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降临】香雪海(征文·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降临】香雪海(征文·小说)


作者:山魔 童生,663.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70发表时间:2018-04-04 08:58:21

【流年·降临】香雪海(征文·小说) 文怀回到家已经是掌灯时分。他顾不上换掉湿湿的羽绒服,急急打开电脑,没有看到晴晴的留言。一阵忧伤渐渐袭来,他不由眼眶润湿了。今天早上他接到一个业务,要从城里拆卸三部空调拖到乡下进行安装。把维修作为毕生事业的文怀,这点活应该是轻车熟路。他心里填满了自信。雪在午后就开始飘飘洒洒,刚开始是白色的粉末,紧接着羽毛般的雪花,便像一群群白色的小鸟从天际飞来。
   晴晴那里没有雪。他在心里说,让我给你一片雪花吧。文怀将手胡乱擦了一把,站在客户家的落地窗台前,将轻舞飞扬的雪天发给晴晴。最美的风景是与人分享,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和天边的她绑在一起。
   文怀脱掉羽绒服,他忙了一天,又累又饿失神地靠在椅子上。二十多度的暖气很快融化了一路的冰冷,他抓着手机呆坐了起来。手机在那会就已经没有电了。
   就在昨天,他在小区门前等一个客户,王璐和一个男子亲热地肩靠肩从超市里走出来。他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晚上他质问她时,王璐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你看不惯可以离婚啊,你不是一直对我看不顺眼么。”
   “他是谁?”
   “你管人家是谁!你只要想离婚,随时可以!”
   文怀恨不得暴打她一顿,可是所受的教养阻止了他这样做。虽然,这样的伤害没有哪个男人会能忍受。可是他内心却担忧两个孩子会失去快乐,她也会从此走进一段布满泥沼的人生。他不想这样的结果。他知道她的致命个性缺陷,坚信没有哪个男人会比自己更能包容她,奈何她自己却毫不醒悟。
   今天王璐一早穿戴得整整齐齐又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文怀也不想去追问了。两个人孩子倒也自由,拿着王璐甩下的钱美美地吃了一顿肉夹馍,早在一边看光头强去了。他白天想了很多,如果因为投鼠忌器而放任自然,鼠害只会日益猖獗。
   “文怀,你不开心吗?”是晴晴的头像在闪烁。她的头像是白色的背景,如同一串雪花在舞蹈。
   “没有呢。”蜷在转椅里的文怀坐直了腰。
   “你不开心,我感觉得出来。文怀,我们认识几年了。你相信有心电感应吗?你的忧郁已经越山越水传到我眼前。”
   文怀只好告诉了她。那个名存实亡的婚姻他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如同天要下雪,谁要嫁人一样。一个人纵然拥有完美的人格,没有人欣赏,就好比美丽的雪景默默地消逝。晴晴是上天送来聆听他忧伤的天使。她曾说,你站在那里就是一树风景,我舍不得一览无余地看透你所有。
   晴晴沉默了,很久一言不发,让文怀都感觉到了不安。
   “晴晴,你在吗?你怎么不说话。”
   “我在。”又过了很久,晴晴终于说话了。“文怀,是不是因为我的出现,导致你冷落了她?是不是你忽视了她?婚姻是需要经营的,就像房子要打扫,窗户要擦拭,花朵要浇水。文学是一程孤旅,我们是因为共同的志趣才走近,生活的平静是安静写作前提的。如果是因为我,我宁可站到远处……”
   “傻傻,你说啥呢!”文怀说,“这与你无关,在我认识你之前,她就已经被魔鬼附身了。我在文学路上跋涉了很久,我需要你的陪伴。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自己在逼仄的夹缝里还能前行多久。”文怀说到这句话,心里突然激动了,他的眼睛开始返潮,在心里忍不住轻轻喊了一句,“晴晴,我爱你!”
   一种温热的情感在心里激荡。认识几年了,晴晴勤奋写作,从烦躁的生活之海接自己上岸,他忍不住轻轻打出那几个字:“晴晴,我爱你!我是真心的,你不要生气。”
   “文怀,雪还在下吗?是不是很冷?你早点休息。”
   “我睡不着。晴晴,外面的雪很冷,心里的雪很暖和。好想我们能够相依相偎,哪怕片刻时光。”文怀相信,晴晴也是爱他的,只是他们错过了人生最美的年华。她在雪藏一份美好的感情。
   晴晴闭上了眼睛,她似乎看到了文怀颤抖的手指,一种心疼在心里蔓延。她不敢睁开眼睛,它已经被泪水涨满了。
   “晴晴,他不在家吧?”文怀的意思是如此热烈的语言,当心被人窥见你心中的风景,打乱平静的生活。
   “你说什么?”晴晴听到提示音睁开眼睛,她愕然了。
   “你竟然把我想成这样?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你以为我离开不了男人吗?我删了你!”
