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降临】童童回家(小说)

精品 【流年·降临】童童回家(小说)


作者:雪飞扬 举人,4132.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92发表时间:2018-04-23 12:39:23


   校门外,黑压压的一片,都是送孙男娣女的爷爷奶奶们。他们头发花白,咧着缺牙跑风的嘴,呜哩哇啦说着自己的大胖孙子是如何的淘气,或自家的乖孙女是如何的挑食。
   如今的孩子,真是,吃香喝辣,还不知足,还非要吃什么克力架、奶酪,喝什么倍儿爽、旺仔,真是吃饱了撑的。咱们那会儿,连面条也吃不上,大米也吃不上,就吃糠仡佬、野菜、野果,还不照样长成人了。语气里似乎是委屈、责备,却分明又带着某种骄傲炫耀的成分。孩子们出来了,爷爷奶奶们中断他们那天天重复的带着自豪成分的抱怨,纷纷伸长了脖子,在孩子群里搜寻自家的宝贝。孩子们呢也在人群里找自己的爷爷或奶奶。童童用不着搜,童童没有人可搜,他从人缝儿里挤出来,迈动他那两条瘦弱的小腿,顺着水泥路快速地往家的方向走动。
   正是初夏,白刺刺的阳光从漫无遮拦的天空直射下来,照在身上,不消一会儿,身上已经出了一层黏糊糊的汗。想当年,童童的父辈们上学时,路两旁还是茂盛的梧桐行树,夏初时节开始,便伸展起它们嫩绿的叶子遮挡住白花花的日头,使得阳光们只能稀疏斑驳地投到人身上一些,有点畏畏缩缩、胆胆怯怯、鬼头鬼脑的意思。然而,后来,急功近利的人们一方面为了卖钱,一方面为了不歇地,使土地求得更大的效益,就纷纷把粗大茂盛的梧桐行树砍了、烧了。于是,阳光们便得意起来,理直气壮起来,肆无忌惮起来。钱,光知道钱,你看看,你看看,嘚瑟得你们,热死你们不亏!这是爷爷的话。爷爷有一次到下边村子的超市里买油盐酱醋,回来时,热得一身一脸的汗,就骂骂咧咧的,童童从爷爷的话语里知道了从前的梧桐树们的故事。
   路上,除了影子陪伴童童外,再也看不到一个人。抬眼望去,半山腰上是一大片茂密的绿,衰旧的房子隐在其中,看不见,宛若一个被时代遗忘了的遗老。
   童童把外套一脱,随手撩到右肩上。卯足劲儿赶路,然而,肚子里一声接一声的咕噜声是提醒也是抗议,使他走一会儿,不由自主就放慢了脚步,甚至停下来,微微地喘上那么几口气,再甩动膀子继续走。早上喝的那半碗粥,早就在上午被他撒到厕所里去了,此时,肚子里的闹腾也就不足为怪了。
   每天早起,爷爷都被闹钟叫醒,然后骂骂咧咧起床。无非是,个兔崽子,个龟孙子,个臭婆娘,诸如此类把在外地的亲人骂个遍,边骂边走进厨房给孙子弄早餐。所谓早餐也无非就是一锅底玉米糁糊糊罢了。不甜不咸,光黏,黏得人喝一口到嘴里,再张嘴都有点困难,童童实在不想喝,然而,不喝又能怎样呢,中午放学后,从学校到小山村的家里,三里多的路程,肯定走不回来就要饿断气了,像这样每天喝半碗粥都常常饿得心慌得举步维艰呢。
   童童跨进家门径直往厨房走,掀起锅盖,一瞅锅里的菜,就皱起了眉头。锅里是韭菜炒鸡蛋,韭菜一律成了酱黑色,鸡蛋也成了褐红色,几乎没了韭菜鸡蛋的样子。童童的印象中,依稀还记得当年在城里自家,吃的妈妈炒的韭菜鸡蛋,绝不是这个样子的。妈妈做的韭菜炒鸡蛋,青是青,黄是黄,色泽鲜亮,看着养眼,吃到嘴里那叫一个香。妈妈常常用她那温软的、柔和的声音问,童童,今儿中午咱们吃什么饭。那时的童童还小,对吃什么饭,什么菜几乎还没什么概念,光知道蛋蛋,肉肉,菜菜。