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时光】董家堡逸事(散文)

绝品 【时光】董家堡逸事(散文)


作者:薛志成 童生,620.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608发表时间:2018-01-29 16:59:26

【时光】董家堡逸事(散文) 邻村董家堡和方圆几十里村子的社戏一样,都是大西北人爱看爱吆喝的秦腔。不同的是每到元宵节唱戏的时候,董家堡戏场子所处的山坡有成片干得发白的曼陀罗,惹得一群嬉皮笑脸的孩子来采折。人人手中一枝,招来架去,俨然一根根狼牙棒,给戏场独添了几分童趣。
   台上的戏子演他们的,我们这些小鬼只顾舞着狼牙棒装扮自己的角色,车走车路,马走马路,互不相干。这不但惊扰了戴青黑色小帽、抽水烟的老汉们看戏,还引来一个略显疯癫的大少年参与其中。那少年中等个子,脏兮兮的卷发上捂着个八牙扇子帽。可惜清秀的瓜子脸不知多少年都没有洗了,还挂着两条粘稠的黄鼻涕,差点儿就钻进嘴里。正当大伙为他担心时,只听噗嗤一声,鼻涕吸了进去,但很快又掉下来。若我没记错的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的鼻涕始终那样。人们都说他的鼻涕有根,长在鼻子老窝里。又不知谁给他起了个难听的绰号“鼻闹儿”,一传十,十传百,但凡知道的人都叫他“鼻闹儿”了。他自然是不知道小孩子们玩弄的狼牙棒叫曼陀罗,只渴望自己也耍耍,于是就追着几个调皮的小孩抢,却时不时遭到善使心眼的小鬼们围攻,被扎到脸或者手时,他疼得呲牙咧嘴,而后便站在了一边,无比艳羡又无可奈何地嘿嘿地笑。
   鼻闹儿时常裹着一件旧棉袄,污垢已经蹭得发亮,衣襟处黑黄的棉花都跟烟熏了似的,露在外面。可别小瞧了他,力气大得惊人,据说,有一次他竟将麦场的碾盘给掀了起来,却挣破了深蓝色老尼卡龙布料裤裆,他娘用一小块黑布补上,远眺,就像尿湿了一片。大伙儿既佩服,又惧怕他的勇猛。只要有人鼓动,他就像故意展示自己似的,说时迟,那时快,双脚轻轻一跳,已经站在你面前,再看,大脚趾头是伸出鞋外的。接着,一只大黑手直取对方手中的狼牙棒。当你听得忽的一股风响,狼牙棒早在他手中了。不大一会儿,他手里就舞起几个来,笑哈哈的,鼻涕已淌进嘴唇,可他自己还不知道呢。听见别人吼:鼻闹儿吃鼻了!他才鼻子一皱,猛地一吸,连同嘴里的又吸进鼻孔里,接着又是得意地嘻笑。有了狼牙棒,他爱若至宝,随时拿在手中当武器,当玩具。渐渐地,我们玩腻了,换了新的游戏,而他依然乐此不疲,年年这时挥着狼牙棒找我们这些小鬼们玩,总引得我们一阵又一阵的哄笑,他便在身后追着我们跑。又成了戏场里的一道风景。
   这还是我小时候的事,大抵已近三十年了。
   我上四五年级开始懂得事理,便常向母亲问及鼻闹儿怎的那样痴傻,母亲却告诫我不许叫他鼻闹儿,他叫董满堂,是董家堡大善人董德禄的小儿子。说起董德禄,谁人不晓?他吃斋信道几十年,偏偏生了这个不争气的老生胎。别人看着麻烦,心里埋怨他为何不早点把完孽塞进炕眼门,说不定还能暖几天热炕。可他偏就不这样想,儿子毕竟是自己的骨肉,还期望娶媳妇、抱孙子哩。
   这里的社戏年年如期演出,我没缺过一次,但自上了初中后再没有见过鼻闹儿。想起他玩曼陀罗时傻乎乎的可爱样子,倒有几分牵挂。问及当初的小鬼们,都说他这些年常外出打工。好点儿的活没人要他,只有陕西一家砖瓦场的施老板见其体格好,就留他常年在那儿搬砖瓦。时间长了,施老板发现他虽傻里傻气的,但憨厚有加,是个干活的好料,就给他全勤工资,还免了伙食费。他却不会说一句感谢话,只顾埋头干,几年下来也挣了些钱,舍不得吃穿,回到家全交给他爹。董德禄也是穷光阴过出来的人,把钱攒下来,将一院土房全修成红砖青瓦的架子房。庄里人表面上都开始赞许鼻闹儿有出息,但心底里仍旧看不起他,三十出头的人连个女人都没有,谁还会跟他呢?一辈子光棍打定了!
