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都是老鼠惹的祸(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都是老鼠惹的祸(小说)

绝品 【看点】都是老鼠惹的祸(小说)


作者:一海蔚蓝 秀才,2379.8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44发表时间:2018-04-12 12:57:24

【看点】都是老鼠惹的祸(小说)
   孙桂香夜里睡不着,就说她听见咯吱咯吱的啃啮声,还听见小动物来回跑动时发出的刺啦声。那是什么动物弄出的声音呢?半夜里,她在房间里四处寻找,床下、衣橱,找个了遍,也没看到那个小动物。回到床上,躺下没多久,她又听到了那个声音,感觉那个声音有点熟悉。不会是一只老鼠吧。不是一只,而是两只,因为她听见它们的撕咬声了,好像是两只老鼠在打架。这让她心里陡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在安静的下半夜,她感觉自己的心找到了着落。后来房间里静下来,过分的安静让她再也无法入睡。
   晚饭后,建明正在看电视,孙桂香就把家里发现老鼠的事告诉了他。这是孙桂香在儿子家住下后的第三天,换了一个地方睡觉,她还不习惯。建明笑笑,他已有好多年没见过老鼠。在老家,看到老鼠是见怪不怪的。有时在大街上,你会看到一只灰色的老鼠,旁若无人地走过,还瞪着一双滴溜圆的小眼睛,左看看右瞅瞅。这边你正吃着饭,突然之间会有一只老鼠从桌子底下窜过去。那时的猫逮老鼠,家里从不喂猫吃的,它自食其力,捉一只老鼠就是它一天享用的美味。
   建明买的房子是高层,十六楼,一百二十多平方。在寸土寸金的市区,房子买下来,花掉了一百多万。这个房价他还能够接受,在这个三线城市,他觉得生活还是惬意的。家里哪会有老鼠。母亲那么说,他认为母亲是因为水土不服,或想家的缘故产生的幻听。但母亲言之凿凿,说她活了一把年纪,会连一只老鼠的声音也听不出来。豆丁正在写作业,听奶奶说家里有老鼠,就跑出房间,问奶奶老鼠好玩不。她就说,老鼠有什么好玩,那么脏,还偷东西吃。豆丁说,可我喜欢老鼠,因为我是属老鼠的。
   豆丁做了一个鬼脸,模仿老鼠的动作,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在她要转第二圈时,建明皱了一下眉头,说写作业去,写完了再玩。
   豆丁说,我要养一只老鼠,叫它陪我玩。
   建明说,老鼠会成精的,成精后会把你吃了。
   豆丁给建明一个白眼,说着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蹦蹦跳跳回了房间。
   儿媳正在厨房洗碗,听婆婆疑神疑鬼地说家里有老鼠,就说妈,你可别吓我。孙桂香却强调说,真的!夜里我听见老鼠打架了。母亲是从不说谎的,她耳朵不聋,眼睛不花,为人处世,表里如一。建明没有多想,他知道这是母亲不适应城里生活的缘故,楼层那么高,是绝对不会有老鼠的。母亲来了三天,他和妻子上班,女儿又上学,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孤单是肯定的。一个人呆着,想的事情就是多。建明提出带母亲下楼去逛一逛,母亲却不想出门,外面车多人多,让人看着眼花缭乱。
   孙桂香的担心不无道理,儿子家的家具都是新的,要是老鼠磨牙,把家具啃坏了怎么办?还有万一被孙女看到,把她吓着了,如何是好。早知道城里也有老鼠,真该把家里的那只猫带来。猫是老鼠的天敌,家里有猫,老鼠就不敢在家里轻举妄动了。在老家,孙桂香不仅养了那只叫花花的猫,还养了七八只鸡。建明每次回家,临走时,她都让儿子带上一篮子鸡蛋,说带回去给豆丁吃。她养的鸡不吃饲料,别看下的鸡蛋个头小,蛋黄却不小,不像吃饲料的鸡下的蛋,蛋黄发散。花花怕生人,建明回家,它就躲得远远的,瞪着一双淡蓝的眼睛看着他。花花是孙桂香的伴,它不叫花花逮老鼠,因为晚上花花喜欢跳到她的床上睡觉,可花花调皮,看到老鼠,它会兴奋,追得家里的老鼠四下逃窜。建明接她去城里过冬,她几次想开口对儿子说带上花花,又担心儿子不同意,就没开口。她倒不担心花花会饿着,只是觉得她走了,把花花留在家里孤孤单单的。建明看出了母亲的心思,上车前,说你要是舍不得花花就带上它?孙桂香摇了摇头,在楼房养一只猫,地儿太小,它会不习惯的,而且它还要吃喝拉撒,会影响到建明一家。上了儿子的车,她回头去看,花花蹲在大门口,喵呜喵呜地叫。花花的喵呜声让她的心疼一下,又疼一下。去城里过冬,不止是儿子的意思,还是远在广州的女儿的主意。儿女小时,他们都是听父母的。儿女大了,父母就要听他们的了。
