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传奇小说 >> 【丹枫】失窃的名画(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失窃的名画(小说)


作者:陈其祥 秀才,2849.6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31发表时间:2018-03-13 22:54:27


   仲春的一个夜晚,万籁俱寂。
   在江州美术馆的监控室里,两名保安人员正全神贯注地凝视着面前一排排的荧光显示屏,监视着一个个展馆内的情况。忽然眼前一黑,室里的电灯熄了,面前那一排排显示屏里的图像也都消失了。
   “怎么回事?小周,你快去看看!”其中的一人连忙开亮备用灯,对另一个人说。
   “好的。”小周回答说。
   小周去了一会儿,电灯就又亮了,那一排排显示屏里也又显出了图像。
   “老张,是保险丝断了。”小周随即也走了回来说。
   然而在这深夜里,许多电器都关了,每个展馆内也只留下少数几盏电灯,负荷很小,保险丝又怎么会烧断呢?一个念头蓦地在老张的脑中一闪:会不会是有人捣鬼?这么一想,他立即紧张起来,连忙紧盯着面前那一排排荧光屏,一个图像一个图像地仔细审视起来。直到看完最后一个展馆的录像,没有发现一点意外的情况,这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打开值班记录本,提笔在上面记下这一次停电事故:
   “凌晨2点15分,意外停电2—3分钟,引起录像中断,事故原因为保险丝烧断。恢复录像后,未发现意外情况。”
   上午,来接班的是他们的组长李晓飞与另一名保安。李晓飞看了记录,又询问了一下具体情况,觉得事有可疑,应该向上级汇报,便打电话报告了馆长。馆长老金也觉得事有可疑,便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要各展厅的管理员将展厅内的展品及重要设备认真检查一遍,立即向他报告。
   “报告!三展厅无异常情况。”管理员们的报告电话相继来了。
   “五展厅无异常情况。”
   “一展厅无异常……”
   “馆长,馆长,我这里有一幅画好像有点不大对头……”在一片正常的汇报声音之后,忽然响起了二展厅管理员小莫急促的声音。
   老金当机立断,立即通知保安组长与技术科的负责人一同前往第二展厅。
   他们一进第二展厅,展厅的管理员小莫立即把他们带到展厅中央的一幅主展品面前,指点着那件展品说:“最初我也没有注意。听了您的电话指示以后,我把展厅里的每一幅展品都仔细看了一遍,忽然觉得这幅画好像有什么地方有点儿不大对头,究竟哪儿不对头,也说不清楚。”
   她指的是该馆的主展品,郁子江的名画《暮归》图。
   郁子江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我国著名的画家之一,早年曾与林凤眠一起留学法国,留学时的一些画作就已经参加了巴黎的国际画展,与林凤眠、刘海粟齐名。可惜他英年早逝,三十多岁就离开了人世,这才远不如林、刘二人出名,他留下的画作因而也少之又少,弥足珍贵。
   那是一幅别具异国风情的风物油画:在暮色苍茫的原野上行驶着一辆四轮马车,马车背后是深秋季节里落叶的树,空旷的原野,以及原野上空被寒风卷起尘沙。那拉车的驽马昂着头,顶着迎面扑来的风沙,拼命地往前飞奔……
   老金抬头把那幅油画仔细看了看,神色忽然大变,顿脚说道:“膺品……”
   “不错!是膺品。此画虽然临摹得很好,几乎可以乱真,但画技终究有限,你看这风中的飞叶,奔马的神态,还有这飞沙,这车轮……都缺少原画的风韵。”技术科的负责人老向也点头说道。
   “你们是说真画被人调包了?”小莫惊问。
   “就是这样。”老金说。
   事情重大,老金不敢耽误,立即拿出手机打电话向公安局刑侦科报案。
  
   二
   由于案情重大,市公安局刑侦科的科长猎神何钊亲自出动,带领一组刑警迅速赶到现场。
   何钊到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助手赵忆兰把那幅《暮归》图拍摄下来,标明尺寸,分别发送到机场、车站、码头以及各个高速公路的入口处,要他们协助搜查这幅名画。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防止这幅名画流出我市。”他说。
   “好的。”赵忆兰立即开始拍摄油画,丈量尺寸。
   “要他们特别注意检查那些高度与宽度超过这一尺寸的大型包装物。”何钊又说。
   “为什么只注意大型包装物?罪犯不可以把画从画框里取出来,加以折叠或是卷成一筒吗?”赵忆兰问。
   “你忘了,那是油画。油画是不能折叠和卷筒的,否则就会使画面受损。那可是一幅价值连城的名画呀!窃贼又怎么会舍得将它弄坏呢?”
   “唔,不错不错!”赵忆兰猛然醒悟,立即按照何钊的指示去打电话发图片。
   何钊这才转过身来,开始带领其余的两名刑警作现场勘查。他查得很仔细,连一片纸一个墙角都不放过。没有多久,勘查结果就出来了:
   1,展厅的门锁完好无损,锁上锁旁均无指纹,看来窃贼是一名开锁高手,并且是戴着手套开锁作案的。
   2,该厅的管理员一上班就做了清洁工作,拖洗了地板,没有留下窃贼的脚印。
   3,调包的膺品挂在原画的位置上,尺寸完全一致。画上及画框的周边也未留下一个指纹。
   4,在距展厅不远的一处院墙下,发现两点硬物搁地的印迹,像是窃贼架梯越墙出入之处……
   何钊看着勘查结论,双眉紧蹙,弯成了一张弓。案子天衣无缝,现场未留下任何一点。
   线索,看来他们是遇到一个作案的高手了。
   “现在怎么办?”赵忆兰问。
   “没有任何一点线索,看来我们只好回局里去翻阅那些窃贼们的旧档案了。“何钊苦笑一声说。
   “您认为作案的是一名惯偷?”
   “从种种迹象来看,应该是这样。只是还有一个疑点,一名惯偷又怎么会来美术馆盗窃名画呢?要知道,像这样的名画是无法在国内销赃的,这可有点不大像他们行窃的习惯。”
   “也许,他们勾结上了海外的某个盗窃集团了吧。”赵忆兰说。
   “也只好作这样的猜想了。”何钊说。
  
