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两个避孕套引发的悲剧(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两个避孕套引发的悲剧(小说)


作者:落拓书生 秀才,2146.4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095发表时间:2017-12-04 15:57:40

落日的余晖,斜斜照着高达百米的烟囱。
   原本浅红色的烟囱壁,在夕光中,渐渐变成深红色的。
   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十多分钟的时候,焊工班员工鲁三冲蹲在烟囱底部一块空地上,一脸愁容,叼在嘴角的烟已被口水浸湿了,他却似乎毫无察觉——他与妻子王梅结婚七年了,好像真应验了那句老话,有七年之痒。两个人只要在一个屋里,不是争吵不休,就是相互呕气,横看竖看,都会感到对方十分碍眼。
   经过多年努力,他俩房子倒是有了。然而,王梅一天到晚抱怨鲁三冲下了班后只知道到处喝酒,不回家照看女儿小豆豆,同时王梅也抱怨公公、婆婆偏心,每次轮到鲁三冲休班时两个老人就帮照看小豆豆,让鲁三冲像匹脱缰的野马,到处跟人喝酒,而她休班时两个老人对她们母女却是不闻不问。鲁三冲嘛,三天两头指责王梅工资不高,却老打牌,逢年过节从不懂得买些礼物送他父母,还一天到晚抱怨两个老人偏心。
   原以为刷牙是最无聊的事情,但婚后第五年鲁三冲突然觉得与妻子王梅做爱才是最无聊的事情,碰碰撞撞几下完了,远远不如喝酒那么令他身心舒畅。
   正当鲁三冲心神恍恍惚惚,同事李大麻突然走过来,拍着鲁三冲的肩头说:“老鲁,今晚没啥活动吧?昨儿下午我小舅子去田里喷农药时,抓到一条蛇,今早送来给我了,恰好邻居有只猫活得不耐烦,中午我把它宰了,一会下班回去后我就炖一锅龙虎汤……怎么样?老鲁,今晚到我家解解馋吧!”
   “好——好——好啊!”鲁三冲兴奋得腾地站起来,朝李大麻摆摆手,“我打个电话告诉我家那疯婆娘一声,说我今晚不回家吃饭,让她们母女俩自己解决晚饭的问题!”鲁三冲说着,就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给王梅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却是小豆豆接的,她把手机拿给在阳台上晒衣服的王梅,王梅刚说了个“喂”字,就听到了鲁三冲大声说:“疯婆娘,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你自己带着豆豆到楼下那个小市场随便买些菜,将就一顿吧!”
   “你个挨千刀的,昨晚喝了一晚的酒,今晚还继续喝?你干脆在外面喝死算了,再也不用回家!”王梅放开嗓门吼骂起来,只是她还没骂完鲁三冲已挂断电话,关闭了让她发泄怒火的渠道。
   “鲁三冲,你个挨千刀的,不得好死!”王梅气呼呼地将手机扔到沙发上,接着,人就坐在沙发上,大生闷气——上个周末在社区麻将馆里输了三百多元,中午她已与人约好晚上就去麻将馆里“报仇雪恨”,可是丈夫鲁三冲不回家照看女儿,她只能灰溜溜地呆在家里照看女儿。怎不生气?
  
   外面天色渐渐暗了,好像只一会儿,远近的景物就朦朦胧胧起来。街市的灯影中,闪烁着喧嚣与繁华。
   五岁的豆豆并不知道王梅为什么生气,一个劲地抱着王梅的大腿撒娇。王梅把豆豆抱到大腿上亲了亲,便问豆豆:“豆豆,你喜不喜欢爸爸?”
   小孩子的心里哪有大人那么复杂。只见,豆豆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不说一句话。
   王梅继续问:“那……豆豆……你……喜不喜欢爷爷、奶奶?”声音断断续续。
   “不喜欢!”豆豆回答得十分干脆,王梅却是诧异不已——平时两个老人也经常带孩子出去玩啊,孩子为何不喜欢他们?想了很久,王梅仍是一头雾水,只好耐着性子问豆豆:“豆豆,你为什么不喜欢爷爷、奶奶?”
   豆豆嘟着嘴说:“每次爷爷、奶奶带着我和哥哥(鲁三冲大哥的儿子)出去玩,哥哥看上什么玩具他们就帮哥哥买,我叫他们帮我买玩具狗狗时,他们不但不帮我买,还掐我手臂,骂我是赔钱货。”说到这里豆豆顿了顿,仰着小脸问王梅,“妈妈,什么是赔钱货?爷爷、奶奶老骂我是赔钱货呢!”