   几天不见花花,孙桂香倒有点想它了,也不知道它饿着没有,会不会被人打死。夜里睡不着,她心里空荡荡的,空得让人的心没着落。因为静,她听到的任何细微的声音都被放大了,厨房里没关严的水龙头滴水的声音,一下一下敲打着。她起身下床,蹑手蹑脚地去厨房关水龙头。回到房间,却发现豆丁在床上,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她说,豆丁,怎么不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呢。
   豆丁说,奶奶,真的有老鼠吗?我想看看它们。
   孙桂香说,哪有什么老鼠,是我瞎说的。
   豆丁说,你说的有啊,你还说老鼠在打架。
   孙桂香说,我那是做梦呢。豆丁听话,快点回房间睡觉去。
   房间里有点热,孙桂香习惯了睡冷被窝,冬天里,她早早就会躺下,花花也会早早钻进她的被窝里,所以她一时半会还不能适应暖气开得这么热的房间。豆丁回房间后,她毫无睡意,躺在那里等天亮。离天亮还早,她再次听到了刺啦刺啦的声音,就循着那个声音寻找,朦胧中她看见一个小小的影子一闪。是一只老鼠,很小的一只老鼠。紧接着,她又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房间里真的藏着两只老鼠,它们在夜里出来活动,找吃的。下了床,她拉开衣橱的门,屏住呼吸,房间里却安静下来。它们藏起来了,或者溜到其他房间去了。她有些担心,万一两只老鼠去了豆丁的房间,把她吓着怎么办。豆丁说她喜欢老鼠,她喜欢的只是电视上看到的老鼠,那种可爱的小白鼠,而不是农村的那种老鼠。农村的老鼠是令人讨厌的,而且脏兮兮的,看着让人恶心。在老家,记得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大家饿得眼睛都发绿了,那些窜来窜去的老鼠也饿得胆大包天,连人也不怕。有一只老鼠实在是饿得不行,甚至跳上床,把一个刚满月的小孩子的鼻子给咬了。要不是发现及时,恐怕她的鼻子就被吃掉了。她把这事对建明说,建明不信,说这是危言耸听,老鼠还敢吃人了,那不成精了。那个被老鼠咬了鼻子的女孩子,现在也六十岁多了,因为鼻子上那个难看的疤,到了三十多岁才嫁人。有时去赶集,她还会遇见那个女人。农村不比城里,稀奇事多着呢。
   要是花花在就好了,在家里,只要花花喵呜一声,那些出来找吃的老鼠就被吓得胆战心惊。其实,花花倒不逮老鼠吃,看到老鼠,它会伺机而动,快如闪电般扑过去,然后用前爪按在老鼠的屁股上。花花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那样贪玩,等它和那只老鼠玩够了,它会把老鼠叼到大门外的水沟里。孙桂香不许花花捉老鼠,每次花花捉老鼠后,她都给花花洗澡。可花花屡教不改,并不因为孙桂香上次说它而长记性。
   它们去哪了?孙桂香趴在地板上,朝床下看了看,突然看到一双滴溜圆的小眼睛。是一只老鼠。在她看着它时,它也在看着她,那双小小的眼睛,胆小而警惕。孙桂香伸出手,还未拍下去,那只老鼠哧溜一下不见了踪影。她失望地看着,但心里却莫名其妙地获得了些许安慰。在这个城市,所有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只有这两只不知道从何处来的老鼠让她感觉是那么熟悉。要不是担心豆丁被吓着,她才不会去管什么老鼠不老鼠。
   孙桂香一夜忐忑不安,熬到天亮,她决定等儿子儿媳以及豆丁出门后,仔细找一找,把夜里看到那两只老鼠赶出家门。
  
