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暗香】春花(小说)

精品 【暗香】春花(小说)


作者:李为民 童生,902.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45发表时间:2018-04-27 21:41:50


   如果说岁月是一条奔流的大河,那么小村人的生活就是这条大河的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支流了,无数平凡的小村人为了生活,努力奋斗拼搏的人生历程,组成了小村这条小小的支流,无息止的向前奔流着,永远不会干涸。
   家住小村东头的春花,就是小村这条支流里一滴普通的水滴了。春花三十四五岁的年纪,个头不算高也不算低不算胖可也不瘦,面貌不出众,却是越看越想看特别有女人味的那种女人。她的家庭和小村里其他的家庭基本一样,和公公婆婆分家另过了,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丈夫常年在外打工挣钱,春花呢,就守候着他们温暖的家,照顾两个孩子孝敬老人,还要侍弄着几亩薄地,过着本本分分普普通通的农家生活。
   时光如果能像录影带可以往回倒就好了,倒回到十几年前,或再往回倒几年,那时春花还没嫁到小村来还是个小姑娘吧,正上着学呢或者刚刚毕业,花朵初绽一样美丽天真烂漫,那时的春花也有自己喜欢听的流行歌曲也有崇拜的偶像。春花无事的时候爱傻傻的幻想做梦,脑子里不止一次有过五彩斑斓的梦想,幻想着未来,也想将来和自己在一起的男人该是什么样子,幻想着自己以后应该过的生活,自己以后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她觉得反正不能和自己爸爸妈妈过的生活一样。
   梦想总是美好的,而美好的时光是短暂的,春花在她的梦还没醒的时候出嫁了,嫁到小村来了,她也就把她的梦延续到小村了。春花的婚姻是村子西头的王媒婆说的,是小村的建堂,建堂是她上中学时的同学,长得高高大大很阳光的样子。春花记得上学时建堂是个很腼腆的男孩子,不怎么爱说话可脾气很好,虽说和梦里的白马王子有点不一样,可春花还算满意。两个人见了两次面,逛了一次县城,在一个河水解冻杨柳吐芽的春天,春花顶了一块红纱巾坐进了小轿车,在呜呜哇哇的长笛声里就被她的男人建堂娶回小村了。春花在蒙上红纱巾走出家门告别爸妈告别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时,有几分欢喜还有几分悲伤,为什么有这样的心情呢,她自己也说不知道。在她出门时回头看了一眼妈妈她落泪了,看到她落泪她的妈妈也落泪了。
   在岁月这条长长的河里,春花的蜜月显得太短暂了,生活还在继续,她的男人建堂要去遥远的南方打工了,春花不原意一个人在家,也跟着去了。在南方的厂子里做工,他们住简易的出租屋,在机器轰鸣的流水线上重复着一个简单寂寞的动作。不怕苦不怕累,在他们眼里生活才刚刚开始,未来是那么美好,而通向这美好的路上是充满艰难困苦的,他们想自己必须要努力才能到达。
   半年后春花怀孕不能打工了,就一个人回来了。
   春花回来后就成宝贝了,什么活也不让干,她有时回娘家住几天,有时住在婆家,每天感受着腹内胎儿的律动成长,她感觉这个世上没有比一个母亲孕育一个新生命的过程更美妙更有意义的事情了。春花坐在自家庭院的阳光下在幻想着自己美好生活的同时,也开始为还没出生的她的孩子规划未来了。
   孩子出生时春花的丈夫回家了,呆了有一个月吧就走了。春花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开始时婆婆帮着她带的,后来渐渐长大了,婆婆帮她的时候就少了。春花的男人建堂还有一个弟弟,还没结婚呢,建堂的爸妈以后就把重点转移到建堂的弟弟身上了。在小村一个人长大了就有两个应尽的义务,一个是给自己的父母养老,一个就是让自己的孩子成家过自己的日子,这样才算完成任务了,死而无憾。有了孩子家庭琐事就多了,孩子的吃喝拉撒洗尿布尿片总也干不完。有几天孩子睡倒了,白天睡觉,一到夜里就特别精神,春花自然也是不能睡了,可白天她还有许多家务事要做,就睡不好了,几天下来眼窝就塌了,熬了一圈黑眼影。
   孩子出生一年后春花的公婆和她分家了,给了他们一座新盖的院落和三亩田地,当时这在小村就算不错了。分家时春花的公婆就说明了,以后就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了,他们还有任务,得给建堂的弟弟娶媳妇,就顾不了春花他们了。春花的男人建堂在分家前挣得钱都给了他爸妈,说是还结婚盖房欠下的亏空,只给了春花很少的零花钱,这么以来他们分家时手里就没有攒下几个私房钱。春花就觉得自己的男人在外面辛辛苦苦的打工很亏的,第一次生气了,暗暗骂自己的男人太傻了,缺心眼。