   王梅一时间感觉肺都快被气炸了,皱着眉头咕哝:“鲁三冲啊鲁三冲,你个挨千刀的,就只知道指责我对你爸、妈不好,你怎么不去问问他们是怎样对待豆豆的?怎么不想想他们如何对待我们?大哥、大嫂买房子时他们给了七万块钱,我们买房子时他们给了多少?两万块钱!”
   “鲁三冲,我王梅见过大把偏心的父母,却从来没有见过像你父母这样偏心的!”王梅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豆豆忽然可怜兮兮地说:“妈妈,我有点饿啦!”
   王梅于是侧身把豆豆抱放沙发上,打开客厅里的灯后,轻轻吩咐豆豆:“豆豆,妈妈进厨房煮些面条,顺便也煎两个鸡蛋给你吃,你自己在沙发上玩一会儿。”
   豆豆并没有听从王梅的话,王梅进厨房煮面条、煎鸡蛋时,豆豆穿着一双拖鞋,进了王梅夫妇的卧室,在床头的一个抽屉里面翻见几个避孕套,就顺手拿了三个,跑到客厅的沙发上玩。
   虽然豆豆不知道避孕套是干什么用的,但她见过这种东西。上个周末在哥哥(鲁三冲的大哥)家,比她大一岁的哥哥拿了个避孕套,往里面灌了些水,那避孕套就像个小气球一样,软绵绵的,滑腻腻的,摸着极为舒服。她当时问哥哥是什么东西,哥哥说是小气球。这会她自己一个人玩呢,撕开小包装袋,取出避孕套后,把小半瓶牛奶倒进避孕套里……这时,在李大麻家喝酒的鲁三冲已经脸红脖子粗,双眼也布满了血丝。可见他们喝的都是烈酒,而且还喝了不少。
   一群光膀子的爷们凑到一块喝酒,自然少不了一些荤段子。
   也不知怎地,李大麻的小舅子胡虎突然把话题扯到麻将馆里的一些趣事,他红着眼说:“大伙静一静啊,我跟你们说说我们那一带一家麻将馆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嗯,啊,是这样的,我邻居出门打工,让他老婆在家带孩子、照顾老人。因为闷得慌,送孩子到幼儿园后邻居的老婆就钻进幼儿园旁边的一家麻将馆里打牌,打着,打着,打出了一个野汉子来。这不,前几天二人在床上‘盘肠大战’时,被野汉子的老婆逮住了,野汉子一口咬定是我家邻居的老婆勾引他的。”说到这儿胡虎竟闭嘴了,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
   众人急声问:“后来怎么样了?快说啊!”
   “还能怎么样?邻居接到家里老人的电话后,火速回家,先是把他老婆揍个鼻青脸肿,然后带了把刀去找那野汉子算账,就在那个麻将馆外朝着野汉子小腹连捅四刀,当夜邻居就畏罪潜逃了,下落不明。据说,那野汉子送往医院的半路上双腿一蹬,就直接去见上帝了!”胡虎冷冷地说罢,脸上隐隐露出几分戏谑的表情。
   “真够悲催的啊!”众人大大地舒了口气,却以极其古怪地眼神望着面红耳赤的鲁三冲,仿佛鲁三冲头顶上正戴着一顶绿得冒油的帽子。
   鲁三冲渐渐感到面子挂不住了,仰头将杯里的酒一口喝完,便把杯子往桌上重重一放,只说了一句:“我要回家看看孩子,失陪了!”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鲁三冲已经走出李大麻家,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
   王梅端着香喷喷的鸡蛋面条汤,来到客厅看见豆豆拿避孕套玩耍的一幕,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将碗放在沙发前的茶桌上后,她一把抢过豆豆手中装有牛奶的避孕套扔进茶桌下的垃圾篓里,正想把另外两个还没拆开的避孕套拿进卧室抽屉里放时,突然听到有人用力敲门,她只好匆匆把两个避孕套塞进臀部的裤兜里去,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个避孕套会要了她的命。
   门打开了,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脸色阴沉的鲁三冲。一路上,他摔倒了三、四次,也不知道钥匙掉在哪儿。
   王梅抬头望了望墙上的石英钟,还不到八点钟呢,她先是纳闷这挨千刀的丈夫怎么这么早就回家,然后有些高兴起来了……她心里想,自己还可以去麻将馆玩几个小时。却预料不到,丈夫突然伸出右手掐着她的脖子,大声问:“疯婆娘,你是不是也背着我偷汉子了?”