   后来我在外求学,每年寒假都迷上了热土炕和小说,淡忘了董家堡的社戏,至于鼻闹儿更是置之于脑后。每当人们提起他时,我脑海里仍是他过去的样子,但会尽量地去想象他现在的风度,希望他不再是那个脏兮兮的鼻闹儿,最起码断了鼻涕的老根。
   毕业那年六月,我呆在家里焦急地等待分配工作的消息。母亲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我跟她去董家堡火星爷殿烧香,祈求神灵保佑我能有好单位。我说不过,只好随了她的心愿。
   踩上几年没走的小路,我不觉想起了鼻闹儿。他还在砖瓦场吗?再吃鼻涕不?见人还是那样的傻样吗?哎,够可怜的,定是光棍一条。
   哎哟,真晦气!啥贼东西划了一下我的手背?我心里嘀咕着,一瞧,原来是一株绿油油的曼陀罗,山坡上众多的曼陀罗里的一株,株头结了好几个狼牙棒呢。
   这就是我儿时记忆里的山坡?我惊呆了。满坡苍翠的曼陀罗矗立在草丛间,数不清的狼牙棒在草浪中摇摆。细细看去,还有少许笑得正灿的白花,形似牵牛花而略长,加之露出的黄蕊,像足了大队书记家屋顶的高音喇叭。绿中几点白、几丝黄,美得让人窒息,哪有记忆里冬日的破败!一条弯曲的小土路似游蛇沿坡顺沟而下直至火星爷庙院。我和母亲来到庙院才发现大门紧锁。
   走!去满堂家,满堂他爸拿着钥匙。母亲说着便带我原路返回,向半山坡右拐处的水泥路上走去。曼陀罗的生命力够强,从水泥路边挣出几株,稀稀疏疏地排布到一户一砖到底的人家门口。红砖青瓦,阔气的铁皮大门,莫非就是鼻闹儿家?
   说也巧,董德禄从那门口走了出来,头戴阴阳帽,一身黑色道袍,手握木竽和铃子朝我们走来,还是那样精神。
   母亲忙前去搭话:您老人家要去哪儿走艺吗?
   噢,没!快来屋里!董德禄说着,转身引我们进了门。
   他老伴儿正抱个白胖的小娃坐在上房门槛上拿奶瓶喂奶,旁边侧坐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手里拿着一株绿油油的曼陀罗在地上敲耍,蓝条纹黄白T恤束在腰间,黑休闲裤,棕色皮鞋,只是土沉沉的。听见有人进来,那汉子转过脸来朝我们一瞅,呆呆地笑了一下。
   是鼻闹儿?啥时候没鼻涕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近视眼,心里暗暗称奇。
   一个女人家不脏不净地坐在上房门槛上像个啥?说了多少遍了!董德禄瞪着眼厉声道。
   董德禄老伴儿忙起身,脸一煞红,一煞白地,看了看母亲,又瞧了瞧她儿子:干些活,几十年看不见。养个娃,长得很快,你快来看我满堂的女儿,多可爱啊!一边说着,一边在小娃白皙的脸蛋上“吱吱”地亲了好几下。母亲前去夸赞着,抱在自己怀里,塞了十元钱。鼻闹儿娘左右推托,最终还是高兴地收下了。
   闲谈中我才得知今天是鼻闹儿女儿过百日,农村人称“过百岁”,董德禄刚才正要去庙上给孙女念百岁哩。寒暄之后,我和母亲顺便跟着他去了火星爷殿。
   烧香回家路上,我纳闷地问母亲,鼻闹儿啥时候结婚的,女人去哪里了,真有福气,还有了那么一个秀气的女娃子。
   嘘!小声点,千万别乱说,要保密!
