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寂寞的角落(随笔·家园)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杂文随笔 >> 【八一】寂寞的角落(随笔·家园)

精品 【八一】寂寞的角落(随笔·家园)


作者:陈亚珍 秀才,2676.3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53发表时间:2018-02-14 17:07:03
摘要:他是个默默耕耘的劳动者。他心灵净洁,感情朴素。他追求的不是生活质量,而是生命质量。这样的文化举措与人文心灵引起笔者的无限感概。在物欲膨胀,精神萎缩的今天,一些传播国学的艺术名人与学者,借着国家所提供的有效平台,一夜走红,身价骤升,报酬无限,据说5万元讲一节课都请不到。劳动是应该得到报酬,无可非议,但因为报酬多少去衡定取舍,即不是真正的思想传播者。思想是无价的,只要人们愿意接受即是无价的,神圣的,崇高的。与利益过分捆绑即是伪思想者。如此,与老张的心灵相比是何其畏琐?“人物”与“人民”是何等不同啊。

【八一】寂寞的角落(随笔·家园) 世间往往有一些这样的人,他们在社会上很弱势,但他们的生命力却是很强大。张留江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十五岁开始搞文艺,一直宣传好人好事。后来到铁路文工团当演员,吹、拉、弹、唱样样精通。1982年到乡镇文化站当了文化辅导员,这个身份就在他心里印上了胎记。五十岁在“体改”中离岗,现已五十七岁。演员失去了舞台就失去了生命力,文化辅导员没有了文化氛围,心里会感到寂寞。但张留江没有寂寞。没有舞台他自己投制舞台,没有文化氛围他自己营造氛围。
   随着时间的推移,文化辅导员这个名称早已被人遗忘,抑或早已不为世人所知。尤其是通俗文化的大面积渗透,民间文化几乎丧失了市场。然而张留江偏不甘心让它丧失掉,他爱文艺这个行当,几十年的文化推广,他始终没有忘记“文化辅导员”这个身份。他自发地把自己不算宽敞的小院,挂上了“文化大院”的牌子。为了“文化大院”的发展,须得购置大量的锣鼓乐器,服装之类,可他一个月才挣150元薪金,连他吃饭也不够。但他的儿女很支持他,说只要父亲心情愉快,没病没灾,投资买了器具,总比买药强。于是老大二万,老二一万,老三经济拮据出了一千。投资三万七千元,所购置的乐器服装,办一场晚会都没有问题。他的家里没有家具,一般的也没有,整个屋舍全是乐器,有个破旧的立柜,打开全是舞台服装,就像文武场的道具仓库。他已无偿培养出若干吹、拉、弹、唱的民间艺人。有些人已经可自谋职业,比如:红白喜事,企事业单位开业剪彩一类的活动,就可以有组织有纪律地出去表演,解决一部分生活费用。不仅娱人也娱己。这类人多半是闲散人员,下岗工人,家庭妇女等等。榆社县城不大,就业程度有限,虽然老张的行动解决不了太大的问题,但零碎的费用也是有效的。最主要还是人的精神面貌有所改善。聚堆儿说闲的女人们和下岗工人是他大量利用的资源。
   民间文化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充分挖掘并利用起来,却是一件有利于安定团结,并且达到相互交流的益处。老张是“霸王鞭”的表演获奖者。“霸王鞭”成了全国文艺节目品牌后,只要一说起“霸王鞭”人们就想起了榆社这个地方。老张于是知道了文化的厉害。也觉得身份并不简单。因此又有了自己的想法,在他有生之年要体现自己的生命价值,虽然离岗了可他还挣150元工薪哩。榆社除去“霸王鞭”,还有一个“土滩”秧歌,与“霸王鞭”的历史是相继而出的。共通之处是具有匈奴民族的特征:热烈、欢快、浑厚、雄壮、无所顾忌,但已失传三十年。“土滩”秧歌比之“霸王鞭”更随意,轻松。它的主题体精神是:针贬时弊、弘扬正气。土滩土滩,重在一个“滩”字,可以没有舞台,但只要有一个“滩”就可演唱,调子是固定的,歌词可以随时发挥,好的,坏的,演员现场一观察就出口成章,很具有鼓舞性。但它是群体性秧歌,一两个人难以完成,敲锣,打鼓,拍钗,打板,各式乐器,吹、拉、弹、唱一应俱全。
   老张为了抢救这个民间歌种,不想把肚子里的东西带进棺材里。有了设想之后,他坐不起“的士”,骑了一辆破摩托车到各乡村招兵买马,捜寻人才,却是并不顺利。由于摩托吃油,费用过高,遭到老伴的唠叨,为了家政和谐,他又骑上自行车四处奔波。演员招起一部分,但中途不断流失。老张为了留住演员,红白喜事出去挣些钱分给演员,拣破烂卖一些钱,给妇女们买一块香皂或是一袋抹脸油做为酬劳,稳住演员的心。让演员们先入门。他说任何一门艺术,只要开了窍,渗入心灵,有了爱心就有希望。这是老张的绝招,这一招果然灵。他培养了二十二个骨干,其中十三个是下岗工人,除农忙时节,每天下午三点至六点排练。没有特殊情况都会自动到场,但目前仍有困难,没有一定的收入,常常受到各自家庭成员阻拦与埋怨。老张心里又起惊悸!演员留住了,但演员的配偶拉后腿,仍是不安定因素。老张因此又开始陷入了苦恼。只怕“土滩”搞不下去。目前老张的文化大院已引起政府领导的关注,寂寞的角落热闹起来了。这点老张很感动。
   老张没有多高的学历,但他满身文化。他说:人的身体需要补钙,我以为文化也需要补钙。身体需要强壮,精神领域更需要强壮,这样民族才有力量。他说他的“文化大院”不是院落大,而是他的文化设想大。这话很富有哲理。
   他是个默默耕耘的劳动者。他心灵净洁,感情朴素。他追求的不是生活质量,而是生命质量。这样的文化举措与人文心灵引起笔者的无限感概。在物欲膨胀,精神萎缩的今天,一些传播国学的艺术名人与学者,借着国家所提供的有效平台,一夜走红,身价骤升,报酬无限,据说5万元讲一节课都请不到。劳动是应该得到报酬,无可非议,但因为报酬多少去衡定取舍,即不是真正的思想传播者。思想是无价的,只要人们愿意接受即是无价的,神圣的,崇高的。与利益过分捆绑即是伪思想者。如此,与老张的心灵相比是何其猥琐?“人物”与“人民”是何等不同啊。
   笔者认为“土滩”秧歌若能搞成,将来旅游景点一开发,各点配上“霸王鞭”和“土滩”秧歌,榆社文化就自成特色,自成体系了。老张的理想也就实现了。
  

