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回归线上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冰心】酒人的心声(小说)

精品 【冰心】酒人的心声(小说)


作者:孙鹤 举人,5116.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32发表时间:2018-03-10 16:41:18

【冰心】酒人的心声(小说)
   作为曾经的酒人,我也曾嗜酒如命过,无论是夏天配以烧烤痛饮冰镇啤酒,还是冬天围着火锅浅饮着烫热的白酒。一句话,只要有朋友在身边,酒,是断不可少的,哪怕桌上只有一小碟花生米,或两小包齁咸齁咸的榨菜咸菜,也能对饮些时候,直到醉醺醺地尽兴了,畅快了,心情舒坦了,才算完。因为我明白,酒,不是帮助你多吃饭菜的引子,而是刺激你把心里话毫无隐瞒讲出来的“罪魁祸首”。
   只是当时那个沉溺于酒的我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的我再不嗜酒,更不会如命,甚至于跟至亲,跟最要好的朋友,我至多一罐或一瓶啤酒,点到即止便可。究其原因,除了我怕把自己的心里话跟别人讲出来之外,由于我之前有一次在喝完酒之后吐过血的经历,让我从内心深处对酒产生了极度的恐惧,虽然我没有去医院检查究竟为何会吐血,但凭我之经验,我之感觉,定是酒造成的。
   我本以为戒酒将是一段非常漫长的岁月,因为我听不少人讲过,戒酒是极其困难的,甚至有的人为了能够迅速戒酒,反而身患病症,身体竟也大不如前了。
   当听到这类人讲的骇人听闻、危言耸听的关于戒酒之反作用的事件或经历时,我也曾迷惘,到底要不要戒?戒了的话,一时间自己的身体必将难以适应无酒精点缀的寡淡。倘若不戒的话,是否还会继续吐血,直到伤了肝,损了胃,坏了肾?
   思前想后,决定试试,戒戒看,真若是戒不了的话,再另想办法。
   就这样,戒了能有两个月。在这两个月期间,身体上并没有出现任何异样的感觉。同时,精神上也淡去了对于酒的依赖,既不想酒,更不想喝酒。
   我心中甚喜,宽慰无穷,原来无酒的日子也挺好,头脑清晰,精神抖擞,满面朝气,无论心情,还是面貌,皆与阳光一致,明亮灿烂。
  
   二
   由于我戒酒的态度十分郑重且严厉,不仅对自己如此,对曾几何时的酒友亦是如此。家里人倒还好说,三言两语间便能理解我之苦心。无奈的是一些朋友,但凡有酒局饭局,他们打电话招呼我过去,这便令我好不为难。我若不去,他们一定会非常不高兴,讲我不够朋友,没个义气。我若去了,却只管狼吞虎咽地吃,再不就是象征性地喝两瓶花生露,滴酒不沾,他们就更不高兴了。
   有一次就是,险些断了朋友间的情分。
   “我说,你小子咋不喝酒了呢?一个大老爷们,喝饮料对付我们,你觉得这样好吗?”其中定会有人冷言冷语质问我。
   “我都好长时间不喝酒了,戒了。”我淡淡地回一句。
   “少扯犊子,这才几天啊,还‘好长时间了’。来,都哥们,喝点儿,你哥我呢,不让你喝多。”说着,老哥就准备往我面前的三两酒杯里倒白酒。
   “我说了,我不喝酒,戒了,你别为难我。”我冷冷地说,并摊开手掌死死地按住杯口,不许他往我杯里倒酒,甚至我还用目光冷峻地看着对方。我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我说不喝酒,就不喝酒,你们谁也别劝我,我最讨厌在酒桌上劝酒了。”
   “你可真能整,哥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你TM不喝酒,说得过去吗?来,满上,都是哥们,可别不给脸儿啊。”他的话也很冲。
   “你什么意思?我说了,不喝,别磨叽啊。”我从来把面儿啊,脸儿啊的当成狗屁。无论你是谁,别逼我。我呢,就差把酒杯扣在桌上了,我知道那样不好。
   “嘿,你小子可真不是个玩意儿。”这老哥恨恨地说。
   “我要是个玩意儿,就不跟你坐一起了。”我哼声哼气地说。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吧,啊。你呢,就别难为他了,人家好不容易戒的酒。”另外一个老哥劝架似地说。
   “酒,是给人喝的,不是人的没资格喝。”瞅我一百个不爽的老哥抄起酒杯,就把三两白酒喝个罄尽。
   我冷笑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鉴于都是朋友,自然不好负气离开。再说了,几句风凉话,就能让我生气?开什么玩笑。
   吃了几口饭菜,感觉肚子鼓鼓的,这才离开。没有什么能够影响我的食欲,同样的,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离开酒人的鼓噪。他们所谓的吃,无非是借助酒的功效,彼此喋喋不休地,天南海北地扯闲皮,再不就是感慨几句,或自夸几句,让人听着好不厌嫌,且太过于浪费时间。诚然,他们却并不认为自己是在浪费时间,反而觉得这才是滋滋润润的小生活。
   “你的酒量跟我比起来,那差远了呀。”
   “装什么装啊,我差你啥了。不就是喝酒嘛,我服过谁。来,喝,谁趴桌子底下谁输!”
   “叫你装的,我能喝死你,你信不!”
   就这么两句话,由于谁也不服谁,顶上了,也便自己把自己猛灌起来。
   我有时候竟也不得不深感庆幸地唏嘘两句,“还好,即便是当初的自己,亦不属于这类人物。”
   能喝也算本事?反正我是挺厌恶这类说辞的。要说我挣的钱比你多,我当的官比你大,我干的活比你好,这类自夸即便是对我说,也是值得我尊敬的,毕竟是实力与能力的淋漓体现,真实无欺。
   然而,关于酒量,却还要醉眼迷离、口齿不清地夸夸其谈,并且用那只没有握住酒杯的,却已不停颤抖的手,象征性地拍打着自己的胸口,以示自己酒量异常惊人。
   以我之见,可能他们实在是没什么可自我吹嘘的了,故而靠酒量稍微彰显一下自己优越的与众不同吧。
  
