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回归线上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冰心】月下彩灯,人中龙凤(小说)

编辑推荐 【冰心】月下彩灯,人中龙凤(小说)


作者:孙鹤 举人,5116.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23发表时间:2018-03-04 14:52:19

【冰心】月下彩灯,人中龙凤(小说)
   一
   繁华都市的生活节奏异常之迅速,特别是对于那类想要在这里大展身手、有所作为的人来说,懂得如何提速,俨然成为了一门必修课。自己的工作要提速,孩子的学习也要提速,甚至于吃饭、喝水、出行等事宜,也通通要提速。
   也正是由于各种各样对于速度的极致追求,一系列新生行业、新生产品也便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且蓬勃发展。小到方便面、真空食品、瓶装饮料和啤酒等利于存放,延长保质期的各类食品;中到快递、外卖、打车、订票等网络公司,及其治下的各种各样的手机软件的铺天盖地;大到高速高铁、民航的纵横交错,高速发展。我甚至都在想,保不齐三五年之后,火箭也将成为人类的出行工具。
   明亮皎洁的圆月下,是车水马龙、人流不息的景象。
   古老的圆月似乎也瞧不懂现今时代的发展和变迁了,不由得喃喃自语说:“形成了上千年的元宵节文化,为什么现在这么不受待见了呢?难不成是怪我太老了?还是太阳那家伙没有把我打扮得体态圆润、花枝招展?”
   伴随着圆月讶异黯然的叹息,云层则非常不合时宜地挡住了圆月的半张脸,下半张脸,那意思像是在说,“你就少说两句吧,我呢,尽可能地堵住你的嘴巴,免得你再讲一些招人厌嫌的话来。”
   圆月没有生气,它是个非常知趣的家伙,它晓得人类的本事,别哪天人类不高兴了,窜到自己身上,拳打脚踢一顿,那滋味定然不好受。
   明亮如白昼的夜,遍地是刺眼的灯,苍老的圆月虽然与千年之前一样,但是现在,它很清楚,自己的影响力远不如千年之前。那时候的夜晚,自己是最亮的,可现在的夜晚,自己的亮度就好比萤虫之光,不值一提。除了电的高效与张狂,使得狐假虎威的灯也变得格外了不起了,还有偶尔住在自己下面的那些饱受着各种各样污染与疾病折磨的云,再加上住在更下面的人类,之所以愈发瞧不起自己,也就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二
   位于市中心的一处大型的广场,当中的一大片空地被弄得是光彩绚丽。各种各样的、或大或小的,在传统习俗的驱使下创作、搭建、堆砌,并安放的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花灯,正吸引着众多市民的眼球。
   只是近两年,就连花灯的影响力也在逐渐减弱,仿佛更多的人明白了一个道理——传统也好,习俗也罢,无一例外不是在浪费时间。
   与其花费时间在这上面,倒还不如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来挖掘自己,充实自己,提升自己,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提前达成或内心深处的,或记在小册子里的小愿望。
   居住在市中心的某处高档小区里的陈静之就是这么一个人。她刚刚三十岁出头,身材姣好,模样俊俏,但凡与她不熟悉的人打眼看到她,都不敢相信她已经是一个六岁男孩的母亲了。
   她和她的丈夫恩爱如初,双双事业有成,属于这个社会上的成功人士。可即便如此,住着豪宅,开着豪车的她,还是有烦心事在困扰着她,以至于当她路过广场,只是轻轻摇下车窗,远远地望了一眼人头攒动的广场,以及那些比人头要高出许多的,光彩夺目的花灯。
   陈静之没有下车近距离地欣赏花灯,在她看来,元宵节并不能令自己满意。只见她很快就关上了车窗,以免被喧闹的人流打扰了自己的思绪。颠来倒去,思来想去,她还是未能解开心中的郁结。没办法,只能沉稳地驱车回家。
  
