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四季的故事】高二那年(小说)

精品 【晓荷·四季的故事】高二那年(小说)


作者:叶华君 进士,6687.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85发表时间:2018-03-02 23:12:52
摘要:府南河,九眼桥都是我曾经在成都这座城市抹不去的记忆。我的短篇小说《高二那年》里有我人生经历的影子,所以我用了第一人称的写法。感恩岁月,感恩青春!

【晓荷·四季的故事】高二那年(小说)
   一
   我出生在偏远的农村,踏着泥泞的小路行走,喝着井水成长,可是对那片土地始终没有多少感情。因为从我记事起,就体会到了生活的各种艰辛。父母年复一年地在土地里劳作,还是食不果腹,碗里一年到头也沾不上一点油珠珠。母亲经常教导我:儿啊,你要加油读书,争取考上大学跳出农门,不能像我们一样生活在这穷沟沟里受苦受累了。
   记得有一年夏天,父亲带着我去省城成都,探望他的一位战友李叔叔。那是我第一次进城。宽阔而洁净的马路上,一辆辆漂亮的小汽车欢快地从我身边疾驰而过,街道的花坛里,各种鲜花盛开着,散发出馥郁芬芳的气息,一排排林立的高楼让我叹为观止。
   我们受到了李叔叔热情的接待。李叔叔穿着雪白的衬衣,脸上白白净净,看起来特别的年轻特别的帅气,他的胸前吊了一条漂亮的布条特别的潇洒。他的家里很漂亮。四周的墙壁粉刷得雪白雪白,地上的瓷砖倒映出了人影。与我们老家的一片片低矮土墙屋相比,李叔叔的家真的是人间天堂啊!
   在农村夏天的时候,我们都是摇着扇子驱热,没有多大的风不说还费力,而在李叔叔家里,有一台精致而美观的机器,只要一通上电拧开开关,带扇形的叶片立刻飞快地旋转起来,散发出来阵阵的凉风,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家伙叫电风扇,而系在李叔叔脖子上的那条布条叫领带。
   那次去城里,我看到了许多从未见过的稀奇东西,那是在老家从未出现过的。从此,我对城市充满着无限的向往,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摆脱农村,成为城市里的一员。我刻苦地学习,希望考入大学,跻身走进梦寐以求的都市,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我的成绩在班级里一直名列前茅,我获得的一张张奖状贴满了老屋的土墙,成为了父母的骄傲。
   母亲一直体弱多病,全家的重担都落在父亲的身上。父亲平时除了照顾家里,空闲的时候还要去村里的采石场打石头贴补家用。
   在我读高二那一年的秋天,家里发生了不幸的事情。那天中午,父亲在采石场收工回来,喝了两口酒,突然感觉胸闷疼痛,接着吐出了大口大口的鲜血。母亲立即把父亲送到了医院,经过医生诊断,父亲得了肺结核。医生告诫说,这个病只能慢慢调养,不能过度劳累。父亲住院的那段时间,母亲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家里的负担更加沉重了。
   家里的日子捉襟见肘,经常让父母愁眉不展。在很多个夜晚,我听到了母亲在被窝里传出来的低低地啜泣声,这份沉重的生活压力无形之间也传递给了我,让我压抑、难受。严峻的现实让我越来越清楚地明白,我读书不是三五个月能完成的事情,如果继续下去,我们家注定会一步步地拖垮,我就像吸血鬼一样会榨干父母身上的每一滴血,这是何其的残忍啊!我感觉自己长大了,应该早一点为父母排忧解难。
  
   二
   那个周末的夜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月光投进小屋的窗口,柔和地倾泻在小书桌上。书桌上的课本已经被我摆放得整整齐齐,我深情地凝望着,默默地与它们告别。