   白天,孙桂香把房间的各个角落找了一遍,从儿子的卧室到豆丁的卧室,再到卫生间、厨房、阳台,可她一点蛛丝马迹也没寻到。一番折腾,把她累得腰酸背痛,把手伸到背后捶了两下,又捶了两下,看看表已经快到儿子下班的时间了。建明要把她接来过冬,几年前就开始做她的工作,她家里养着猫,养着鸡,离不开。前几年她的身体也好,还在院子里种了青菜,碧绿的油菜,绿生生的黄瓜。从春天到秋上,几乎不用出门买菜吃。她腿脚勤快,把一个小院子侍弄的生机盎然。建明的父亲不到五十岁就去世了,那时建明的妹妹丽珠还在上大学,建明还没找到工作,她的日子过得清汤寡水的。丽珠的花费都是她一点点节省下来的,等到丽珠大学毕业,建明谈了女朋友。定亲时,她掏出三万块钱,交到建明的手上,沉甸甸的。捧着母亲交给的钞票,建明才知道这么多年母亲过得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在沙发上坐下,儿子打电话来,说中午不回家吃饭了,叫她自己弄点吃的。儿媳中午在单位吃,豆丁在学校,过去建明中午几乎不回家吃饭,把母亲接来后,他才中午回家。在挂电话前建明说晚上带着她去看电影。孙桂香一愣,说看什么电影?我不去的,要去你们去。建明在电话那头哦了一声,说那我们不去了,晚上我们一家人出去吃饭。
   建明的父亲就是放电影的,那时都是露天电影。建明的父亲骑着一辆大金鹿自行车,车后座上驮着两个铁箱子,一个箱子装胶片、一个箱子装机器。一个月里,大家总能看上几场电影。他们村放电影,都在学校的操场,不等建明的父亲到,村民已早早到了,拎着马札、板凳去占位置。有的孩子迫不及待地去迎接建明的父亲,会爬树的孩子,不用安排,已经爬上树,等着扯幕布了。后来镇上建了一个电影院,因为要花钱买票,去看电影的人就少了。孙桂香看电影不用花钱,可她极少去看,怕别人说闲话。儿子说晚上去看电影,孙桂香听到电影两个字,心莫名其妙地疼了一下。老吴去世已十多年,回头去看,恍若做了一个梦。前几年,还有人给她介绍老伴。对方是一个小学老师,儿女都在城里,家庭情况和她差不多。她没同意,连说也没给儿子说。只有一次,她对丽珠提了一下。丽珠的意思是只要母亲愿意,她会举双手赞成的。她忙说,我只是那么说说,一个人过很好的。没事去街坊邻居家串个门,一天的时间就打发过去了。
   一个星期里,丽珠总要打两三次电话来。丽珠在广州工作,电话是长途,她心疼钱,总是长话短说,三言两语之后就催促女儿挂电话,说她忙得很,又要给猫喂食,又要给鸡准备吃的。电话挂了,她却盯着那个老年机发呆,就好像丽珠藏在那个手机里一样。
   正发着呆,丽珠的电话打了过来,问她在哥哥家住得还习惯不,嫂子对她好不。孙桂香连声说好。丽珠说,我哥要是对你不好,等回家我教训他,给你出气!
   她就说,你这个死丫头,还是那个脾气,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似的。
   在村里人眼里,她的这一儿一女,都是人中之龙凤。可她不觉得,两个孩子离家都那么远,只在电话里说说话,还不如那些儿女在身边的,出人头地又怎样呢,孤单时想找个说话的都找不到。孙桂香和女儿说着话,突然看到了那两只在夜里活动的老鼠,它们居然一点也不怕她,几乎是大摇大摆地穿过客厅,去了她睡觉的那间卧室。她吃了一惊,忍不住发出一声啊。丽珠就问她怎么了。她说,我看到两只老鼠,你哥家里怎么会有老鼠呢?
   丽珠说,妈,你看花眼了吧?
   她说,你妈我眼不花耳不聋。
   丽珠说,我哥知道吗?
   她说,我说了,可他们不信。
   丽珠说,花花逮老鼠啊,怎么家里还有老鼠?
   她说,花花在老家呢。
   丽珠说,要是花花在,家里就看不到老鼠了。
   丽珠提醒了她,要是弄一只猫来,那两只老鼠就被吓跑了。来时,真该把花花带上,建明都说要她带上花花,可她一犹豫,还是把花花留在了家里。如果花花在,哪里会有老鼠。家里有老鼠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老鼠把儿媳的一双鞋子给咬了一个洞。如果是一双平常的鞋子,咬了也就咬了,儿媳说那双鞋子是丽珠送她的,四千多块,只穿过一次,平时舍不得穿。孙桂香被吓了一跳,一双鞋子四千多,这还是人穿的鞋子吗?比金子还金贵的鞋子,也只有丽珠那个死丫头敢买。儿媳不无惋惜,心疼得手都在发抖。建明说,再买一双就是,你看你,至于心疼成这个样子。儿媳说,这可是丽珠去意大利给我买的,我就穿了一次,不是你的,你当然不心疼。她这么说,建明也有些心疼。四千多的一双鞋子,咬出一个洞,这鞋子还怎么穿。儿媳的愠怒让她心里不舒服,更让她心里不舒服的是儿媳说,过去家里从没发现老鼠啊,怎么突然有老鼠了?建明瞪她一眼,她这才发现自己说的这话不恰当。担心婆婆误解她的意思,忙改口说,我是说楼层这么高,老鼠是上不来的。听到家里有老鼠,豆丁却很高兴,除了在电视上看到过老鼠,真的老鼠她还没见过呢。豆丁在房间里蹦来跳去,嚷嚷着哪里有老鼠啊,我怎么没看见?