   啥事啊?这么神秘!我一脸疑惑。
   是董德禄老两口抱养的!我具体也不知道,也不爱问人家的事,只是听别人说是从陕西抱来的。
   陕西?听说满堂一直在那里打工呢。
   嗯,就是他的老板联系抱养的。据传娃她爸妈都是工作人员,头胎是女儿,户口上在了别人家,给人说养的是亲戚娃。后来假装有病,请了长假,到外市生下了这个娃。还盼着能生个儿子,又怕计划生育政策紧,丢了工作,初月未满就托相好施老板找个好人家送了。施老板也是个慈善人,见满堂爹娘曾经来陕西看儿子给他说过抱养孩子的事,就喜上眉梢。口口声声答应好那两口,背地里把孩子抱给一个条件较好的外地人,又转到满堂爹娘手里。善人总有善报,满堂也不枉来到世上,老两口可以指望招个上门孙婿,为儿子传宗接代。不过可怜了粉嫩嫩的娃娃……
   母亲的话听得我心酸溜溜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八月份,我参加工作,带着母亲离开老家,来到县城定居。时隔多年,我再没有见过鼻闹儿,也不再惦记他,因为他变了,不再那么脏,尽管还是那么傻,但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他不会再那么孤独,因为有女儿陪他观赏情有独钟的曼陀罗。
   去年的一次宴席上,我偶然碰见董家堡的一个“小鬼”。激动之余,便聊起鼻闹儿,说他的女儿年已十八,长得亭亭玉立。董德禄参合五行八字给她起了个好听的名字董翠珠。鼻闹儿他娘去世两年了,总算把翠珠拉扯成人。翠珠应了她亲爹娘的智商,小时聪明伶俐,读书也不错。老两口生怕她考上学飞走了,留下儿子没人照管,硬让她辍了学。又不让她出去打工,生怕见了大世面,跟男人跑了。时间一长,翠珠也习惯了,呆在家里也挺自在。鼻闹儿爹八十有五,身体还行,准备给翠珠办婚事哩。
   女婿是?
   上门女婿呗!还是咱一个大队的,他爸你可能知道,背疙子。他妈是疯子,生了两个儿子,倒精干得很。人都嫌弃他爸妈,没人给媳妇,只好上门了。小鬼吐了一口烟。
   哦,精干就好,但愿精干,不然鼻闹儿一家咋活哩!
   善人总有善报,鼻闹儿总算活起人了,尤其是可怜的翠珠能找个如意郎君,也能过个红火日子。我心里默默念叨着,之后又忘却了。
   前些天回老家途径董家堡庄头,老远看见白幡在寒风中飘动。
   这不是鼻闹儿家吗?掐指算来他也五十岁的人了,听说他最近病重得很,卧床不起。与其糊涂一世,不如早点去西天极乐世界享福,免得连累翠珠。善人总有善报。光棍一个,爱了一辈子曼陀罗,最后睡在曼陀罗成片的山坡,翠珠再给他脸上撒一把黄土,够幸福了!我一路思索着。
   刚下车就碰见堂哥。老哥,董家堡的鼻闹儿去世了,我看见他家院门口的白幡了!
   堂哥见我高兴的样子,叹了口气:哎,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却死了。老汉八十几了还不死,倒活得旺旺的。鼻闹儿眼看将死,吃了几副药,竟好了。女儿太可怜,昨晚服毒了……
   啥——啥——啥?咋这样哩?一个月前我还在城里碰见鼻闹儿住院,是一个女人陪他。他见我还是呆笑,指着女子给我说这是她女儿翠珠。我才知道她女儿真够漂亮,也很开朗,通情达理。不会吧?事情咋成这样呢?