   三
   尽显豪华的二百多平米的房子,就是陈静之的家。只是当她打开客厅吊灯的一瞬间,她会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丝丝冷清。
   “他怎么还没回来呀?”
   把随身携带的手提包扔到真皮沙发上之后,陈静之随后坐在沙发上,从奢侈品牌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指纹解锁,然后拨通电话。
   在听了差不多十秒钟的音乐之后,电话通了。
   “你怎么还没回来呀?这都几点了。”陈静之迫切地问。
   “我也没办法呀,补习班搞活动呢。”那边传来了一阵属于男人所特有的浑厚的嗓音。
   “补习班搞活动呢?现在都几点了,都快九点半了。再说了,补习班能搞什么活动呀。”陈静之很不理解地说。
   “还能什么活动,活动就是活动,等我回家的,我再跟你细说。”
   “好吧好吧,尽快啊。我得跟你商量点儿事,这事儿非常重要。”
   “我知道,我知道,别着急啊,好媳妇,等我。对了,想吃点儿什么夜宵,我给你买回去。”
   “什么也不想吃,没心情。”
   “那好吧,等我啊,乖,宝贝。”
   撂下手机,陈静之呆呆地望着落地窗外的景色。当她缓缓来到窗边,向下俯瞰,广场上的诸多花灯尽收眼底。
   陈静之凝神望着,脸上竟不自觉地泛起了红潮。缓缓阖上双眼,任由花灯勾起那一段美好的回忆,那是跟曾经的男朋友,也就是现在的丈夫一起过元宵佳节的美好回忆。
   当时他们俩手挽着手,一起赏花灯,一起猜灯谜。当时的花灯还不像现在这么高,这么大,他们伸手就能够着拴在花灯下面的灯谜纸条。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胡乱猜着,结果当翻过纸条来一看,敢情俩人全都猜错了。
   俩人相视一笑,相拥于灯下,耳鬓厮磨,互诉着彼此唯美的感情,彼此高远的理想,彼此甜蜜的憧憬。当初的一切,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纯洁、那么的绵柔、那么的温馨。
   可现在呢,全都变了。当陈静之褪去粉颊上的红潮,睁开双眼,适才柔情似水,温软清澈的灵眸,已然变得凌厉严肃,冷冽浑浊。
   陈静之不屑地瞥了一眼广场上的花灯,转身进了洗手间,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换上大红色的睡衣,并沏了杯提神的茶,回到书房,开始了她的思考,她的工作,她的逐梦。
  
   四
   晚上十点,陈静之的丈夫,任飞回来了,怀里还抱着他们唯一的孩子,一个六岁大的小帅哥。
   “行了,浩宇,坐在副驾驶座上,你都睡一路了,现在还困啊。”任飞轻声对怀中的儿子说。无论语气,还是姿态,充满了父爱。
   “困,爸爸,我困啊。”模样俊郎,眉清目秀的小浩宇一脸疲倦地说。
   “在我这儿呀,你还能睡会儿,等到让妈妈看到了,一定得说你。”任飞将儿子平放在沙发上,并且拿来一个抱枕,放在儿子脑后,充作枕头,随即满面疼惜怜爱地守在儿子身边,寸步不离。
   小浩宇呢,勉强向爸爸露出一抹感激的微笑,随即缓缓阖眼,顿入梦乡。
   而这个时候,陈静之以其一贯的职业素养,敏锐地察觉到了丈夫和儿子已经回家了。丈夫的轻声细语,儿子的鼾声鼻息,她是再熟悉不过了。
   大步流星来到客厅的陈静之,刚想冲丈夫说些什么,却被丈夫突然的转身,以及一个噤声的手势给制止了。
   陈静之会意,向丈夫递个眼色,让他跟自己来到书房。
   丈夫蹑手蹑脚关上书房的门,然后则伫立于门口,像是随时准备听候命令的员工,等待着领导发出指示。
   “我问你,任飞,你带孩子去哪儿了?”陈静之冷冷地问。
   “还能去哪儿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浩宇从幼儿园放学,就被送到补习班,各种各样的补习加在一起,就是四个小时。”任飞颇为替儿子担心地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认为我这么做错了吗?”
   “没,我可没说你做错了。只是,你知不知道,小浩宇有什么心里话从来不敢跟你说,他怕你责备他,训斥他,所以呢,他有什么话都会跟我说。”
   “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还能有什么,讨厌补课呗。”
   “讨厌补课?他就是玩心太重了。”陈静之哼了一声。
   “他不是玩心太重了,而是他压根就没时间玩。”顿了一顿,任飞则继续说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知道让他学习,学习,再学习,补课,补课,再补课。我每次到幼儿园接送小浩宇,老师都会把我拉到一边跟我说,说咱儿子一上幼儿园就犯困,就想睡觉,甚至人家孩子出操的时候,他却跑到最有一排,抱着栏杆睡着了。”
   “短打!”
   “你说什么?”
   “我说他短打!”
   “胡说八道!他那不是短打,他那是累的。从早上六点半开始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半,他不是上幼儿园,就是补课,你连觉都不让他睡,他能不累吗?你要知道,他才六岁呀,一个六岁的孩子,什么玩具都没玩过,什么游戏也没做过,要不是在幼儿园里跟小朋友们打打闹闹,他甚至都不晓得同龄人竟然还能这么开心快乐地玩耍嬉戏。他在三天前哭过一回,你知道吗?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我面前哭了,说什么上个周末,同学的父母带着同学到游乐场玩了整整一天,然后周一上学就在他面前炫耀,游乐场多么多么好,那些游乐设施多么多么有意思。小浩宇什么也没说,他把苦闷和伤心都藏心里了。”
   “从小学会隐忍和内敛,是好事。”
   “好事?你居然认为这是好事?就在那天放学之后,他就哭着问我,游乐场是什么样子的?我听到这句话,心都碎了。”
   说完这句话,任飞的眼睛里,竟不自觉地流下了泪水。
   “老婆啊,我们家不是没有条件,相反条件很不错,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带着小浩宇去游乐场玩呢?”
  
