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旧】旧手艺 (征文·小说)

精品 【流年·旧】旧手艺 (征文·小说)


作者:山魔 童生,663.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72发表时间:2018-03-22 07:17:42


   刘大钟岔开两腿仰面坐在地上,脊背靠着墙根下两把锄头。夕阳微弱的光散在他和锄头们身上。西屋投下的阴影就像一张旧毡子盖着他眼前的半个院子,不住地一寸一寸往前挪。
   刘大钟是刚刚扔掉一只三十斤重的大冬瓜,回来就直接坐靠在墙跟上的。冬瓜起先是黄黄的圆点,随后面积渐渐扩大,流出了酸酸的水,大半个软塌下来的部分发了黑毛。
   这刘大钟二十岁就是远近闻名的瓜把式。在农村,瓜把式像木匠、铁匠、泥瓦匠一样,属于一门一辈子饿不死的手艺。当年待嫁的姑娘都想找个有手艺的后生。翠香就是靠在屯山小学当校长的姑父,才打败了当时最有竞争力的幼儿园老师李淑丽,并且在看瓜棚里施了计谋,弄了个奉子成婚才把刘大钟抢到手。刘大钟多年免费承包屯山小学男女生厕所,他种瓜从不用化肥,全靠农家肥当家,育出的苗壮实,成活率高。邻里栽种的菜苗都是他白送的,瓜田里叶子不正常大伙也都要请刘大钟看看。
   刘大钟舍得农家肥,土疙瘩打磨得细沙样。他种的瓜果蔬菜水分足,甜度高,个头大,模样整齐。翠香回娘家提着一只大萝卜七斤多,直径五六寸。有人见了,说那萝卜长得就像个小水桶。翠香娘逢人就说,我家大钟墙头上都能种出萝卜来。
   刘大钟当年还收了一个徒弟叫二伟,比大钟小不了几岁,二伟初二就念不进去书,对木匠铁匠没有兴趣,提着一盒到口酥,要跟着刘大钟在田里伺候瓜苗。开始倒也老实,跟着师傅育苗、栽苗、压瓜,学了些横横道道,后来看着瓜蛋子一个月比拳头大不了多少,好不容易熬到西瓜上市了,丰产了也卖不到好价钱,还不如跟着泥瓦工搬石头都见效益多了。二伟于是长了兔子腿,眨眼不见了。
   只有刘大钟不管大年小年,不管赔赚,一心一意侍弄着瓜田。他喜欢看水灵灵的宝贝在田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喜欢看着翠香拎着拔了瓜秧子的最后一波瓜送给邻里乡亲,看他们眯着眼睛朝自己笑。
   城市像一只啃草的山羊,啃着庄稼,啃着草地,眼看刘大钟的小村就要被啃完了。阳光天地小区要征用150亩瓜田,小区在离刘大钟的瓜地两百米外的地方圈了起来。二伟找小区负责人闹了几次,他的瓜田每年得到一笔遮光补偿费后,一直闲置着。二伟地里的草就像长了舌头一样,伸到路中央,伸到刘大钟的瓜田里。刘大钟不愿意用除草剂,怕伤着瓜宝宝,他挥舞着镰刀,斩割着这些草舌头。
   冬瓜躺在车里个个就像饱满的枕头,刘大钟骄傲地看着这些瓜宝贝。在超市门口,他看到海报上写着今日特价:冬瓜0.10元/斤。这么说他一车枕头一样的圆滚滚的冬瓜买不到五十块钱。经理说山东那边的冬瓜四五分钱一斤,烂得像狗屎一样。超市是促销手段,用冬瓜带动其他货物的销量。要是愿意就一毛钱一斤收购,超市只赚吆喝。刘大钟转身就走。他在步行街摆了一天,把冬瓜切开来卖,一共才卖掉两个。他们说超市的冬瓜吃起来像棉絮一样,刘大钟的瓜才是冬瓜味。可终究超市的冬瓜就跟白送一样,还有多少人会买他的瓜呢。
   此时刘大钟斜靠在墙角下,背后是他的伙伴:几把锄头和钉耙、铁锹,他渐渐看到不到对面的夕阳。好几天不再出去卖瓜了,而他的瓜真的就像狗屎一样,躺在西屋里,悄悄地长黄斑、生黑毛、淌酸水。
   “看你一副窝囊样!躺在那里就有人上门来买你的瓜?满院子都是酸臭味,还以为死了人呢?”门外呼啦一声是面包车关门的声音,翠香穿着一件皮短裙,进了院子。她穿着越来越时髦,一不顺心就扯着嗓子。最近二伟在林群商厦给她找了个卖老年服饰的活儿,每天用面包车接送,翠香也算上班族了。
   刘大钟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像脊背后面沉默无语的农具。
   翠香用脚踢着他的腿:“你一辈子就只能干最低级的粗话!别人的地都占了,搂着钱打麻将。你这个倒霉相,地没有征收,还想着种瓜的事。我和慧慧跟着你戴了一辈子穷帽子,都快被这又酸又臭的冬瓜熏死了!二伟给你在星光铁厂找了个烧锅炉的活,一个月2500,你去不去?”
