,端出针线笸箩,坐在前檐坎上纳鞋底,细长的麻绳,拽得“刺棱!刺棱!”响。林寡妇纳着鞋底,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蔺石匠拉着家常。林寡妇问:“大哥是哪儿人?”
   蔺石匠说:“西峡口东边,屈原岗的。”
   林寡妇又问:“屈原是你那儿的?”
   蔺石匠说:“不是。传说屈原追楚怀王到了俺那儿,见追不上,回去就跳汨罗江了。”
   林寡妇说:“大哥家几个人?”
   蔺石匠说:“婆娘难产没了,现在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林寡妇一阵子不说话,麻绳拽得“刺棱!刺棱!”响。
   蔺石匠也不说话,锻磨锤一下一下地敲着钢錾子,“叮叮咣咣”响,锻得满院子飞溅石沫子。
   蔺石匠“叮叮咣咣”锻了两天,林家的磨就锻好了。林寡妇要给结工钱,蔺石匠说:“你家前檐坎儿豁豁牙牙,俺给你砌一下再走。”
   林寡妇没吱声,也没给蔺石匠结工钱,蔺石匠就去流西河扛回来一堆石头,该破的破了,该锻的锻了,恰到好处地补住豁牙,把整个前檐坎修得整整齐齐,让人一看心里就得劲儿。第二天,蔺石匠说自己要走了,林寡妇说:“大哥这么会砌石,干脆帮俺把院坎也砌一砌再走。”
   蔺石匠就留了下来。林家的房子是依山而建的,院子不大,院坎却有一人多高,关键是西头有一处垮塌了。蔺石匠又去流西河扛回来一堆石头,该破的破了,该锻的锻了,恰到好处地补住豁牙,又把垮塌的地方重新砌起来。蔺石匠看看没活可干了,就对林寡妇说:“活儿做完了,俺该走了。”
   林寡妇说:“后沟有块地,年年被水冲,需要扎一个石垱子,大哥给扎了再走吧?”
   蔺石匠就让林寡妇领着去了后沟。
   扎石档子不光是力气活儿,也是技术活儿,特别是要有好眼惢儿。扎一个档子需要一大谷堆石头,少则几百块,多则几千上万块,每个石头怎么用,用到哪儿,全凭眼惢儿估摸。用石头跟用人一样,大的大用,小的小用,孬的不用,用对了,用准了,石支石,茬咬茬,不晃不动,扎出的档子结实,好看;如果一个石头没用好,大的得小的支,小的得大的衔,支来衔去,看似稳当,却经不住风雨。同是一个石档子,扎得好赖大不一样,扎得好的,棱线直溜溜的,迎面齐整整的,平展展的;扎得赖的,棱线跟蚯蚓寻它娘一样,歪歪扭扭,扭东裂西,迎面坑坑凹凹,嗤牙咧嘴。即使扎得一样直溜,一样齐整,一样好看,牢固不牢固更大不一样,扎得好的,十年二十年几十年不走形,甚至几百年不垮塌;扎得赖的,洪水轻轻一冲,就垮塌了,甚至经场小雨就溜瘪子垮掉了。
   蔺石匠是石匠,虽很少扎垱子,但都是石头活儿,理是相通的,而且比一般人会劈石锻石,扎石垱子也算不上啥难事。蔺石匠没干了几天,就扎好了。那天,林寡妇去老叶家的烧酒坊打了一坛子老刀子,夜里弄了几个菜,陪蔺石匠喝起了酒。林寡妇是不喝酒的,那天却破了例,而且跟蔺石匠一个一个地对,一杯一杯地敬,竟然把蔺石匠先喝晕了。俗话说,酒壮英雄胆。蔺石匠喝了酒,便把憋了好多天的话说了出来。蔺石匠说:“妹子,俺没家没业了,你把俺留下吧?”
   林寡妇说:“大哥,留可以,你得依俺三件!”
   蔺石匠说:“甭说三件,三十件,俺也依你!”
   林寡妇说:“第一件,得爱见俺狗蛋儿,还有瘫在床上的老娘!”
   蔺石匠说:“这个不用说,你说第二件。”
   林寡妇说:“去芦山寨打六盘新磨,一个都不能少!”
   蔺石匠问:“你要那么多石磨干啥?”
