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江南】乡情(散文)

精品 【江南】乡情(散文)


作者:天堂尕保 童生,537.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25发表时间:2018-02-10 16:37:22

【江南】乡情(散文)
   我清晰地记得二十多年前的村落还是贫穷的、落后的。但物质的缺乏并没有影响淳朴的乡里人、乡里情。记忆里的乡村总是充满着欢声笑语。
   我八岁那年,父亲和叔父分家。这在乡里人心中是大事。主持分家的一般都是村里或族里德高望重的老者。分家的细节我早已忘记,留在我心底的就是全村老老少少的乡邻为我家打院墙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那个秋日的清晨,村里村外的人都丢下自家的活,蜂拥而至。那个时候,这样的“工程”并没有机械化的车辆工具。乡邻们手里拿着自己家的工具铁锹、长绳、推着架子车,带着孩子,来给我们家打院墙。
   打院墙,墙板是必不可少的工具。那墙板是村里人共用的,这家用完了就好好地立在库房的角落里。等谁家再用,就从这家拿走,也不知道是什么年月的物件了,也没见谁家用坏过。打墙也是要有地基的,挖一个三尺来快,一米深的沟槽,用绳子、长木棍把墙板固定好。固定好的墙板有两层,往里填土,夯瓷实了,再把下面的一层墙板移到上面。如此循环往复,一面高大结实的院墙就成了。
   打墙的场面是相当壮观的。老老少少忙得不可开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干,连小孩子也分派了端茶送水的活。年老的忙着帮壮年人固定墙板,年轻人则推着木质结构的架子车去拉土,山的那头,年轻媳妇们早已刨好了准备装车的黄土,乡邻们手推着架子车把黄土拉回家。那年月,黄土真的是好东西,黄土拉回来的时候,孩子们光着脚丫子在黄土堆里玩耍,早有几个壮汉拿着石锤在墙板的夹缝里夯土,那夹缝有三尺来宽,再高处变成二尺来宽,越高处越窄,那基本就是墙的厚度。墙板两边站着的男女,都拿着铁锹往墙板里填土,那场面井然有序,就好像每一个村民都是被训练过的。谁该干什么,谁该在什么时候干什么他们都是清楚的,劳作间人与人之间的配合都是无比默契的。
   干到起劲处,墙上夯土的汉子们已开始有节奏地喊起落,那石锤起落间,他们已是汗流浃背。墙已打到高处,拿着铁锹往上面扔土的人,已显吃力。休息的时候,大人们也学着孩子们的样儿打闹,墙下的媳妇们往墙上扔土块,墙上的又往下扔。夯土声、打骂声、说笑声,孩子们的叫喊声汇成一首欢快的歌曲。集体劳动给村民带来了快乐。那一刻,大家都忘记了疾病、贫困。村庄在那一刻是寂静的。那一刻,宁静而又美好。
   院子中间架起一口大黑锅,用来熬茶水。锅里丢的是粗盐和黑砖茶。熬茶的一般都是王家的老奶奶。母亲和婶婶们,忙着在厨房里张罗吃的。
   休息的时候,也不集中吃,墙上的人就在墙上吃。其他人就地坐着,端一碗砖茶就着吃馍馍,也有的人从菜园子里拔个萝卜洗也不洗,在衣服上蹭蹭就吃的。山那头挖黄土的也排我们孩儿们去送过了,照例是一壶茶,几个馍馍。我们也跑累了,在院子里掐几根葱就着馍馍吃,特别好吃。多年以后,我照例在院子里掐几根葱就着馍馍吃,却再也没吃出当年的味道。
   那一天的旁晚,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们的屋子被四面的院墙团团围住了。母亲意味深长地说,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家。炊烟起,村庄在炊烟里显得格外庄严肃穆。那一座座院墙,是村民集体汗水汇成的结晶。晚饭后,乡邻们托找疲惫的身躯慢慢散去。在我成长的那么多年里,我的父亲和母亲,忙着去给乡邻们帮忙,去还这一份乡情。但那情却是越还越浓了。
   多年过后,我们仨都出嫁了。再次回到家乡,老屋老了,村里人都盖起了新房子,家家院墙都是空心砖砌成的,打院墙这样的事情早已过时,我们家的那院墙还在,它被光影腐蚀得不成样子了。但那深藏在院墙里的浓浓乡情,是任光影流逝散也散不去的。老屋的院墙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里见证了一段刻骨铭心的乡情。见证了村里人虽苦却乐的光影岁月。
  

共 144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本篇带有浓厚的个人感情色彩,格调淳朴自然,这篇文章从篇首到篇末都是乡情浓浓,写邻居在父亲和叔父分家之际他们帮忙自家打院墙的事情,从打墙工具在乡间的流转使用,可以看得出邻里之间的相处融洽程度,他们之间分工明确,他们将邻居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来处理,竭心尽力从文章中描写吃饭时的场景可以得到答案,全文围绕着题目逐渐展开,低回的情感,渗透着浓浓的乡情,奠定了文章平实而自然的情感基调。黄泥刨出后,筑土为屋,一家有事情,乡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来帮忙,力所能及地为自己的邻居贡献自己的力量,兴房造物在他们看来都是大事,耽搁不得,能煮茶的煮茶,捣土的捣土,经过大家的努力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了,乡里乡亲间也是在这种劳作中变得默契而自然,情感也越来越深厚,时如流水,永不回头。虽然那老屋已经被岁月斑驳了模样,但是乡情生动而又准确地反映出来温暖而愉悦,团结而向上的乡里情怀。【编辑:青瓷碗盛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213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8-02-10 16:40:55
  其实刚好我已经见过那种打墙的工具但是年岁太小只记得是一个方形的版筑,然后往里面加土,用一个两头都是椭圆形的木槌捶,这就成了土墙,感谢对江南烟雨的支持,文中有错字,比如意味深长,淳朴等 已经修改过来了提请在之后的创作中注意此字。
青瓷碗盛雪,白玉炉燃香。
回复1 楼        文友:天堂尕保        2018-02-11 09:05:19
  感谢编辑我的拙文,问好!
2 楼        文友:天堂尕保        2018-02-11 08:33:01
  谢谢,编辑我的拙文!对错别字的修改更表感谢!问好,敬茶!
倚天观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3 楼        文友:一匹西北狼        2018-02-11 10:14:32
  其实我小时候亲自见过打院墙,夯实墙土的工具叫石杵,杵头为青石打造的圆柱体。上表面中心,有一个安装杵杆的铆眼。杵杆上端,有一横木杆,双手可提。这个石杵,高至腹部。前些日子,我还在人家见过。这样的东东,有时只能在民俗博物馆中能见到。文章饱含着浓浓的乡情,好文章。
是非成败转头空~
回复3 楼        文友:天堂尕保        2018-02-11 14:45:34
  老哥说得对,那个石杵就是那个样子的。我们村里有些人家还有。小时候打墙的那个情景记忆犹新。现在住在城里,隔壁几乎都是不认识的。人们之间特别陌生。特别强烈的怀念那些遗失的岁月。我特别向往原始的乡村生活。单纯美好。
4 楼        文友:粉红莲秀        2018-03-26 10:35:52
  那个石杵,我小时候也见过。北方,以前的土墙,就是这样一下下夯实的。再越夯越高。没有一臂好力气,干不了此活。
做过生意的读书人!谁的江山,百媚千娇?谁的世界,各领风骚?
回复4 楼        文友:天堂尕保        2018-04-10 15:16:30
  说的很对呢,谢谢老师关注问好!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