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荷塘“有奖金”征文】撕裂(小说)

精品 【荷塘“有奖金”征文】撕裂(小说)


作者:像一条狗一样活着 秀才,1437.7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51发表时间:2018-02-14 17:06:01
摘要:深夜,老张开着车在人迹稀少的马路上疾驰起来,他大声嘶喊着,像是发了疯一般。


   一
   深夜,老张开着车在人迹稀少的马路上疾驰起来,他大声嘶喊着,像是发了疯一般。后面一辆车跟上来,骂了一句神经病,紧接着油门加速,疾驰而去。这一骂,老张心中的火气一下子冲了上来,他一脚油门踩到底,车轮飞转,车子一下子往前飞去,很快就追上了刚才那辆车。
   现在,他们几乎并驾齐驱。老张飞速看了右边车窗一眼,放慢了车速,冲着对面车窗又大喊大叫起来,像是示威一般。夜风透过车窗灌进车里,发出呼呼的响声。老张继续嘶喊着,喊几声便摇头看对方一眼,面红耳赤、横眉怒目的样子。老张的样子吓坏了对方,对方很快就做出了让步,在下一个狭窄的路口,对方便主动让行了。老张见状,他心底的那股怒气顿时消减了许多。他又嘶喊了一声,而后一脚油门,蹿上前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老张把车开到了一个烂尾楼前停下,这里空旷无人,他走了进去,站在烂尾楼中央,鼓足了力气,提起了嗓子,冲着苍茫的夜歇斯底里嘶喊起来,“啊——啊——”粗狂的声音回荡着,直至喊得嗓子沙哑,他才停了下来,狠狠地踢了一脚烂墙面,才返身回到车里。
   老张不老,今年才四十刚出头,不过就是因前额头发稀少,面相显老,单位里的人就都叫他老张。起初叫老张的人只有单位的党组书记,也就是一把手李馆长。后来大家就都跟着李馆长叫了起来,左一个老张,右一个老张,前一个老张,后一个老张,叫的人多了,老张也就默认了。无论谁叫老张,他都点头笑着。
   张在市文化馆上班,负责给馆长写材料,弄各种各样的方案,还有其它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他都得干。这十多年,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聪慧,他写的材料在市直单位圈里可是出了名的。就这样,在这十多年的煎熬之下,他终于受到了领导的青睐,入了编,有人亲戚朋友眼里羡慕的一个铁饭碗。
   一步一个脚印从下面爬上来,老张很是珍惜。虽然一不小心成了领导眼里器重的角色,但他始终提醒自己得夹着尾巴做人,处处低调为人,不可张扬。他深知,单位虽小,水却很深。领导表扬他时,他红着脸一笑,像一个羞涩的姑娘;领导批他时,他点头听着,不吭声不顶撞,始终赔笑着。
   再怎么低调谨慎,也总有马失前蹄之时,更何况他头顶除了伺候一把手李馆长之外,还有一个副馆长要伺候,他得夹着尾巴小心翼翼鞍前马后地给她端茶倒水。这个副馆长是个女的,姓王,近五十,正处于更年期的年龄。更年期妇女所具有的心烦气躁等典型症状,老张看在眼里、苦在心里。
   王馆长这几日似乎对老张很有意见,老张把车开进小区的地下室停好了车,刚上电梯,一条短信就跃入了他的眼中:别跟我玩阴的,我踩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是王馆长发的短信。这条短信仿佛一块巨石砸入平静的湖水中一般,顿时起了阵阵波澜。老张久久地看着,咬着牙心底狠狠地骂了一句:“臭婆娘!”使劲摁了下删除键。
   这段时间,老张心情抑郁,几乎处于崩溃的状态。虽然上个月刚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但他却丝毫也兴奋不起来。晚上躺在床上,思来想去,辗转难眠,觉得王馆长之所以这段时间一直针对自己,主要还是因为自己跟李馆长走得太近了。老张和李馆长一走近,王馆长自然看在眼里。重要的是她一直想扶正,眼见自己的手下跟李馆长这么热乎,她自然是看不惯的。
   老张经常哀叹,他觉得自己就像一条狗一样活着。觉得自己就是王馆长手下的一条狗,这么多年一直被一条无形中的绳索拴着,任何行动,无论大小,都得听从主人的指挥,稍微擅自行动,就得被臭骂一顿。现在,掌握在手中多年的一条狗忽然挣脱了锁链,跟了新的主人摇着尾巴,老主人见了,自然会咬牙切齿了。这样想着,老张不由地悲从中来,他直感觉眼前一片阴霾,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事情的关键之处就在于,老张虽然跟李馆长走得近,但工作还得归王馆长具体管。李馆长一度想把老张调离出来,直接管他,但王馆长始终没答复,默不吭声,跟他玩起了踢皮球。虽然是单位的一把手,但王馆长市里有靠山,如此一来,李馆长平时做事便有了一些顾忌。
   在上周举行的新年度工作方案审核会议上,王馆长提交的一个方案,当场被李馆长否决了,老张觉得在理,也跟着附和了几句,但一说完,他就后悔了,王馆长那拉长的脸就像一根苦瓜一样,悬挂在了自己头顶,恍惚之间,那苦瓜就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随时会砸在自己头上。祸从口出,老张后悔了,贪图一时的口舌之快,现在落得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下场。
  
