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荒岛涅槃(小说)

精品 【流年】荒岛涅槃(小说)


作者:廖静仁 秀才,1621.0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31发表时间:2018-02-13 10:55:57


   季节梳理人间的秩序
   死亡让生命如此壮丽
   爱自由,爱自然,爱水风流动的衣裙
   ——刘年
  
   一
   张晓星和陶陶是在船上认识的。上船的时候她一抬头见到前面有个背墨绿色画框的男生,高高的个子,长头发,玫瑰红的短袖T恤,紧绷着一条稍许泛白的牛仔裤,样子觉得很顺眼,就有意挤上去跟在他的身后。男生俯着身子进了船舱,找了个位子,屁股还未贴凳,她就先在他的旁边坐下了。她后来就特相信百年修得同船渡的这句话。
   学校已经放暑假了,有几位家长找到她,说晓星妹子,您来了以后孩子们成绩好多了,能不能再帮他们的基础打牢实些,挑重点补一把火。一声晓星妹子多动情呀!她于是就留下了,给几名学生补习过英语才推迟回家。盛夏的太阳很是火辣,船舱里显然就闷热起来。
   我们到船头的甲板上去吧!张晓星用胳膊肘挤了一下陶陶说。
   船舱里人多,她就有意朝外面呶了一下嘴,意思是提示他船头上有风呢!她当然不能明说,说明白了大家都会往船头上挤,眼看就要上崩洪滩了,流水湍急浪自高,一旦失去了重心,是会翻船的。
   他俩这时还并不认识,都是在起点站小淹镇码头上上的船。
   是张晓星先起身,回头还闪了陶陶一眼。船是资江河里的普通机船,一看就是由跑长途货运的木船改造过来的,竖立的桅杆还在,白色的布帆也在。只是蜷缩在船篷上的布帆早已经灰不溜秋了,像飞倦了的鸟儿收拢的翅膀,摶击风雨那只能是它过去的旧梦。戴眼镜的陶陶个子太高,他俯着身子跟在张晓星的后面。两人刚钻出船舱,陶陶就举起四眼望了一下天空,说今天的太阳老忙格(太阳很强)!
   你哪里人呐?他忽然蹦出来一句方言让少女的心格登了一下。
   阿拉是上海人(银)呢!他认真地看着她,回答得很诚实。
   哇噻!侬系上海银?难怪侬老灵格(灵光)!张晓星是个90后,又是湖师大中文系毕业,却不怎么理会韩寒和郭敬明,而是张爱玲的铁杆粉丝,自然懂得不少海派方言,说他灵光是指他晓得看眼色。
   侬还会港上海话?他乡遇故知,“阿拉”的话匣子也就打开了。
   阿拉姓陶,单名也是一个陶字,姓名合在一起叫陶陶。
   嘻嘻!叫陶陶?张晓星用脚拨了一下绹船的铁链子,说要是绹船绹和绹牛的绹就好了!她挑了他一眼又说,而且还要是铁链子的绹。
   此绹非彼陶。“阿拉”当然听不懂,更不明白张晓星为什么会打出这么一个奇怪的比喻来。他又接着说,我的祖上原本也是一个安化人,爷爷的爷爷就是从安化小淹石磅冲里走出去的……
   陶陶这么说无非只是想告诉她自己为什么从上海来到了安化。
   哦,那我晓得了,我晓得了,张晓是便一脸孩子气地接过了话来,说你肯定是晚清名臣陶大人的后代!教科书上有过记载:陶澍,字云汀,湖南安化人.嘉庆七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迁御史、给事中。澍疏劾河工冒滥,及外省吏治积弊.巡南漕,革陋规,请浚京口运河。二十四年,出为川东道。总督蒋攸铦荐其治行为四川第一。
   对方点了点头,都说爱吃辣椒的湘妹子能说会道又漂亮,这都让安化妹给占全了!他又认真地看了张晓星一眼,是刮目相看的眼神。
   船身抖了一下,后面掌舵的船佬大喊,喂,上崩洪滩了,快进来!