   我拉开床头的灯光,翻开路遥的那本《平凡的世界》,再次走进了孙少平的情感世界。我的人生当然不愿像父母一样在这穷乡僻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要像孙少平一样去外面的世界闯闯,实现自己的价值,活出自己的精彩。
   次日清晨,天还未亮,一切静悄悄的。我就轻手轻脚地翻身起床,背起早已经收拾好的背包,蹑手蹑脚地出门了。
   迈出大院子,刚刚走到田径的小路上,我望见前面那棵大杨柳树下有一个影影绰绰的人影,从背影我就知道她是芳芳。秋意渐浓了,空气里渗透着凉意,她紧缩着脖子,摇摇摆摆地踱着步取暖(芳芳从娘胎里生下来腿就一长一短有点瘸)。
   “你来干嘛?这么冷的天。”
   “小君,知道今早你要走,我肯定要来送送你……”
   芳芳一边说着,一边像鸭子一样左摆右晃着迎过来,右手从兜里摸出了几个圆滚滚的东西塞进我手里。
   “都是煮熟了的鸡蛋,小君,路上饿了吃。”
   我的鼻子立刻有点酸酸的。
   晨曦的月亮还挂在屋后的牛儿山上,柔和的月光映照着芳芳光洁的脸庞,那么的恬静。
   其实芳芳就是腿瘸,模样还是挺俊俏的,我一直这么认为。遗憾的是芳芳只读了一个小学,重男轻女的父母就不让她读书了。
   “出门照顾好自己哈,稳定下来了给我写信。”
   芳芳叮嘱着,又伸手在兜里掏出一团东西塞进我的手里:“我这里还有一点钱,你都带上。”
   我下意识地推搡:“芳芳,你不是借给我钱了吗?”
   芳芳的手使劲地又摁住了我的手。
   “小君,你出门在外多带点钱总是好的。”
   我不再拒绝,把钱揣进了衣兜。
   “好吧,谢谢你了!等我在外面挣到钱了,我会加倍还给你。”
   芳芳岔开了话题:“小君,你放心地走吧,我会给叔叔阿姨说明情况。你家里有什么事情,我也会帮忙照顾的。”
   辞别了芳芳,我沿着田埂走出了村口,再走过一段小公路,踏上了通往县城的简三路,站在路旁等候通往省城成都的客车。
   迎着初升的太阳,客车一路颠簸,秋日的阳光照耀着车窗的玻璃,是那么的柔和。我掏出口袋里厚厚的一叠钱翻了翻,有一角的,两角的,五角的,一元的,芳芳把它们铺平重叠,用一根橡筋绳扎得整整齐齐。我无限深情地回望着背后渐行渐远的家乡,情不自禁地啜泣起来。
  
   三
   之前,我就了解到客车到站的地方在成都城东客运站,而离车站不远就是九眼桥,它的附近有一个自发形成的劳务市场,找工作的人和用工的老板都会在那里面对面地洽谈。
   到站后下了车,问了路人,我背着行李包顺着指点,沿着府南河岸前行。走了不久,我望见河堤岸边的几棵金黄色银杏树下,熙熙攘攘地围着一群人,一个个都拖箱背包,有站着的,有坐着的,还有来回不停走动的,我猜想就是劳务市场了。
   我怯怯地走近前,发现人群分成了两派,有技术特长或有求职目标的汇集成一批人,他们的面前,都在白纸或纸板上写着推销自己,比如车工、钳工、电焊工、洗碗工、厨师、普工、清洁工、保姆、土木工、打磨工……
   而其余的人汇聚成了另一拨。我挤进了这一群人里,靠近河栏边找了一个位置。我将背包卸下来,放在自己的脚下。我的身子斜靠着栏杆,伸手揉着勒得生疼的肩膀,怔怔地望着府南河出神。
   记得好几年前,我跟父亲来省城探望李叔叔。那时候的府南河还没有改造,两岸有不少低矮陈旧的青瓦房,还堆积着坑坑洼洼的淤泥,上面长满了杂草。想不到几年后府南河变化这么大,旧房拆除了,淤泥清理干净了,河堤用一块块规则的大石头筑起了来,显得那么美观,两岸种上了各类的景观树。河水是那么的洁净,倒影着蓝天白云。偶尔,河面会掠过一只白鹭轻抚水面,荡起一阵阵涟漪。时间就是这样的神奇,可以美化一切,而我也长大了,再次来到这座城市,是为了寻梦,实现自己人生的价值,为父母分忧,担当起家庭的责任。可是我没有学历,没有一技之长,在这座城市我也没有亲人,我不知道自己的路该怎么走?