   五
   陈静之静静地看着丈夫,良久,冷冷地说了句,“游乐场能给咱儿子带来什么好处?是知识,还是学历?”
   任飞震惊不已地看着妻子,忽然感觉面前的女人似乎不是自己的妻子,竟如此的陌生。颤声说道:“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好媳妇,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啊。”
   “以前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我的过去可比咱儿子差多了,我的童年就是在父母的棍棒下度过的,不然我也不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陈静之惨笑一声,说。
   “就因为你是这么过来的,你也想让咱儿子步你后尘,成为第二个你?”
   “因为我的经历告诉我,只有这样,才能有出息。”
   “出息?好一个出息!可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过去,我从小到大就没怎么认真对待过学习,但我自觉现在混得还不错。”
   “是,你聪明,我刚认识你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你非常聪明。但我并不聪明,所以我只能用笨重的方法来提升自己。”
   “同时也用这种方法来提升咱儿子?”
   陈静之忽然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浅咂一口茶,“不,任飞,你什么意思?是替儿子来说情呢,还是打算跟我干一架呀。”
   “我既不想替儿子说情,也不想跟你干架,我只是想跟你表达一下我的态度。”
   “嗯,我听见了,听了很长时间,你表达完了,很好,你可以回去了。”
   “回去?”任飞愣然地看着妻子。
   “是啊,身为聪明人的你,你有资格躺在床上睡大觉。而我呢,并不聪明,所以呢,我还得继续工作。”
   “你疯了吧,这都几点了,你还要工作?你从早上八点上班开始,有时候午饭都没时间吃,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一心想着工作?”任飞上前一把抱住妻子,语气强硬地说,“走,跟我回卧室睡觉!”
   陈静之知丈夫关心,来回扭身,便挣脱了他的怀抱,淡淡一笑,俏皮地说:“我没事,身体吃得消。你呢,哄咱儿子去吧,鉴于你来说情,今天我就不逼着他夜习了。”
   “你现在是能吃得消,可你再这么坚持,早晚有吃不消的时候!”任飞的规劝不免生冷了些。
   “啐!少咒我。”
   “我这可不是咒你。”
   “好啦,好啦。就因为你,害得我耽误了二十四分钟。”陈静之迅速地看了眼腕表,忙将转椅转到正对着书桌的一面,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看。
   作为同一家公司的高层,任飞晓得妻子正在为公司的企划书而愁眉不展、专心致志、呕心沥血。当下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唯有浩叹一声,转身离开。
   任飞轻轻关上妻子书房的门,轻手轻脚来到客厅,见儿子仍在酣睡,自然不忍打扰,索性从冰箱里取出一罐能够提神的功能饮料,打开喝了一口。然后坐在另一张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儿子,同时脑海里也在想着与妻子的一些往事和感情。
   打从认识妻子开始,任飞从来就没有跟妻子生过气、吵过架,此乃缘于爱,他从来都会在争吵的前夕主动向妻子认错,并非屈服,而是迁就。可这一次,他真的非常非常生气,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短短五六年的光景,妻子的变化竟然如此巨大。是什么造成的呢?他反复琢磨,可琢磨来琢磨去,只能把双手一摊,作无奈状。
   儿子悠悠转醒,见父亲目光呆滞迷离,不晓得在想什么。小家伙一连打了两个哈欠,这才轻声问道:“爸爸,妈妈呢?”
   “妈妈在书房呢。”缓过神来的任飞微笑着说,并将儿子抱在怀里。
   “在为我准备夜习的科目吗?”小浩宇的小脸上显得有些恐惧。
   “没,你别害怕,今天咱们不夜习了。”
   “真的假的?”小浩宇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是真的了。”
   “妈妈……你说通妈妈了?”
   “我?我可没那个能耐。”
   “那是怎么回事?”
   “公司的事束缚了妈妈。好了,你呢,就别问了,爸爸陪你睡觉去。”
   “可我现在还不想睡。”
   “为什么?”任飞惊讶地问。但见儿子没有回答,任飞心明眼亮,定是长此以往的夜习习惯将儿子的生物钟都给违反常态地调成固定的了。

