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降临】老李和驴 (征文·散文)

精品 【流年·降临】老李和驴 (征文·散文)


作者:茉莉花香香满苑 童生,765.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05发表时间:2018-04-01 09:57:25

老李喜欢驴,一辈子养了十几头驴。老李养驴不是群养,是一头一头养,像养孩子一样。
   老李家是山区,走路都得背绑着手,头往前嗬着,这样走路省劲儿。每次都是老李在前头哈着腰走,小毛驴在后面撅着屁股跟,每头小毛驴都是这样,就像牵着自己的孩子。
   毛驴大了,就变成毛驴在前头悠悠闲闲走,老李在后面跟,毛驴的步子慢了,就时不时吆喝一声:“哒驾”,这时毛驴扑闪着大大的驴眼回头看看老李,就知道错了,赶紧往前快走几步。有时候管不着自己的驴蹄子走得快了,老李马上“吁”一声,毛驴就放慢蹄子停住,摇摇头、摆摆尾表示知道了。就这样,属于老李和毛驴之间的对话延续了几十年的十几头驴。
   老李养驴都是从驴驹子开始,这样可以养出感情,就像养育孩子一样,把“哒驾”、“吁”的口令的声音高低、语调变化、频率缓冲慢慢灌输进毛驴的耳朵,成为他们之间的专属沟通语言。
   驴驹子慢慢长大了,脾气也长大了,有了“驴脾气”。驴也跟人一样,有的温柔,有的暴躁,有的倔强。有的驴发脾气时六亲不认,连养大它的老李都不服气,还时不时尥蹶子。一年,老李给一头驴擦腿上的伤,驴怕疼,一蹄子把老李的下巴骨踢碎了,驴一脚把老李踢了住了一月院,也一脚把自己踢进了屠宰场。
   老李和驴接触多了,不免也有了“驴脾气”,就不信了!再从亲戚家里牵来一头驴驹子,就是现在这头。按咱人的性别区分就是女性,不知道是怕驴玷污了人,还是怕人玷污了驴,没人说男驴还是女驴,都称呼雄性为叫驴,雌性为草驴。
   这头草驴白鼻头,黑眼圈,矫健的美腿,紧致的腰线,浑身无杂毛,属于“极品美驴”,因长相俊俏,这头草驴还额外有了个名字,黑妞。
   每天,老李和黑妞都上山一起种地,因为黑妞小,所以到地里都是老李干活,黑妞吃草,老李干活累了直起腰杆扭头看看黑妞在一旁吃草吃得津津有味,笑骂一句:“小东西。”又接着干活。黑妞吃草吃得反胃也扭头看看老李,呲着鼻孔朝老李“哼嗯、哼嗯”叫两声,再转头寻草。一人一驴在山坡上一呼一应,惊得地里的核桃树叶哗哗作响,一下子满山都热闹起来。
   慢慢黑妞大了,老李就教黑妞拉车,把车辕架在黑妞脖子上,扣好扣子,轻轻一甩鞭子“哒驾”,聪明的黑妞就知道该往哪里走,小时候就走惯了,山路崎岖,黑妞却把车拉得稳稳的。
   到这里有必要说说老李的鞭子,这条鞭子是专门精心挑选的,鞭杆长三尺三寸,鞭梢也长三尺三寸,枣木杆儿被手汗手油滋润的油光发亮,鞭梢用红布辫着麻花辫,打在驴身上虽然不疼,但抡圆了朝天甩一下,“啪”的一声,干、脆,声音听着就疼,这声音呼啸着穿过驴耳朵刺激驴脾气,不觉得驴就迈开驴蹄不敢偷懒。
   山里的天气像小孩儿的脸,雨说下就下,奇怪的一幕出现了,黑妞披着雨衣悠闲漫步在雨里,老李淋了个“落汤鸡”,就这样回家,老李喝一碗姜汤,黑妞两大碗豆泡,高兴得黑妞在棚子里撒欢哼唱。
   黑妞吃饭细摸,喜欢吃谷杆儿,老李一手抓谷杆一手压铡刀,均匀一寸长的谷杆一会儿就铡一槽,到谷根部更短,只怕扎住黑妞的驴嘴。老李摸着黑妞漆黑的驴毛,黑妞抬起驴头呲牙咧嘴吃草,一丝微笑就从老李满脸的皱纹里荡漾出来,慢慢溢满整个驴棚。
   黑妞帮老李收麦耕地,像老李的半个闺女。黑妞大了需要找婆家,老李觉得不能凑合,必须好好相看相看。牵着黑妞满沟转。
   有的人就说,驴还有啥不能凑合的,只要是一公一母就行吧。还有人说,这比人还出样儿了,闺女找婆家也不过如此。老李自有自己的拙主意,光“嘿嘿”笑。想成为黑妞的情驴必须符合:俊俏,壮实,聪明,最后千挑万选终于在二道沟找到如意郎君,繁衍生息了好几头美驴。