   你不知晓,那女婿是个完货,结婚一年多常常吵闹,晚上也不罢休!
   啥事嘛?两口子争吵很正常,就像上牙磨下牙,渐渐就好了,何必呢?我真为她生气。
   还不是为了小事情——结婚的彩礼!咱这里娶一个媳妇进门少说得三十万,上门的便宜些,也要十几万,这都是行情。谁要嫌彩礼高,就等着打光棍去,或者在外面骗一个女子回家,除非本事好。可那女婿就是想不通,一个大男人倒插门,还要给那么多钱。为此常闹口舌,甚至打架。本来是父母之命,媒婆之言的婚姻,两人没感情凑合着过还可以,一闹矛盾越加生分,想不开就喝了一整瓶除草剂……
   哎,哪里来的除草剂啊?不晓得把它藏好!
   你晓得董家堡庄头的山坡长满了曼陀罗,这些年连附近的庄稼地里都长满了。起初人们要费好几天力气去拔它,后来有了除草剂,冬天一喷,来春就少多了,很省事的。
   贼草,都是你惹的祸!我有点恨鼻闹儿,一定是他拿着成熟了的曼陀罗当狼牙棒挥舞,无意间将籽粒撒在地里长出来的。
   回途时我的心一再发软,顺便看望了一下鼻闹儿。他看见我,低下了头,哭得死去活来,鼻涕又吊得长长的,没入嘴里,不知是咸还是酸。董德禄泪眼汪汪,强挺起精神对我说:都是她婆婆在世时常和狗一样蹲在上房门槛上,一个女人家的脏身子冲了正堂的神,造的孽啊!哎,可怜的翠珠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告别鼻闹儿家,向山坡上的公路走去,途中见到几枝干得发白的曼陀罗。我的心一沉,春暖之时,它还会发芽,抽枝,五六月份又会开出极芬芳美丽的花。传说在西方极乐世界的佛国,它不舍昼夜地从天上落下,满地缤纷。那时,看着曼陀罗长大的翠珠或许在闻着花香,享受天乐吧。我想,稍过时日,大善人董德禄定会挺起精神,穿上道袍,敲着木竽,摇起铃子,为孙女翠珠超度亡灵的。
   汽车离董家堡渐行渐远,我隔着车窗不停地回头望,儿时的那个山坡依旧长满曼陀罗,在凛冽的冬风里发颤……
  

共 448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文章从一开始交代孩子们从董家堡戏院所处的山坡上摘折狼牙棒似的曼陀罗玩耍,就已经为之后的故事埋下了伏笔,尤其是对疯癫大少年鼻闹儿的描写,不但起到了延展故事情节的关键性作用,更为最后那场悲剧做了不可或缺的铺垫。鼻闹儿整天吊着鼻涕,从小到大似乎只知道折些曼陀罗来玩,可在他父亲眼里却是董家惟一能延续香火的宝贝,正是因为有着这样根深蒂固的守旧思想,或许才是导致后来那场悲剧的根源。鼻闹儿虽然傻,好在还懂得出去赚钱,也正是这个契机,才让他的老板有机会帮那对心心念念生儿子的夫妻将自己的女儿送人,阴差阳错的让鼻闹儿做了爹。鼻闹儿的养女董翠珠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性别,也无权用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甚至连婚姻,也不能自己做主。当生活成了一潭死水,当理想的翅膀被折断,或许,长眠在那长满曼陀罗的山中,才是最好的归宿。除草剂没有除去山坡上那片长疯了的曼陀罗,却彻底解脱了在痛苦中煎熬挣扎的董翠珠。作者以满山坡的曼陀罗为引子,牵出鼻闹儿和董翠珠这一对被人为安排的所谓父女,到最后董翠珠饮下除草剂怅然离世,满篇都在悲情和压抑中进行。文章不但引申出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导致无辜的人做了那种顽固思想的牺牲品,也从侧面交代了关于彩礼带给人们的某些启示。一篇有着警世意义的散文,语言生动,情节紧凑,作者不但仔细揣摩出文中人物的心理和思想,更是把人物形象描写得入木三分,不失为一篇佳作。欣赏并倾情推荐阅读!【编辑:红袖留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2010014】【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403第1014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1-29 17:10:00
