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影视戏曲 >> 【小品】焦裕禄来了

编辑推荐 【小品】焦裕禄来了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榜眼,25090.0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741发表时间:2018-01-02 22:20:50

人物:
   甲:四十上下,乡村汉子装束,性格豁达。
   乙:四十上下,乡村汉子装束,手拿草帽,相对斯文。
   丙:四十上下,干部装束,戴着眼镜,手提透明的茶杯。
   王大鹏:韦庄村主任,五十来岁,西装革履。
  
   背景:乡村。
  
   道具:空场,石凳,不远处一辆小轿车,侧面一房,上写“韦庄村村民委员会”。
  
   【幕启。】
   甲【从村民委员会出来】:上级扶贫进我村,党的政策暖人心,扶贫扶志富了谁,生财有道村主任。
   乙【手拿草帽,从舞台右上】:老乡,您好,您好!【和甲相遇并握手后掏烟】来,老乡,抽颗烟。
   甲【摆手】:谢谢,谢谢,不会这一行。
   乙【装烟】:老乡,你这是去哪儿啊?
   甲【手指远方】: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一心一意跟党走。
   乙:我向你打听个人。
   甲:你说你打听谁?【贯口】高的、矮的、黑的、白的、俊的、丑的、圆脸的、长脸的、丰满的、苗条的、长发飘逸的、短发洒脱的、能喝酒的、会吸烟的、爱唱歌的、会跳舞的、双眼皮的、单眼皮的、戴眼镜的、不戴眼镜的、砌墙的、粉刷的、装修的、补鞋的、当兵的、当警察的、教书的、上学的、理发的、开饭店的、当厨师的、卖服装的、表演魔术的、卖耗子药的、修摩托车的、开挖掘机的、有小车的、有大车的、养鸡的、放羊的、做保姆的、当红娘的、收狗的、贩羊的、遛鸟的、养鸽子的、有善心的、不孝敬老人的、怕老婆的、施行家暴的、照相的、钓鱼的、玩牌的、打麻将的、贩卖古董的、雕刻玉器的、信主的、信老天爷的、种瓜种菜的、养牛挤奶的、当婚礼司仪的、安装水管电器的、开出租车的、拉架子车的、敲锣擂鼓吹唢呐的、杀牛宰羊翻猪肠子的……总之这个村上至八九十岁说话跑风的老爷子老太太,下至刚出生还没睁眼的小宝宝,没有一个我不知道的。
   乙【笑容可掬】:找你我算找对人了。老乡,我问你,你们村有会开火箭的吗?
   甲【憨笑】:嘿嘿,你是给我出难题吧?难不住我,告诉你,我们的村主任王大鹏就会开火箭【用手比划】。
   乙:你们村主任是谁?
   甲:看来你不是本地人。我们村主任跺一脚,韦庄村哪堵墙上不落灰,他叫王大鹏。
   乙【惊愕】:吹的吧,他会开火箭?
   甲:村里上报的表册报喜不报忧,报假不报真,用泡沫数字欺骗镇上,这不是开火箭是啥?他不但会开火箭,还会放卫星,吹嘘村民纯收入多少多少,吹嘘村里一尘不染,绿化、环保走在最前面,只要从他嘴里出来,河里石头能上山,天上乌云也灿烂,你说这是不是放卫星?
   乙【用草帽拍拍石凳】:有这等事?快坐下来说说,你说镇上不下来落实?
   【甲落座,乙紧挨甲坐下,用草帽偏向甲的一边扇风。】
   甲:沿路建几个大棚,危房用白石灰一刷,老太婆染黑发,旧貌换新颜。镇上的小车一下来,再经他那三寸不烂之舌给美容美容,这不就成了美丽的乡村吗?
   乙:老乡,我忘了问正事了,马银海是你们村的吗?
   甲:这个人我太熟了,就是薅根头发让我看,我都知道是不是他的。
   乙:你那么了解他呀,那你快说说,他是什么个情况。
   甲【站起身,惊疑地看乙】:怎么?他是你亲戚?
   乙【友善地笑笑,拉乙坐下】:沾点,不过是一个朋友托我来打听打听他,那朋友和他二十几年没见面了,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了。
   甲: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是卧底,来刺探军情的。别看老马现在混得不咋样,想当年他是多精明的一个小伙子呀,自从老婆患上了肾病以后,透析花钱如同秋冬树木哗啦哗啦落叶,老婆撒手归天了,他的脊背也被压弯了。如今,吃没吃,穿没穿,整天披个烂衣衫,念书孩子花销大,推个三轮捡破烂。
   乙:得得得,你说的谁信?国家对农村孩子免除了学杂费,哪还要什么花销呀?
   甲: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看来你真的不知道现在一个上学的孩子花销有多大,我给你算算账:从上幼儿园开始,孩子都要天天坐校车,这得花钱吧?孩子的午饭、午托得花钱吧?孩子们要穿统一的校服得花钱吧?孩子买眼镜、买作业、买文具、买课外读物,得花钱吧?上课外办的辅导班得花钱吧……
   乙:上面不是三令五申不允许老师课外办班吗?
   甲:那约束的是在编教师,没在编的代课教师谁管得着?当然,他们都是偷偷摸摸,有的租赁房子办班,有的雇人办班,家长们都是一个心态,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你说,舍不得花钱行吗?这是看得见的,没影的花费还多着呢。你想想,一个孩子按最短的学制算,从上幼儿园开始,到大学毕业得18、9年的投入,两个孩子是多少?如果这两个孩子再争气一点,上个研究生什么的,就是把老马的骨髓卖了,能中个啥用?在人们眼里,老马邋邋遢遢,不受人尊重,要我看,这个老马能撑起这个家不简单!
   乙:是啊,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老乡,你说,除了供学生读书外,这老马还有什么花费?