   我正茫然时,忽然嘈杂的声音中有一个男人在高喊:“我的化工厂要找几名工人,谁愿意去?”
   我循声望去,一个穿戴整齐的矮胖男人正站在我们这边喊着。他的话音刚落,呼啦啦地就围过去好几个人。大家七嘴八舌地问:
   “老板,在哪里上班啊?”
   “老板,工资多少啊?”
   “老板,包吃住吗?”
   ……
   老板一番解释过后,很快就敲定了几个人带走了。
   一切又缓和下来。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熟悉起来了。有的继续交头接耳,有三五个的围坐在地上玩起来了扑克。
   我却没有那份兴致,我心事重重地再次转过头,把目光投向府南河。夕阳的余晖落在河面折射出五彩的光芒,我望见了对岸望江公园里的阁楼,在绿树从中露出的上半身,显得古朴、庄严、肃穆。
  
   四
   夜色渐渐暗下来,整座城市华灯初上,闪耀得让人迷离。求职者们早已经陆陆续续地散去,消失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第一天早工作算失败了,我沮丧地背着包迈着沉重的脚步沿着府南岸踽踽而行。冰凉的河风像一把刀子把我的脸颊割得生疼生疼,是冬天逼近了吧?抬头望望天空,一轮圆月挂在城市上空,在五彩的霓虹灯光下也黯然失色。还是老家牛儿山上的月亮又圆又亮,我这么想着,此时的父母应该收工了吧?父亲应该在喂猪食,而母亲正赶着一群鸭子进棚子了?芳芳应该把我外出打工的事情给父母说了,可能他们今天都没有什么好心情,因为他们的儿子太不听话,竟然离家出走了。
   我胡思乱想地想着,不知不觉已经踯躅到了车站附近。卖小吃的一辆辆三轮车罗列着,小贩们使劲地吆喝着;一家家饭店都开着门,飘出各种香味,引诱着我的食欲。
   芳芳塞给我的几个熟鸡蛋在白天的时候就吃完了,如今饥肠辘辘。我身上只剩下几十块钱,可是工作还没有落实,我不敢多花一点钱,钱越用越少,我就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我继续在街边徘徊,犹犹豫豫了好久,才在一辆三轮车前停留下来,买了一块钱一碗的面条,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完后,我抹抹嘴唇,然后去找住宿。来来回回走了几圈,最便宜的住宿也要三元钱一晚上,我选择了一家旅馆登了记。
   旅馆的屋里,摆放着好几张高低铁床,能住八个人。卫生也很差,空气很窒息,还掺杂着一股异味。
   我蹙了蹙眉。
   我把背包放在床头,没有洗漱就软绵绵地躺在床上,蜷缩着身子裹紧了被子。虽然很疲乏,但是毫无睡意,我侧着头望着斜上的方天花板,盯着那颗暗淡的小电灯泡出神。
   上铺睡着一个又高又大的胖子,他笨重的身子时不时地翻动,弄得铁床“吱呀呀”地摇晃,像要散架一样。突然,我听见打火机“啪嗒”一声响,他居然抽烟了,弄得屋子里烟雾缭绕。我正讨厌着,他猛地把大脑袋垂下来冲我笑了笑,接着伸手递下来一支香烟。
   “兄弟,整一支吧,别闷,今天没有找好工作,明天继续!”