  开始读了关于鼻闹儿的一些文字,说心里话我真的差点就吐了,薛老师对这一人物形象的描写实在是到位,害得我恶心了一下午!后来读到那对重男轻女的夫妻为了生儿子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送人,到董翠珠被迫辍学,被迫结婚,再到她失去活着的信念喝下除草剂,与满山坡的曼陀罗相伴,我的心已不仅是沉重,而是愤怒,是恨,也替董翠珠深感不值,更为她成为那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做了牺牲品感到悲哀。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1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1-29 19:17:47
  这编按是我入江山来第一次见到的编按,一个词:震撼。细细嚼、仔细读、慢慢品,我真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文章,因为香香社长对内容的了解竟比我熟,人物性格及悲剧社会根源的剖析也比我深。不由自主地想起一首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钻在山中焉能一览风景?多谢你精彩的按语,为拙文增色不少。
2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1-29 21:49:15
  悲情养父养女,一个悲情的家庭,一段悲情的社会现实。
   鼻闹儿天生呆傻,被命运牵引着走,他没有改变命运的想法,也就注定了他的人生是笑话。
   然而董翠珠呢,本是如花似玉,聪明伶俐的女孩子,先是被亲生父母抛弃,又被养父家的愚昧思想折了高飞的翅膀,继而被不对等的婚姻拉入泥潭,她的反抗是屈服于命运,选择了死,令人叹息。
   作者不仅止是对董翠珠的叹息,更是对当地农村部分落后愚昧思想的抨击。
   曼陀罗,巨毒植物,它在文中反复出现,以此借指愚昧落后思想的毒害。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回复2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1-29 22:16:35
  谢谢社长深刻的剖析、解读以及精彩的评语。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一月前。先写了一首诗《多情的女子》,小周给我提了很好的建议:人物的悲剧要结合社会根源去写,那首诗空白比大,较单薄,建议读读鲁迅的文章。为此我重读了一下学生时看过的两篇小说《孔乙已》、《祝福》,借鉴了一下,写了此文。见笑了,多多指点!
   在此也要感谢小周不倦的教诲。
   来到时光,大家都是我的老师。遥祝各位老师冬安!
3 楼        文友:云之馨        2018-01-30 13:58:49
  以螺陀罗为引子写就的一篇令人振憾的故事。作者文中对人物描写很是细腻,语言生动,情感饱满。的确是篇佳作。拜读学习了。
回复3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1-30 17:21:02
  谢谢云之馨老师赏析与精彩的点评。你的佳作频频,祝贺!向你学习!
4 楼        文友:萍水小厩        2018-01-30 17:12:00
  看来也是人的命天注定。自己没后人,想着领养一个,结果还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志成老师的文字平实而又有质感,几十年的岁月在志成老师的笔下翩然而过,令人品味不够……
回复4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1-30 17:23:31
  谢谢萍水老师深入剖析,精彩点评。你是时光城的常客、大作家,红豆连连,恭喜!向你学习!