   没事的您放心!张晓星知道船佬大认识她,她是去年师大毕业后分配在县三中的老师,每周回家和去学校往返都是搭乘他的船。然后又继续跟陶陶聊,还告诉他现在的县三中就是陶大人原来的官邸。
   陶陶说我知道,前天就去谒拜过的,只是没有遇见你。
   遇见?张晓星觉得这个词很有意思,便莞尔一笑:遇见是要有缘分的。不过她又补充了一句,说百年修得同船渡,这才是大缘分!
   陶陶才不相信什么修得呀,缘分啦,见鬼去吧!他天生只相信感觉。毕竟头一次乘这么小的船,他身子仰了一下,被她一手逮住了。
   练过瑜伽还是太极呀?他是指她出手快而又有暗劲。
   体育全能!“阿拉”看不出吧?她头一扬,风撩起她的秀发真美。
   她就告诉他,自己是县三中的教师,家就在前面的小镇唐家观。
   啥(怎么)这么巧,我也是去唐家观写生!他开始改说普通话。
   唐家观已经遥遥在望了,这是资水中下游保持得较完整的一座百年小镇,青一色的吊脚楼,屋檐搭着屋檐,街道是可鉴人影的一溜青色石板,商铺还悬着旗幌。只要过了崩洪滩,再过一条江湾就是。
   你还是个画家呀?她其实早应该知道,他背上背着的就是画架。
   嗯,会成为画家的。他说得低调,却很自信。他告诉她自己在复旦大学美术系读研究生。明年就毕业了,不过还会去法国深造,因为那里云集着世界级美术大师。他忽然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便打住了。
   你这次是专门回祖籍地来寻根的吧?一个人来的?
   还有我爸,住在小淹白沙溪茶厂的文化宾馆。他寻根,我写生。
   你这人很有意思!她大声地说。
   船进入崩洪滩的主滩了,马达开到了最大,她怕他听不清。
   他果然没有听清,刚起步准备凑近她一点,一排狂浪迎着船头滚过来,船身严重一侧,只听到他哇了一声,便仰天扑通跌进了江中。
   船舱里顿时一片惊呼,但谁也没有动,更准确地说是不敢动,不能动,就连船佬大也只扫了浪涛中的陶陶一眼,又脸色惨白地散开双腿撑着两侧的船舷在努力平衡重心。像这一类用货船改造成客船的船只在资水恐怕也就仅此一条了。张晓星却什么也没有想,不是不敢想,而是根本就容不得她想,只见她腾身一跃便跳进了激流险滩……
   一阵短暂的不安和骚动后,船舱里终于有人开始说话了:
   看架式这美女应该是个会游泳的。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说。
   她好像是唐家观镇上的米豆腐西施张夏兰的闺女呢!
   那就不要太担心了,从小就是泡在资江河里的。
   只是不晓得那男的会不会游泳啊!这样的担心也是人之常情。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美女救俊男,这只有在资水才碰得到的。
   船舱里紧张的气氛终于有所缓解了。但船佬大的一颗心还依然悬着,他已将船的马达开到了极限,近3000米的长滩还只过了三分之二,前面还有八九百米远的狂涛在等着自己。船尾拖着的浓烟在江峡中像一条黑色飞龙,这是他眼里的余光看到的。他的双目始终盯着每一排巨浪,双手紧紧地操着舵柄,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船头就越要死死地咬着浪涛前行,船体若稍往向左或向右侧身,轻则逆转,重则来个船底朝天。这时江岸上就有人喊话过来,喂——刮西北风了!他终于想到了蜷缩在船篷上的布帆,忙抬起一条腿来将舵柄挟在胯下,两手就去拉扬帆的绳索……帆缓缓地升起来,船就像张开翅膀的鸟,船头也顿时成了一把斩浪前行的利剑,眼看就把长滩甩在了后面……
   船舱里的人都还在为两个落水的年轻人提着一颗心。
   作为第一责任人的船佬大更是捏着一把汗,只是他这时才能腾出精力来,赶紧找了一处合适的地方把船停下。一些热心人也下船了,一个个睁大了眼睛向长滩两侧望去,在搜寻那两个落水的年轻人。
   谢天谢地,还真的是有惊无险,人终于已经上岸了!
