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暗香】梨花又开放(小说)

精品 【暗香】梨花又开放(小说)


作者:李为民 童生,902.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96发表时间:2018-04-18 20:51:46


   在县城西南三五里吧,有条小河,河边有一片梨树园。关于这片梨树园还有一个俗气又美丽的传说呢,相传在千百年前,一个穷的讨不上媳妇的农人在河边的一棵梨树下遇到了一个仙女,做了他的媳妇,跟他回家生儿育女,过着男耕女织相敬如宾的田园生活,日子贫穷过得辛苦但很幸福。那个农人感动的不得了,为了纪念和仙女梨树下的相遇,他就每年在那棵梨树旁栽种一棵梨树,从不间断。几十年过去了,几棵梨树也就成了一片梨树园了。春天来了梨花开了,远望像是一片熬过寒冬的雪,洁白美丽,四村八邻的人都来看梨花,重温那个幸运的农人和美丽的仙女的故事。
   岁月流逝,谁家的孩子到了结婚的年龄了,母亲就会在梨花开时偷偷的来到这片梨树园里,在梨树枝系一根红绳沾点好运气,祈求他们孩子的婚姻能像那个农人一样幸福美满,渐渐的这就形成了一个风俗了,来梨树园的人越来越多了,这片梨树园也因此名声越来越大了。
   几年前,县里的头头脑脑们心血来潮,把梨树园扩大,又沿河在梨树园那边连着栽种一片桃树一片杏树,引来河水挖了一个奇形怪状浅浅的湖泊,湖里种上了藕。春天有杏花桃花梨花,夏天有荷花,连绵数里,河岸又修饰一番,还真引来了无数人来此游玩欣赏风景。不过还是看梨花的最多,游人把红色的线绳系在梨树枝上,男孩子们都想未来的妻子能和那个仙女一样美丽贤惠,女孩子们都想未来的夫婿如那个农人一样淳朴善良。是啊,大概平凡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吧,不求大富大贵,只盼能平安幸福一生。
   春天了,沿河的杏花开了,桃花开了,梨花开了。小河是环绕着县城而过,这些花儿就环拥了大半个县城了。天色也一天比一天亮的早了,早晨的阳光透明温暖,均匀的洒满县城,仿佛洒下了金色的希望,县城的人们都早早起来,去外面走走,呼吸清新的空气,这春光是不能负的。
   早晨的阳光也隔着窗户挤进言轻的新居了,照亮了新装修的墙壁地板,照亮了新买的席梦思大床。房子里很静,言轻还睡得很沉,七点半了还没睡醒。他媳妇秀花做好早餐了,过来叫他起床时却看见他嘴角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在做梦呢,梦里在做什么呢,秀花知道这样的笑只有在和她做那件事情时才有的。秀花脸红了,她想起今天黎明时她尿急下床小解,把言轻惊醒了,言轻就不让她睡了,想和她恩爱一次。开始秀花不愿意,言轻就粗鲁的强行扒下了她的裤头。秀花有些恼怒,甚至想把言轻掀下来,可一会功夫秀花就不由自主的随着言轻的节奏动起来了,还控制不住低低地呻吟一声,这让言轻很兴奋,动作就更卖力了。他们二人做了有半个小时吧,言轻累坏了,躺下后很快就又睡着了。
   言轻夫妻这套房子是前年交的首付款,去年领到房了,闲了没多长时间他们就装修搬进来住了。现在县城的房子卖得特别火,县城的官老爷们号召农民进城买房,家在农村的农民们就晕晕乎乎响应号召了,把这几年辛辛苦苦打工挣下的血汗钱交了首付款,不够的就和亲戚邻友东借西凑,然后又出门打工挣月付去了。目标明确了,一年年的挣钱就为了还房贷,身上有压力做活就有动力了。他们在外出着苦力却不舍得吃不舍得喝。一阵风气的形成有时候是人为的,比如县城的官老爷们订的政策,只有在县城里有房的才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县城上学的,房地产开发商打出的广告把你的新娘子接进城里来,农村人进城买房的风气就日盛了。其实大部分人买了也是闲着没人居住的,是预备着孩子的未来吧,像言轻夫妻搬进来住的很少。
