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心灵之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心灵】回家过大年(散文)

精品 【心灵】回家过大年(散文)


作者:毕雨民 秀才,2062.9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07发表时间:2018-03-19 21:39:51
摘要:农村出生的孩子们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年末回家过大年。大年三十聚大餐,跪拜长辈,初一吃饺子,这些传统的民俗是孝道文化的传承,是乡下人朴实的美德。

【心灵】回家过大年(散文)
   年,在隆隆炮声中越来越近。上学的学生早就回到了家乡等待着,在外打工的返乡人流进入了高峰,坐飞机的、乘火车的、自驾车的,还有骑摩托车的,五花八门,中国“迁民式”的回家过大年,正以排山倒海之势铺天盖地而来。
   进入腊月,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和众多的中国人一样,传统的思维定势决定了只有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才能踏踏实实地过年。
   腊月二十九,辛集市区正是年前疯狂购物的最后一日,为了过这个年,乡下的人们也涌进城里,恨不得把个超市搬到家中,大包小囊的,像不要钱一样抢购。我驾车好不容易穿过拥挤的道路,一路急奔,穿梭在回家过年的车流中,后面留下了无数个S轨迹。终于回到老家,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小村庄,我心里立马踏实下来。开始在室内院落做年前最后一次大清整,点燃供暖锅炉,温暖寒冷了一个冬天的房子。
   村子里炮声依稀,虽然有了年的氛围,但远不如童年时代印象的那般浓厚。街道上是悠闲的人流,三三两两,多是回家过年的后生。勾肩搭背,各自盯着手里的手机,脚下散漫地走着。即使迎面来人,懒得抬起头来看看。有时碰见长辈熟识,还是对方主动打招呼:回家过年了。才从手机上抬起茫然的目光,变成傻笑,嘴里“嗡嗡”着不知所云。
   想起童年时代,本来狭窄的街道上,孩子们满街道地奔跑,纷纷拿出鞭炮放个响,忽聚忽散,热热闹闹,串家走户,看看谁家有好吃的。各家都在忙着烹制年货,孩子们跑上去抓上一把,边吃边走,是最幸福的时候。
   大年三十上午,老家逢五排十的集日,这是年末最后一个集市。正好买点新鲜蔬菜过年备用,还有没准备齐全的年货最后一次备齐。别看乡下的集,人却特别多,三乡五里的都来,这个集日时间最合适,人们也有心情,都出来转转。一时间,集市上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却未到中午,人群散尽,只剩下零散商户收拾七零八落的残货,人们都回家聚餐去了。接近中午12时,便有鞭炮鸣响,炮声隆隆,响彻天空。是在表达:要过年了,年的序幕即将拉开。乡下的大年三十也是很重要的日子,要像模像样,搞一顿丰盛的午餐。
   下午,村子里很安静,人们都在家里忙着制作水饺。这是乡下人的习惯,大年初一的饺子,都是要提前制作出来的。街道上多是孩子们,还有年轻的低头族,一个样子,都是目无表情地盯着手机,似乎周围的世界和他们没有关系。四点之后,街上开始热闹起来,女人、孩子们多,整完了水饺之后,换上新衣服,带着娃娃,到辈分较大的同姓人家里去拜年。路上遇到执行同样任务的其他人,相互问候一下,偶尔碰到男人们趁机开几句玩笑,沾了便宜的、被沾了便宜的都哈哈大笑。过年了,都是高兴心情,乡下人难得闲下来有这般心境,在此渲染一下,图个热闹。
   太阳落山了,夜幕很快就把小村庄淹没在黑暗中,依稀鞭炮声响,渐起渐落,此起彼伏,随着夜幕的深厚,频度加升。
   除夕的夜幕像一张黑锅底,不断响起的炮声带着烟花把夜空弄得五颜六色,在天空各处展现着、回响着,传得很远、很远。打破了一往的寂静,提醒着人们旧的一年即将走完最后的脚步,人们还在抓住最后的瞬间欢送即将过去的不平凡的一年。庆祝这一年带来的沉甸甸的收获,感谢这一年我们人生快乐地走过。
   个把小时有余,炮声依稀渐落,偶尔划破夜空的烟花显得有些单调刺眼,周边村庄的烟花还在不断划破夜空,显得遥远而模糊。
   夜,变得更加黑而深沉,只有房间窗户发出的光亮和街道上昏暗的灯光点缀着村庄,勾勒出村子的轮廓。
