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玩”的记忆(随笔)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杂文随笔 >> 【看点】“玩”的记忆(随笔)

精品 【看点】“玩”的记忆(随笔)


作者:赵文汉 秀才,1162.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78发表时间:2018-02-11 19:50:33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独有的印迹,这种印迹散落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孩子们的“玩”就带着鲜明的时代特征。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些印迹常常被一些新兴的东西所取代,而它便被时光丢下,就定格在那个时代里了,时光不再带走它。我的儿童时代“玩”的很多玩法,就被定格在那个时代里了,不再流传。
   作为那个时代过来的人,有必要将那些被时光丢弃了的印迹,给一一捡拾起来。希望能唤起同时代人的共同回忆,在回忆中多些趣味和温暖,来滋润今天的人生;也让后来人知道,社会曾经有过这样的印迹,帮助他们认知我们社会的曾经;同时也算作“一个时代的记忆”,让今后的社会发展作为一种底色,永远保留在历史的云烟中。
   我没有能力把我经历的那个时代所独有的方方面面都给记录下来,只能凭着自己的记忆,选择儿童时期我们的“玩”来作为我记录的门径,尽力而为地能够把那个时代的“玩”的各种玩法给原汁原味地描摹下来。
   “玩”是孩子们的天职,没有“玩”就没有儿童时代。玩是需要工具的,但是我的孩童时代,家长可买不起这些玩具。买不起不要紧,我们有我们的办法来制造我们的玩具。我们照样玩得天昏地暗,玩得乐此不疲。
  
   第一部分:指尖上的功夫
   一、拾子
   玩“拾子”主要是女孩,但男孩也常常玩,大人也有玩的。
   “子”主要是石子,有五个的,有九个的。小孩子手心小,一般是五子,大人偶一玩之,大多是九子,他们的手心大,抓得过来。
   把五个石子抓在手心里,手心向上,抛起,石子落下时,用手背接住,一个不能落下,落下一个就算作失败。
   如果全部接住,接下来是第二步。手背上的石子再次抛起,手心朝下,去抓空中的五个石子,也是有一个落下就算失败。
   全部抓住后进行第三步,再次将石子抛向空中,用手抓住其中一个,其他的全都散落到地下。
   第四步,把抓在手心里的石子向空中抛去,手赶紧去抓地地上的一个石子,抓住后快速将手反过来去接空中的那个石子。接住后,再把手中的两个石子一同抛向空中,手再去抓地上的一个石子,手心翻过来再去接空中的两个石子,接着把三个石子抛向空中,抓起地上的一个石子后,再接住空中的三个石子。四个石子抛向空中,拾起地上的最后一颗石子并接住空中的四个,这一步算结束了。其间,如果地下的石子没有抓起来,或者抛在空中的石子没有完全接住,就算作失败。
   第五步是在第四步的基础上增加难度,做法一样,区别是每次抓两颗,两次抓完。第六步比第五步更进一步,第一次要抓起三个石子,第二次抓一个;第七步再进一步,一次性地抓起四个,四个全抓起,接住空中的那一颗,滴水不漏,这一局结束。有一方在中途出现抓不住、接不住或手里漏子现象,就算输掉一局,都没有出现错误,算是平局。
   小孩子“石子”的玩法基本上沉入了历史的大海,用些文字将其记录下来,算作一种历史的“古董”吧。
  