   二
   老张回家开门,见客厅里的灯还亮着,时间已是晚上11点。妻子见他进门,赶紧迎了上来,给他取公文包递上布拖鞋。老张的妻子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陆小雪,人也长得漂亮,比老张小七八岁。老张坐在沙发上喘息的片刻,小雪把锅里热着的饭菜端上了桌。
   “快吃饭吧,今晚做的都是你喜欢吃的菜!”排骨玉米汤、血鸭、红烧猪蹄,都是老张最爱吃的菜。见老张坐在沙发上不动,妻子走过来紧挨着他坐下,小鸟依人般靠在他的肩膀上。老张适才悲凉的内心开始回暖了一些,他看了妻子一眼,“去吃一点嘛,尝一下,我忙活了一个下午呢!”老张被妻子拉着起身坐到了餐桌旁,吃了几口,点了点头,布满阴云的脸上露出了几丝勉强的笑容。
   在家里,老张感觉自己像一个外人,110多平的房子,却住着岳父、岳母、小舅子。虽不拥挤,却也宽敞不到哪里去。想起这些事情,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一大家子人的生活全靠着他一个人来支撑着,岳父岳母住在他家里多年了,每天饭后把碗一丢就去打麻将或遛狗,家里啥事也不管。更让他一肚子火气的,是岳母时不时还拉长着个苦瓜脸给他看。
   这段时间,老张一下班就看见岳父岳母和小舅子在电脑前搜索着房产信息。他看在眼里,苦在心里,忍着没发火。买房是好事,但关键是小舅子没钱。小舅子毕业五六年了,才存了不到四万块钱,买个一百平左右的房子,在这个二线城市,首付得将近三十万。剩余的缺口,他们都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了老张。岳父岳母和小舅子不敢当面开这个口,最后这个任务便落到了他妻子陆小雪的身上。第一次开口,老张看了妻子一眼,没吭声;第二次,他看都没看妻子一眼;第三次,他忍不住发了火,愤愤地说:“你到底是跟谁过日子?你下半辈子要是想跟他们去过的话,你就尽管借给他!”说完,摔门而出。银行卡和存折虽然都在陆小雪的身上,但她是不敢轻易动这个钱的,毕竟这些钱都是老张辛辛苦苦挣来的,她自己没有正式工作,去年做了点小生意,不赚反亏了一把。
   小舅子不争气,好吃懒做,没个正经的工作。老张一想到小舅子买房这个事情,他脑海里就浮现出父母一脸苍老的样子,他的心就隐隐地疼。他爸妈从老家出来到南城五六年了,一直住在他大哥的出租屋里,平时大哥大嫂上班,父母就帮着给他们洗衣做饭。老人两个一把屎一把尿地拉大他们兄弟姐妹五个不容易,老来应该享个福。老张一直想把爸妈接到自己家里住,他这里的小区环境不错,还有个老年活动中心,跟父母差不多年纪的老人都会在里面唱歌跳舞。虽然有这个想法,但一直未能如愿,岳父岳母一直在自己家里住着,他说也不是赶也不是,只能平时逢年过节多给父母一点钱来弥补,父母却舍不得用,都留下来存着。有一次,他给了父母五千块生活费,第二天,父母就瞒着他去邮局把钱打给了正在乡下盖房子急着用钱的三姐。他理解父母的心,也没怎么责怪他们。
   他是这样想的,与其把钱借给好吃懒做的小舅子买房,还不如在自己单位附近的小区给年老的父母买个小一点的房子,简单装修一番,让他们老俩口住,平时自己下班还可以去他们那里吃饭,有烦心事什么的,可以跟父母吐吐苦水。
   吃完饭,洗漱一番,他进书房看了一会儿书,顿觉倦意,便起身进卧室睡觉。
   刚躺下没一会儿,妻子就穿着薄薄的睡衣水气缭绕地进来了,她把屋里明晃晃的灯调成了暗暗的淡黄色,一抹光晕迅速在整个房间里弥漫开来。妻子穿着薄如羽翼的睡衣,在他眼前来回走动着,时而娇媚地看他一眼,显得意味深长。透过单薄的睡衣,他看见妻子胸前高耸着的那对小白兔,顿时有了反应。“你这是在挑逗我吗?”老张笑着说,妻子见老张笑了,脸上便生出了一丝少见的魅惑来,他难以自制了,一把把她抓在了怀里……
   一番折腾下来,老张已是气喘吁吁了,他瘫软在床,妻子温柔地从后背环抱着他。
   老张抽出了一根烟,缓缓地抽着,一圈圈的烟雾缠绕着,纠缠在一起,而后又缓缓地四散去。
   妻子紧抱着老张,轻咬着他的耳朵说:“老公,那钱就借给我弟弟,好吗?”老张抽烟的手在半空中,忽然停了下来,他没吭声。妻子又撒娇似地推了推他的肩膀,说:“他是我亲弟弟呢!”老张咳嗽了声,说:“借可以,但最多只能借五万!”妻子一下子推开了他,闷声闷气地说:“真没劲!”原本弥漫着甜蜜幸福的气氛,顿时变得充满火药味起来,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老张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到凌晨两点多,起来在客厅一根接着一根抽起烟来。
   窗外是静谧的夜,而他的内心却有着一阵阵波澜,难以静下心来……
  