   三
   回到局里以后,他们立即打开电脑,调出有关窃贼的库存资料,一份一份地仔细察看起来。他们花费了整整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从众多的窃贼档案中筛选出了一份,确定了下一步的调查对象。此人名叫万胜利,现年38岁,是窃贼中的一名开锁高手,无论多么复杂的名锁,到他手里,都能打开。只是此人已戒偷多年,在一家机修厂从事正当的工作,是否会重操归业,参与这次盗窃名画的活动呢?
   何钊考虑再三,决定还是去会会这位开锁高手。
   万胜利矮小瘦削,其貌不扬,颇有点神偷鼓上蚤的神态。他颇为疑惑地看着何钊说:“我已经脱离那一行许多年了,对道上的人物和事情都不太清楚,不知两位要找我了解什么?”
   “别紧张,我们只是来向你了解一些开锁的事。”何钊笑着解释说,“听说你是我市的开锁高手,无论什么复杂的名锁,都能打开。”
   “同志你高估我了。其实,那已是许多年以前的事了。现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制造出来的锁愈来愈复杂,愈精密,能不能都打开,那就很难说了。”
   “不会吧?我们今天来找你,还正是想请你去开一把新式的门锁呢。”何钊说。
   “是丢了钥匙吗?”万胜利笑了,说,“现在开锁修锁的师傅到处都是,随便找一两个就是了,何必一定要找我?”
   “找了。一连找了几位师傅,都打不开那锁。屋主又不想把锁给砸了,要知道,那可是一把高级的进口锁,咱江州的市场上还购买不到呢。”
   “于是……”
   “于是就有人向我们推荐你,说你是江州的第一高手。”
   “是吗?好!我就随你们走一趟。我倒要看看那是一把怎样高级的锁。”万胜利被他说得高兴起来,对那把难开的锁产生了兴趣。
   何钊立即将他带到美术馆第二展厅的门前,指着门上的暗锁说:“就是这把锁。”
   万胜利弯腰仔细看了看门锁,说:“不错,是一把进口锁。”说毕随即打开工具箱,拿出一副听诊器戴在耳上,把听诊器的探头粘贴在锁眼的上方,然后又拿出两支似探针一般的工具,伸进锁眼,开始细心地一边倾听一边拨弄起来。
   何钊点点头,确定对方确实是这一行的高手。
   万胜利不停地拨弄着,拨弄着,一直拨弄了许久,也没能把锁打开,而汗珠却开始一颗一颗地从他的额上冒了出来。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何钊看看表,已经快半个小时了。看来,这位开锁高手也有点黔驴技穷,无能为力了。
   正当何钊以为他已经无能为力,开不了这把门锁时,门锁却“咔”地一声打开了。
   万胜利伸腰揩一揩额上的汗珠,兴奋地说:“终于打开了!”
   “但也花了你不少时间。”
   “这锁的结构很复杂,以前没有开过,这是第一次。以后开就容易了。”
   “说真的,除了你以外,江州还有人能开这种锁吗?”
   “应该没有了。”万胜利想了一想说。
   送走万胜利以后,何钊叹了口气,说:“看来,他并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赵忆兰问。
   “去字画市场,找那幅《暮归》假画的作者。能把一幅名画临摹得这样好,达到可以乱真的程度,这样的画家应该不会很多。”何钊说。
  