就直着脖子嚷嚷道,吃肉肉,蛋蛋,还有,还有菜菜。妈妈那张好看的脸上就漾起波光粼粼的笑,生动极了,明媚极了。直到今天,童童每每想起,小心尖尖上还常常倏地跳动起一朵美丽的、让人怦然心动的花。每顿饭,妈妈都要做两个菜,一个肉,一个蛋或者别的什么菜,可不像爷爷这样每顿只有一个菜不说,还总是把青的炒成黑的,把黄的炒成红的。这还是轻的,有时爷爷还罢工,连饭也不做。童童饿着肚子,热辣辣地跑进厨房,准备吃饭,一掀锅盖,空的。童童就会走出去说,爷爷你咋不做饭,不做饭我就吃不了饭,吃不了饭我就饿死了,饿死了你就没了孙子了——童童故作幽默地说。这时候,爷爷照例会瞪起他那两只牛样的大黄眼,伸着右手两根手指头,指点着童童训斥道,咋,老子就不做了,怎么着,老子合该给你们当保姆还是咋的。童童心里说,你是我爷爷,可不是我老子,应该是我老子的老子才对嘛,另外,你也不是给“我们”当保姆,不就给我和你做了一点饭嘛,那几个“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童童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有说,不是不敢,而是常常饿得没有力气说。爷爷的脾气是厉害,但童童不怕他。说足了,童童惹他生气了,他会顺手抄起一根烧火棍,拖着左半边不灵动的身子追着童童打,但是,他那因中风落下的残疾身子又如何能追得上身子灵活的童童呢。
   童童瞅着锅里的菜,稍稍犹豫了一下,就去碗柜里取了碗先给爷爷盛上,捧着送给爷爷,又去盛自己的饭。饿得有点过了,童童急着往嘴里扒拉饭,完全顾不上炒糊的菜发出的那种酸苦味儿,待一大碗下肚,嘴里才泛出那种又苦又酸的焦糊味儿。童童的眉头拧了起来。扭头看看爷爷,爷爷也正拿眼瞪他。爷爷碗里的饭几乎还没下,童童猜一准是难以下咽才那样子的。童童不由苦笑着说,爷爷你咋回事,这可是你做的饭,怎么,咽不下了?爷爷照例不给童童好脸色,又像以往一样骂骂咧咧的。龟孙子,谁说咽不下了,我是不饿,不饿,知道吗。个龟孙子,兔崽子,老婆子,小婊子,统统不是好货。童童悄悄吐了下舌头,赶紧噤了声,再不敢多说半句,怕爷爷那张臭嘴还不知道骂出多么难听的话呢。
   爷爷嘴里的龟孙子当然是指自己了,兔崽子呢,肯定是说爸爸,老婆子毫无疑问是奶奶了,但是那小婊子又是骂谁呢?难不成是骂妈妈?可是妈妈跟爸爸离婚都三年了,离开自己,离开这个,不,准确地说是离开城里那个当初由爸爸、妈妈、童童组成的家都三年了。也不知道还碍着爷爷啥了,老被爷爷骂。妈妈不要自己了,又去给别人当妈妈了,这是最让童童伤心的事,童童心里边对妈妈的意见大着呢,可是,再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妈妈,私心里,童童还盼着妈妈哪一天忽然就回来了呢,心里边就不愿意爷爷骂妈妈。童童知道自己无法不让爷爷骂人,就躲,躲不过就使劲儿捂住耳朵。
   童童撇下爷爷自个儿在那儿唾沫星子乱飞地骂着,悄悄地回自己屋里去了。