   咱人形容谁笨都会说“蠢驴”“笨驴”,其实这是误解,驴也不是都蠢都笨,也和人一样有区别,甚至有时候比人还聪明还仗义。有次,老李和黑妞上山拾柴,老李一脚踩空滚到了岸下,失去了知觉,黑妞急了,从岸上就跳了下去,三蹦二蹦蹦到老李身边,用头轻轻滚着老李的胳膊,在老李耳朵边“哼嗯、哼嗯”地呼唤着,才把老李叫醒驮着回了家。
   黑妞不仅拉庄稼还管着拉磨,在农村为了吃上纯天然的玉米糁儿,豆瓣,就找块黑布把驴眼一蒙,拉到碾盘边,套杆挂绳,抽一鞭子,驴就绕着碾盘一直转,转的时候,驴也屙也尿不讲卫生,玉米糁倒磨好了,人也下不去脚收拾了。
   黑妞特殊,只要拉着它到碾盘边,也不用捂眼,也不用抽鞭子,拉磨时也不屙不尿,自动拉着石磙把玉米糁碾得粉碎。老李说,黑妞通人性。
   老李老了,黑妞也老了,一下子都步入了暮年,老李种不动地了,黑妞也拉不动车和碾了。有人说,把黑妞卖掉吧,虽说老驴不值钱,但总比让它白吃白喝强。黑妞经过和老李几十年的交流切磋,仿佛听懂了人类的这些话,睁着早已浑浊无力的驴眼使劲抬着双眼皮看着老李,“哼嗯,哼嗯”地叫了两声,老李听懂了驴吼出的简单两句里复杂的意思,摸着驴脖子不出声。
   冬日暖阳里,老李棉袄外套筒着手,依偎在南墙角晒太阳,一头年迈的驴在一旁眯着眼睛打瞌睡,老李说,今天天气真暖和。驴睁开眼扭头看老李一眼,把秃尾巴左右甩了甩,鼻子“哼”冒出一股淡淡的气流,没有了脾气,算是同意了老李的话。
   若干年后,老李和驴一起长眠在了南坡的黑竹沟。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共 204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像一幅山间生活画,又似遥远的农耕传说,更像夕阳下沙沙作响的桂花树在吟唱动人的歌谣。老李与黑妞,黑妞就是黑驴,他们是平等的,他们是有感情的,他们是那么依依不舍,相依相伴,彼此懂得。相伴到老是最幸福的事,他们拥有了。黑妞小时,老李照顾得很好,想照顾他的女儿一样。可以做活了,老李与她一起劳动,就想与他的老婆一样。晚年干不动活了,老李照顾黑妞就像陪伴自己的老板一样。 他们终于老去,老李和驴一起长眠在了南坡的黑竹沟,永远陪伴。叙事不急不缓,动感强节奏美,如诗如画富有趣味的语言融合进了浓郁的生活味地域味乡土味,直达人心。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3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02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1 10:03:36
  梨花的作品,很有特色,地域味,乡土味!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1 10:04:11
  厚实,扎根大地的作品,耐读耐品。
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2 11:01:02
  什么是好作品?很多人不知道。描写真善美,描写人性,描写美的背后那种隐痛,这样的作品,是好作品。
   莉花的作品,我读了很多,你具备了这种挖掘!加油莉花!与你共勉啊!
4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4-03 09:59:30
  太阳的每一次沉落,树叶的每一次飘零,
   每一次挫折困难的造访,每一次生死别离……都是神谕降临的另一种表达。
   那些缓缓降临的美好,是我们的福祉。
   那些突至降临的磨砺,同样是我们的福祉。
   感谢作者赐稿流年,您所经历过的每一种“降临”,有“流年”倾听。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