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他们的爱情(小说)

精品 【流年】他们的爱情(小说)


作者:竹儿 举人,5446.7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79发表时间:2018-04-23 15:01:39

【流年】他们的爱情(小说)
   一
   一九九六年冬,新疆某武装警察部队独立营作战室。
   李杰手拿教棍,站在用泡沫、石膏板、沙浆制作的沙盘面前说:“今天我们的训练科目是沙盘作战。谁能告诉我引用沙盘作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沙盘上用不同的颜料涂抹成黄色的沙丘、绿色的植被、灰色的山峦。沙盘中心地带,绿荫环绕的一个点上,插着五星红旗。很显然,那个点就是H市市委所在地,而这个沙盘便是H市的地形。
   听见李杰的问话,战士们纷纷摇头。
   “这是我们的历史,作为军人必须了解,你们是不是认为有现代化的武器,可以不用沙盘,只要一个导弹就解决问题?你们想错了,无论历史如何演变,沙盘都不会淘汰。谁能在沙盘上标出我们独立营的准确位置?”李杰看着将头摇得像波浪鼓的战士们,眉头拧在了一起。
   一班副班长郝胜举起了手:“连长,我想试试。”
   听见这个声音,李杰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的喜色。十九岁的郝胜去年入武,军人世家,从三岁开始就跟在当教导员的父亲身边学习瞄靶,一手好枪法,指哪儿打哪儿,在活动靶训练科目上,枪枪十环。
   郝胜拿起小红旗,不慌不忙地围着沙盘转了一圈。战士们好奇地围了上来,指指点点。郝胜轻轻一笑:“战友们,你们说错了,你们可以想象一下我们独立营的真实位置,你们所指的地点全是城里,却忽略了我们在城市边缘。所以呢,我们的位置在……”说着,他将小红旗准确地插在绿荫边缘的一个微凸起的点上。李杰率先鼓掌。战士们也齐声为郝胜喝彩。
   李杰拍了拍郝胜的肩膀,笑着赞许:“小家伙,好样的,将来会是名好军人。”郝胜“嘿嘿”笑着,挠了挠头皮。李杰接着说,“沙盘作战,很多人认为是从西方引进,其实,早在东汉建武八年,我们的祖先就使用了沙盘作战。《后汉书・马援列传》里有记载……”
   “报告!”作战室外传来通信员的声音。
   “进来!”李杰停下来。静静聆听李杰上课的战士们齐刷刷地看向门口。门推开了,通信员向李杰敬了个军礼,李杰回礼。
   “报告连长,司令员让你马上赶到部里,召开紧急会议。车已在门口等候。”通信员的话,让战士们窃窃私语,“是不是哪里又被暴徒袭击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几起暴恐事件了。”“如果是这样,我想请命去现场作战。”
   “好了,别讨论了,各班带回,继续跑障碍,加强体能训练。”李杰安排完,没有犹豫,拿起不离身的笔记本往外走。他听见通信员说“车在门口等候”,他的心沉了一下,如果不是发生重大的事,司令员怎么会派车来接他。他以一个侦察连长的敏锐,嗅到了有事发生。
   车在路上飞驰,车窗外,雪纷飞。白色的雪花随着车身的惯性,飞舞着,凌乱地扑打着车窗。李杰看着窗外的雪,心里升起一股凉意。他的思绪,随着纷飞的雪飘飞。他猜测着,思考着。
   近两年,受西方敌对势力影响,新疆局势不稳定,部分宗教极端份子,披着宗教的外衣,制造令人发指的暴恐事件。完全不把人的生命放在眼里。他们鼓吹:“我们是‘胡大’(波斯语:主)的使者,我们的一切行动得到‘胡大’的允许,‘胡大’指示我们,消灭‘卡甫尔’(阿拉伯语:异教徒),杀死一个‘卡甫尔’我们死后将会升入天堂,不然,我们的灵魂会得到‘胡大’的惩罚,打入地狱。”
   前不久,离H市一百八十公里处的M县某砖场,两人在深夜被杀害;三十多公里外的L县,一名乡镇干部在下班途中被砍伤,想着这些,李杰的心情很沉重。
  