   三
   我想过,自己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松,如此迅速地戒掉酒瘾,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自己的意志力,但更重要的还是酒精并未在我身体里留下那似瘾似欲的痕迹。
   我不止一次听到过有人问我,其中有一个以前我在新钢时,跟我一个班组的老哥就这样问过我,“你喝酒的时候,嘴里是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啤酒当然是苦味儿啦;白酒嘛,当然是辣味儿啦;至于我最讨厌的干红葡萄酒嘛,不好喝,干涩干涩的。”我不免疑惑地回答说,难不成还有其它味道?我心里面合计着。
   老哥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这你就不懂了吧,难怪你戒酒这么快,甚至一丁点儿贪酒的想法都没有呢。”
   “啥意思?讲明白喽。”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的解释。
   “你根本就不是酒人,或者说酒人分很多种,你呢,属于最低档的那一种。”顿了一顿,他抽根烟,接着说道,“你像我这样的,无论是喝啤酒,还是喝白酒,嘴巴里都是甜的。”
   “甜的?”我惊讶万分地注视着他。
   “对,甜的。”
   “真的假的?”
   “我为什么要骗你呢?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没有,我又不会给你一分钱,甚至连请你喝瓶啤酒你都不要想。”我笑着说。
   “哈哈,就是嘛。”他也笑了。
   “可我真的很奇怪,酒能喝出甜味?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就因为这个,我还特意去医院检查了呢。”
   “还去医院了?”
   “是啊,我也怕啊。”
   “怕死?我能理解。”说完这句话,我也抽了根烟。
   “死,倒不是特别怕,怕就怕死不了。”他不自觉地缓缓抬头,吐出嘴巴里,还有鼻孔里的烟气,双眼望天,感慨万千地说。
   死,有时候是一种干脆且痛快的解脱。相比较死,饱受疾病折磨的感觉更遭罪,活受罪的滋味可不是谁都愿意得到的。
   “检查结果怎么样?”我问。
   “我以为喝的酒是纯粮食酿的,所以嘴巴才会发甜。但当检查结果送到我手上之后,我才发现敢情是我想多了。哎,现在的中国,假货太多了,假烟假酒的,哎。”
   “问你得了啥病,你跟我俩扯这么远!这东西中央都管不了,一点儿惩罚力度都没有。你呢,就凑合活着吧,啊。”
   “也是,也是。我呢,泌尿系统有问题。”
   “别是糖尿病吧。”
   “没那么严重,但是呀,大夫跟我说了,再这么喝下去,也快了。”他的脸色看起来很痛苦,八成是吓的。
   通过跟他的聊天,我这才晓得为什么自己没有酒瘾。诚然,我认为这样也挺好。
   讲两段题外话,我在新钢工作期间,认识两个酒蒙子,其中一个现在已经死了,但在临死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却非常遭罪,肝脏坏了,肾脏也坏了,还尿血,不能着凉,一旦着凉,就会持续尿血。为此,他不得不去大型医院检查,并且拿着检查报告到公司办理病退。
   一个多月之后,病退申请办下来了,但是呢,对他来说,这可不意味着好生活的开始,而是痛苦生活的结束。没错,病退之后也就一个礼拜时间,那是个寒冷的冬天,他便彻底退了。
   还有一个酒蒙子,吐血。我听跟他一个班的工友说过,有一次班组聚餐,大家都很开心,也都没少喝。可他呢,每隔二三十分钟就要上一趟厕所。等到他第三次去厕所之后,他的这个工友随后也去厕所方便,却看到蹲便池子旁边满是血迹。这位工友笑说,若非他一出来,自己就进去了,定然以为是女人所为。
   可后来,这位工友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第二天他没上班,原因是酒喝多了,胃出血。这也导致不仅他受到了伤害,他的几个工友也一并受到了伤害,毕竟昨天晚上是哥几个陪他一起喝的酒,也要负法律责任,每人赔偿三千块钱。
   这把这个工友吓的,气的,甚至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得亏他没死,这要死了,别说三千了,三万都挡不住。得了,我呀,认栽了,下回呀,可不找他喝酒了,酒钱不贵,可罚款太贵啦。”
   由此可见,酒这东西的好处和坏处,简直就是两个极端,还好,我成功逃离了。
  