   文怀吓了一跳,一时没回过神来。他懵住了,等他醒悟过来再要说,发现对话框突然消失了。晴晴真的删除了自己!他惊慌失措了,连忙多次申请添加,但毫无回应。他拨打晴晴的电话,但是一接通就被挂掉,如是十几次最后,晴晴的电话干脆关机了。他只好在群里通过临时会话进行留言,反复解释说明。但晴晴再也没有发出只言片语。他心里充满了惊愕和懊悔,失魂落魄地躺到床上,辗转反侧几乎整夜没有睡着。
   早上被闹铃吵醒的时候,文怀急忙看手机。那个临时对话框依然没有动静。他再拨打手机,依然是关机。文怀心情沉重地吃过早饭,情绪低落地出去做事。雪在昨晚什么时候已经停住了,道路上车辆将雪碾成了脏污的泥水,车子在路上满腹心事地慢慢走着。不知不觉,又到了那个遮阳挡雨的广告牌下。多少次他站在广告牌下的阴影里,和晴晴交流文字,谈写作,谈生活,谈家庭,谈理想,那些无以伦比的快乐总能洗掉一身的疲倦。就在前几天在这里他们一起阅读了《傻子吉姆佩尔》。此时广告牌下的草地上,雪儿还不曾被玷污,洁白得让人不忍踏上去。
   文怀突然心中涌起悲伤。他含着眼泪拿出手机,翻看着收藏里的照片。正在这时,手机忽然来电了,是晴晴的电话!
   “晴晴!”文怀只喊了一声,竟然就凝噎了。
   电话那头沉默着。“晴晴,”文怀忍不住哭出声来,“你不要离开我!晴晴,昨晚是我不好,虽然是个误会,但让你难受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你可以责骂我,痛斥我,但不能离开我。没有了你,我就啥都没有了!我没有心思工作……”
   “我不放心你。你要好好的。”晴晴终于幽幽地说话了。
   “晴晴,我虽然卑微,但不影响我努力活得高尚。我一直想找一个志趣相投的人陪我文字里跋涉,你理解我,欣赏我,真心陪伴我。我把这个看做生命里第二个春天,你是我生活的全部动力,我倾注了所有的热情。你不要我了,我就会颓废了,堕落了……”
   “文怀,我也舍不得和你分开!你这么忙,一直坚守自己的追求。我怕你因此颓废,那我就成了你的罪人。”
   “晴晴,只要你不离开我,再苦再难,我也会坚持。让我们携手在文字里。好吗?”
   “那你听我安排不?”
   “你说,你怎么安排我都听。”
   “你要好好关心她。家庭平静,我才会心安,我们才能专心写作。如果因为我而生活不安定,那我就离开你;以后每天阅读一篇世界文学经典,一个月至少要写一万字,不可偷懒。我想针对你的短处,有针对性训练你写。”
   “嗯嗯,我接受。晴晴,你一生气我就会惊慌失措。你以后别删我了。”
   晴晴挂了电话躺在床上,还在发呆。文怀不会知道,晴晴也不想让他知道,为什么她对那句话那么敏感。和家林已经离婚一年多了。这一年来,虽然他一心想回来,可是自己心里却是死水一潭。若定要说有一丝微澜,那就是家林依然对自己一心一意的,死心塌地地要复合,女儿也希望爸爸妈妈重新在一起。但是,想到无法忍耐他的平庸和愚昧,她就努力止住自己的恻隐之心。前半生为别人而活,后半生一定要为自己而活!