   人们远远地看见两个人影,好像是相扶着向荒岛的芦苇丛走去。
   他们也只能选择先游到荒岛上去。崩洪滩是七百里资水最长最险的一条滩峡,其间涵盖了两座荒岛,岛心处长满了酒盅口粗的麻竹,四周却全是芦苇。陶陶家虽然离黄埔江并不远,却从没有下过水,是一只典型的旱鸭子。他一仰头坠进激流后喊也来不及喊一声就被浪涛给吞没了。也是他命不该绝,遇上了从小在资水里泡到大而且在全省业余游泳选拔赛中得过亚军的张晓星。当然啰话又说回来,要不是她把他给叫出了船舱,这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也不会有后面的故事。
   张晓星一个鲤鱼打挺跳进激流,也完全是瞎猫撞到死耗子把陶陶给逮着的。她首先是发现了紧套在他背上的用帆布壳子做成的画框,也幸亏有那么一个画框套在背上,并且套背绳还是牛筋的,她才不至于要正面去扯他的手。正面救落水的人这是大忌,张晓星从小就听人说过的,因为不会游泳的人一旦落水整个神经系统就乱了,只要能抓到什么就会死死地抱住肯不松手,那样救人的人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会被求生欲膨胀的人活活地缠死。张晓星是一手逮住了他背上画框的一角往上一提,然后又在水中狠狠地将他的屁股揣了一脚,陶陶才仰天浮出了水面的。扫江岸的水远比荒岛那边的水湍急多了,而且尽是明崖暗礁。她当时拖着他的时候,人是死是活也一概不知,但心中就只坚定了一个念头,反正横竖把他先拉到荒岛的浅水滩涂了再说。
   张晓星总算把陶陶拽上了荒岛的浅滩。她是在学校里学过急救方法的,先用两指凑近鼻孔,似乎没有了呼吸,又赶忙摸了一下颈部的动脉,这才用自己的左手护住右手腕使劲地挤压陶陶隆起肚子,却还是不奏效。她心里早就已经焦急万分了,却仍然不断地提醒自己千万千万不要惊慌。现在也只能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人在别无选择时的选择往往会出现奇迹,她抬头扫了一眼四周,唯见几只水鸟在激浪狂涛里出没。那就这么着吧!她在心里说。这才下狠心把一张少女的脸贴上了一张刚认识的男人的脸,将自己的初吻献给了……她不愿意再有多的想法,人命关天,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加宝贵,没有什么比救人更加重要!她把他那两片厚实的嘴唇掰开,人中两侧的胡须清晰可见,而且还扎人……没想到这一招果然见效,只听到对方哇地一声,一腔还没有完全消化的面食和鱼鯹味十足的滑腻流汁就朝天喷了出来,并且喷了她满脸满身。她还低头看了一眼,就连浅浅的乳沟里也被填得满满当当了……当然他自己的脸上和脖颈上以及衣服上也同样到处都是。“阿拉”你个臭男生真是大难不死啊(张晓星内心里更喜欢把陶陶叫着阿拉)!她说着便仰起范冰冰第二的脸型冲着正午的太阳笑了,是那么地陶醉。这是在师大读书时男生给她排的名次,还给她取了个绰号芦哨子,意思是芦苇即使斩成一节节,节节会呐喊。
   也尽亏他们是在浅滩上先停下了,清洗起来又快又方便。
  
   二
   陶陶终于又神气了,但眼镜已经掉了,眸子里映着天上的云彩。
   喂,阿拉问侬呀,格系喏达(这是哪)?听口气像问陌生人。
   张晓星并没有马上回答他。她忽觉得有些伤感起来。她希望他不记得刚才他自己被激浪狂涛吞没的那一幕,但又害怕他真的把他们是怎样认识的也遗忘了,当然她害怕他遗忘的还远远不止是这些。盛夏正午的阳光铺头盖脸地泼下来,她却觉得自己一身冰凉,心里更凉。
   还是躺到芦苇里去吧!过了好一阵,她才提醒他说,上面被太阳晒着,下面又被潮湿浸着,这样你即使是不患感冒,还会受湿寒的。
   陶陶转过脸,眉宇跳动了一下,也就把张晓星的身影收进了双眸。不,应该是刻进了心里!一场与大自然的搏斗,生与死的考验呐!
