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柳岸】阎婆惜与李师师的不同人生(随笔)

编辑推荐 【柳岸】阎婆惜与李师师的不同人生(随笔) ——谈水浒之三


作者:楚才 布衣,395.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82发表时间:2018-02-16 23:47:33
摘要:阎婆惜与李师师这两个人本没有可比之处,但同在大宋天下原本干着相同的职业,只是因为际遇的偶然不同,她们的命运有了天壤之别。温柔寂寞的醉,谁又能够防备;多情本无心,千年不能悔。

【柳岸】阎婆惜与李师师的不同人生(随笔) 阎婆惜与李师师这两个人本没有可比之处,但同在大宋天下原本干着相同的职业,只是因为际遇的偶然不同,她们的命运有了天壤之别。温柔寂寞的醉,谁又能够防备;多情本无心,千年不能悔。
   对阎婆惜,金圣叹有这样的评语:“刁时便刁杀人,淫时便淫杀人,狠时便狠杀人。”一个妩媚多情的少女,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一个人见人愁鬼见鬼怕的恶妇呢?
   水浒借王婆口交代了阎婆惜的个人情况。王婆拦住,指著阎婆,对宋江说道:“押司不知。这一家儿从东京来,不是这里人家,嫡亲三口儿。夫主阎公,有个女儿婆惜。他那阎公平昔是个好唱的人,自小教得他那女儿婆惜也会唱诸般耍令。年方一十八岁,颇有些颜色。三口儿因来山东投奔一个官人不著,流落在这郓城县。不想这里的人不喜风流宴乐,因此不能过活,在这县后一个僻静巷内权住。昨日他的家公因害时疫死了,这阎婆无钱津送,没做道理处,央及老身做媒。我道:‘这般时节,那里有这等恰好?’又没借换处。正在这里走头没路的,只见押司打从这里过,以此老身与这阎婆赶来。望押司可怜见他则个,作成一具棺材!”
   想这阎婆惜是东京这样的大地方来的,很会唱,而且颇有些颜色,这个颇字可见非一般的漂亮。年纪不大才18岁。婆惜在大城市的娱乐场所混惯了的,想必风流灵巧,婉转妩媚。那年代的三陪不是什么人都能去当的,还得有一定的才艺。只可惜那时没得超女选拔,不然这婆惜的歌唱天才发挥出来了,说不定也能红得发紫,谁还愿意在那风流宴乐上陪吃陪喝还陪睡呢。
   婆惜一家也够悲惨的,想以一具棺材的身价央求给押司做媒。阎婆道:“我这女儿长得好模样,又会唱曲儿。省得诸般耍笑;从小儿在东京时,只去行院人家串,那一个行院不爱他!有几个上行首要问我过房了几次,我不肯。只因我两口儿无人养老,因此不过房与他。不想今来倒苦了他!我前日去谢宋押司,见他下处没娘子;因此,央你与我对宋押司说:他若要讨人时,我情愿把婆惜与他。我前日得你作成,亏了宋押司救济,无可报答他,与他做个亲眷来往。”原来婆惜去做三陪还只是临时性的,用今天的话说是叫客串,但这一家的父母也真够损的,不给女儿找个正经工作,硬是去那风月场所打湿了鞋又想寻着一个出高价的主,却不想流落异乡,便宜了宋江那斯。
   这等好事情,放在谁身上,谁都欢喜啊。宋江依允了,就在县西巷内讨了一楼房,置办些家伙什物,安顿了阎婆惜娘儿两个在那里居住。没半月之间,打扮得阎婆惜满头珠翠,遍体绫罗。又过了几日,连那婆子也有若干头面衣服。宋江这人没什么缺点,缺点就是银子太多,好几十岁的人了,忽然碰着个水嫩的妞,自然银子不是问题。端的养的婆惜丰衣足食,婆惜可是见过世面的人,这些好处她楞没往心里去,只晓得这是她买皮肉的理应所得。
   初时,宋江夜夜与婆惜一处歇卧,向后渐渐来得慢了。却是为何?原来宋江是个好汉,只爱学使枪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这阎婆惜水也似后生,况兼十八九岁,正在妙龄之际,因此,宋江不中那婆娘意。明显宋江在床上干不过那婆惜,只得推说不十分要紧。婆惜是个见过世面的人,知道男人的短长如何,中年男人的尴尬就此立现。
   随后婆惜和宋江的年轻同事张文远勾搭上了,两个好不快活,但宋江装做什么都不知道,每天顶着绿帽子照样在县政府上班。这之后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就是宋江把私通反贼的重要物证放在公文包里了,夜晚与婆惜争执,不巧一个不小心把婆惜给杀了。可惜一个美女就这么没了。
   婆惜是北宋欢场文化的受害着,人长得漂亮不是她的错,但错就错在会唱曲,会唱曲也不是什么大错,错就错在不要在那声色场里去买弄。人被那种文化熏染着,变得十足的势利与淫荡。开弓没有回头箭啊,她也是想从良的,想找个好点的依靠,便委身于宋江。可惜这基层公务员很是狡诈,以为自己出了钱,也没把她当成什么娘子看待,把个家当成了旅馆,想发泄就来一次,不想了就不来了,把个婆惜晾在一边,也不给个贴心的话,连个二奶的地位也没得。这样的状况下,婆惜想不出轨也难。婆惜唱着寂寞让我如此美丽,一边把宋江也恨得痒痒的。自己被这样没有名分的欺辱了不说,这样的日子如何终老?
   有人认为婆惜的死纯属一个意外,我不这样看。如果两个人关系和谐,夫妻恩爱,那就决不可能出现那样不信任的状况,也就没有宋江的激情杀人。如同婆惜说的,公人见钱,如蚊子见血;做公人的,哪个猫儿不吃腥?婆惜看透了这世间的一切,除了钱,什么都是假的。虽然她把北宋的公务员都一棒子打死了,但她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在一个信仰危机的年代,与其相信别人,不如相信自己。
   婆惜是贪图虚荣,但却也没有错得离谱,因为从她一个欢场女子看来,这世间一切只有利益两个字可以理解。风尘女子洞悉世事的能力比一般人来得透彻,世人装什么也不要在她们面前装,因为脱光光,大家都一样。
   如果说婆惜只是个京城里曾经的小三陪,那李师师可是京城人间天堂里的头牌小姐。李师师真个是红得发紫的,她傍上的可是天下排名第一的款爷,也就是文学青年宋徽宗。婆惜和师师都是出来做的,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师师烟月牌上写道:“歌舞神仙女,风流花月魁。”东京上厅行首,唤做李师师,连宋江都知道这师师,连是声问道,莫不是和今上打得热的?灯下看时,端的好容貌。燕青见了,纳头便拜。燕青这样的帅哥,见了师师那是佩服得要紧。有诗为证:“芳年声价冠青楼,玉貌花颜是罕俦。共羡至尊曾贴体,何惭壮士便低头。”可能对圣上的二奶,民间都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态,想叫国母又觉不适宜,但怎么着也是圣上战斗过的地方,那种崇拜是无以言表的。
   师师以茶招待了宋江人等,把个宋江感动得眼泪汪汪的,宋江道:“在下山乡虽有贯伯浮财,未曾见如此富贵,花魁的风流声价,播传寰宇,求见一面,如登天之难,何况亲赐酒食。”
   做人要做李师师,为人莫学阎婆惜。还是对生命多一点希望与爱恋吧,毕竟生活还是很美好,婆惜若是不死,如能和宋江共同生活,虽不能终老,却也还是可以风光些日子的。至少做个山寨夫人,也很酷。可惜宋江这斯没什么出息,终究只是当臣子的料,想反又反不出个名堂,反的是哪门子劲吧!不然,婆惜的故事可能也要改写了。
  