   二
   五公里的路,说到就到了。车刚停稳,李杰跳下车,小跑着往会议室赶。会议室门半开着,他从门缝向内瞄了一眼,里面坐着团级以上干部,他看看自己的肩,一杠两星,中尉连长,他莫明地紧张了,心“突突”地跳动着。也只是瞬间,他便镇定下来。
   “报告!侦察连李杰前来报道!”李杰在门口声音洪亮,铿锵有力。门迅速打开了,开门的是司令员。
   “快进来,找个位置坐下,就等你了。”司令员很和蔼。李杰无声地快步向靠后的一个位置走去。他刚坐好,打开手里的笔记本,就听见司令员语气凝重地说,“同志们,情况紧急,我在这里不多耽误时间,我把情况简单通报。事情发生在今天早上,距离现在两小时前,群众围攻P县政府。起先是一百多人,现已发展到几百人。目前,县政府遭受围攻的事态发展到何种地步,有没有人员伤亡,还不清楚。据通报显示,近期发生的几起暴恐案件是由三名偷渡回国的暴恐份子密谋策划,这件也和他们脱不了干系。他们经过专业训练、穷凶极恶、已失去人性。上级要求我们,紧急救援P县,并派出得力人员,尽快找到三人的准确位置,及时歼灭,不能再让他们制造恐慌,影响正常社会秩序了。”
   李杰听着司令员的话,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现在开始布置任务,由一团团长带领汽车营一连三辆车打头,二团团长带领三辆车尾随,三团团长带领三辆车断后。每车三十人,车与车之间保持距离为五十米,一百五十公里路,一小时三十分准时赶到。不得向群众施行武力,采取劝解方式。武器配备,由参谋长向你们具体安排,半小时后出发。散会!”司令员的声音落下。李杰的心却没有落地,他摸不透司令员叫他来的目的。很显然,任务安排完了,没他什么事。突然他的脑海灵光闪动,莫不是要他带人抓捕三个偷渡回国的暴恐份子?
   会议结束后,每个人脸上表情严肃,没有了往日散会后的讨论与说笑。每个人的眉头蹙着,在寒冷的冬天,看上去更寒冷。李杰站起来,收好笔记本和笔。
   “李杰!走,到我办公室说!”李杰听到司令员叫他立即双腿并拢,响亮地答了一声“到”,司令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表情更加凝重。
   到了司令员办公室,李杰显得有些拘谨,他一手握着笔记本,一手端着军帽,始终保持立正的姿势。
   “李杰,来,坐!”司令员为李杰到了一杯水,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是,司令员!”李杰听到司令员让他坐,忙将笔记本揣进口袋,向司令员敬一个军礼,坐在沙发的一角。司令员看他的样子,微微笑了笑,紧接着便严肃起来。
   “是这样,我想你也猜到了。你作为我们军区最优秀的侦察连连长,将接受最危险的任务。这个任务有高度的机密性,从这一刻开始,你不能回家,不能与外界任何人接触,不能使用任何通讯设备。作为军人,你能做到吗?”司令员紧紧地盯着李杰,看着他的眼睛说。
   李杰慌忙从沙发上站起来:“保证做到,我以军人的人格保证。”
   “好,我知道你是好样的,我也知道你妻子娴雅就要分娩,可没办法,我们考虑再三,这个任务就得你去完成。怎么办,只好委屈你,委屈娴雅。我想,她从嫁给你那天,就做好了你随时上战场的准备。是这样,围攻P县政府的起因是因为有人将一根骨头放在了清真寺的门口,有人煽动,是汉人所为。如此,矛盾的焦点对准了民族团结大环境上。群众不明真相,围攻政府,要政府交出侮辱他们信仰之人。在我们这个地方,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少数民族信仰伊斯兰教,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找到罪魁祸首,由他们亲自澄清,消除群众心中的愤怒。我们分析过,这个下流行径一定是三名偷渡者所为。他们有极强的反侦察能力,P县公安部门几次锁定目标都被他们逃脱,他们持有武器,自制手雷和爆炸物。为了不给群众内心造成阴影,引起恐慌,我们不能出动太多兵力围捕他们。更可恨的是,这三人极其狡猾,从不在一个地方超过两个晚上。这就给我们的定位造成困难。他们所活动的范围又多在人员密集的村庄,惹怒了他们,他们必定挟持人质,到那时情况更糟糕。”司令员语气沉重。李杰听着,心情也莫明紧张起来。
