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传奇小说 >> 【八一】归队(小说·旗帜)

精品 【八一】归队(小说·旗帜)


作者:阿泥的村落 布衣,120.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947发表时间:2018-04-23 10:16:52

【八一】归队(小说·旗帜)
   一九五八年冬。
   老岭山。地处闽浙赣三省交界地,方圆几百里,崇山峻岭,古树参天,藤蔓罗织,腹部地带,更是悬崖峭壁,沟壑交叉,荒无人烟,无径可循。
   七星公社座落在老岭山边缘,社长叶长庚办公室,聚集着十几号人,围着火盆,一边取暖,一边七嘴八舌地议论,如何响应党中央号召,炼岀钢铁,敲锣打鼓,把喜报送到县政府。
   我,浙江龙泉人,曾经是浙东游击队战士,解放后,分配到七星区工作,人民公社成立后,被组织任命为武装部部长。我告诉他们:”自古龙泉出宝剑,听老家人说,最好的铁就在老岭山,但开采很困难。”
   刘老拐含着竹烟头,吐出呛人的烟雾,点点头,证实了我的说法。刘老拐是七星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世代铁匠,早年到闽西,为红军打造冷兵器,红军离开苏区到江西瑞金集结,他也就回到七星。解放后,大伙才知道他曾为红军做过事,还见过毛主席,和领袖同桌吃过饭。
   叶长庚大手拍在膝盖上:“那就这么定了,李部长在这一路打过游击,地形熟,趁冬季山里大虫小虫还不活跃,明天你带着基干民兵,进山寻宝去。”
   我苦笑着爽快答应,多年习惯,军人以服从命令、遵守纪律为天职。我对老岭山根本不熟,当年打游击,再艰苦日子,队伍也没进入这座山。这座山三面环水,入口只有几个,其它都是几百米高的悬崖峭壁,只要敌人把山口一封,插翅难飞,不被困死饿死,也要成为山中凶禽猛曽的食物。山里不仅有老虎、豹子、狗熊,遍地还是毒蛇。
   第二天,我和刘老拐挑选二十几个青壮年民兵,带足干粮、武器弹药,从七星渡口乘坐三条竹筏,七曲八弯,漂流十几里水路,才看到一处几百米高的崖壁,出现一处裂口,往里瞧,是狭长的山谷,可以容纳两排人马并肩行走。
   二天后,我们飞舞着砍刀,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后,眼前出现怪石林立,纯属不毛之地的石头山,如果传说山里有铁,那应该就是这地方了。
   “李部长你看,这块地好像有人打理过。”一个东张西望的民兵指向原始森林边沿—片沼泽地,上面长着野生稻子,虽然稻杆在冬天变成枯黄,但依然可以看出,稻穂被人采撷过。是谁敢来这里,简直是胆大包天,虎口夺粮。
   我虽然疑惑,没去深究,此行目的,是为了找铁。我带着大家,朝石头山攀爬上去。刘老拐走到半山腰,捡起一块褐斑色石块,在手中掂量了一会,他和铁打了几十年的交道,很有经验,兴奋地冲着我喊:“是铁石,含量不低。”
   我松了一口气,看着二十几个民兵,总算是有惊无险,完成了任务。一路上,虽然没看到野兽,但衣裳大多都被棘刺勾划成布条,手上脸上也是伤痕累累,幸好是冬天,蚊虫少,否则身上还不知道要留下什么。我抬头一看,太阳落到西边的山岒,说:“今晚就在山上休息一宿,明天取好样石返回,让社长送到县城炼铁厂鉴定。”
   山上风大,几个民兵分头出发,看看是否能找到—处洞穴歇脚。一个小个子民兵,站在不远的山崖下,扬起手中日本三八大盖步枪,冲我喊:“李部长,这里有山洞,还冒水呢。”