   秀花坐在床沿上,看着熟睡中的言轻。言轻今年四十了,已经不年轻了,皱纹早悄悄爬上他饱经沧桑的脸,秀花想这几年言轻为了他们的小日子没少吃了苦,就有些心疼了不忍心叫醒他。当她看到言轻嘴角又在梦里坏坏的笑了,心里有些酸酸的吃醋了,她想做梦还不老实,就拍了他一巴掌说起床了,几点了还睡。言轻惊醒了,睁开眼问秀花干什么呢,好容易休息一天,秀花问他梦到什么了,言轻笑了笑没言语。秀花就说他做梦也不正经,起来吃饭吧,别忘了今天的事情。言轻说什么事啊,秀花有些不高兴了,沉了脸说你梦里只顾和你的相好的相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言轻想起来了,笑笑说我怎么会忘记呢。今天是他俩在梨树园里初次相识的日子,言轻昨天还说今天什么活也不干了,给自己放一天假,去看梨花呢。这一天对他俩来说这是他两个人的秘密,是个值得纪念的隆重的日子,他俩几乎每年这个日子都要去看梨花的。秀花说这还差不多,快点起来吧,吃早饭了。
   早饭前是秀花催促言轻,等到出门时秀花却很难出门了,在穿衣镜前试试这件衣服,觉着不合适,又试那件衣服,还让言轻看她穿那件衣服好看,言轻说你穿那件都好看,秀花头一歪说真的吗,像十八岁的少女一样有些害羞了。言轻说,你快点吧,多大岁数了,还臭美,以为还有人看你。
   秀花打扮好了,怎么去两人又有分歧了,言轻想开车去,秀花要言轻带着她踩着电瓶车去,秀花说一坐你那个面包车,我的心情就全没了,就会感觉是跟着你给人家去安装空调呢。言轻是个安装空调的,半年前不在市里干了,刚在县城里落脚时就花了七千块买了一个半新的面包,安装空调这个工作说不定要去哪里,是离不了车的。最后是言轻妥协,踩着电瓶车秀花坐在后座上,一手挎着言轻的腰就出发了。
   县城的街道早就加宽了,可言轻的感觉还是窄了,路上的车辆行人拥挤,真是人如流水车如龙。言轻觉得秀花的踩着电瓶车的主意不错的,他不用跟在大队车辆后面了,他走人行道。言轻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秀花说话,他把大道上的车辆比作大部队,他呢就是轻骑兵了,他可以悠闲地看大道上的车看边上的门市。平日里他出去就是开车给人干活,急匆匆的,像现在这种轻松的心情他是很少有的。他看到一个刚开不久的饭店关门了,贴出转让的字条了,看到有两家门面也贴着出租的字条,他感慨道现在的生意真是越来越难做了。
   坐在车后座的秀花也有种新鲜的感觉,言轻很久没有这样带着她了,就是踩着电瓶车出门也是一个人出门的,这让她想起了她和言轻谈恋爱时言轻常常骑着自行车带着她的事了,那时她就是坐在车后座上。电瓶车颠了下,秀花不由自主的搂紧了言轻的腰,言轻和她谈恋爱时坏主意特别多,总想着占她的便宜。他故意把自行车骑得飞快,手猛一刹扎,由于惯性秀花的身子就贴近了他,或者故意走坑洼不平的路,秀花害怕就又抱紧了他。那时秀花口里怪他,其实心里也是很乐意他的坏主意的。