   “司令员,我的任务是……”李杰又一次站起来,焦急地说。
   “先坐下,别急,慢慢听我说。”司令员挥挥手,示意李杰坐下。继续说,“你的任务是带领四人,连同你五人,在最短的时间找到那三人,歼灭他们的同时,留下活口。我们没有任何影像情报,不知道这三人的长相,因为他们自始至终蒙着面孔。事情的严重性,我不说你自己清楚,你能做到吗?”
   “保证完成任务!”李杰站起来,再次行了军礼。
   “这次任务非常危险,我的建议是,你们在走之前,给家人留几句话。”司令员的声音很低沉。
   “遗书?”李杰的声音提高了些。
   “可以这么说吧,因为这三个家伙太狡猾,又极其残暴,据说,他们在A国特训时,以斩首为乐,同时,他们还纠结了当地社会人渣,已经形成团伙,我怕……”司令员终于语气哽咽,“我会派人照顾好娴雅!”
  
   三
   李杰的心沉入了深渊,他不能理解在和平年代,留下遗书的概念,如今,真实地呈现在自己面前,心里是撕裂般疼痛。他是铁骨铮铮的硬汉子,流血不流泪,可是今天,他却要以留下书信的方式告别亲人。他怎么不心痛哀伤。
   昨晚妻子娴雅还挺着大肚子偎在他身边,将他宽大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开心地笑着说:“你快摸摸,小家伙在踢我呢,这孩子生下来,一定如你一般好动,在肚子里也不安分。”他当时还趴在妻子的肚子上,和孩子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话。
   办公室外传来了脚步声,打断了李杰的思绪。
   “报告!”有声音传来,不是一个人。
   “随你出征的战士们来了。”司令员站起来。“进来!”门打开了,从门外闪进来四名战士,见了司令员齐齐敬礼,“首长好!”司令员回礼,“同志们辛苦了。”
   李杰看着眼前站得笔直,威风凛凛,稚气未脱的四名战士,他的心里丝毫没有喜悦。他们都是鲜活的生命,每一张脸都那么年轻,他却要带他们执行最危险的任务。虽然有“当兵的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说法,但生命只有一次。李杰握紧了拳头,暗下决心,一定要把他们安全地带回来。
   “李杰,这四人中的三人,我就不必为你介绍了,一个是你们连一班的副班长郝胜,枪法百发百中;这个也是你们一班的,张际云,得过军区的擒拿冠军,驾驶技术过硬;这个是三班的郭容星,身体灵活,爬树跳墙,无人能比,去年五公里障碍赛的冠军。现在,我着重介绍这位少数民族战士——艾力·伊明,他刚从石家庄某军校毕业归来,是个拆弹专家,懂两种语言,更重要的是,他的家在P县,你带上他,不但在语言方面不会有障碍,对当地地形也会更快熟悉。你看,这几个人,你还有没有需要更换的?”司令员征求李杰的意见。
   “好,司令员,就这四人,连同我,五人。保证完成任务!”李杰表情坚定地向司令员敬礼,其他四人也随着向司令员郑重地举起右手。
   “李杰,我要你把他们……把他们给我安全地带回来!具体情况你来给他们说吧,我已经让通信员准备好了纸笔。”司令员凝视着他,伸出手和他们一一握手,最后扭身,背对着五人,挥了挥手。李杰在转身的刹那,看见司令员抹了一把眼睛。
   三楼小会议室里,五个人,趴在椭圆形会议桌前,他们正在给亲人写最后的告别信。