   “不去!刘大钟腾地站起身,使劲拍打屁股上的土,就像放了烟雾弹一样,“老子只会种瓜,不会烧锅炉!”
   翠香追上去就打:“死瓜蒌子!你以为找个活那么容易。这次你不去,咱就不过了!我跟着你罪都受够了!”
   那天早上,刘大钟扔掉四个烂得稀泥一样的冬瓜,把窗子敞开得大大的,去星光铁厂烧锅炉去了。他就像种瓜一样把煤拍得实实的,悉心照料了半宿,天亮的时候锅炉底下却是一片漆黑。工作区的员工像高粱杆一样站在办公桌前手插在裤兜里。刘大钟慌忙拉了一车柴禾,人熏得就像刚从煤窑里掏出来一样,才把锅炉点着。五天灭了三次,员工缩着脖子,好像在野外办公一样。领导走过来,仰头看看摇摆的树枝,又看看锅炉前手忙脚乱的刘大钟,下了辞退令:天越来越冷了,锅炉烧不下样子,不换你员工不答应!
   刘大钟一大早骑着自行车回家,一串白亮的鼻涕晃悠着,薄薄的冬阳洒在身上,比锅炉房还冰凉。烧锅炉受气,伺候人不像伺候瓜。瓜多乖呀,给它吃喝它就变着样子讨你欢喜。可是他就不明白了,以前全村田里都种着西瓜冬瓜,那贩子跟在他屁股后面递着烟满地跑。现在地被征收了,瓜贩子连影子都蒸发了,多好的瓜卖不上价钱。超市里一车一车的瓜都是从哪里来的?现在烧锅炉的工作丢了,一屋子胖冬瓜卖不出去,刘大钟机械地蹬着自行车。他想,回去干脆把冬瓜和胡萝卜土豆装一大车拉到深山里去卖。听说那里路难走,蔬菜是个缺货。也许这样女儿生活费才会有着落,说不定还能给翠香买个皮包。他这样想着,不觉到了门口,他把自行车放好,刚要推开西屋看看那些冬瓜,突然听到北房里传来些响动,就像刺猬钻进了草窝,又像野猪闯进了瓜田,可这是他的家不是瓜田呀。他明白了什么,推了一下,门里面拴着。他用握紧的拳头一边擂一边吼:“开门开门!”
   门开了,二伟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用挑衅的眼光瞪着他。刘大钟操起一根扁担就抡。二伟一把夺下扁担,推了刘大钟一把,夺门而出。刘大钟四下里找顺手的器械,看到窗台上晾晒的冬瓜,搂起一只脑袋大的瓜朝着二伟的后脑勺投去。瓜砸在二伟的脊背上,落地成了碎花。二伟扭过头咬着牙轻蔑地骂:“瓜蒌子!穷死你!”
   刘大钟胸部呼呼地起伏,他呲着牙逼近翠香。刚抬起手,翠香就站起来:“你打你打!你有本事给我拿钱来,你给我买过几件衣服?我跟着你享过一天福吗?你一年倒腾破瓜卖的那几千,还不够慧慧生活费。”
   虽然师徒名分尽了,但不能搞他的老婆。刘大钟受到了奇耻大辱,他指着翠香的鼻子:“怪不得这畜生天天用面包车来接你,这畜生比你都小了九岁。你不要脸,老子要脸,你给老子滚!滚!”
   他突然看到桌上崭新的皮包,一把摔在地上,掀翻了桌子。
   翠香捡起地上的皮包,从衣架上扯下衣服,连哭带骂:“整天混得像个鬼,还在这里装能!这日子我早穷够了。离婚!老娘再也不回来了!”
   刘大钟几乎摔倒,他站稳自己,呼出一口口的重气。西屋里又有三个瓜瘫在地上,看样子收拾不起来。他就不明白自己不施化肥不喷农药,跪在地上捉虫子种来的大冬瓜,怎么就没有人来收购,竞争不过一批批外地来的瓜?他端起一个长了黄斑的瓜,举过头顶,摔在地上,踏了几脚。心里的气犹自不息,他冲出去,从屋檐下抓起铁锹,进了西屋就开始朝着冬瓜堆疯了一样地砍开了。
   直到太阳落山,刘大钟才走进西屋把碎了一地的冬瓜铲到筐子里,水滴答滴答掉在他的膝盖上腿上。刘大钟心疼地抹着瓜皮,眼里雾了起来。他刚要把筐子翻倒在垃圾池就听有人喊:哎哎,刘大钟,这几天你这里的垃圾都没有人愿意拉了。你要是再倒烂冬瓜,以后这里的垃圾你自己拉!
   大钟呼啦一下把筐子里得汤汤水水全倒进了垃圾池,挺着脖子吼:“你愿意拉就拉,不愿意拉有的是人拉!”