5 楼        文友:梅雪有梦        2018-01-30 22:03:06
  一个悲情故事,演绎了一个悲情家庭以及这个家庭衍生出来的悲情人物。闹鼻,天生痴傻,命运如此,他自己无力改变,只能接受如此的命运安排。然而,他的父亲不甘如此的命运,抱养了一个女孩,希望给这个家庭一个保障。被抱养的女孩董翠珠长大了,她的命运是农村很多女孩的缩影,结婚生子,传宗接代。可悲的是, 她选择了自杀,她的死亡,或许是屈从于命运的安排,又或许是对命运的反抗。曼陀罗花,虽然美丽,却是有毒,揭示了落后思想在当下仍然毒害着大多数农村人。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回复5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1-31 13:05:15
  是的,落后的封建思想禁锢了农村人的思想意识形态,尤其像董家堡这样偏僻的农村更为严重。同时万万没想到远在千里的陕西也曾重男轻女,翠珠注定一生不幸。她完全可以叛逆,但她又屈从,最终选择了自杀。曼陀罗永远满山坡,像毒瘤一样,不知还有多少人为这思想的毒瘤折磨,牺牲。谢谢老师深度剖析。
6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8-01-31 06:42:41
  满山遍野的曼陀罗一望无际,怎一个美字了得;董家堡的社戏、董德禄、鼻闹儿、翠珠,怎一个悲字说清。那一片片的曼陀罗,美得让人流连,悲得让人窒息。无知也好,愚昧也罢,千百年来的社会毒瘤就像这曼陀罗一样,不是说根除就能根除的。悲剧的社会根源并不是愚昧无知,而是贫穷。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6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1-31 13:09:04
  社长高明,一针见血。物质基础决定意识形态,贫穷注定落后,坐井观天,很少接触新生事物及理念,悲剧就酿成了。谢谢社长深层次的剖析,遥祝冬安!
7 楼        文友:阳光下的红叶        2018-02-01 22:58:55
  非常精彩的一篇文字,篇幅不长,回味却悠长。
   曼陀罗,这种美丽妖娆的花儿,无时无刻不穿插在故事与文字之间。
   一段一行,一句一字,浸满了曼陀罗的毒。
   一群悲剧人物,在偏远贫穷的山村里,在顽固的封建思想的禁锢中,演绎了一个悲情贫苦令人唏嘘的故事。
   初初读来,读出了鲁迅先生的意味,果然,在后面的评论里看到小薛老师提到了。
   很质朴,很直白,很自然,没有大肆的渲染和煽情,却仍旧能够让读者入眼,便一下子入了心。
   我想,这就是一篇作品最大的成功之处了吧。
   问候小薛老师,安。
与阳光为邻。
回复7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2-02 10:32:47
  谢谢红叶部长赏析,深入解读,精彩的点评一针见血,直指悲剧的社会根源。品读你的评语,是种享受。遥祝冬安!
8 楼        文友:庄明        2018-02-21 21:08:46
  随着年岁渐长,有的人会在心里活成一幅雕塑。
   文本关于鼻闹儿的描写,很传神,让我想起儿时的某个玩伴。
   看时,不禁哑然失笑。
   曼陀罗,代表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翠竹的结局让人揪心。
   很好的一篇散文,可以读出小说的味道来。
飘着的庄明。
回复8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2-21 23:27:38
  谢谢庄明老师细品。鼻闹儿是我刻骨铭心的记忆,他傻,傻得单纯,甚至比小孩子还甜真,人都觉得他是异类。可他还是有一点明理,有极致的诚实与憨厚,也有对翠珠的牵挂。翠珠的死,他不能左右,一切都是所谓的清醒的智者左右的。
   清醒的智者,脑子填满传统的思想,造成一个悲剧。
   新手上路,欠缺很多,望老师今后多多指点。
   遥祝春安!
9 楼        文友:雪飞        2018-03-24 22:28:43
  据说,曼陀罗是一种带毒的花,这个文题寓意深,也预示着人物悲情色彩,秦腔,社戏,挥舞的曼陀罗棒,浓重的地域风情的人物故事,引人入胜,耐人寻味!
回复9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3-25 11:44:35
  谢谢雪飞姐赏析并点评。
   一个真实的事,发生在年前。翠珠的不幸令人痛惜。
   今年正月十五,趁未开学,我去那里上香,看戏去的,还碰见翠珠爷爷(化名),还聊了一会儿。挺可怜的。
10 楼        文友:雪飞        2018-04-03 18:37:23
  祝贺志成散文斩获绝品!再接再厉,写出更多更有水平的作品来!
回复10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4-03 21:27:41
  谢谢雪飞姐哦,写作路上还得你的悉心指导。
共 19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