共 199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真正的寂寞是心灵的寂寞,是一种坚守,坚守的是对文化的传承,是内心的执着。张留江就是这样一个坚守着内心的执着,甘愿为了这份儿执着而忍受寂寞的人。但他还有着自己的理想,为了即将消亡的“霸王鞭”和“土滩秧歌”,殚精竭虑,四方奔走,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把这两项传统文化形式传承下去。他的付出获得了回报,找到了愿意学习表演的演员,但仍然有很多变数,“老张”的内心时刻在满足和惊悸中度过,生怕这传统的文化形式断绝在自己的手里。好在他的努力已经引起了政府领导的注意,通过官方获取更多的支持已然成为可能。老张是个默默耕耘的劳动者,他在文化的田园中辛勤地耕耘着,虽然,这两种文化形式并不广为人知,但是,他通过对这两种文化形式的坚守,表达了“身体需要强壮,精神领域更需要强壮,这样民族才有力量”这样一种具有广泛意义的深刻道理。虽然身处在众多文化积淀的“角落”里,但他的“文化大院”不是院落大,而是他的文化设想大,这是一种令人钦佩的精神。这是一种不图回报只求内心满足的,高尚的精神。这样的人值得广为宣传、号召学习。作者笔下人物生动真实,富有性格,具有榜样的作用。感谢赐稿八一文学,期待拜读更多精彩,祝新年快乐。【编辑:今生何求】【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80219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今生何求        2018-02-14 17:12:49
  文章塑造了一个高尚的普通人,也突出的赞扬了那些在不起眼儿的小地方为了身边的文化传承付出努力的人,是典型的具有大理想的小人物形象,是值得我们钦佩和敬仰的人。祝陈老师创作愉快。新年快乐。
今生何求
回复1 楼        文友:陈亚珍        2018-02-20 19:01:41
  其实普通人的高尚,才是民族精神。
2 楼        文友:一品青蓮        2018-02-26 10:45:05
  执着,坚守,一个值得尊敬的故事主人公,感动我们,为之点赞。问好老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