   她于是把他扶起来,找了芦苇中的一块空地就又让他躺下了。直到这时她才完全松了口气,只觉得疲劳袭来如山倒,她也躺了下来。
   荒岛上的麻竹和芦苇一般来说很少有人来砍伐过,长年累月处在一种自生自灭的纯自然状态中。他们找到的这块空地却倒伏着不知是什么人去年砍倒了又没有被捆走的老苇杆,像一张天然的大床。
   别生气呀!我全都知道的!陶陶把手伸过来,拉着张晓星的手说。
   其实他只是在逗她,是想有意试探她。他的神志始终是清醒的。
   谁跟你生气了?晴天朗日,大江疾走,清风徐来……也算是半个校园诗人的张晓星心里就像有一只小鹿在奔跑,她侧过身把另一只手也搭过去,嘴一噘说,那说说看,你都知道什么?近乎是在逼问他。
   刚开始我还真的以为自己是死定了,但又一想,偏偏是在这时候死了多不值呀!他有意把“偏偏是在这时候”说得很慢,也很重,但目光里却始终饱含了深情,他接着说,嘿!后来就游来了一条美人鱼,并且是从我身后箭一样射过来的……但他没有继续再往下说,就连已经到了嘴边的一句“那是丘比特的神箭啊!”的话也又咽下去了。
   侬呀,侬真系个大坏蛋!张晓星生气的样子更像是怒放的鲜花。
   她这时才终于醒过神来,原来自己是被这个“阿拉”给骗了!
   也不知是从哪来里的勇气,她一跃而起就骑到了他的身上。没想到陶陶却早有预谋,身子一侧又翻身把她压倒在下面了,还捧着她绯红的脸蛋说,我还你个吻!我还你……这一下来得太突然了,又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张晓星并没反抗,又或者说她正呼唤着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仿佛骤然间就起了江风,并且是狂风大作,芦苇成片成片地伏倒又弹起,激浪狂涛的喘息声不绝如耳,就连太阳也躲进了云层……张晓星浑身酥麻,满头大汗,也不知她是在笑还是在呻吟,反正“芦哨子”的声音特别悦耳,特别响亮,也特别悠长;陶陶却像一头骤醒的雄狮,时而仰头,时而俯身,嗷啸声盖过了江涛声……

共 1003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荒岛涅槃》是一篇书写绝美爱情的小说。小说的主人公张晓星和陶陶在船上偶遇,之后发生的事情,看似偶然,却似乎有着潜伏的因果关系,比如陶陶的父亲的寻根,张晓星母亲的寻找,比如陶陶意外落水后张晓晨的勇于救助,比如他们根植荒岛上的绝美爱情,以及那场碰撞而出的火。涅槃重生的是两个向往爱情自由的灵魂,这是这篇小说的精华所在。此文中,细节书写细腻,逆水行船,百年小镇,救助溺水,荒岛求生,绝美构图,意外大火等,并不是简单的一笔带过,而是用工笔画一般的书写,画出整幅图,一幅图一幅图的呈现,流转了爱情,带给读者领悟。小说的收尾很有意境,宛若一幅画,让人驻足,欣赏,想象,感动。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214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02-13 10:56:53
  此篇小说书写的极美,美的让人不由落泪。感谢老师的分享,祝福您新春快乐,创作愉快!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