   四
   然而,酒,作为覆盖层次广泛的消耗品,其中自然不乏低廉的品类,那么也就意味着普通百姓也能承受得起,以至于无论我走到哪里,总会接触到一些酒人,管他是几等酒人,毕竟是酒人。
   在这所幼儿园里就是,偶尔晚上到活动厅唱歌的时候,我甚至都会喝上一罐啤酒。但除此之外,其它时候从不喝酒。
   老韩,我们的班长,我管他叫酒蒙子。他非常不高兴,因为同为东北人,他晓得酒蒙子是个不折不扣的贬义词。
   我呢,也不在乎,可能是我们的关系处得还算不错,也可能是我对于他的一些解释令他百口莫辩。总之,他在喝酒的时候,那个状态,那个派头,就是“酒蒙子”这个词的不二诠释,甚至可以说是完美的定义。
   之前陪他喝酒的人有晓东,孙海军,张二民,“老村长”。可现在呢,晓东回内蒙古老家了,孙海军则跑到昌平区百善镇派出所当协警去了。至于张二民,一个白吃白喝,却不肯花一分钱的家伙,自然被我们嫌弃,甚至厌恶,没有人愿意跟他在一个桌上吃饭。况且他还有严重的高血压,低压都一百八了。按照孙海军临走之前撂下的话,“跟谁喝酒也别跟他喝酒,别哪回喝出事了,他往地上一趴,死了,不光咱们跟着担责任,保安公司,连同幼儿园,一个都跑不了,那可就闹大发了。”
   不可否认,孙海军的话,损是损了些,但却句句属实。
   这么一来,能够每晚陪老韩喝酒的,就只剩下了“老村长”一个人。老韩身为带班班长,晚上休息。“老村长”呢,夜班值岗,晚上十点才上班呢,俩人正好可以把酒畅谈。
   大队送来的,勉强能够维系生命的饭菜,再加上老韩买来的酒,花生米,或一些小菜。以及“老村长”偶尔买来的一些蔬菜,拌菜,咸菜,还有“老村长”亲手熬制的小米粥。俩人对饮,倒也酒香菜足。
   这个时候的我,不是午班值岗,就是下白班慵懒地躺在寝室的床上。看着他们对饮小酌,言谈无穷,心中不晓得该作何感想。说心里话,除了觉得无聊,还有一层深深的恼意。酒人之间的废话,想必众所周知吧。
   废话我懒得听,但又不得不听,寝室如此,耳朵如此,我可以装作思想者,也可以装聋作哑。但装,势必会倍感痛苦,因为本心的憎恶却是无法驱散的。
   还好,“老村长”聊的东西很少,因为他本身就聋,他只管把自己对于社会,对于自己,对于生活的一些见解和感触聊尽了,也便戛然而止了。至于老韩跟他说的话,他不是“啊”,就是“你说啥”地应付着。气得老韩跟他聊了没几句,也便不聊了。
   话说“老村长”这个人的酒品很好,不多饮,不纵饮,就着各样小菜,把三两杯的满杯白酒饮尽,便打算上床睡觉。任凭老韩怎么劝,“老村长”也不再喝了,尽管脱掉大衣,爬到我上铺,再把裹身的衣裤脱掉,倒头便睡。
   老韩见状,只能是无可奈何地苦笑一声,“这家伙,说睡就睡。这可倒好,连个陪我喝酒的人都找不到。”
   老韩知道我的脾气,说不喝酒,就不喝酒,无论谁劝,无论谁说,没用。他呢,自然不好找我,可能也是怕我冷峭且阴损地嘲笑他吧。
   很多酒人都会有此心声,没有人相陪的痛苦心声。对此,我只能怜悯似的瞥了老韩一眼,却不想跟他说一句话,甚或一个字。
  