   胖子的友好一瞬间打消了我对他的敌意,我连忙拒绝:“谢谢哥老倌(四川话),我不抽烟。”
   胖子殷勤地又向其他几个人递了香烟,因为胖子的香烟,屋子里的气氛融洽而活跃起来。大家都是出来找工作的,自然有了很多共同的话题,大家开始闲聊起来。
   其中有一个人无不遗憾地说:“今天本来有一个老板招几个店员的,上班轻松,工资也还可以,可惜被别人抢先一步了。看来以后是遇不到了。”
   “我有泥水工的技术,就是想多谈点工资,不然早都跟老板走了。哎,工钱都差不多,谈不起价钱哟!”
   “我都找好几个天工作了,兜里的钱都快花完了。不行,明天再怎么都得找一个包吃包住的工作先做着再说,不然要喝西北风了。”
   “哎!我是没有技术没有文凭没有力气找工作就更不容易了。”
   ……
   听着他们的谈话,我总结了今天找工作失败的原因。没有文凭没有力气没有技术也是我的劣势。我琢磨着,工资刚开始低一点也没有关系,能学点技术更好。还有,就是我找工作太被动了,有老板来招人时,我应该主动去推销自己。
   想着这些,我的心里慢慢踏实了,睡意渐渐袭来,我很快进入了梦乡,望见了在土地上躬身洒汗的父亲,母亲……
  
   五
   第二天,大家睡了一个懒觉后,我们一屋子的八个人出了旅馆。胖子慷慨地带着我们到一家早餐店,美美地吃了一顿包子稀饭。然后,我们结伴同行,沿着府南河岸的人行道直奔劳务市场。天地之间氤氲着一层薄雾,秋天的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府南河上空,低矮得似乎触手可及,它笑眯眯地望着我们。我们背的背包,拖的拖箱,边走边笑,都乐观地预感到今天能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
   果不其然,我们刚到劳务市场没有多久,一个工地的包工头过来瞅瞅虎背熊腰的胖子似乎特别满意,马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出了丰厚的工价,胖子二话不说拉着行李箱就准备跟他走。
   突然,胖子摆着脑袋晃了晃,想起来了什么,停顿下来朝我们几个人中的那个泥水工招招手。
   “老板,我有个哥们,我想一起带走,他水泥工技术特好,你得给他一个好价钱。”
   水泥工赶紧凑上前,朝着老板点头哈腰地笑着。
   老板瞟了瞟水泥工,嘴角边露出一丝不屑:“看你瘦得像猴子一样,能行吗?”
   胖子马上接过话茬:“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哈,男人不以身高论英雄,你就带上他吧!”
   “我这里不缺人了,不过我朋友那里倒缺人。只要他技术好干活踏实,工钱方面肯定不低,绝对比这劳务市场开的工价高,好吧好吧,跟我一起走,我信你胖子!”
   我们目送着胖子和水泥工离开了,心里无比羡慕。
   突然,人群像潮水一样涌向一个中年男人,我们也不甘落后跟着挤了过去。
   不少人睁望着饥渴的眼睛在迫不及待地问:
   “老板,招人哇!什么工作啊!”