   四
   江州的字画店大多集中在南山路一带。在那长达两三里路的街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画店与画廊。
   何钊他们没花多少时间,就打听到了两位专门从事临摹名画,拿来出售的画家。第一位名叫郑海,四十多岁,自己开了一间小店,店里摆放了一些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经典名著的膺品与仿制品。
   何钊看看那些临摹的膺品,发觉它们临摹得还不错,有一定的绘画功底,不觉好奇地问:“郑老师,你的画技不错,为什么不自己画画,而要去一直临摹人家的作品呢?”
   郑海叹了一口气,说:“当今世界,学画的人多如牛毛,有着我这种水平的人,成千上万,我自己的画根本就卖不出去。”
   “那么,你临摹的这一些画好卖吗?”何钊又问。
   “当然。有许多人只是买一两幅画去装饰一下新屋,提高一点文化氛围,并不在乎它的真假。”
   “那么,你平常都临摹一些什么画?”
   “你这不是都看到了吗?主要是临摹一些欧洲名画家的宗教人物画,这一些画最受欢迎。”
   “不知你临摹过我国二十世纪初名画家郁子江的画没有?他有一幅《暮归》图,非常有名。”
   “你说的那幅画我知道。但不是凡名画就有人买的。他的那幅《暮归》色彩阴暗,有一种萧瑟冷寂的气氛,不为一般人喜爱,我临摹它干嘛?”
   “那么,是否曾经有过一个有特殊爱好的人,请你临摹过它呢?”何钊最后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他斩钉截铁地回答说。
   另一位专搞临摹的画家叫成仿雨,比郑海年轻一些。他没有自己的画室,住在租来的一间房间里,起居工作都在这间房里。何钊他们去的时候,他正在临摹一幅简单的风景画。何钊看看他完成的一些临摹作品,都是一些小尺寸的构图比较简单的风物画,便说:
   “你临摹的都是这些简单的风物画吗?”
   “也画一些简单的白鸽、兔子、仙鹤一类的动物,要看画商需要一些什么画。他们拿一些什么画样来,我就临摹一些什么。”他回答说。
   “成天重复地画着这种画,你不觉得厌烦吗?”何钊又问。
   “有什么办法呢?”他无奈地一笑,说,“不过,他们每张画给八十元。像这样的画,我一天可以画上三四张,收入也还算可以的了。”
   “那么,你临摹过郁子江的《暮归》图吗?”
   “郁子江的《暮归》图?郁子江我知道,二十世纪初我国著名的油画家,他的《暮归》图却没有印象,也许看过,但不记得了。”
   “你一定看过,它就陈列在我市的美术馆里,画的是一辆迎着狂风奔驰的马车……”
   “哦,对!我记起来了:那拉车的驽马昂着头,顶着迎面扑来的风沙,拼命地往前飞奔……那气势真让人感动。不过,并没有人要我临摹过那幅画,就是有人要我临摹,那么复杂的一幅画,我也临摹不了。”他说。
   从画市回来以后,何钊沉思了许久,摇头说:“看来我们得改变一下思路,从美术馆的内部入手了。”
   “你是说窃贼有可能是美术馆内部的人?”赵忆兰说。
   “外部调查的两条线索都断了,也只有从这方面去考虑了。你看,这两天的调查的结果告诉我们,展室的那把门锁不是窃贼中的开锁高手打开的,而有可能是用一把配制的钥匙打开的;至于临摹那一张足以乱真的《暮归》图,也不一定局限于美术馆以外的画家。”
   “可是院墙底下的那两个印迹,却清楚地告诉我们,窃贼是从那里架梯翻墙进来的呀。”
   “如果那是窃贼故意布下的一个疑阵呢?”
   “你是说,这两天我们是中了窃贼故意布下的疑兵计?”
   “应该是这样。”
   “那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赵忆兰问。
   “没有别的线索,你先去一趟文化局,查阅一下美术馆所有成员的档案,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何钊说。
  
   五
   第二天上午,赵忆兰就拿来一份名单,向何钊汇报说:“美术馆有四十多名工作人员,除了会计和几名保安人员以外,几乎人人都会绘画。”
   “这可是一个庞大的人群。”何钊笑着说。
   “不过,从事油画创作的画家只有12人。我对这12个人一一作了比较,从中筛选出了四个人,他们都是四十多岁,事业无成,而家境比较困难的人,最有作案的可能。我想对他们作一次检查,看一看他们的绘画作品。”

共 794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江州美术馆的一幅名画被以假换真,神探何钊负责侦破此案。他通过推理分析,抽丝剥茧,排除疑问,最终找准了方向,锁定为内部人员作案,逐渐缩小嫌疑对象,终于使作案人刘艺星捉拿归案, 原来,上个月,刘艺星的一位远房亲戚前来找他,说是国外有一位老板,愿意出五百万美元的高价购买郁子江的《晚秋》图。他听后怦然心动,一连许多晚上都无法入睡,最后终于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精心策划,制订了这个巧妙的盗窃计划。原以为用一幅膺品偷梁换柱地取代了原画,就不会引人注意,难以发现。谁知这一骗局当天就被馆里识破,并且请来了何钊这位无案不破的猎神。全篇文字精炼,故事曲折生动,破案推理层层递进,最终锁定目标,利用纳米技术助破此案,在事实的面前,刘艺星只好低头认罪。全篇文字精练,推断合理,丝丝入扣,引人入胜,耐人回味!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3-13 22:55:52
  全篇文字精练,推断合理,丝丝入扣,引人入胜,耐人回味!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