   童童躺到自己的小床上,小身子烙饼似的翻来覆去地辗转,暗忖:该怎么向爷爷开口呢?前天学校刚让交了试卷费、资料费、校服费,今天又让交图书费、捐资费。说是往偏远地区捐款,说是捐款,却又是硬性要求,每个人必须交。如果一张口,爷爷肯定又是骂天骂地的,不但骂自己龟孙子,还要骂学校乱收费,还要骂什么灾区,更要骂奶奶、爸爸,甚至还有妈妈。每次缴费都是这样,童童都能替爷爷把要说的话说出来了,童童有时就想爷爷到底是不是脑子不管用了,傻了。奶奶以及亲戚邻居都说爷爷虽然腿脚残疾了,但脑子一点没受损,管用得很呢,甚至一点也不比他当年在房地产行业上叱咤风云时差。那时候,他的才智都用在了房地产生意上,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搂的钱把腰包撑得鼓鼓的。以至于四处购置房产,一辆接一辆地添置小轿车。这些,都是童童听旁人说的,童童眼里看到的情形就已经是,爷爷废了,多处房产没了,小轿车也没了。奶奶到外地打工挣钱去了。爸爸妈妈离婚后也各自谋生路挣钱去了。而自己成了个没人要的孩子,被爸爸从城里的家送到乡下爷爷这里。睁眼闭眼看到的是爷爷瞪着的牛样的红眼珠子,听到的是爷爷骂骂咧咧的声音。这都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爷爷动不动就赶童童走。只要童童稍微淘气一点,爷爷就抄起棍棒追着打,追不上就骂,嚷嚷着让小龟孙子滚回他自己家里去。童童小时候还不懂这话的含义,还咧着嘴朝着爷爷傻笑。如今,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懂事了,有了自己的心事,就想着,让我走,我就走,谁怕谁。童童就试着朝城里自己家的方向走了几次,然而,每次都失败了。他听人说,城里离这里很远很远,需要乘车,而乘车需要买票,买票需要钱,去哪儿凑这笔钱呢,童童犯了愁。但是,今年不同了,今年童童在过年时,偷偷把自己的压岁钱攒了起来,他计划等哪一天爷爷再骂他让他滚回他自己的家去时就拿上钱往城里的家去。
   童童走到爷爷跟前,给自己壮胆一般,咽了一口唾沫,舌头翻卷了数次,才说道,爷爷,我们学校又让缴费,一百三十六元。爷爷的浓眉毛即时立起,牛眼鼓动,子弹似的具有杀伤力的话从那两片厚嘴唇里突突直往外冒,前天刚要了二百元,今天又要一百三十六,娘的,把老子当银行了还是当财主了?龟孙子,老子没钱,要要去跟你老子要,去跟你那有本事的奶奶要,去跟你那婊……够了!不许你骂我妈妈!你那婊子妈!我就骂,就骂,气死你个龟孙子!爷爷越发提高了嗓门,语气里传递出的是恶狠狠的味道。爷爷无法无天的嚣张气焰彻底把童童激怒了。童童弯了腰,伸着头,喉咙里发出一声小兽一样的嚎叫,向着爷爷的胸前撞了上去。边撞,边说,谁是婊子,你说,谁是婊子,眼睛里一股红色的火苗在突突跳跃,似翻涌的血水。爷爷那本就不灵活的身子差点被撞倒,他本能地扶住了旁边的核桃树才勉强站住。爷爷显然不吃童童这一套,更加毒辣地骂人,你娘啊,你娘就是一个小婊子!谁有钱就跟谁睡的小婊子!娘的,又要房又要车的,要去老子百把万,只过了五年,就说你爹没本事,挣不了钱,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去找有钱人睡觉去了……
   不许你骂我妈妈!童童站在爷爷跟前,两只小拳头攥得紧紧的,两只眼睛也像爷爷那样瞪得鼓鼓的,你再骂,再骂我就跟你拼了!个龟孙子,反了你了,有本事你去找那婊子,让她养活你去,你倒好,人家不要你,把你像扔一根葱一样扔给老子,老子天天供你吃供你喝,养你,你却胳膊腿往外撇,分不清好坏人,你个忘恩负义的龟孙子!不许你骂我妈妈!童童眼里一直汪着的那框子泪滴,硬是没有被他拦挡住,不由分说滚了出来。好好好,龟孙子你长本事了,我不骂那个婊子可以,你给我滚,滚回你自己家去!爷爷两根手点着童童的鼻尖,咬着牙说。童童一字一句地说,好,我现在就滚,但是不许你再骂我妈妈!