   二、弹杏胡与弹琉璃球
   每年到了午收前后,杏树上的杏子黄橙橙地挂满枝头。此时,孩子们挎个篮子,蹭蹭地爬到树上去,把杏子一个个地摘下来,然后再带着满满的一篮子杏子,“哧溜”一下,下到树下来。树梢上不敢去摘的果子,父亲会找来一个长竹竿,一个一个地敲下来。
   全部收获后,母亲会挎着篮子分给左邻右舍,让大家一起品尝这些刚刚入夏时的“鲜物”。大家用嘴把杏子上的杏肉啃下来之后,嘴里会留下杏核(我们家乡不叫它“杏核”,而叫它“杏胡”),他们会随口将杏胡吐到地上去,吐得到处都是。我们这些孩子会像宝贝一样地将它们一一捡起,放到兜里去。细心的父母不会随便吐掉的,他们会吐到自己的左手里,等装满一大把后,交给自己的孩子,他们知道,这些都是孩子的宝贝。
   收集了一大兜杏胡后,回到家里,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晒上个三五天,杏胡就晒干了。把晒干的杏胡再装到兜里去,到村里去找人开战。人很好找,因为此时孩子们兜里都装着杏胡呢。
   找到对手,每人从兜里抓出若干的杏胡后,手心朝下伸到对方的跟前,紧紧地攥住不让对方看到,等到对方也伸出来后,喊着“预备——齐!”双方同时将手摊开,比一比谁的多,多的一方是先手。
   接着,多的一方把对方手中的杏胡拿过来合在一起,“呼啦”撒到地上,然后走到离杏胡大约一米远的地方,找一根草棒,“呼”地画出一道线来,人在线后蹲下来,脚不得超过线去。从兜里掏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杏胡来,这个杏胡常常被称为“母杏胡”,它可以引来更多的杏胡。它是在众多杏胡中被挑选出来的,挑选的标准,一是个头大,二是滑润,便于滚动。
   把母杏胡放在中指与食指并拢后的上面,大拇指缩在母杏胡的后面,指甲盖紧顶住它,然后大拇指猛一用力,母杏胡就被弹飞了出去,如果它碰到了刚才撒到地上的那一堆散落的杏胡中的任何一颗且不碰到其他杏胡,那么这个被弹中的杏胡就归自己所有了,同时获得下一次继续“弹”的机会,直至弹不中为之止。没有弹中或弹中了却碰到了另外的杏胡都被视为失败,“弹”的权力要交给对方。对方也是蹲在线的后面弹,弹中的收归己有,弹不中时再交给另一方。直至地下的杏胡全部被弹中,一局结束,输赢自知。接着再来下一局。
   技术好的,常常可以一次性地把所有杏胡弹中且不碰到其他的杏胡,所以获得先手很重要。
   在高手与高手对决时,拿出多少来与对方比,是一个关键环节。拿少了,让对方抢了先手,常常自己会折得精光;拿多了,多出对方很多,先手是抢到了,但万一失手,那本可就折大了。最好是只比对方多出一个子来,既获得了先手,又不担心失手后会折本太多。
   因此,“弹杏核”是一个既动手,又动脑,同时还要动心的好游戏。拿出前,到底该拿几个,依据是你对对方的一种估猜,同时对方也在估猜你,这实在是一种心理战。
   小时候,常常可以赢上一大盆。放在床底下,到了年关,拿出来交给父亲,父亲指挥着我们弟兄几个用小锤子一一砸开,剥出杏仁来,与芥菜丝一起腌着吃。
   腌好的杏仁好香!也许是因为它是自己一个个动手赢来的缘故吧。
   家境好一些的,不弹杏胡,而是弹琉璃球。琉璃球五颜六色的,有的内里还有花朵,煞是好看,格外让我们喜爱。其玩法与弹杏胡是完全一样的。
   但是琉璃球的原始积累是要掏钱买的,父亲没有钱买那些玩意让我们弹着玩,所以我就很少能够弹上琉璃球。偶然获得一枚两枚,常常也是输给人家,“本钱”太少,抢不到先手,一枚两枚的,常常是一次还没弹上,就全被对方给斩获了。
   只好苦练弹杏胡的本领,让在弹琉球上的晦气全在弹杏胡上给捞过来。
  
