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晓荷.四季的故事】红月结(随笔)

编辑推荐 【晓荷.四季的故事】红月结(随笔)


作者:尘归凡 布衣,117.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9发表时间:2018-02-14 22:35:13


   见到过红色又略微带些蓝色的月亮吗?
   只是一个那样的冬天,我以为尘埃落定,不必再迷惘了。晚上,不知怎么的,吹起了一阵风,秋风扫落叶之势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中:今晚上有月全食。首先,姑且赞颂一下我贫瘠的想象:天狗吃月亮,无知的人在鼓舞。
   我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准确的解释,寻了几个人,都说自己不知道,而我所不知道的,是我的心在酝酿些什么。
   所有人都很兴奋,或许这是件很重大的事情,或许这个董建,将末至末。反正诸多的事情交杂在一切,嘈杂的声音停不下来,只是让心更加的烦乱,一个没有终点的死循环,像莫比斯环异样,到了那一面,发现只是徒劳。
   连老师都拿不定主意,互相商量着,只觉得像一场学生运动似的,一种反感学习的心里迅速地蔓延,被压抑了许久的心灵要求解放。然后,一切迎来了转机,我们得到了许可,我认为这是教育体制之下,人的人性的体现。无论是怎样的人物,也总是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跑下了楼;也有少数的人,不为之所动,是做作吗?我不太清楚,不过若是这样的人能够压住自我内心,不随波逐流,我便该去最经。
   当然,我的青年时代,总有一股说不清的热情,是那种伟大的报复,指引着我离开这里,去往更远大的世界。下了楼,有些人蹦着跳着,这么欢快吗?默默无言地上了走廊。高二,高三的学哥,学姐还在上着课,真应当赞颂他们的平静。因为外面乱哄哄的,高一的学生,不知羞愧的谈论着。
   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束缚,如笼中鸟一般;又像是巴掌大的世界,我回去探索,有总想留下些神秘,太渺小了,太渺小了,整颗心空荡荡的,整个世界空荡荡的。
   我静穆地下楼,迎面吹来略带寒冷的风,这本属于冬天的狂妄,被欢声笑语轻易的吹散。人群拥在操场上,喧嚷着,似乎是扰乱了谁的心,叫嚣着,让所有人静了下来,按着他的规则排成了几列。
   原来自由如此短暂,我却没有去珍重,仿佛被谁折断了翅膀,却还要我去飞翔。我们做了下来,抱着双腿,互相靠着,就那样去抬起头,望向紫色的天空。
   那显耀的只是一轮红月,像一层红色的薄雾,如女子飘然起舞,不沾泪裳;可这却仿佛要遮盖住星的闪耀,我不得不扩大我的视野,才能隐隐约约地看见即可藏着的星星。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反正现在所能见到的,没有原来多了,也没有原来那样明亮了,像披上了一层纱布,都暗淡了。
   苍穹的硕大,我无法忘怀。躺在草地上,天地之前,上下一线。如此深刻的得知人的渺小,而又无所作为,而又该如何作为。
   我认为,那红色的月亮,宛若以为女子。是一个很难被记起的故事。
   广寒宫上,原先是有两只玉兔,她们是成双结对的,是嫦娥的宝贝。
   嫦娥常常会带着她的两只兔子,去看吴刚看书。吴刚的斧子是钝的,不能砍坏桂树,他也不用石头去打磨,他喜欢这样,因为她也喜欢这样,倘若他砍坏了桂树,她一定会怼他发怒的,可是,如果他砍不倒这棵树,他又该怎样去触碰她呢?只是都默默地望着。
   她也喜欢就那样看着他,看着他握住那把顿了的父子,敲击桂树,然后桂花飘飘扬扬地落了下来,风再吹过,便是一场雨。
   暂且叫那两只玉兔春和秋把!她们为嫦娥捣药,一天又一天的,偶尔也会放下手中的活,陪嫦娥一起犯花痴。几万年亦是如此,她们早已修成了人性,窈窕的淑女,黑色的长发,顺着肩头落下,她们和嫦娥一起发誓,要永远做好闺蜜,无论如何。
   秋望着吴刚,拿起说不清有多重的斧子,把手一挥,碰下一朵朵花。她求着这样的一个男人,能够无微不至地关怀她,能够一直地保护她。她和春一直都向往着人间,可是,王母娘娘绝不允许神仙私自下界,敢问,谁人心中的好奇能够被压抑。
   秋对春说:“我要去人间了。”
   “那你去吧,记得回来后告诉我人间是什么样子的,我会帮你捣药。”
   “嗯!”秋和春互相看了一眼,笑了一下,春接过了秋的捣药杵,默不作声。
   秋偷偷地跑到了人间,人间的繁花异草和奇玩,令她留恋忘返,不知不觉度过了春秋。冬天来临了,下了一场雪,海棠花瓣般的雪。
   秋来到山脚下,一位书生在前。她跳着跳着,来到了他的身旁。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书生转过头来,两个人的眼睛碰到了一起,各自为彼此的面容所惊讶。他要上山,她也要上山。她在前,他在后。她蹦蹦跳跳,他一脸溺爱地看着她。不知此世间是否有一见钟倩,若有,但愿有。