   林寡妇说:“流西河六个庄子,才三盘磨,打粮饭难死人,俺得为俺女人们着想一下。”
   蔺石匠问:“流西河恁多石头,干吗要去土匪窝儿?”
   林寡妇说:“俺想让你跟宋大刀结拜,把土匪拉过来。”
   蔺石匠说:“中!”
   林寡妇说:“第三件,俺是寡妇,流西河娶寡妇,不是迎娶,是暗说明抢,留你,是倒插门,你得托媒,走个明路,日后咱好抬头。”
   蔺石匠说:“俺这就去托媒!”
   皂角树就几十户人家,很快都知道了林寡妇要留蔺石匠的事。庄上人说,蔺石匠跟林寡妇都姓林,搞到一堆儿,乱了宗亲,伤风败俗,便竭力反对。蔺石匠解释说:“俺姓蔺,不姓林。”于是,便有人问:“你姓林,又不姓林,到底姓啥?”蔺石匠就用钢錾子在地上写一个大大的“蔺”字,然后指着说:“俺姓这个蔺!”看的人又问:“天底下还有这个姓?”蔺石匠说:“你听过负荆请罪的故事吗?赵国那个足智多谋的上大夫就姓蔺,叫蔺相如,两千多年前,我们还是一家呢!”于是,蔺石匠就给人讲负荆请罪的故事。渐渐地,人们就知道了,蔺石匠不姓林,姓蔺。
   蔺石匠留了下来。尽管离入住林家还有许多路数要走,还有许多活儿要干,心里依然啷哩嘞格啷的美。
   蔺石匠开始打新磨。这是一项宏大的工程,当然这只能是对一个石匠而言。
   打新磨,就要选石。流西河啥都可能缺,唯独不缺石头,遍地都是,满山都是,河床上更是一个挨着一个。但做磨的石头,质地要硬,耐磨,不是随便一种石头都可以的,还不能有缝儿,个头还得足够大。这样就需要筛选,跟现在遴选干部一样,一个条件,一个条件地比照,琢磨。流西河符合标准的品种是花岗岩,花岗岩中最理想的是芝麻白。说是白,也不是真白,是灰白,灰白中布满芝麻一般的黑点,流西河人便把这种花岗岩叫做芝麻白。流西河上的芝麻白,打十盘磨也绰绰有余,但林寡妇让去芦山寨,蔺石匠去了芦山寨。
   芦山寨大大小小几十个山头,方圆十几里,到处是花岗岩,大多都是芝麻白,随便一道沟,都有用不完的好石头。但不能随便,不仅要选出路好的,还要选能与土匪照住面的。你那脚趾头想想,一盘磨两个大家伙,得八个壮劳力抬,路不好咋办?蔺石匠就在土匪的出山口选了一处,并在路边搭了一个杵地庵。流西河说的杵地庵,就是草窝棚,用葛条绑两个人字木,杵在地上,上面横一根细杠子,绑一些棍子,再搭一些松枝和茅草,就成了。搭好庵,蔺石匠便开始打新磨。
   打新磨就是制磨。打是流西河的土话,譬如磨粮食不说磨粮食,说打粮饭。细想想,流西河说打磨是有说辞的。要制一盘新磨,选好石头,先干啥?敲呀!打呀!只有敲打过,才知道石头咋样。一个好石匠,敲打几下,就知道石头的质地,就知道是否有裂缝。蔺石匠敲了几下,便选定了一个大石头。
   打一盘新磨需要好多天,即使是好石匠,也快不了。石匠的好赖,不在快,在活儿的质量。好石匠打的磨,棱正,美观,耐用,出面快,面细白。好赖还有一点,就是劈石,赖石匠要先把石头劈开,再一扇一扇的做。好的呢?先把石头锻成一个圆柱体,再拦腰劈开。这样做的磨,大小一致,但风险很大,弄不好,前功尽弃,得从头再来。刘欢唱《从头再来》,好听,出口成曲;石匠从头再来,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是石头,不是豆腐!蔺石匠是顶呱呱的石匠,自然不会先劈石。
   蔺石匠拿出打新磨才用的几根长錾子和那把大锤,说是大锤,其实不大,只是相对锻磨锤而言。石匠都有两把锤,一把普通的,也就那把大锤,廓石和劈石时才用;另一把叫锻磨锤,是特制的,锤的一端是锤脑儿,用来楔錾子,另一端有拇指粗四指深的洞眼儿,可以安装短小的錾子,用来锻打大錾子锻不成的地方。蔺石匠估好石头,便下錾子廓石,就是把石头多余的部分先劈掉,做出一个毛坯。蔺石匠廓了一晌儿,就把圆柱体的毛坯廓了出来。蔺石匠蹲在毛坯旁,一边叭嗒着旱烟袋,一边琢磨着如何劈。其实,蔺石匠心里早就有数,只是这是给林寡妇打磨,不能有半点差错。蔺石匠叭嗒完一袋,又叭嗒一袋,吸足吸够了,把烟锅子在石头上一叩,绾巴绾巴插进腰里,往手掌里轻啐两下,开始劈石。劈石不是劈柴,拿把斧头或劈刀,呯!呯!几下就劈开了。劈石要等距离地打几个孔,拿锤将几根粗錾子一根一根轻楔进去,然后交替轮换着用劲楔,直到将石头生生地撑开。劈开后,蔺石匠便开始锻铣磨扇的两个平面。第三天上午,锻铣好两个磨扇,蔺石匠正拿着墨斗绷线,林寡妇来了。林寡妇天天来送吃的,今天也一样,只是多带来一条消息,说:“老日打到西峡口了!”蔺石匠说:“他打他的,俺锻俺的,井水不泛河水,别说打到西峡口,就是打到南京城,跟俺啥相干?”