   村子还是以前的村子,街道也还是从前的街道。七扭八弯的,这儿凹了腰,那儿伸了肘,如同一个不讲规矩的山里人,由着性子来。路,还是土石路,只是这些年来,人们都纷纷外迁,往大村搬迁的搬迁,往城里买房的买房,村里仅剩一些不愿意离开老窝的老人了,那路也就使性子似的,不再像以前一样平展、光滑了。石头呢,个个显出它的楞子来,土呢,也成了虚的,不再像以往一样瓷实了。稍微起点风,或者落点雨,它们就使起了性子,又是扑人眼,又是拽人的脚。房子呢,就杂了,有高大的清一色的方石蓝瓦民国时的遗存,有土坯石木结构的矮房,还有红砖青瓦挑檐的近代房。街道两旁呢,也没了曾经的那些让人坐的滑溜溜的大石块了,取而代之的是疯长的野草,似乎成了草们的天下了。难怪一些老人常常感叹:这还叫街道吗?分明成了乱草岗子!村里的老人常常在夕阳西下的当口,撇着那掉得不剩几颗牙的嘴说,现如今的年轻人,真不知道是怎么了,放着这么清静的村子不住,非要去什么大地方,什么大城市,住什么楼房,看看,把自己的老家撂荒成啥样子了,忘本了呀,忘本了。语气里,有一种繁华逝去空苍凉的无奈感。
   正午的街道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儿,白花花的阳光直铺下来,给人以苍茫空阔的无着落感。童童手里紧紧捏着几张钞票,穿过空阔寂寥的街道,径直向村下边的省级公路上走去。他弱小的身子犹如一粒时光里的尘埃,被岁月的风随意地卷起,抛落。他一点主也做不了。
   童童在向好几辆车摆手后,终于拦下了一辆公共汽车。童童上得车来,售票员问他到哪里。他睁着那双乌黑圆溜的大眼睛,长眼睫毛扑闪着,到……他的小手不自觉地挠向自己的后脑勺,到我妈妈那里去。你妈妈在哪儿?要在哪儿下车?童童使劲儿在脑海里搜寻关于自己家所在城市的记忆。售票员等不得他回答,又往前售票去了。只听那人说到郑州,童童依稀记得好像自己家所在的城市也叫什么州,立即把钱伸向售票员,说阿姨,给我买票,我要到郑州去。汽车载着童童向着他心中的家的方向行驶。他不知道,就在爸爸与妈妈离婚后,爸爸早就把曾经属于他和爸爸妈妈的家卖了,还了那些因娶妈妈借下的巨额债款了。并且,那个家曾经在的城市并不是郑州市,而是林州市。
   大巴车开离家乡没多久,童童就睡着了。睡梦里,奶奶、爸爸、妈妈都回家了。妈妈还像以前一样漂亮,她一下把童童搂在怀里,亲着他的小脸蛋久久不肯放松,一直亲还一直说,妈妈想死你了,童童,以后妈妈再也不离开你了。奶奶去妈妈怀里拽了童童,对童童也是又搂又抱的,嘴里说着奶奶的乖孙子,奶奶可想你了的话。爸爸还像从前一样,看着妈妈和奶奶对自己亲,在一边搓着两只大手嘿嘿笑着,那张黑脸上亮着明晶晶的光芒,把童童照得幸福死了。爷爷那张老是挂着的脸也露出了笑颜,印象中童童从来没见爷爷笑过,原来爷爷笑起来的时候样子蛮好看的,一改凶巴巴的面目,面部显现的线条全是流畅的、舒怡的,给人和颜悦色、慈爱有加的感觉。童童开心死了,不觉就忘乎所以地手舞足蹈起来,边手舞足蹈,边大喊妈妈妈妈、爷爷爷爷、奶奶奶奶、爸爸爸爸……
   妈妈把童童往怀里使劲儿搂了搂,说,孩子你怎么了,孩子你醒醒。