   她走上小丘,却不知怎么地,失了力气倒了下来,他赶紧跑了过去,将她抱了起来。秋虚弱的看了一眼他,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他不知怎么办是好,抱着她,继续向上爬去,来到了一座道观,轻叩了一下门,一小童打开了们,将他们引到主房。
   他跪了下来,恳求道长,道长看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说:“有些事情,我也帮不了你。”道长将一粒丹药送到了秋的最终,还给了他一张道符,对他说:“带着她,去山的最高处。”
   他不知道自己靠的是什么,来到了汕头。秋张开了眼。对他说:“去广寒宫。”又是太虚弱,闭上了眼睛。道长的那张纸,伸展开来,他抱着秋站了上去,飞了起来,向着月亮飞去。他害怕秋掉下了,只是抱的更紧了。一群天兵追了过来,大声喊着停下,他没有停下,咬着牙说:“给我飞,飞的再快些。”
   一只长矛戳透了道符,他们从空中掉了下来,他护着她,她没事,他吐了口鲜血。他们已经在广寒宫的门前了,只要再走几步,便就能碰到那阴寒的大门,但是天兵也快追了过来。他重新抱起了秋,向前跑去,一只箭射中了他的右腿,他什么也不含,只是向前拖着。他的额头被箭蹭出了血,顺着脸颊滴了下来,滴到了秋的脸上,他没有注意,仍旧执着地向前;他的左腿也被射中了,他跪着向前,只留下了一条血痕。近了近了,已经很近了,只要再走几步。
   一支箭射穿了他的胸膛,他知道自己是不再可能的了,低下头看了她一眼。她的脸上是那样的平和,只不过滴血滴到了上面,他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脸颊,却让更多的血沾到了上面。秋醒了过来,看见了他的脸,一个温柔的微笑,紧接着,她被抛了出去,一张被划破了的道符也飞了过去,撞开了门,将她安稳地接下。
   万箭穿心,只是这般。秋再哭泣,她伸出手来,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吴刚在不远处看着,他慢慢地向前蠕动,吴刚只感觉自己被悲伤充斥。他看了一眼桂树,想到了什么,又有些犹豫,转过来看了他一眼,大喊一声:“啊!!!”他拿起已经钝了的斧子,朝桂树砍去。撼神,撼山,撼地之力,千万年的桂树倒下了,吴刚砍断束缚了他的锁,飞了过来。
   三支箭向秋射了过去,突然,一个人出现了,他用手接下了件,关上了广寒宫的大门。十万天兵飞了过来,站在吴刚的背后,呵斥他说:“吴刚,你要做什么?”吴刚只是站着,没有说话。“她可是天庭的罪人,私自下凡。”吴刚还是站着,不说话,但是心头已经有了怒火。“这样的人,死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吴刚说:“够了,这样的人,值得我去尊敬,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这才是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
   广寒宫内,嫦娥从梯子上走下来,看着秋。“私自下凡?”秋沉默着。“还带回了一个男人,你是想要做些什么?”秋说:“我……”“我救不了你们。”“恳请娘娘!”秋扶了起来,跪了下去。“够了,不许你在用那样的称呼。”外面杀声冲天。“罢了罢了,只有一个方法,但你愿意位次付出生命吗?”“我愿意。”嫦娥拿出了一粒丹药,给她吞了下去。“你会变成红雾,趁他的灵魂还没有走远,去寻回来吧!”“嗯!”
   月亮上泛起红色的雾,吴刚放下了手中的血斧。红色的雾将月亮弥漫起来。秋找到了他。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十万天兵离开了。吴刚找到桂花的树枝,把它扎到土里,嫦娥抱着玉兔,看着吴刚,坐在那里,默默地,不做声。

共 299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古往今来,关于嫦娥和吴刚的传说很多,月亮到地球的距离很远,所谓的传说,只是人们的一种假想,一种梦想和期待。如果是真的,那么,人们登上月球就好像串亲戚一样的容易了,至少有嫦娥在那里等待。广寒宫里面的嫦娥,与天界有多远,这传说中只有神仙才能知道。作品亦真亦幻,虚实结合,给读者广阔的想象。欣赏,拜读,特此推荐共赏。【编辑:你猜】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你猜        2018-02-14 22:35:44
  感谢老师赐稿,祝春节快乐。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2 楼        文友:何叶        2018-02-15 08:29:59
  又见老师好文!感谢老师支持社团。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何叶
3 楼        文友:态珍        2018-02-15 17:31:26
  我也读过他们的传说,此文想象丰富,虚实结合,学习佳作,祝新年快乐!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