   PS:
   很多人都说李师师的形象还不具体丰满。其实李师师也就是娱乐场所的顶尖头牌而已吧。不过那时候的失足妇女还是比较有尊严的,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来卖。这个其实对男人而言是很有吸引力的,因为能够博得美女亲睐也是一种成功的象征。如果花钱就能上的,那恐怕掉价太多,也不可能千年以后都有人感叹和喜欢。男人都是天生的猎手,自己用心俘获的,也会用心来品尝,也会有所珍惜。师师等到了她的真命天子,何等幸运。像如今的李红霞等,虽也有女神般的容颜,却是傍错了对象,空惹一身是非。阎婆惜和李红霞还真有点像,都是跟错了官家,最后犯事连累自身。女人要求的并不多,安稳而已,这点却很不容易达到,不然也不会说红颜薄命的话来。
   有时候可能不同时代,即便同样的女人也会衍生出不同的命运来。女人总有太多话题,红颜总是男人的最爱,在于女人们要好好把握。

共 278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随笔作品《阎婆惜与李师师的不同人生》,作者以不落窠臼的独特视角,以冷幽默和时尚流行语巧妙结合,写出了同操一种职业的阎婆惜和李师师截然不同的人生境遇。作者以金圣叹的排比金句评语来评价阎婆惜,借王婆之口介绍了阎婆惜的个人情况。阎婆惜跟错了官家,妩媚多情的少女也变成了鬼见愁,可叹红颜命薄年纪轻轻枉丢了性命。而红得发紫的李师师要幸运得多,傍上了当时天下排名第一的款爷——文学青年宋徽宗,真是宛如掉进了蜜罐里。她的绝色倾城美貌,连燕青这样的帅哥见了都五体投地。作者以对比手法,最后得出结论:做人要做李师师,千万莫做阎婆惜。是呀,就像现代著名诗人徐志摩的诗:这年头活着不易。为人就应好自为之,且行且珍惜,还是要对生命多一些敬畏。时代不同,女人的命运也不同,关于女性,总是有太多话题。本文就是大浪淘沙后的一篇精彩好文,写得很棒,真正是见仁见智见水平!问候并感谢作者,力荐文友们同品共赏!【编辑:济宁宋丽鹃】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济宁宋丽鹃        2018-02-16 23:48:32
  感谢赐稿柳岸,柳岸有您更精彩!
2 楼        文友:济宁宋丽鹃        2018-02-16 23:49:26
  祝您和家人新春大吉!祝您文思泉涌,佳作不断异彩纷呈!
3 楼        文友:济宁宋丽鹃        2018-02-16 23:52:46
  希望您在柳岸创作愉快!您的作品确实是视角独特,不落窠臼,需要也风趣幽默炉火纯青。
  
   对于编按的挂一漏万的不足之处,请多多指教多多批评多多海涵!希望再次编辑您的大作!
回复3 楼        文友:楚才        2018-02-17 07:51:49
  夜半编辑,辛苦了。
4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2-17 09:40:03
  欣赏老师精彩的随笔,你的每一篇随笔,都给若尘上一堂名著课,非常受用。祝新年快乐!
尘世喧嚣,留文字一隅,让心灵独享!
回复4 楼        文友:楚才        2018-02-17 11:51:30
  问好老乡。读名著,明事理。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观感。
5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2-17 22:00:21
  欣赏作者精彩随笔。过去女人的命有时代的局限性,如今时代,人的命都靠自己掌握,人生靠自己谱写。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