   五
   话说酒人,自有酒人的道行,可能我之前作为酒人的档次真的如新钢的那个老哥说的那样,太低端了。像老韩这样的酒人,明显档次就比我高很多。
   怎么说呢,他不仅可以跟一桌子人喝酒,跟两三个人喝酒,还可以一个人独饮。说得文雅点儿,叫什么来着,哦,对了,“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共 667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作为曾经的酒人,我也曾嗜酒如命过。”如今已经戒了酒,身体上没有出现异样的感觉,精神上也淡去了对酒的依赖。而“我”这样的人,在酒人的眼里却是不算酒人或是次等的酒人。最高级的酒人,便是那种如老韩般的酒蒙子。借着酒劲,使自己消沉。春节之时没有回家看望闺女看望母亲的老韩,心感不安,借酒消愁,却愁上加愁。正如作者所说:“酒的作用只能是让他在短时间内忘掉那些希望,忘掉那些渴求,并忘掉那些愁苦,忘掉那些他想做却做不了的事。”规劝无法使老韩丢了酒杯,就是没有一桌子人喝酒,两三人也没有的前提下,老韩可以独饮,对着手机里的酒友语音群聊,减少一些精神上的低落与寂寞。酒品有高有低,如老村长这般能自我管理,倒也是一种极品的酒人,不多饮,不纵饮,把三两杯的满杯白酒饮尽,便上床睡觉,不害人不害已的作风便是酒人中最好的。作者曾经是一个酒人,有过一次喝酒后吐血的经历,从此对酒有了正确的认识。此文情感丰富,语言精彩,文笔流畅,感染读者。好作品,推荐共赏,感谢赐稿,问候作者。【编辑:黄金珊瑚】【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80314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18-03-10 16:50:33
  酒人遍地都是,老弟曾经是一个酒人,如今能戒了也是一种本领,好多人都是戒不了的,因为还没有真正地认识到酒喝多了的坏处。
   好作品,欣赏学习了。感谢老弟赐稿冰心,祝创作愉快。问好老弟,遥祝春祺。
黄金珊瑚
回复1 楼        文友:孙鹤        2018-03-10 18:26:20
  也曾嗜酒如命,但现在却不会了,所以我对于酒人的状态知之甚多。然而,归根结底,我不过只是个下等酒人,可能现在连酒人都算不上了。哈哈。问好阿姨,感谢辛苦编按,遥祝,金安。
2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18-03-14 16:19:15
  酒人能写出如此精美的文章,我也想做个酒人,但是不喜饮酒。老弟如今也不饮酒,好事。前来祝贺老弟佳作获精,恭喜,恭喜,祝老弟佳作连连,精品无限,问好老弟,遥祝春祺。
黄金珊瑚
回复2 楼        文友:孙鹤        2018-03-14 22:52:19
  感谢阿姨,也感谢大家的支持!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