   多数人已经回到房间,年龄大的习惯了收看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稍微年轻的边看春晚,边聊微信;低头族们躲进卧室,窝到角落里,恨不得钻进手机;孩子们都在盯着手机抢红包,唯恐一个不留神,下手晚了,错过一个超级大红包。据说一个晚上下来,收获颇丰呢。我有好多群,里面也在抢,群友们还不断互祝春节快乐。这个年代,虚拟世界的、现实当中的,相互都很亲热,似乎没有多大区别了。
   村庄的夜晚还是挺冷的,但还是有夜晚习惯散步的,况且是除夕的夜晚,街上人多了一些,热闹了一些。
   穿得圆圆溜溜的,毛茸茸的,缩着脖子,双手插在口袋里,弓着腰背,在昏暗的路灯下散漫地走着。听着传来一高一低的说话声,有时还挺热烈,却不知所云何事。
   与此同时,佛家的善男信女们,跪倒在香烟缭绕的佛桌前,口中念念有词。求佛祖保佑一家老小平平安安,身体健康;求佛祖保佑家里的顶梁柱事业有成,钱袋满满的。求佛祖保佑孩子能考上好学校,找个好工作。大年三十的晚上要上三炷香,折腾大半个晚上,一直到午夜子时,新年钟声敲响。村子里又是炮声再起,鞭炮骤响,一时间,把个寂静的夜空震得爆裂,但不过十几分钟,迅速消停下来。之后,便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记得小时候,我们家族的初一大拜年是从天刚微微发亮的时候开始。因为祖上有德,到我父亲这一代位居族长,成了毕氏家族最大的辈分,还是娃娃的我经常被同氏家族小辈老者追逐着喊“小大辈儿”,不懂得什么意思的我便仓惶逃窜。结婚之后开始拜年,只剩下几个七八十岁的老哥哥、老嫂子,不断听到老人们的述说,我才对拜年的意义有所了解。
   之后十几年,我受父亲与族人长者委托,重修家谱,补充并理顺了半个多世纪家谱的空白,并采用树谱的形式把每个枝脉的延续呈现出来。随着老父老母的故去,而立之年的我也成了族长,辈分位居首位。
   如今的初一大拜年还是沿用旧的形式,只是现在的年轻人不再起床那么早。规定同氏族人六点半在我家集合,我是大辈分,虽然年龄不是很大,但我们家族是按辈分排队的,自然聚在我这里是理所当然的,这也是我执意回家过年的原因之一。为了接待这个仪式,腊月二十九我就赶回来做卫生、烧锅炉,又在腊月三十全家人回来继续暖房、祭拜,晚上睡在这里,以备早晨按时起床接待。
   早上六点一刻,门外有了动静,我开门迎接首批到达者,依次记录电话,以备将来谁家有红白事通知家人之用,日后慢慢建立微信圈子。现在年轻人多数在外打工,经常不在家住,打个电话,在什么地方都能通知到。
   等家族男丁到齐,互相问候新年快乐,家族红白事总理总结去年存在的问题,说说今年的想法,重申或增加几条规定。即便有几个不太服从的小辈儿,也有碍于大辈儿在场不再多说话,家族的规矩就是这样慢慢形成、延续,变得神圣而不可违背的。
   然后一声令下“给大辈儿拜年!”我急忙说:“岁数大的不要跪了。”还是“呼啦啦”跪了大半个院子。二三十岁到七八十岁不等,都是一家之主,有的还是社会上举足轻重的人物。此刻,在氏族面前,按辈分排序,小辈儿尊重和服从大辈儿,这就是家规、家训、家族文化的形成。古往今来,因为有这些家族文化,潜移默化地解决了家族内部的许多矛盾纠纷,为社会和谐发展奠定了基础。
   之后,便根据辈分分了若干组合,分别去了不同辈分人家拜年。此时,街道上已经人来人往,相互祝贺“过年好!”见到在外还乡同学、朋友,互递香烟,互相握手,互相问候。还有像鲁迅先生文章写的“见面之后就寒暄,寒暄之后说彼此胖了。”总之,很久不见面,见面便是客套,问寒问暖。
   此刻,网上拜年悄然进行,网络把全世界的人们都能拉倒面对面,增进了彼此联系和了解。老师、同学、同事互祝过年好,新年好心情;微信群、QQ群里天南海北的网络朋友整个美篇、弄个小程序,五花八门的新年祝贺搞得热热闹闹。
   在乡下,大年初一第二件大事是上坟给故去的亲人送饺子、点心、烧纸钱。于是,上午九点之后,出现了另一道景象。在通往坟地的各条路上开始有了像赶集一样的队伍,步行的、骑自行车电动车的、还有开汽车远途而来的。刹那间,长时间寂寥安静的坟地热闹起来。放起鞭炮,摆上贡品,准备拜祭。如果没有用砖砌好的烧纸池台,找一根树枝木棍之类的东西在坟头的南面平地上画一个圆圈圈,要留口朝向坟头才行,这样烧的纸钱才能被坟莹里的亲人收到。据故去老人生前讲,每逢烧纸的日子,没有后人的孤坟野鬼会守在近处抢钱。因为他们很穷,没法过日子。如果留口朝向别处,这些野鬼会抢走一些,甚至有可能全部抢走,这样你就白白烧纸钱,亲人得不到了。