   三
   上午10点,老张去了一趟李馆长办公室。李馆长递给他一个文件,说明天一早要参加市里的一个重要活动,要作一个报告,让他赶紧加班加点,务必在下午下班前把这个报告赶出来,老张笑着点头称是。快出门时,李馆长又把他叫住了。“你眼圈怎么这么红?昨晚没睡好吗?”李馆长一脸关心地说。馆长这么一说,老张的心头一热,赶紧说:“没事、没事。”
   有这样的领导,虽然忙点累点,老张还是觉得值得,毕竟有了奔头。放下手中的一切杂事,他静下心来,忙着起草这个报告。但刚理出个头绪,下笔不到一千字,内线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歪头一看座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眉头不由紧皱起来。“你过来一下!”王馆长在电话里说道,说完,啪的一声就挂了。听那语气,好像有一肚子的火。正常情况下,她有什么事找老张,都是客客气气的,即使是装出来的,老张听着也舒服。
   这次叫他的语气特别异常,他有些慌张地上了楼,心里忐忑不安。他轻轻地敲了敲门,“进来。”老张堆着一脸的笑容,客气地叫了声:“王馆长,你找我有事吗?”还没坐稳,一本杂志啪的一声甩在了他的面前。“能干就干,不能干就给我早点滚蛋!”
   王馆长盯着老张,仿佛一副要置他于死地的神情。老张拿起这本内刊杂志,看到这期刚印刷出来的封三新闻,一个领导的名字赫然画上了一个很大的红色圆圈。老张认识这个领导,名字叫汪佳,杂志上却写成了汪假。老张盯着这个字,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来。
   “佳写成假,你是要给人家打假吗?!”王馆长一脸的怒气,那张血红的嘴,几乎要一口把老张给活吞了。
   “对不起,馆长,对不起,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下去好好跟他们开个会强调下!”老张始终堆着笑脸,战战兢兢地陪着不是。
   “再次再出现这样的问题,你就直接卷铺盖走人!”老张一边频频点头,一边识趣地退了出来。
   回到办公室,一进门,他就一肚子怨气地把门边的垃圾桶踢了个底朝天。名字写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但话说回来,这本杂志说白了是本内刊,发行量很小。他感觉被她活生生地羞辱了一番,自己四十多岁的人了,却像个小孩子一样被她狠狠地骂了一顿,真是无地自容!
   他靠着墙,紧握着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墙上,洁白的墙壁上顿时溢出了一个血印。他重新回到座位上,一番自虐。稍微平静了一些,心底萌生出了一丝绝望感。
   这时,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一看是妻子小雪打来的。“老公,我现在去取钱给我弟弟,好吗?”老张面无表情地扫了短信一眼,把手机丢在了桌子上。妻子明显是征求的语气,几分钟后,见不回短信,就打电话过来,老张没接,摁掉了。没几秒时间,妻子又打了过来,他狠狠地摁掉,直接关机了。他就像个雕塑一样,呆呆地站在窗前……
  