   甲:什么花费?开开门是家人,什么地方不花钱?光人情门户就压得我们直不起腰来,更别说老马了。
   乙:人情门户?都有什么人情?
   甲【扳指头】:多了,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办宴席,比如说:张家娶儿媳了、王家送闺女了、程家乔迁新居了、刘家的孩子满月了、赵家的孩子周岁了、李家的孩子十二岁了、孙家的孩子升上学了、杨家老爷子六十大寿了、魏家的老太太升天了、周家的老爷子除服了、郑家的门市开业了,亲戚家、邻居家、朋友家,一家看一家,张家看王家,份子酒也是与日俱增,但有一点却是千篇一律。
   乙:哪一点?
   甲:以前交通不发达时,人们肩挑手提拿米拿面拿东西表心意,现在交通发达了,却轻装上阵,一律拿成人民币了,有的支付现金,有的微博转账,扫描二维码,开通支付宝,你看,越来越方便。唉,大操大办之风不堵,扶贫扶困富个人。
   乙: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吧?据我所知,你们村的村主任王大鹏嫁闺女就只办了六桌。
   甲:你是王大鹏的什么人?亲戚?朋友?还是老同学?
   乙:什么也不是,我只是听说,感到好奇,才问问你。
   甲:他嫁闺女办六桌?笑话,天大的笑话!这种谎言哄个三岁小孩开开心还差不多。
   乙:怎么?难道是来他这里道喜的人说谎了?
   甲【“呼”地起身,慷慨激昂起来】:王大鹏嫁闺女在镇上的饭店里办六桌不假,可你不知道他小舅子雇了六辆面包车往数十里外的饭店里送去了多少客人,你就说村里沾亲的,不沾亲的,哪一家不去随礼?连老马这样的家庭也要递上二百元的份子钱。更让你想不到的是王大鹏办宴不设礼单桌,道喜的人把票子装进一个红包内,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专门有一个人来来回回替他收红包,你就是一个拍客、一个记者见到只办六桌宴席的村主任,又能怎么样?
   乙【拉甲坐下,自己却站起身】:“人情消费”就是在这类人的带动下变态了,礼尚往来的传统美德,以礼示人的文化底蕴就是被这样的人亵渎了。一个农村基层干部这样做助长了歪风邪气,扭曲了正常人际关系,浪费了人力财力物力,造成了相互攀比、铺张浪费的糜烂之风,这种败坏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的不良行为是应该管管。可是,老乡,我听说王大鹏是个规矩人啊。
   甲:是规矩,表面上一脸憨厚相,可谁能真正认识他这个两面人呢?泥鳅滑,他比泥鳅还滑,刺猬扎,他比刺猬还扎。
   乙:老乡,过分了吧,背后对人家进行人身攻击可不太好啊。
   甲:我只是说说,发发牢骚而已,我又能把人家怎么样?
   乙:我刚才听你说的顺口溜蛮有意思,你能再给我说说吗?
   甲:说说就说说。“上级扶贫进我村,党的政策暖人心,扶贫扶志富了谁,生财有道村主任。”
   乙:你说村主任生财有道,什么道?
   甲:看你是个和气人,我才和你说说:我们这里离闹市近,这里肥沃的土地成了唐僧肉:市内死个人要往乡下拉,在乡下买地皮划算,只要给足村主任的孝敬费就行,城市垃圾没处放,找到王大鹏意思意思,王大鹏挤挤眼,含而不露地说:“只要你夜里拉到这里找个路边随便一倒就万事大吉了,路边的监控我在管着,只要我不查,你有多少倒多少。”所以,老弟你看看,现在市郊的田间地头有多少城市垃圾啊!电视上整天宣传环保,咱乡下真正环保了吗?
   乙:我看你是个乐观人,哼着小调,日子过得滋润吧?
   甲:穷开心呗!
   乙:那你刚才在哪里?
   甲:镇上成立了扶贫工作队,说是要精准扶贫,找几个村民去座谈座谈,其实也就是走走过场,有王大鹏在场,谁敢多嘴多舌?
   乙:你说说怎样个走过场?
   甲:问问这,问问那,用嘴说说,用笔写写,拍拍照,录录音,完事了,就让我们回家了。那不是,那辆小汽车就是镇上扶贫工作队的,王大鹏还在那里陪他们聊天喝茶呢。
   乙:这是标准的形式主义。老乡,我们那里也是乡下,也在搞精准扶贫,要是依你看,你们这里的精准扶贫对象是不是马银海?
   甲:轮也轮不到他,就是给他算个扶贫对象名额,扶贫款下来也不会落进他的腰包。
   乙:那你认为扶贫款会落到谁手里?
   甲:我也说不准,反正是上面拨下来的扶贫款、低保、危房改造、风景绿化、道路硬化等等富民项目款都是雾里看花,老百姓得到的实惠屈指可数。
   乙:老乡,麻烦你,你现在领我去看看你马银海。
   甲:你找不到他。
   乙:为什么?
   甲:王大鹏就知道镇上扶贫工作队今天要下来,担心马银海被抽去座谈,所以他以绿化的名义给了马银海五十块钱,打发马银海出门栽树去了。
   乙:哦,是这么回事,看来这个王大鹏还真有心眼儿。
   甲:是有心眼,但在我看来,他也并不是完美无缺。
   乙:你说他还缺什么?缺钱?
   甲【摇头】:他富甲一方,谁敢和他比?
   乙:缺房?
   甲【摆手】:房产两三套。
   乙:缺车?
   甲:【嗤之以鼻】哼,豪华小轿车年年换新。
   乙:那他缺什么?
   甲【一字一顿】:缺德!
   乙【情绪开始激动】:你说的太精辟了。这样的基层干部是缺少了为人民服务的道德,缺少了廉政自律的仁德,缺少了艰苦朴素的品德,缺少了光明磊落的公德。
   甲【上下看乙】:唉,可惜你不是领导,农村如果能有像你这样深入到老百姓中间的干部,那真是老百姓烧高香了。
   【三个干部模样的人朝小汽车走来,其中丙戴着眼镜,手里提着一个透明茶杯走在前,紧跟着的两个一个脖子上挂相机,一个手拿公文包,王大鹏一脸媚态跟在最后面。】
  