   “你个挨千刀的,发什么酒疯?松手——快松手——快松手啊!”王梅一边挣扎,一边用脚踢鲁三冲。坐在沙发上的豆豆登时傻了眼。
   打斗中,两个避孕套从王梅臀部的裤兜里掉出来,轻轻落在地板上,鲁三冲弯腰捡起两个避孕套看了看,整张脸都扭曲变形了,直接把两个避孕套砸到王梅脸上,双手掐着王梅的脖子,厉声咆哮:“好你个疯婆娘,偷汉子也就罢了,还从家里带避孕套出去跟野汉子鬼混……你……你真是会省钱……老子不掐死你这贱人,以后不姓鲁……去死吧你……”
   “我……没……我没……”可怜的王梅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而她无论如何挣扎,都挣不脱鲁三冲的一双大手,脸色由红变白,又白变成猪肝色的,最后两眼翻白,身子就渐渐僵硬了。
   五岁的豆豆这时回过神来,跳下沙发,从地板上捡起两个避孕套,拉着鲁三冲的裤腿哭喊:“爸爸,这两个小气球是我从你们房间里拿出来玩的,不关妈妈的事,真的不关妈妈的事……”
   鲁三冲犹如遭到五雷轰顶,双耳嗡嗡响,酒也醒了一大半,他松开手后,直接瘫坐在地板上,朝着天花板喃喃自语:“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嘭”的一声,王梅的头就软绵绵地压在鲁三冲的大腿上,殷红的鲜血从她嘴里、鼻孔溢出来,染红了鲁三冲的裤腿。
   一对楼上的夫妻散步回来,上楼经过鲁三冲家门口,往里一看,女的吓得大声尖叫:“杀人了,快来人啊,有人杀人了……”男的掏出手机,果断报警。
   一辆警车呼啸着开进小区,没多久,又拉着眼神涣散的鲁三冲出了小区。等待鲁三冲的,将是漫长的牢狱岁月。
   这件醉酒杀妻案,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以致整个小城的人都知道了,但很多人的心头上都有一个大大的问号——真的是两个避孕套引发的悲剧吗?

共 351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读完小说,内心是沉重的,由于丈夫对妻子的不信任,使妻子命丧黄泉,丈夫也触犯了法律,锒铛入狱。婚姻是一种信任,夫妻之间要相互信任,不能无端地猜疑;婚姻更是一种责任,夫妻双方要对孩子,对家庭负责。然而,小说里的这对夫妻,有家庭,又有孩子,他们不但相互不信任,还一心只为自己想着,去玩麻将,去喝酒,这是一种不信任、不负责的表现。男主人公在喝酒时,听有人议论说有个打麻将的女人勾引了野男人,便想到了家中的妻子。在酒精的作用下,他一口气跑回家,果真看见妻子口袋里装着避孕套。顿时,他火冒三丈,不问青红皂白,不听妻子的解释,便残忍的杀害了妻子。妻子死后,孩子才说避孕套是她拿出来玩的。小说篇幅虽短,故事情节完善,人物形象饱满,描写也细腻,并有警示作用。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7-12-04 16:01:16
  小说具有警示作用,感谢作者的分享1
   问好作者,感谢投稿流年!
五十玫瑰
回复1 楼        文友:落拓书生        2017-12-05 01:40:22
  不大擅长写小说,只是把听来的事加工一下,希望能给人一点警示的作用。感谢师友精彩点评,顺祝冬日安好!
2 楼        文友:上官风        2017-12-07 21:30:52
  这篇题目很雷人,先前已经在楼兰拜读过,哈。
   小说最后的回答是肯定的,当然不是。
   “两个避孕套不是悲剧的根源,酒桌上的玩笑也不会导致悲剧的发生,甚至是夫妻二人各自存在的不良嗜好”……悲剧的产生是因为夫妻间的彼此不信任,不谅解。如果?
   小说的结局令人悲痛,更令人警醒,夫妻之间的相处绝不只是柴米油盐。
   很高兴在流年看到书生,问好!
回复2 楼        文友:落拓书生        2017-12-07 21:57:21
  也不知道文友微信号是什么,在流年社团遇见,真的喜相逢。感谢文友精彩的点评,祝文友写作愉快!
3 楼        文友:上官风        2017-12-08 14:05:02
  子轩,哈哈。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