   三、翻花绳
   翻花绳的游戏多为女孩子玩,但是我们男孩子有时也玩它。
   找到一根半米来长的线绳,最好又细又结实,把两头合起来打个死结,形成一个绳套。一般情况下,都是两个人玩。一方把绳套套在自己的双手上,利用手和手指穿来穿去,然后双手拉开,线绳在双手间就形成了一个花样。展示出来的是什么花样,因人而异,一般情况下,第一个花样出来的都是“大牛槽”。花样是一种立体的,状似过去农民喂牛使用的牛槽。
   第一个花样出来后,杵给对方,对方用双手,通过手指的勾连,接过去,双手展开后,又变出了一个新的花样。然后该另一方接过来了,接过来时必须又变出新的花样。就这样,接来接去,直至有一方没有能力变出花样或者将绳套散掉了为止,一局结束,再也翻不出新花样或者将绳套翻散掉了的一方为输家。
   翻绳的花样很多。除了“牛槽”外,还有“牛眼”——中间是个大窟窿,绳子盘踞在周围;还有“面条”——中间是几道平行线;还有“麻花”——中间绳子交缠在一起,酷似日常吃的麻花;还有“花手绢”——中间绳子构成的是一个个的菱形图案……无法一一介绍,据说,高手可以翻出上千种花样来。我不行,翻个十种八种还可以。因为,在我童年的心里,那是女孩子家玩的把戏,男子汉是不屑的,无聊时,不妨翻翻:有聊时是绝对不干那事的。男孩子在“翻绳”上称王称霸,丢人!
   女孩子却乐此不疲,翻着绳还可以唱着歌:“花绳新,变方巾,方巾碎,变线坠,线坠乱,变切面,面条少,变鸡爪,鸡爪老想刨,变个老牛槽,老牛来吃草,它说花绳翻得好!”我们这些男孩子是不屑唱的,但是听多了也就记住了。
   翻绳,玩得不多,印象不深,只记住了大概。
  
   第二部分:手臂上的功夫
   一、摔“摔啪”
   摔啪,各地可能有各地的叫法,我的家乡就叫“摔啪”。它是标准的一种男孩子的游戏,女孩一般不玩。
   玩这种游戏的前置条件是叠摔啪。在我们家乡有两种,一种是简单的,一种复杂一些,叫“花摔啪”。
   摔啪的材质是纸。纸以板实、耐磨为好,牛皮纸制作的摔啪在我们小伙伴中被视为“上品”,拿到一枚便如获至宝,便会珍藏起来。报纸做的就不好,太匏,不好用,摔下去效果也比较差,如果不是没办法是不会用报纸叠摔啪的。
   简单一点摔啪比较好叠,拿出一张纸,先叠成一个较长的长方形,拦腰将长条纸折成一“L”型,在把“L”较短的一条腿折过去,包住“L”的长腿,再将长腿折过来,折过来后,把长腿的一端掖到短腿里面去,整个的形成了一个正方形,一个花色简单的“摔啪”就形成了。
   复杂的“花摔啪”叠起来就复杂一些。“花摔啪”需要两张纸,各自跌成一个较长的长方形,把两个较长的长方形叠加在一起,形成一个“十”字,然后沿着“十”字重叠的边沿把每一个“十”伸出来的部分都折叠成一个直角三角形,然后将直角三角形折向中间,一个压向另一个,形成循环压,一个“花摔啪”就叠好了。
   摔啪叠好后,是用来摔的。玩法是,可以两个人玩,也可以多人玩。一个人拿出一个摔啪,然后用“锤子剪刀布”来决定谁先开始。先后顺序决定出来后,第一个准备开战,其他人站立把自己的摔啪抛到地上。
   为什么要站着抛呢?这是有原因的。摔啪的玩法是,别人的摔啪在地上,开战人拿出自己的摔啪,用力地摔在地上,靠摔在地上时掀起的风,将对方放在地上的摔啪掀翻,掀翻了,对方的摔啪就归为自己了,对方还要再抛下一枚,直至对方没有掀翻为止。掀翻不了对方的摔啪时,对方就拾起地上的摔啪来摔在地上掀翻这一方的摔啪。循环往复,直至一方带的摔啪输光,也可以中间提出休战。
   这样一来,躺在地上的摔啪是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就很重要了,假如一边或者一个角翘起来,那就很危险了,那是很容易被掀翻的。所以,一开始时,被掀的一方一定要站立抛摔啪,如果允许蹲着放,那他一定会把摔啪放得四边四角与地面严丝合缝,这样的摔啪几乎没有被掀翻的可能。
   如果遇到躺在地上的摔啪放得四边四角与地面严丝合缝的情况,摔摔啪的一方一般都采取防守战术,不再争取掀翻对方,而是想办法让自己的摔啪摔到地上时,四边四角与地面也能做到严丝合缝,不给对方留下掀翻自己的机会。
   摔摔啪很是用臂力的,经常不摔,突然摔上一场,一场下来,胳膊都会疼好几天,真的经常摔了,也就没有“疼”这回事了。
   上小学时,有一段时间摔啪摔得很疯,课前摔,不打上课铃就不到教室里去。大冬天的,也能摔得大汗淋漓,上课铃响了,坐到教室里,把袄子脱掉,大口地喘着粗气,十分钟、八分钟别指望全神贯注地听课。下课了,课间十分钟,还要摔,更不要说放学以后了,回到村里就是摔摔啪,母亲不叫是不回去吃饭的。
   “摔‘摔啪’”是十岁左右时期的一种游戏,上了初中就很少玩了。
  