共 888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文章从主人公蔺石匠去皂角树村锻磨开始写。蔺石匠在皂角树村认识了死了丈夫,带着孩子回来和老娘一起过日子的林寡妇。在相互接触了解中,蔺石匠对林寡妇产生了爱慕之情,按着林寡妇的意愿留下来为周围的村子打磨,找机会拉拢土匪宋大刀。到山外的镇子淬火时,蔺石匠路见不平杀死了一个日本鬼子,导致林寡妇被杀,蔺石匠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抗日救国的道路。作品文笔娴熟,思路缜密,主题阳光大气。欣赏,荐读!【编辑:海淼】【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71112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海淼        2017-11-09 23:39:51
  欣赏佳作,问好作者!
海淼
回复1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1-10 07:36:55
  谢谢老师!你辛苦啦!
2 楼        文友:海淼        2017-11-09 23:41:20
  文字功底深厚,弘扬爱国民族精神的精美佳作。感谢投稿支持短篇栏目,期待精彩继续!
海淼
回复2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1-10 07:39:55
  感谢老师鼓励!希望多给予指导!多联系
3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7-11-10 11:40:17
  又读老师精彩小说,传递正能量,问好学习了。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回复3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1-10 14:40:34
  谢谢老师一直关注鼓励!
4 楼        文友:阳媚        2017-11-11 22:02:55
  友友的文笔让人佩服!祝贺精品!敬茶了!
回复4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1-12 19:10:35
  感谢老师鼓励!
5 楼        文友:钟远        2017-11-12 16:53:03
  宣传正能量,值得学习的一篇佳作。
天才,无非是长久的忍耐!努力吧!
回复5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1-12 19:11:20
  向老师学习!
6 楼        文友:阳媚        2017-11-12 21:29:31
  友友,你让我嫉妒了,这样的灵感,这样的激情,不出名都难。祝贺精品,敬茶了!
回复6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1-13 17:16:44
  老师让我汗颜了,多指导啊!
7 楼        文友:老土        2017-11-13 13:19:31
  学习精品,感悟人生。谢谢老师带来的精彩!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7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1-13 17:18:51
  老师的文章才是我等学习的佳作!请多指导,多联系
8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1-13 17:20:55
  谢谢给文章赏赐的老师、朋友们!
9 楼        文友:小民西安        2017-11-14 17:19:48
  欣赏佳作,问好!学习了。
小民西安
回复9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1-14 20:36:12
  友友好!谢谢你!欢迎交流
10 楼        文友:五里桥喜洋洋        2017-11-14 20:58:29
  大师手笔,出手不凡。文字功底深厚,爱国主题。由小爱到大爱!
回复10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1-15 07:20:57
  谢谢你!
共 13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