共 721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个六岁小孩的妈妈,身为公司高管的成功人士陈静之,在上元夜心怀郁结,无心赏灯,匆忙驱车回家;丈夫因陪孩子再补习班参加活动还没回家,她不禁想起曾经与丈夫牵手赏灯的浪漫岁月;丈夫任飞十点才带着已入梦乡的孩子补完课回家,他为孩子课外学习的疲惫与妻子交流;妻子不以为然,而且还要加班加点继续工作,任飞哄着儿子担心着妻子的健康;熬夜一宿的陈静之终于在清晨做完了公司的企划书,可她却因劳累过度晕厥倒地,经诊断长时间疲劳工作,导致急性肾衰竭;任飞与醒来的妻子探讨着人活着不应太在乎别人看法,不应为了赢得别人认可而活着;任飞和刚刚出院的妻子,带着儿子小浩宇一起来到该市最大的游乐场玩耍,他们一家人又开始了幸福生活。这篇小说,通过妻子陈静之拼命工作导致疾病,逼迫孩子上各种补习班,影响孩子身心健康,最终在丈夫任飞的悉心呵护关爱引导下,一家人共同享受着生活的快乐,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的故事,告诉我们拼命工作危害健康,得不偿失,孩子教育不能揠苗助长急于求成。警醒我们:在一切都高速发展的今天,人类不要迷失了自己,为了所谓的成功成名而无视幸福健康。一篇充满生活气息的小说,环境描写突出了小说主题,通过语言动作神态心理描写生动逼真地塑造了人物形象,真实可感。感谢精彩创作,推荐共赏!【编辑:心灵飞鸿】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灵飞鸿        2018-03-04 14:57:26
  急于求成的家庭教育必将危害孩子身心健康成长,过度疲劳会引发各种疾病,引人警醒的小说,极富现实意义!创作辛苦了!敬茶!
勿忘本真
回复1 楼        文友:孙鹤        2018-03-06 20:15:06
  问好姐姐,这两天太忙了,两会,整天教委检查,来不及回复,见谅啊。遥祝,遥祝,感谢编按。
2 楼        文友:老鼠的亲兄弟        2018-03-04 16:32:26
  问好作者,拜读佳作。年轻有为。
回复2 楼        文友:孙鹤        2018-03-06 20:16:05
  问好老哥,小弟工钱虽少,但责任巨大啊,得忙,忙得连写东西的时间都没了。哎。问好,遥祝,敬茶,感谢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