   郭容星是出了名的捣蛋鬼,第一次写信,还是遗书,他便兴奋起来:“战友们,你们说,我该写给谁呢?我上高三那年特别喜欢我们班的女班长,我写给她吧,就写:我将要为国捐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我将我的初吻献给你,想你的星星!”其他三人起哄,“好,好,这个主意不错。”郝胜说,“我要写给我妈,我要说:你的儿子是好样的,你要为你有如此威武的儿子骄傲。”
   李杰独自坐在四名战士的对面,盯着白色的信笺纸,他不知写什么,甚至没有勇气去写,但他不得不写:小雅,我会回来,等我!不,不对,这样娴雅会伤心的,该说些开心的事。他撕了信纸,又写道:我们的小宝贝有没有在你肚子里和你打架,吵嘴啊!不,娴雅会以为我只关心孩子,不关心她。娴雅是个小女人,温柔善良,不能让她觉得有了孩子就忽略了她。李杰又撕了信笺。当他听见郝胜说要写给母亲,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李杰的家在甘肃省的一个穷山沟里,从小因为背着地主成分,常被同龄的孩子欺辱。也因为地主成分,同村的孩子背上了书包,可学校只能是他含泪遥望的地方。还好他的邻居是一位好心的老师,偷偷教他识字。他的父亲,因受不了整日批斗,扔下李杰母子,终年流浪在外。李杰十岁时,改革的春风吹遍大地,他也名正言顺地走进了学校。在邻居老师的帮助下,他从三年级插班,才没跟比他矮一大截的孩子坐在一起上课。
   高中毕业后的十月,当地武装部招兵,他正好在篮球场上大显身手,来招兵的干部被他的球技折服,表示要招他入武,这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好事。他回到家中,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流着泪,拉着他跪在祖宗牌位前叩拜。那天,母亲流了一夜的泪。第二天,他穿着军装站在母亲面前时,母亲的泪又一次流成了长河,拿出粗布手帕,捏了一把黄土,放在他的手心。告诉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能忘记自己的根。他坐车离开时,母亲流着泪站在村口,目送他离开。李杰想着母亲,心里的痛意加深。如果没有了他的消息,他不知道母亲怎么活下去。不,不能写,不能让母亲伤心。

共 17559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作为一名武警战士,职责就是保卫国家与人民的安全,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随时听从党和国家的召唤。这篇反恐小说,讲述了以李杰为代表的武警战士缉拿恐怖分子的故事。李杰在妻子即将临产时,接受命令去缉拿恐怖分子,他写下遗书,率领四名战士出发了。恐怖分子隐藏在一个村庄里,李杰一行五人,在夜色的掩护下也来到了村里,不料,却被恐怖分子发觉,遇到了袭击。接着,李杰与恐怖分子斗智斗勇,不断周旋,最终将他们制服,自己却也受伤昏迷,命悬一线。而当李杰妻子得知丈夫受伤后,伤心过度,也昏迷过去,肚子的孩子危在旦夕。经过全力抢救,李杰终于转危为安,妻子肚子的孩子也平安降临人世。此篇小说,立意厚重,人物形象饱满,人物内心刻画细腻,一些细节描写细腻,语言优美,讴歌了人民武警!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25002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04-23 15:07:26
  一篇扣人心弦的小说,情节十分精彩。写作手法老道,情节流转自如,耐读耐品。
   感谢作者的分享,祝福写作愉快!
五十玫瑰
2 楼        文友:胡谷        2018-04-24 11:50:06
  武警战土的爱情,说来平常,但很感人。
梦想的力量,因为有你和我。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