共 1168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小说采用记叙的写作手法,顺序描写了自己在高二那年经历的家庭变故,饱含了生活心酸的同时,却又时刻透露着人性的温暖,在感慨的同时,又深深的感动。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在拜访父亲战友李叔叔家的时候,无论是宽阔的马路和整洁的房间,都带给“我”以震撼,而父母也一直叮嘱,期望我能通过学习跳出农门。母亲身体不好,家里全靠父亲的一把子力气支撑,只是这一线希望,也被疾病击垮。父亲患上了肺结核!“我”以给家庭减轻负担的名义,背着父母踏上了打工的路。城市带给我的不再是儿时辉煌的记忆,每天面对着随时可能饿肚子的风险在找工作的人群里穿梭,成为了一名学徒。只管吃住的黑心老板压榨着没有学历的年轻人,“我”终于不堪欺辱离开,只是,何处才是下一个落脚点!与桥洞下拾荒老人的偶遇,再次叩开了我对家的思念,他收留“我”的同时,也开导着错愕茫然的“我”,让“我”有力量面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重新回到了家里。“寒门”二字太沉重,带给我们的却是深深的温暖。小说带来的是平凡,却有着时代的特征,情真意切的文字让人感动,套用老师的话,逆境,该是我们向上的动力。父母在,已然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加油吧。【编辑:清粥小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303002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清粥小菜        2018-03-02 23:14:56
  活着,就是为了处理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生活中,哪有什么顺境,那一抹抹温情就是那年最宝贵的财富和记忆,无论跳出农门与否,至少努力了。
回复1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3-02 23:38:16
  感谢小菜老师的精彩解读,深夜编文真的辛苦你了。也感谢你对晓荷的付出,但愿我们的社团越来越好。
2 楼        文友:清粥小菜        2018-03-02 23:15:55
  感谢华君老师一直以来的对晓荷的付出,见证晓荷的同时,也看到了老师文字的成长,问好,祝您生活愉快。
回复2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3-02 23:39:57
  小菜老师的赞誉让我诚惶诚恐,我还在学习中。但愿大家彼此交流共同提升。再次致谢,祝老师创编愉快。
3 楼        文友:雷开艳晨曦        2018-03-02 23:20:18
  欣赏拜读!高二那年,青春成长的记忆,鲜活我们的人生。
回复3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3-02 23:41:53
  感谢老师留墨,好像我们都是一个地方的人哈!呵呵,谁不知道九眼桥呢?希望有机会在府南河边喝喝茶。希望老师继续投稿支持社团,期待你的更多精彩。
4 楼        文友:冰水芙蓉        2018-03-02 23:55:06
  看似朴实的文字,却像多棱镜一样折射出了生活的酸甜苦辣,让人非常触动。唐老板固然可恨,但是像芳芳、胖子,还有老爷爷,带给我们更多的还是温暖和感动。
回复4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3-03 09:15:05
  感谢老师赏評,你的点评就是我进步的动力。
5 楼        文友:冰水芙蓉        2018-03-02 23:59:34
  高二那年,“我”的那段特殊经历注定是人生抹不去的一笔。相信那些经历会深深地影响“我”以后的价值观和人生观。读后有很多感触,好像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或许这就是作品本身的魅力所在。
回复5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3-03 09:19:13
  作为作者来说,可能更多的是遵循作品本身的情节在走,而折射出来的思想意义或许只有读者去体会吧。
6 楼        文友:柳丝织雨        2018-03-03 09:35:02
  情节生动,让人如临其境。编者按也写得非常好。
回复6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3-03 09:38:27
  谢谢柳老师的阅读点评,学生有您扎实的文字功底就好了,我的基础太薄弱,以后还有多多向您学习。问好柳老师,祝身体健康阖家幸福创作愉快!
7 楼        文友:何叶        2018-03-03 09:58:36
  华君的小说越写越好了,非常不错。加油!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回复7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3-03 10:13:41
  谢谢社长一如既往的鼓励支持,一起努力共同进步,建设美好晓荷。
8 楼        文友:绿叶红了        2018-03-03 10:22:10
  欣赏华君老师又一篇小说力作,继续精彩!
文学的道路上,虚心的学习,永无止境的冒险。
回复8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3-03 10:55:31
  老师不敢当,力作也算不上。感谢绿叶老师的留墨,祝文笔丰盈创编愉快!
9 楼        文友:蓝色宁静        2018-03-03 23:15:32
  不得不祝贺一下了,恭喜精品,真厉害,小说越写越好了。希望再接再厉哟!
你若贵,一切贵。
回复9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3-03 23:25:55
  我才疏学浅,还需努力加油!这篇小说我用第一人称来写的,因为里面有我人生经历的影子。
10 楼        文友:何叶        2018-03-04 07:41:25
  恭喜精品!华君社团的骄傲!加油。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回复10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3-04 07:54:02
  社长周末愉快,希望你多多写文,再出新作。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