   孙桂香说,老鼠很吓人的。
   就是的!儿媳说,还会传播鼠疫,要是人被传染了是会死的。
   豆丁说,小老鼠,爬灯台,偷油喝,下不来。我就是那只小老鼠。
   什么鼠疫,什么会死人。建明说,我小时还吃过老鼠啃过的地瓜,不是照样活着吗?哪像你说得那样严重,净在那里夸大其词。
   儿媳要建明去买毒鼠强或粘鼠板,说她从小害怕老鼠,看到老鼠她就吃不下饭。
   建明不怕老鼠,丽珠也不怕。他们小时,经常看到老鼠。那个时候谁家里没有老鼠,有时冷不丁就会窜出一只,甚至连人都不怕。有一年过年,年三十晚上,孙桂香包的水饺被老鼠偷吃了,一个都没剩下,气得老吴对她大发雷霆。那个年过得让人闹心,一家人都拉着一张脸。事后老吴弄来一只猫,从那以后家里的老鼠不再猖狂了,偶尔看到一只,也不像过去那样胆大包天,在人前明目张胆了。花花就是那只猫生的,按照人的年龄来算,花花也是一个耄耋老人了。

共 851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从楼房发现了两只老鼠着笔,表面上看是老鼠在捣乱,影射出的是母亲在儿子家的楼房住得不安神。其实即使没有这两只小老鼠,母亲依然不会住得习惯。她习惯了自由自在田园生活,可以养猫、可以找了邻居大婶聊天,如今在城里她谁也不认识,生活习惯也和村里大不一样。她总是以一种卑微的姿态去看待城里的一切,要听儿子的,怕惹媳妇不高兴,在儿子家她找不到归属感,找不到家的感觉。小说关注农村老人跟随城市子女迁居问题,整篇作品没有华丽的辞藻,用朴实的语言娓娓道来,好像与读者拉家常一样。作品结构紧密,情感渲染到位,让人感觉孙桂香老人就在眼前。感谢赐稿看点,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太行飞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140021】【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514第1036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8-04-12 12:58:41
  问候作者,谢谢赐稿看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求索
2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8-04-12 13:03:56
  以后母亲老了,能否在儿子家养老,有没有老鼠来捣乱啊?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求索
回复2 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8-04-12 13:44:34
  有两只老鼠来捣乱,也挺好啊。
3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4-14 11:41:23
  构思独特,充满生活情趣。细节,很细化的细节!学习了!敬茶!
字是纷飞雪,朵朵入梦来……
4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8-05-04 22:29:58
  祝贺精品,希望继续努力,加油啊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求索
回复4 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8-05-14 21:03:53
  谢谢。敬茶
5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5-14 15:18:55
  老鼠只是媒介,老鼠背后是现代家庭的两代人之间的生存困境。
6 楼        文友:阳媚        2018-05-14 20:10:48
  祝贺,祝贺,祝贺友友的小说绝品!一篇有着内涵的小说,人物内心刻画细腻,文笔娴熟,难得的佳作!欣赏学习了!敬茶!期待友友更多佳作落户江山。
7 楼        文友:朱俊平        2018-05-14 21:01:26
  一篇读起来十分感人的好小说,为作者点赞!
丘隅桑田
回复7 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8-05-14 21:04:55
  谢谢,祝好
8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8-05-14 23:03:34
  祝贺祝贺,祝贺小说成绝品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求索
9 楼        文友:立文早页        2018-05-14 23:20:52
  两只小老鼠,是隐贴在孙桂香身上的思想。城与村,婆与媳,共住与孤居,最后主人公还是原班人马回来了,阳光的午好,她不再想老鼠何去何从。
10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5-15 08:15:01
  祝贺老师获得绝品,实至名归!呱唧,呱唧!
共 17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