   因为陆续几伙人来拜年,我准备好出发已经上午十点多,想到别忘了带上自来火,记得早上放炮的时候曾经把自来火放进口袋里,便在两个口袋里反复摸索,好久却没有摸到。于是回到厨房寻找,第一眼就看到放在桌上的贡品忘了带上,却不见打火机在哪里,再一次摸口袋里居然一下找到。我随口说道这是老人提醒我东西没有带全,这样我返回来寻找就会发现。老婆笑我说痴话,我却不以为然,确信这是真的。虽然我并不迷信,甚至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生活的经历告诉我有些事是说不清的,信其有问题会迎刃而解。
   我到了坟地已经阳光明媚,冬日暖阳照在昔日荒凉的坟场,有了些景象。在草丛中,在土坡上,上坟的人们跪倒在地,点燃纸钱,口中念念有词。来人越来越多,火光冲天,烟雾缭绕,不断有燃放鞭炮、点燃二踢脚的,坟场像过节一样,热闹起来。
   我在这样的氛围里很快履行完我的义务,站起身来观察这些坟莹,里面埋着的许多我见过他们的生前,有的曾经有着辉煌的一生,或者才学过人,或者财富满车,却英年早逝,有的一生碌碌无为,却年过九旬,寿终正寝。究竟怎样的人生才是后人推崇和学习的呢?我一时茫然,不得其解。一串串似乎很哲理很经典的语录响在耳畔。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为人民利益而死,死得其所,他的死重于泰山。
   一昧地追求物质财富的增加,实现人生最大价值,并不一定是正确的人生价值观。
   人生如梦,各有各的活法,也许到生命终结他也没有明白该怎样活。看看周围的人,朋友、同事、同学,各自有自己的信条,各自有自己的天空,我也茫然了。
   下午,我拜访几位同学朋友,然后去夏老师家,每年退休还乡的老教师们在这里相聚,都是我小学、中学时候的老师。大家见面习惯了“过年好,祝贺我们都长了一岁。”然后向我探听有没有调薪的信息,我像胸有成竹的样子告诉他们:退休人员的十四连涨肯定没有问题。习总书记不负众望,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中国梦不久远矣!
   如今,年已经过去,炮声变得遥远。
   村子里安静了。老人们留下来,守候着出生养育自己的那个家;年轻人去往各处,投身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之中。
   又一个年的轮回,还会有更加轰轰烈烈的“回家过大年。”
  

共 405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回家过大年》一篇充满年味的散文。年,是中国传统节日里最大最高潮的节日,既是一年的结束,又是一年的开端,回家过年,一直是中国人的习俗。作者也不例外地赶回了老家,欢度春节。作者运用沉稳的笔触给我们带来了家乡的一些年俗的同时,既有独特的一面,也有着与其它地方共同的一面,同时,又以诙谐的笔触描写了新一代人的过年方式,还回忆着自己年轻时那些年味。从作者散文文字里,我们不难发现,随着时光的流淌,年味在变化,年俗也在变化,唯一没有发生变化的是人们对年的期待之情,对年的欢庆之意。散文语言流畅,笔墨清爽,如同画一般地展示着家乡人回家过年的概况以及那些当地的年俗。佳作,推荐共赏!【编辑:雨春】【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321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雨春        2018-03-19 21:42:08
  问候作者:新春快乐,二月二龙抬头!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2 楼        文友:雨春        2018-03-19 21:45:00
  十里路不同天,各有其俗。年,也不例外,一个地方有着一个地方的习俗。感谢作者给我们带来了自己家乡的年以及那些人与事,也正是他们才构成了与众不同的年俗。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回复2 楼        文友:毕雨民        2018-03-20 09:14:04
  谢谢雨总精彩点评。2018,一起前进,撸起袖子加油干!
3 楼        文友:雨春        2018-03-19 21:48:19
  不知不觉地我们又走过了一个友谊之年,踏上了2018次航班,欢聚心灵之约!感谢赐稿,期待精彩再现!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