   大家朝他那边靠拢,果然,石头山壁有条裂纹,夕阳斜照,可以看到石缝进去十几米是一个宽敞的山洞,旁边还有清澈的山泉流出。只可惜缝隙太窄,那位小个子民兵挤进去,没走几步就被卡住,只好退出来。他不死心,说:“我再找找,也许还有其洞口。”
   大伙都累了,席地而坐,让他去折腾吧。谁也没料到,屁股还没坐热,“叭嗄”一响,清脆枪声打破了原始之地的寂寞,接着一阵痛苦的呻吟传来。我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对枪声有独特的敏感,马上拨出别在武装带上的王八盒子枪,往枪响地方奔去,心里暗惊,不好,可能他碰到在山洞里过冬的野兽。
   我顺着呼叫声寻去,在乱石丛中,发现小个子民兵正从洞穴爬出,通道是一条缓坡,下去十几米后,拐了个弯,根本不知道里面有多深。我伸手把那个民兵拉岀,一看吓了一跳,那民兵大腿处的血直往外冒,太诡异了,就算自残也打不到这个部位,那民兵痛苦地说:“李部长,山洞里有人,还问我口令。”
   这时,大伙已经都围了上来,看到眼下情形,立马散开,五花八门黑乎乎枪口对准洞口,前几年,这些民兵大多配合解放军参加过剿匪,有一定战斗经验。
   我百思不得其解,解放初期,这一带虽然土匪众多,但在五三年年底,已经全部肃清,而且老岭山自古以来没有岀现过匪情,就是国民党部队溃退之时,宁在山外战死,也没有一兵一卒逃窜进山。难道是盘踞在台湾国民党空投的敌特分子?我顺手捡起一块圆石,往洞里一扔,好一会才没响声,斜坡好长。我坐到地上,慢慢朝下滑去。到了拐弯处,我把棉帽摘下,用枪管顶着,朝前探去。
   “口令。”那声音像从地底下冒岀,对方在暗处,任何目标岀现在转角,他们肯定一目了然。没听到我回答,“叭”的一枪,子弹穿过棉帽,钻入泥土。我一听声音,是老套筒发岀的,可以肯定,对方不是来自台湾的敌特,这类枪支,抗日战争胜利后,在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中,早就已经被淘汰了。难道真的是土匪,五三年在剿匪战役中的漏网之鱼。我突然想起,山脚下被人割去稻穗的野生稻谷,那数量,供几十号人一年的口粮也没问题。
   我后退几步,从腰间抽出一颗手榴弹,它本来是对付野兽用的,没想到却遇上披着人皮的豺狼,我拧开盖子,取出拉环,套在指间,冲洞口外的民兵作个手势,让他们找好位置趴下隐蔽,然后喊话:“你们被包围了,放下武器,只有出来投降才是出路。”
   洞里一点反应也没有,似乎不屑一顾,只有我的声音在回响,我再次虚张声势地发令:“一排掩护,二排、三排准备……”
   说完,右手一甩,掷出手榴弹,想试探一下山洞里的虚实。“轰”的一声暴炸,里面一股浓烟随气浪冲出,呛得我干咳连声。下面有人喊:“开火,别让敌人乘机冲下来。”
   “哒,哒,哒……”的声音像炒黄豆似的骤然响起,打得洞壁的泥土和碎石乱飞,刘老拐在上面喊道:“李部长,小心,敌人有重武器,不下于三挺捷克式重机枪。”
   刘老拐二十多年前在苏区修理过这种机枪,它发射子弹的声音很有规律,威慑力非常大,但枪身笨重,没几个人难以挪动它。
   我爬上来,连忙对民兵营长说:“你赶紧带两位民兵,连夜按原路出山,不要回公社了,坐着竹筏顺流而下,半天时间就能赶到阳城,军分区司令部驻扎在那里,把这里的情况给首长汇报—下,我们在这里守住洞口,不让他们逃跑。”
   第三天黎明前,一支装备整齐的队伍,打着火把,终于抵达老岭山,与我的民兵队伍汇合。