   二、拍烟盒和拍火柴盒
   小时候,香烟盒基本上都是软包装,很少见到硬包装。软包装烟盒的皮就成为了我们的玩具。
   香烟的品牌很多,每一种品牌的外包装都是不一样的。收集到一起,花花绿绿的,甚是好看。捡到后爱不释手,就一个一个的收集起来,到了过年的时候,用浆糊一张一张地整整齐齐地贴到墙上去,不亚于父亲买来的年画,这个时候还会得到父亲的夸赞,心里美滋滋的。
   只靠自己搜集是搜集不了多少的,谁家的大人吸完烟之后,都把烟盒留给了自家孩子。没有小孩子的、吸完后烟盒随手乱扔的人不多。想拿到更多,就必须用本事把别人手里的烟盒赢过来。
   赢别人的烟盒要通过“拍烟盒”的方式来获得。把烟盒通过折叠的方式叠成正方形。比赛双方各拿出一个叠好的烟盒,放在一个平整的地方,通过“锤子剪刀布”决定先手、后手。获得先手者先拍,把五指合拢,手掌与五指弓出一个弧度,让掌心形成一种虚空,用力往两个烟盒的旁边拍下去,虚空的掌心会排出一股风来,掌握的“度”正合适,风会把烟盒掀翻,技术高的可以一次性掀翻两个,掀翻的烟盒就属于自己的了。掀翻一个,可以继续拍,一个都掀翻不了,对方拍。两个烟都掀翻,一局结束,再进行第二局。

共 913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随笔,作者以深情细致的笔触回忆童年的那些游戏,寄托对童年生活的美好记忆。“指尖上的功夫、手臂上的功夫、腿上的功夫”分门别类读来特别明了亲切,深深为作者的文字功底所感动。每一种儿时游戏,都能娓娓道来,从玩法到主要道具制作,再到适合谁玩,都一一表述清楚。可以说是对儿时游戏细致全面的梳理,也是对自己童年生活的梳理和总结。童年予每个人都意义非凡,对于已经长大成人的我们来说,无忧无虑、天真玩耍的美好时光一去不复返,但是读罢此文,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每个游戏中写道的参与者,仿佛就是一个自己,引起读者强烈共鸣。【编辑:半城先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80216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2-11 19:53:16
  老师写的童年记忆,深刻细致,感情丰富,学习了!欢迎继续赐稿《看点》
2 楼        文友:古懂        2018-02-14 19:14:53
  老师的文章总是充满了过去的印记,回味无穷,耐读耐品!祝老师新年愉快,工作顺利!
古懂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