   四
   接下来的两周,王馆长要去北京出差学习,老张得知这个消息的那一刻,倍感轻松,身上压着的那块巨石仿佛卸掉了一般。一整天,老张的办公室静悄悄的,座机电话很少响起。忙完了手头的工作,他便静静地看着窗外那一片绿油油的菜园子,几个当地的农民正提着水桶在地里浇水施肥。已经有许多年来没有下地了,他想着读小学初中时,酷热的天气,他们哥俩跟着父母在干裂的稻田里收割稻谷,汗水浸湿了整件衣服,有时熬不住了,便逃似地躲到村口那棵巨大的梧桐树下乘凉。一晃二十多年过去,想着这些往事,他感慨万千
   这天即将下班时,他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说已经买好了火车票,准备这个周六回老家。他感到很突然,想了想觉得这是迟早的事。前段时间侄子带着刚怀孕的女朋友来到这座城市,他大哥张华见儿媳妇怀孕在身,便主动把自己住的房间腾出来,让他们住了进去,他们两口子则在客厅里搭了一个简易木板床。客厅比较小,放下一张简易床,就基本没空闲地方了。他父母看在眼里,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住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就决定回老家了。

共 607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叙述情感小说!小说采用顺序手法,现实与回忆交替,以老张一段人生经历为线索,讲述了一个让人沉重而心酸的故事,揭示了一群人生存的艰辛和无奈!小说中的老张四十刚出头,在市文化馆上班,经过十多年的煎熬终于有了编制,端上了铁饭碗。上个月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他始终提醒自己夹着尾巴做人,处处低调做人。尽管如此,他还时时遭受副馆长的气甚至辱骂。当他身心疲惫回到家后,不仅要看岳父母的脸色,还要面对妻子的唠叨或冷战。岳父母和小舅子住在他家,他的父母却随大哥住在出租屋,他想把父母接来住几天都成了奢望。单位,家,没有一处让他轻松的。他的身心被这两个地方撕裂着,精神已到崩溃的边缘。小说行文自然,心理活动与行为活动结合行文,描写细腻,细节铺展情节,情节自然发展,结尾留下悬念,引人入胜。力荐赏析!【编辑:红叶摇秋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216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牙牙吉祥        2018-02-15 16:47:53
  文笔流畅,情感细腻,内含丰富,耐品耐读。赞
经常问路的人,不会迷失方向。
2 楼        文友:牙牙吉祥        2018-02-15 16:48:53
  老师好!祝老师新春快乐,吉祥如意,创作丰盈!
经常问路的人,不会迷失方向。
3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2-16 06:33:14
  男人本就生活压力很大,作为放松休息的家,如果没有了温馨和温情,男人行走在生活中该是怎样的心力交瘁?女人结婚后,也就要学会角色转变。妻子、儿媳,这两个身份才是最重要的角色。
4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2-16 06:38:57
  老张这样的人,也真是活得窝囊!一个男人在单位和家里如果都不刚强,那就是本身的问题。相信睿智的男人,至少在这两个地方中的一处如鱼得水!人不可强势,但不能懦弱!
5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2-16 06:43:44
  小说把老张这个人物塑造得很逼真,有血有肉,个性完整,他是一部分人的典型!小说心理描写很细腻,让人深切感受到老张的挣扎和无奈!在单位在家里,他不敢骂人,也只有在陌生人面前可以发泄一下心中郁积的焦躁!
6 楼        文友:泜河泛舟        2018-02-16 12:12:40
  来自社会底层的呻吟!好文,????
7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2-16 14:32:58
  祝贺老师小说获精!精彩继续!
8 楼        文友:牙牙吉祥        2018-02-16 16:08:00
  祝贺老师美文获精!精彩无限!
经常问路的人,不会迷失方向。
9 楼        文友:山水伴流云        2018-02-16 23:02:57
  老张的故事又是多少人的生活!看是光鲜亮丽,然而都似乎没有心停歇的角落!也算挣扎人生吧!
   问好老师,新年快乐
10 楼        文友:山水伴流云        2018-02-16 23:04:04
  祝贺老师美文加精!????????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