   她真切地感觉到,心心相印和灵魂共鸣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感觉。自从和文怀相识相知以来,她觉得生活有了更丰富多彩的意义,人生也变得厚重起来。
   可是她又有自责和不安。她一直害怕自己会影响文怀夫妻的情感。现在,已经有这样的迹象了!文怀就像一块璞玉,尽管是她拨开顽石发现他,却是属于别人的宝。她拿不得,却又放不下。当时毫不迟疑地删除了文怀,一面是误解而产生的怨愤,一面是下意识地要掐断这份情感。文怀一遍遍拨打她的电话,她忍着不接最后狠心关机;临时会话看了一遍又一遍,强忍着不理会。她一晚都没有怎么睡着,两人交往以来的点点滴滴,在她脑海里纷纷乱乱地闪现。她明知道是误会了文怀,但是那一瞬间产生的羞辱感让她恼怒了。
   她在QQ好友里删去了文怀,却感觉无法把他从脑海里删去。文怀很多优秀的品质和人生价值观都和自己十分一致,兴趣爱好和文学鉴赏眼光也不谋而合。看到他着急地解释和呼叫自己,她眼里竟然不知不觉噙满了眼泪。她担心他开车走神,终于在吃过早饭后,她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
   夏天来了,文怀的工作繁忙起来。晴晴给他安排的任务,他已经感到很吃力了。每天忙碌回来,顾不上疲倦,埋头坐在电脑前,写他的小说,他害怕自己的懈怠跟晴晴拉下距离。这段时间他和晴晴共同构思了一个作品,他必须在规定时间写完。晴晴也在同步写一个类似的作品。他们每天晚上都相约坐在电脑前,如同对坐在一张桌上,写累了就打个招呼。有时不说话,却感觉着对方的呼吸。
   文怀投入到这样一种文字的愉悦之中,他忘记了工作的琐碎,微笑着善待身边的人,越来越自信。不单是在写作道路中,他对晴晴已经有了一种牵挂惦记和偲偲之恋。不,就是爱恋。他不止一次地想,要是能和晴晴朝夕相处,耳鬓厮磨,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可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注定只能是一种相隔千里的情感共鸣,只能生长在文字里。就算这样,也是幸福和满足的!文怀动情地这样想着。相比毫无生气的婚姻,这种清风明月般的精神之恋让生活呈现出活力和光明。
   王璐依然每天沉浸在牌馆里,混迹于市侩赌棍之间。文怀曾经做过无数的提醒,要她远离这些人,寻一份正当的工作,王璐依然我行我素。
   这天王璐回来已经是深夜,她脱掉羽绒服,刚要走进自己的卧室,就被文怀叫住了。他们已经分居很久了。
   “你不觉得每天和他们混在一起,赌博娱乐,打情骂俏,浪费生命吗?”
   “怪事。你以为像你一样每天守着冰冷的机器就不是浪费生命吗?你不会陪我,永远也不会和我一起去玩牌,我自己寻一点开心也不行吗?”她反唇相讥。
   “有很多女子孜孜不倦地追究梦想,哪像你找不到方向,跟谁都没有共同语言。”
   “我跟你更没共同语言。别的女人跟着男人吃香的喝辣的。你写了几年写出个什么枝叶来。我跟你有什么?这冷冰冰的日子我也受够了!明天就离婚!”
   “离就离!”文怀被激怒了。听到摔门的声响,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拿到离婚证的那夜,文怀失眠了。王璐走了,这早该结束的婚姻并没有使他解脱。他害怕失去晴晴,一旦那样他会找不到自己。他可以失去生活中的太多东西,但是他已经不能失去晴晴,不能离开写作。离开晴晴的指引和陪伴,他的梦想和依托就被全部掏空了。
   文怀不敢告诉晴晴这些。
   晴晴不在,一连三天,也没有上线。
   一大早,文怀忍不住拨通电话。“文怀,我这段时间很忙,没空和你聊天,以后联系你。你不要联系我。”晴晴突然这样的回答,文怀觉得很不安,明显地感觉到了她的冷淡。就算老公生病住院,难道一点说话的时间也没有吗?难道是她老公窥见了他们的交往?她陷入困境之中?难道是她已经知道自己离婚了?想到这里,他随之产生了强烈地自责感,觉得是自己给她制造了麻烦。
   不管怎样,都意味着,晴晴好似有心电感应,她知道了内情,要离开自己了。文怀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他无精打采,失魂落魄一般。
   他试图打电话,但是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特大寒流即将袭击大江南北。天气预报说晴晴的家乡终于要降一场多年不见的大雪。
   文怀一如既往每天给晴晴留言,也不管她看不看到。
   晴晴,你们那里要下雪了!终于要成为名副其实的香雪海了!我多想去你那里,和你一起去香雪海踏雪赏梅。
   你说过,我们要一起堆一个雪孩子,一起吃一根冰棍。外面大雪纷飞,我们守着一炉红暖的火,你把头靠在我肩上。
   晴晴,你说过,你对我没有任何物质苛求,只希望能永远这样在文字里守望着,可是,为什么你就退却了呢?