   指挥员是位团长,姓陈,刚从福建前线换防到阳县休整集训,他对阳县有深厚的感情,曾经在这片土地生活战斗过,那时,他还是不满十五岁的红军小战士。民兵营长赶到军分区,他正好在司令部,听说有匪情,心里痒痒的,自从朝鲜战场下来,有好久没打仗了,这对于一名职业军人来说,就像失业—般难受。于是向司令员请缨,亲自帶一营官兵,前往老岭山,将这股残匪歼灭,还地方一个平安。司令员向上级汇报后,得到批准,他就一路急行军赶来了。
   天刚亮,陈团长给部队下达了作战计划,他听说土匪有重武器,把山炮也抬来了。他命令山炮架到洞口,炮筒朝下方俯冲,让营教导员开始喊话:“里面人听着,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命令你们在半小时内出来投降,否则,等待你们的命运将是毫不留情、完全彻底地被歼灭。”
   半小时过去,洞里面一点反应也没有,陈团长火了,这位当年从闽浙赣走出去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小鬼,心里想,八百万军队的国民党都被老子打得离开大陆,龟缩到台湾,剿灭你们几个山贼,还不是垂手可得。他大手一挥,喊:“开炮。”
   一声巨响,惊天动地,洞口转弯处,被轰塌一角,硝烟过后,还是一片沉寂,我心中有所不安:“报告首长,这几天,洞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会不会山洞还有其它出口,土匪溜了。”
   站在旁边的侦察班班长说:“团长,我带几名战士下去探探虚实。”
   陈团长点点头:“去吧,注意战士们的安全。”
   侦察班长一挥手,几个战士跟在他身后,慢慢滑到山洞通道拐弯处。山炮轰过后,地上隆起了一堆小石丘。还没等他抬头,里面的枪声响起,打得那堆小石块乱飞。
   陈团长让他们撤下,心里暗骂:“奶奶的,老子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们。”
   他又下命令:“爆破筒,往里面推。”
   正当战士准备再次下去时,洞口拐弯处交替出现两个人影,一闪而过,飞出两颗黑乎乎的小圆球,陈团长暗叫一声不好,命令战士们趴下,还是有两人负了轻伤。
   部队赶来,民兵们都退到二线,刘老拐站在高处看热闹,那飞出的两颗炸弹,他可是瞧了个明明白白,比鸭梨大的圆球后面飘着一节麻绳,他情不自禁喊出:“马尾雷。”
   他慌忙一拐一拐地走到陈团长面前:“怪了,对方怎么有马尾雷,都二十几年没见过这东西。”
   “马尾雷?”陈团长当然知道这玩艺,那是当年在苏区时,红军兵工厂独创的手榴弹,比手雷大,系着一股麻绳,使用时,抓牢绳子,在手上甩圈,再对准目标掷出,既省力又甩得远,而且方向偏差不大。陈团长骂骂咧咧,奶奶的,这伙人用的马尾雷、老套筒、捷克式重机枪,都是第一次国内战争时期的兵器,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里面人听着,不要作无所谓的垂死挣扎,再不出来投降,我这里有几十支爆破筒,别说你们,就是整个山洞也将不复存在。”陈团长冲着洞口喊,说完,他都觉得自己脸红了,堂堂二百多名英勇的解放军战士,却对这伙土匪束手无策。山洞的地形太复杂,人再多,有劲使不上。
   洞底下粗犷的声音飘出:“放你姥姥狗屁,白狗子们,给老子听着,只有死去的战士,没有投降的红军,做你的千秋美梦去吧。”
   这句话不亚于一声旱天雷,把外面所有人震得面面相觑,白狗子?红军?这伙人到底是谁呀?
   陈团长听到骂声,也是一愣,抗日开始,红军已经取消番号,他们到底是哪支部队,难道在这里过了二十几年与世隔绝的日子?