   丙:召集村民来座谈,写好材料是关键,找准对象树典型,想好对策定方案。
   【丙朝石凳上看了一眼,一阵发愣,急忙奔了过来,站到了甲、乙的面前。】
   丙:曹县长,是你呀,你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让我来接你呀。
   【甲急忙从石凳上跃起,险些跌倒,乙连忙上前扶着。】
   【王大鹏和陪同干部走过来把乙围定。】
   乙:张镇长,你们在这里深入一线啊!
   甲:是啊,是啊,我们刚在这里召开了村民精准扶贫座谈会,有很多村民代表参加,大家畅所欲言,收获可大了。
   乙:是吗?我想听听这个村精准对象都有谁?
   甲:大家一致认为王夫子家、杨玉海家、林凤英家是扶贫的重点对象。
   乙:那你们现在要往哪里去?
   甲:回镇政府召开工作队的碰头会,确定扶贫方案。
   乙:这精准对象里没有马银海?
   王大鹏【两手乱搓,笑得极不自然】:曹县长,是这样的。马银海家是有点困难,可你不知道他这个人。
   乙【一脸严肃】:他怎么了?
   王大鹏:空有一身力气,只会捡个垃圾,让他脱贫致富,等到月落乌啼。大家都认为选他当精准对象,怕只怕最后要给工作队抹黑。
   乙:抹黑?我不怕抹黑!张镇长,立即通知韦庄村的党员干部召开精准扶贫动员会,我就在这里现场办公!
   【丙等人下台。】
   甲【举起乙的胳膊冲台下大喊】:老乡们,快来看哪,焦裕禄到咱村来了!
   【幕落。】
  

共 438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通读下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作者笔下幕幕场景是广泛存在于我们身边的,也许是大家司空见惯,但作者善于发现这和深入思考这个问题,一些当权者欺上瞒下,粉饰太平,中饱私囊,为人民所不齿,是为国家之蛀虫、败类,身在其位,不谋其政,不问群众疾苦,这等官者人民深恶痛绝,深切呼唤有能急人民之所急,为人民谋福利的焦裕禄公仆式的人物来为劳苦大众分忧解难,才有末尾:老乡们,快来看哪,焦裕禄到咱村来了”的振臂一呼。整篇作品正能量,行文流畅,为作者点赞。【编辑:宁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宁馨        2018-01-02 22:22:52
  感谢赐稿江山影视戏曲,新年快乐
用诗书写心灵的路,用词记录爱的歌
回复1 楼        文友:老笨熊李春胜        2018-01-03 05:09:09
  谢谢编辑老师的辛苦点评!2018带给您好运!
2 楼        文友:孙巨才        2018-01-20 09:30:20
  好好好!太好了!太好了!这样敢说真话、实话的小品天下少有地上稀。我对于李春胜的写作天才心服口服。若能搬上中央电视台春晚舞台,定能轰动全国,定能受到全国老百姓的热烈欢迎。
回复2 楼        文友:老笨熊李春胜        2018-01-21 10:00:51
  兄弟夸大其词了,谢谢您的惠顾!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