   县城太小,没用多长时间言轻踩着电瓶车就离开了拥挤的街道了,去梨树园几里的路途一会功夫就到了。梨花开得正盛,雪白一片望不到边,道路都翻修了,人行道铺着彩砖,三三两两有人行走在人行道上,行在梨花丛中,时隐时现。不时看见雪白的梨花盛开的枝丫间系着红色的丝线,余下的线头在风里飘啊飘的,这样的景色是很美的。经过时光的过滤沉淀,在梨树枝上系红线已不单单是为乞讨好姻缘了,更多的是祝福或纪念,营造出了一种喜庆的氛围。自然现在的梨树早不是那个农人时的梨树了,大部分是这几年新栽的,不过这些不重要。
   言轻和秀花把电瓶车放在停车点,两人步行着看梨花。在梨园外面聚了很多小商贩,有卖汽水的有卖小吃的,有几个卖红丝线的生意最火。有一个还吆喝着他的丝线是那个那个寺院里的主持开过光的。他说,很灵验。这红丝线两根一块钱,来梨园的人大部分都买。卖丝线的对每一个买他丝线的都说着人们喜欢听的吉祥话,游客听了自然很高兴了。秀花也买了两根红丝线,她和言轻找到他们相识的那棵梨树,一人一根系在梨枝上。秀花问言轻系红丝线时想的什么,言轻挠挠头说什么也没想啊。言轻问秀花想什么了。秀花笑笑说这个不能说,老祖奶奶说过谁说出来了就不灵了。
   秀花和言轻相遇的这棵梨树的年龄应该很大了吧,好几十年了,年年开花年年有人在梨枝上系红丝线的。秀花现在也说不清楚当年言轻怎么那么巧,刚好看到她系红丝线呢。后来秀花不止一次想过这可能就真是他俩的缘分了。秀花在梨树枝上系红丝线时是个下午,那天天气很好,好的天气自然会让人有好的心情。秀花小心翼翼地一面系着心里祈祷着,她没想到她系上刚走两步就过来一个愣头青小伙子把她系得红丝线给解下来了。秀花自然不高兴了问他,你为什么解我的红丝线。那个愣头青却有礼貌地说,你好,我叫言轻,因为我喜欢你,就解下来了。这样的表白让秀花不知说什么了,她觉着脸红了,小声嘟囔一句谁稀罕你啊,无聊。言轻解释说这个在梨树上系红丝线和古代的抛绣球一样啊,我这算是接着了。秀花不和他说了向外走,言轻问她叫什么名字。秀花不搭理他,言轻说我一定会追你的。后来秀花也不知道言轻怎样找到了她的家的,经常给她献殷勤帮她的忙,虽有几分无赖但并不招人烦。时间长了秀花就慢慢对他有几分好感了。
   言轻想在梨树园里走走看梨花,看到秀花还站在那里不动,就问你想什么呢?秀花笑笑说,没想什么。两个人就沿着彩砖铺就的小道在梨花间慢慢走着。小道曲折迂回转出来了,梨园外面有个卖冰糖葫芦的,言轻心血来潮就买了两串。秀花接过一串咬一口说真成小孩子了,想起我小时候的事了,言轻回头看她说谁说只有小孩子才可以吃呢,我小时候吧,就喜欢吃冰糖葫芦,那时爸妈不舍得给买。言轻忽然看到秀花的发间沾了一片白的梨花,让秀花别动,伸手轻轻给自己的妻子摘了下来。摘下来了又看秀花,说其实戴着梨花也挺好看的,秀花都不好意思了,说别让人看见,言轻说看见怎么了,这里没有熟人。
   话音未落,就听见有人喊轻哥了.喊言轻哥的是他带着安装空调的一个小徒弟叫自刚的,自刚说我老远看着就像你,又是给嫂子递冰糖葫芦,又是给嫂子理头发,看你们这恩爱秀的,比小年轻还恩爱呢,整得还挺浪漫的。言轻说,瞎说,今天没事,我们就是出来走走。客气几句聊几句,自刚说不打搅了你们了,咱得知趣,是吧。笑着走了。
   前面有一条小道伸向梨园深处,言轻和秀花就沿着小道向里走去,这条小道很僻静,看不见一个人,前面一棵梨树下有一个供游人休息的长条连椅,秀花建议坐下休息一会。言轻和秀花就这样相挨着坐下了,谁也不言语。他们就这样坐着。此刻他们好像和外界隔绝。,他们身边只有清澈的阳光和洁白的梨花,远处传过来的说笑声仿佛离他们很远很远。
   一对六十多岁的老年夫妇在离他们不远的一棵梨树下站住,小声说着什么话,听着像是回忆往事。秀花想他们的爱情也许和自己一样,也是从这个梨园里开始的吧。这么多年了有谁计算过,有多少少男少女的爱情是从这个梨园开始的,秀花想这能计算得清吗。那一对老年夫妇相互搀扶着慢慢走了,那个老伯的头发都白了,是岁月染上的风霜吧,从朝日一路走到夕阳,谁的路上都不会一帆风顺的。