   童童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一位戴眼镜的漂亮阿姨怀里,竟然不是妈妈,明明记得是妈妈的,童童不由挣脱开那位阿姨的怀抱,揉着眼睛问,我妈妈呢?刚才明明是我妈妈抱着我的。漂亮阿姨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样子好看极了,嘴角上扬,眉目生光,那种令童童着迷的、曾无数次在妈妈那里体验过的特别的味道此时出现在她的眼目间,她的令童童着迷的笑容里。
   阿姨用一种舒缓的、柔和的,让童童想入非非的语调说,孩子,刚才看你睡着,怕你磕碰着,我就搂了你,你看仔细了,可是阿姨我,不是你妈妈哟,阿姨的话居然带着令人轻松的玩笑的味道,使童童也不再为不是妈妈而有过多的失落了。
   接下来,童童干脆就把这位阿姨当作了妈妈,他紧紧地依偎着阿姨,一路上,小嘴叽叽喳喳地问了阿姨不少问题,阿姨都耐心地跟他作了解答。
   童童缠住了这位阿姨。
   下车后,童童拉上阿姨帮他找家。
   当夕阳收走它投撒在人间的最后一抹殷红,街上的人像归巢的鸟儿急匆匆往家赶,汽车喇叭声、电摩滴滴声、人群嚷嚷声把这个世界喧腾到了极致。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人们惊讶地看到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拉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到处找家,人们说,这个小男孩八成有问题,要是没问题,怎么会拽着自己的妈妈找家呢?

共 564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沉重的文章,记得有一篇文章写过:所有家庭的离异对孩子是最大的伤害,离异后的家庭带给孩子的痛苦在孩子心灵上刻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童童,一个懂事阳光的小男孩,在妈妈和爸爸离异后与爷爷生活在一起,想以前妈妈做的饭,想以前妈妈温暖的微笑,想以前的家温馨的幸福。可是爷爷是一位脾气暴躁的中风患者,爷爷的性格在生活由富裕到贫穷,由幸福到不幸的转化过程中发生了扭曲和偏差,对孙子也没有亲情,对所有人和社会都是憎恶和厌烦的,骂这个骂那个,让童童回忆自己的家,回忆自己的妈妈,而爷爷所有情绪都是消极悲观的,孙子童童被他骂后也离家出走,踏上了寻找自己家自己妈妈的路。作者把文笔投放到最普通的人身上,文章直射现在社会的最大问题,令人警醒,催人深思,堪为佳作,流年倾情推荐!【编辑:茉莉花香香满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24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茉莉花香香满苑        2018-04-23 12:40:50
  飞扬的小说接地气、质朴无华,用最简单的词语描摹最复杂的情感,我学习的榜样
回复1 楼        文友:雪飞扬        2018-04-23 15:03:57
  亲爱的乖乖,看到你的按非常惊喜,不知怎么说感激的话了。一直是眼高手低,写出来的永远跟想的不一回事,为此很丧气,对自己很失望。看到你的温暖的编按和评论,给我满满的鼓励,多谢亲爱的,文字路上有你真好!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