   他转身返回院子,把门哐当一声闭上。刘大钟坐在西屋的台阶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像雕像一般久久不动!
   大约坐了一个多小时,他听到手机的振动,也许是某个超市和自己联系瓜的事,一看是慧慧的号码。今天是十五号,又到了给女儿打生活费的日子了。原计划冬瓜卖了钱,给女儿大大方方多一些生活费,可是现在翻空了口袋,只有不到五百块。他闭着眼睛,听任手机呜呜地震动着。
   手机震动了三次,空腹的刘大钟捂着咕咕叫唤的肚子看到慧慧发过来一个短信:爸爸,这个月不用打生活费了,我的征文获得了一等奖。另外我帮你应聘了山东寿光一家农业合作社,是专门种菜种瓜的,月薪5000块,可以发挥你的特长。我把电话给你,你联系一下。
   刘大钟的眼睛溢满了雾水。他比谁都清楚,瓜田保不住了,周围的土地长满了野草,虫子打不尽也捉不完,村里城里有了下水道,农家肥哗哗排到了河沟里,四周堆满砖瓦和装修废弃物,也许不久节水灌溉都停止了。他根本无法将瓜田清理得像自己的床一样平整干净,现在一季瓜要付出双倍的劳动,由于不成规模,竞争不过超市从外地拉回来的瓜。他深深叹了口气,那么多人都走出去了。也许,自己走出去,这种瓜的手艺才能有用。
   几天后,刘大钟把一屋子冬瓜便宜处理了,他卷了几件衣服,把一只蛇皮袋扔到肩上,大步朝瓜田走去。瓜田还是那么平整,两边的蒿草结了饱满的种子,冲着他幽默地笑。他弯下腰,抓起一把冰凉的土,在手里研磨成粉。小区林立的高楼,把威武的影子投在瓜田里,将要枯黄的野草向他招手,试图挤进他的瓜田。地头节水灌溉的管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刨了出来。刘大钟平静地丢掉手中的泥土,拍拍手,把蛇皮袋重新扛到肩上,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村子。

共 366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旧手艺,其实,手艺不旧,手艺永远是一个宝,有了她就饿不了,这是不会改变的真理。然而,残酷的事实,却让拥有手艺的刘大钟贫困潦倒,甚至连老婆也跟他人跑了!社会的发展和城市化快速推进,过度的圈地造成了生态的破坏,以及小打小闹靠吃老本的个体经营的溃败。唯有规模生产,科学物流,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刘大钟最后不得不远离了他热爱的故乡和养育他全家的那一亩三分地,那曾经让他名望左村右舍,让他搂得美人归的土地。小说通过刘大钟的遭遇,刻画了城郊农民生活的现状和生存的挣扎,也从另一个侧面挖掘了社会变革时期人性的多维性。耐人寻味,作品带给人思考!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3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324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22 07:20:14
  拷问社会,拷问人性的作品,十分有深度。
回复1 楼        文友:山魔        2018-03-26 09:01:28
  谢谢山地老师的鼓励和厚爱。在我颓废的时候,你是山顶的灯塔。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22 07:21:06
  手艺人的遭遇背后,是怎样的一种心酸?耐人寻味。
回复2 楼        文友:山魔        2018-03-26 09:02:09
  辛苦编辑,用心解读,我备受鼓舞!加油!
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3-22 10:19:40
  流年社团专栏作家傅菲先生说,故物,留存着亲人的体温。故物里,有灵魂在驻守。
   感谢您与我们一起共赴一场旧时光的邀约。旧,雪藏着时光的疼。旧,雕刻着生命的感动。
   行止见识,与旧相亲。旧时光,旧巷子,旧房子,旧家具,旧爱,旧梦,老街旧邻、前尘旧事,多少风景旧曾谙。
   旧,在心中,在笔端。
   感谢支持流年,顺祝春日安好。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3 楼        文友:山魔        2018-03-26 09:02:45
  谢谢雪妞妞留言,有流年就有梦!
4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03-22 11:07:25
  看过这篇文章,不由得感慨。时代确实在变迁,但带来的并非都是幸福和快乐。对于刘大钟来说,未来可期,但丢掉的,却或许永远不可回来。
回复4 楼        文友:山魔        2018-03-26 09:05:29
  问好平淡是真老师,谢谢你的耐心解读,有不到之处,请老师多多多指出。
5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03-23 10:16:19
  旧手艺,曾经的美好与辉煌,都随着时代的变迁而褪色,甚至带来贫困与羞辱。刘大钟的故事,唏嘘的留恋中,有疼痛加身。
   好文字,向山鹰学习。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5 楼        文友:山魔        2018-03-26 09:03:50
  我也要向你学习,你的文字精致,我写的粗糙!问好燕子!
6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03-23 10:18:31
  徒弟二伟,倒也与时俱进,却又少了些德性。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6 楼        文友:山魔        2018-03-26 09:04:29
  是大雁,呵呵!一起加油!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