   秀花和言轻的爱情之帆也遇到过大的风浪的,他们的危机结婚两三个月之后就开始了,也许谈恋爱时言轻处处讨好秀花,掩藏了真实的自己。结婚了秀花属于他了,自己的本性就暴露了。言轻有一大班子狐朋狗友,他们常常喝酒夜不归宿,言轻是见酒就醉,秀花听说言轻和他的朋友们酒醉了爱去找小姐。忍了一忍了二,到了三就忍不住了,二人生气打架是免不了的。秀花常常气得回娘家,在爸妈面前哭诉,爸妈知道了言轻的品行恶劣就劝秀花离婚,秀花却不舍。这样过了七个月吧,言轻和他的哥们犯了抢劫杀人罪被公安逮捕了,法院宣判主犯主犯枪毙,言轻被判了十年。这时候秀花的爸妈再劝她离婚时秀花发觉自己怀孕了,就坚决不同意离婚,她决定要等言轻。十年,多么漫长孤寂啊,秀花在探监的日子探望言轻,鼓励他要他好好表现,还领着他们的儿子去,让言轻见见。七年,言轻由于表现良好减刑三年提前释放。出狱后的言轻对秀花感激不尽,发誓痛改前非。浪子回头金不换,他四处打工挣钱,后来学会安装空调了。
   言轻碰了碰秀花,要她看那对老年夫妇的背影,言轻说你想咱俩到他们的年纪了,会是什么样子,秀花说不知道,我肯定老太婆了,你这么高的个子,你说背会驼吗,说着两个人都笑了,都望着那对老年夫妇越走越远,消失在梨花丛中了,他们两个人的目光还没有收回来,也许在想自己老年的样子,也许沉浸在回忆里了吧。两个人又都不说话了。
   言轻看看手机,快十一点了,起身说咱回去吧,秀花说好。他们的在县城上高中的儿子今天中午要回家了,他们得回家做饭等着儿子回家的,走着讨论着该给儿子做什么饭吃呢,说来说去秀华说咱不做了,等儿子回家了下饭店吃去,庆祝一下今天这个日子,言轻说就依你下饭店。秀花笑了,在盛开的梨花丛中走着走着,手不自觉着挽住了言轻的胳膊。
  
  

共 488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往事一幕幕,随着这绽放的梨花,沉浸在记忆里的每一个角落,当你静下心来去回想,便是甜蜜而幸福的滋味。身处满园春色的梨花园,便纵有千般愁绪和伤感,也是可以随风而逝的,就像这枝头的梨花,总会在某个时刻悄然凋谢。岁月染上的风霜,从朝日一路走到夕阳,总在伴随着我们。感谢赐稿暗香文墨,推荐阅读。【编辑:且听岁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20002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李子欣        2018-04-18 21:12:40
  梨花开枝头,幸福伴长久!
2 楼        文友:李子欣        2018-04-18 21:15:57
  感谢对暗香文墨社团的支持!
3 楼        文友:且听岁月        2018-04-18 21:55:01
  文字精炼,感悟良多,荐读!
心有野马,细嗅蔷薇
4 楼        文友:樱水寒        2018-04-18 22:21:04
  修改一半,做别的去了,忘了。。大哭
樱水寒
5 楼        文友:老船还行        2018-04-22 14:41:06
  欣赏李老师朴实清新的乡土小说。祝贺加精!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