   晴晴,你是不是担心我们的情感会对她产生伤害?晴晴,没有伤害。让我们在寒冷的季节里互相取暖。
   晴晴,你也不用担心。即使以后我们相见,见面可以像清风拂过月亮一样。
   果然如预报所说。后天,一场大雪将降临香雪海。
   晴晴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文怀站在广告牌下,像风雪中那些落光了叶子的孤独的树干。天空灰沉沉的,又在积极酝酿着一场飞雪。他打开手机,在晴晴的空间徜徉,阅读晴晴空间下面好友的对话。他惊讶地从对话里知道,晴晴和老公已经离婚两年。她不敢把独身的情况告诉自己,就是担心影响文怀的现实生活,害怕他生活不再宁静。现在她看到文怀的写作已经走上了向山的路,决定离开他了。
   文怀惊得说不出话来,晴晴躲避自己原来是这样!他激动得趴在方向盘上放声大哭。晴晴,跟我一辈子在一起好吗?让我对你好!
   忽然一片雪花落入脖子里,他感觉寒冷刺骨,浑身一哆嗦。他一刻也不能等了,他要马上去香雪海见晴晴。
   她端庄文静,比视频里更加让人喜爱动心。忍不住抱住她,她羞涩地笑着,双眼脉脉含情。两人置身一片冰清玉洁的世界,四周的红梅傲雪盛开,香气弥漫在清冽的空中。晶莹的雪花还在不断飘落在两人身上。捧起她的面庞,万千情意在眼神中。
   列车在风雪中向南方飞奔。

共 499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香雪海》是一篇描写中年人爱情的小说。文怀与晴晴相识于网络,以文会友,都以忙碌生活中的执着书写,来诠释对文学的喜爱。小说的背景,最初是一个冬天,漫天飞雪。文怀的心情就像这雪,飞扬,又冰冷。与妻子性格迥异让他难以容忍,无爱婚姻的束缚,让他倍感煎熬。他鼓足勇气对晴晴说出爱意,晴晴却转变了对文怀的态度,她给文怀安排书写任务,督促他坚持圆梦。从冬到春,文怀终于从文字的愉悦中,品味中生活的自信。妻子选择离婚,他亦不敢对晴晴说出真相。他默默地守护着这份隔空的纯爱。从春到冬,他才知晓,晴晴早就是单身,为了他的幸福,一直默默付出的现实,他才决定向南飞奔。带着他的满溢的爱,去远赴晴晴的香雪海。真爱在飞奔,时间在流转,中年人的爱情,终于抵得过时间的消磨,走向圆满。此篇小说,用一种隐忍的奉献来诠释中年人的爱情,书写取材别致,文字向阳向暖,就像降临的雪,走过冰冷,迎来春天。佳作,流年推荐赏阅!【编辑:平淡是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04-04 08:59:03
  编辑这篇文章时,听说我们河北的承德,花开后,下了一场大雪。景色很美。就如这篇文章书写的情感,让人唏嘘,感叹。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4-04 09:46:40
  太阳的每一次沉落,树叶的每一次飘零,
   每一次挫折困难的造访,每一次生死别离……都是神谕降临的另一种表达。
   那些缓缓降临的美好,是我们的福祉。
   那些突至降临的磨砺,同样是我们的福祉。
   感谢作者赐稿流年,您所经历过的每一种“降临”,有“流年”倾听。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3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8-06-11 11:23:19
  山魔美女,你来流年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未曾正式拜望过,抱歉哈。这两天抽空来你家取经,学习了你好多篇文字,写得真好!流年个个是大家,除了我。从《向山的路》一路走来,直走到了《香雪海》,一路风光旖旎,精彩纷呈,真让人流连忘返啊。山魔美女的小说很有特点,写作手法娴熟,读来非常受益。佩服之心油然而生,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写出这样的文字,那该多棒呀。真心的向你学习!!
闲云落雪
回复3 楼        文友:山魔        2018-08-01 09:21:14
  最近好久没写了,香雪海是一个朋友的半个楼续写的,可能与我风格不同。谢谢友友的阅读和评论,加个好友一路走走吧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