   “你们是红军哪部分的?”他怕对方误会,亮明自己的身份:“我是原苏维埃警卫营的,现在红军已经改编为中国民解放军了。”
   里面人肯定会听到他的大嗓门,沉默一会反问:“你是警卫营的?骗鬼吧,口令。”
   “口令?”陈团长记得当年红军离开阳县,前往江西瑞金集结,开拨前几天,为了避免夜间相遇敌我不分,传达了口令:“口令,战斗;回令;胜利。”
   陈团长试探地大声吼道:“战斗!……回令。”
   “胜利!”一声并不响亮的声音,还带着颤抖,传到上面每个人耳朵,接着山洞里有人喊:“我是一连连长范家接,你是警卫营哪位?”
   范家接,红军从苏区撤往瑞金集结时,他正好被锯去左腿,当时营长接到总部的指示,重武器、重伤员一律就地安置,以免影响行军速度和战斗力。刚做完手术的范家接,本来情绪就非常不稳,听说不能随大部队行动,悲观情绪油然而生,听完传达,当时就掏出手枪准备自尽,被营长缴了枪。营长交给他一个任务,组织那些不能跟随部队行动的重伤人员,保护苏维埃政府不能带走的几箱文件,以及从敌人手中夺来的重型武器装备。而且派—个连的士兵,送他们进入老岭山。营长严厉地命令他,这里就是他和那些重伤员必须坚守的阵地,没有得到指令,不许离开一步,而且把口令告诉了他们,只有口令才能改变他们的任务性质。
   结果,红军长征时,营长和警卫营所有战士壮烈牺牲在湘江突击战中,无一人生还。那时陈团长一到瑞金,就被调到总部当首长的警卫员,而且,有关营长当时对范家接这部分重伤员的安排,他便不知情。
   范家接,他还活着?陈团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自从阳县保卫战后,就没再见过面,听说他负了伤,被送到总部医院治疗,生死不明:“报告连首长,我是警卫营通信员陈蛋蛋。”
   没多久,山洞里的人,一个个出现在洞口。第一名,连长范家接,最后一次苏区反围剿战斗中英勇负伤,失去左腿;第二名,战土胡立灿,在掩护红军医院撤退时失去右臂;第三名,徐小冬,捷克重机枪手,在一次阵地保卫战中,被敌人飞机投下的炸弹,炸瞎了双眼;第四位……
   他们拖着一口沉重的木箱,里面装的是土地改革时,分给贫苦农民的土地契约,营长临别时叮咛他们:“我们革命,就是为穷苦人打江山,要土地,打江山易,守江山难,你们现在守的就是江山,所以任务比我们更艰巨,一定要坚持下去,等我们回来。”
   他们艰难地爬上洞口,棉袄棉裤已经破烂不甚,只有头上戴着的八角帽和缝在帽子上的五星还依旧红得耀眼。他们看着眼前这批身穿草绿色军服的队伍,很是茫然。
   陈团长看着他们,铁铮铮汉子,泪流满面,声音从心底吼出:“全体听令,列队,立正,稍息,立正,持枪,敬礼!”
   范家接已经认不出谁是陈蛋蛋,但他还是走到陈蛋蛋跟前,凭他直觉,这人应该是这支部队的首长:“报告,警卫营一连连长范家接,顺利完成首长交给我们的任务,现在请求归队。”
  

共 492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原本是怀着探奇的心理读的这篇小说,可是读完了这篇小说,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几十年的革命斗争中,有多少怀揣着过上幸福生活梦想的人,为了心中的理想,凭借自己坚守的信念,在艰苦卓绝中坚持着,在与世隔绝中坚持着啊!只因他们始终坚信那个“英特纳雄耐尔”的信仰一定会实现,他们在这个理想的感召下,坚守着自己的阵地。不!那不只是一个阵地,他们坚守的是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是共产党人为劳苦大众打天下、谋福利的初心!当读到:洞底下粗犷的声音飘出:“放你姥姥狗屁,白狗子们,给老子听着,只有死去的战士,没有投降的红军,做你的千秋美梦去吧。”的时候,一种预感使内心突然激动了起来,当“口令,战斗;回令;胜利。”的情节出现在眼前时,已经溢满眼眶的泪水便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二十多年的与世隔绝,只是为了坚守一个梦想!联想到当前习主席倡导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心中更是五味杂陈难以名状,在极端困难的革命斗争年代,多少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苦大众,只是因为那个美好的梦想,参加了红军,甘愿抛头颅、洒热血,始终不渝地为梦想的实现而付出生命的代价。反观我们现在的生活,这不正是先烈们心中的梦想吗?这是众多先烈前仆后继换来的,我们在享受这美好生活的同时,也应该时刻牢记革命先烈所做出的奉献,满怀感恩之心缅怀先烈的丰功伟绩。先烈们的“初心”和“使命”就是我们继往开来的动力。每个人都应该像范连长那样,坚守好自己的岗位,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祖国强大和民族复兴贡献力量、添砖加瓦。故事中的人物命运令人感动和欣慰,人物的精神给人无穷的激励;故事的情节曲折突兀,出人意料,又具有时代的真实性,令人信服;故事的背景真实可信,给情节从偶然到必然的变化提供了客观基础。全文主题明确,意蕴深刻,具有鲜明的现实教育意义,令人久久不能忘怀。满满的正能量,泪眼朦胧中,是几个衣衫褴褛的红军战士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感谢老师赐稿八一文学,祝您在“八一”创作愉快。【编辑:今生何求】【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24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今生何求        2018-04-23 10:20:10
  问候老师,故事的情节使我依然不能抑制激动的心情,令人感动的故事,斗胆对文章的开头做了点改动,不知当否?另外,如果题目改为《口令!》是否更贴切?如有不当,还请见谅。拜读了。
今生何求
回复1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4-23 12:09:01
  感谢老师精确到位的编按。第一自然段删去很好,更贴切小说体材,是我马虎了,辛苦老师用心。关于标题,我意见不改,“口令”虽然夺人眼球,但违背我创作初衷,在改革开放后的二十多年里,一切向“钱”看的实用主义,颠覆了很多传统美德,也让人们陷入信仰危机,如今习主席提出“不忘初衷……”这一理念,也该是那些在行走道路中,迷失方向的人《归队》的时候了。在此,依然感谢老师对作品的用心和对作者的认真负责态度。远握,祝编安!
2 楼        文友:今生何求        2018-04-23 10:28:31
  当之无愧的精品!建议墨社推荐。
今生何求
回复2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4-23 12:09:56
  敬茶,谢谢老师加勉。
3 楼        文友:孙巨才        2018-04-23 10:50:35
  写得太好了!感动得人直想掉泪,我为这篇传奇小说热烈点赞!
回复3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4-23 12:12:09
  感谢总编先生的关注、留评,以及给予的勉励。祝先生工作顺利、如意,握手。
回复3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4-25 19:56:22
  感谢孙社长厚爱,张冠李戴,在下一时疏忽,弄错了,还望孙社长海涵。敬茶,远握。
4 楼        文友:今生何求        2018-04-23 18:21:21
  恩恩,不错,尤其是结尾,戛然而止,给人意犹未尽的感觉,很有水平的小说。学习了。
今生何求
回复4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4-25 19:53:10
  再次感谢主编的抬爱,八一真好,敬茶。
5 楼        文友:官平        2018-04-25 10:14:11
  传奇小说《归队》把我们的思绪拉回难忘的战斗岁月,口令:战斗!胜利!感人肺腑的故事,构思奇特的佳作。拜读了!
官平
回复5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4-25 19:47:44
  感谢官社长关注点评,如有不妥之处还望予以赐教,远握,敬茶。
6 楼        文友:衢四海        2018-04-25 11:45:38
  构思独特,合理设置悬念,随着故事情节步步推进,达到高潮,揭开谜底。好文,拜读学习了。
回复6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4-25 19:51:40
  谢谢先生点评和给予的正面加勉,敬茶,遥祝春安。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