   几年后春花的记忆里最难过的就是刚分开家那一段时间了,一个人生活在一个大院子里不习惯,白天没事,到了夜里她就会很害怕的,春花的妈妈说来和她做几天伴,倔强的春花不让来。每天早早的就锁了院门房门不出去了,开了灯看电视,逗孩子玩耍,外面风吹树枝的响声也会把春花吓得一惊的,睡着时常常半夜被惊醒的,黑暗中一个人缩在被子里发抖。这样的日子春花记不得有多少天才习惯不那么怕了。
   江河里的水日夜流淌着,棱角分明的石头落进水里了,日子久了就被打磨得没棱角了,变得圆滑起来。生活也是浩浩荡荡的水流,初次涉水的年轻人总是有各种美丽的梦想,对未来有自己独特的规划,对现实生活里的陈规陋习有很多不满。水向前流,慢慢的现实会把他们的梦想一个个无情的击碎,让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不遵循现成的游戏规则他们就会碰壁要付出代价的。一个人出生了,看着他慢慢长大,人们会说越长越像他的父亲或母亲的,这是遗传基因吧,生活在同样的社会环境里,日子久了,他们的心理以及他们对某一件事物的看法也慢慢和他们的父母越来越像了,那这是因为什么呢。
   比如春花,现在和小村里其他人家都差不多吧,都是男人出门打工挣钱,她守着家带孩子。每天睁开眼就是要花钱的,春花的男人隔一段时间就会寄钱给她供着她花的,春花看着手里的钱一天天减少,就有些舍不得了,也像其他妇女一样省着花了,开始一分一厘都计较了。建堂每年挣四五万块吧,也不算少了,可去下他和老婆孩子的开支也就剩得不多了,几年下来也没攒多少钱。他们生下第二个孩子后家里又增添了开支,每年攒的钱就更少了。他们这个家庭就像一架牛车,春花的男人建堂就是那个拉套的牛,他使出了浑身力气拼命的往前拉,夹板都勒进肉里了,可这牛车还是向前走得很慢很慢。
   现在春花的两个孩子就把她绑住了,大的上小学,小的上幼儿园,每天要按时接送的,她就是想干点什么也干不了的。她的公公也出门打工了,他们也要花钱啊,总不能动不动就来和春花他们要吧,家里就剩婆婆一个人了,婆婆来帮她的时候就更少了。春花总觉得婆婆向着建堂的弟弟,看见她就有些烦不顺眼,遇见了也是爱答不理,日子久了就较上劲了,就是自己有干不了的活宁可求别人也不找她。不管在哪里婆媳关系可能都不好相处吧。不过春花发现婆婆常常在早晨或晚上不定时的在她的家门口转转,偷偷往院子里瞅瞅,这是干什么呢,春花想她婆婆大概是看着她吧,怕她耐不住寂寞,和别的男人偷情。男人出门打工,女的在家日子长了,熬不住寂寞找个相好的,这样的事情在哪里都是有的。可春花想自己不能,自己不是随便的人,再者建堂爱她疼她对她很好,在家时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什么活也不舍得让她干,现在为了这个家出门打工给包工头做牛做马出苦力去了,她在家里怎么能对不起他呢。
   一天傍晚,春花房间里的灯不亮了,该找谁查查呢,她想起街上开超市的建坤了,建坤和建堂在一起是很要好的,她也常去他的超市买东西的。春花喊喊建坤来看看时,建坤的超市正忙着呢,很热情的就答应了。得了一点闲建坤就来了,检查电灯泡没有问题,原来是电门开关坏了,建坤回他的超市里拿了个开关换了下来,弄了两手一头的灰尘,春花赶忙倒水让建坤洗手洗脸,递上自己平常用的毛巾给建坤让他坐下歇会,建坤嘻嘻哈哈的擦把脸说超市里还忙着呢,没有停留急匆匆的就走了。春花凑着剩水也洗了一把,她拿起毛巾擦手擦脸时闻到了一股久违的味道,那是建坤留下的味道,是男人的味道,这股味道像一粒种子,深深的扎根在春花的心里了。晚上,春花给远在南方的建堂打电话,建堂没有接,春花坐在那里,电视也不愿意看,有种很孤单失落的感觉,感到夜是那样长。
   过了伏假开学,春花大的孩子上五年级了,小村里的小学只能上到四年级,五年级和六年级得去邻村上了,上午下午都要接送的,春花就更忙了。和春花的孩子一起去邻村上学的正好有建坤的孩子,建坤看见春花了就喊嫂子,路上遇见了就一起走一起回,有时候是建坤的媳妇去送孩子,去时还喊上春花一起走呢。孩子上学得天天接送,建坤的超市里忙,有时候就不得空了,春花就一个电瓶车上带着两个孩子,替建坤把孩子接送了,一次两次,时间长了这就帮建坤的大忙了,建坤夫妇就感激不尽,春花来超市买东西时建坤就会便宜些,少要钱,这下春花就又不好意思了。两家的关系是越来越好了,建坤家做了好吃的,就会喊春花来吃,春花改善生活了,也会送过去让他们尝尝,有自己干不了的活,就常喊建坤来帮忙了。
   春花仿佛又回到小时候的生活了,那时村人的日子就是这样相互帮忙相互扶持着度过的,邻居亲人之间的情谊滋润着清苦的生活,让人感到更多的是温暖是快乐。现在不一样了,人情薄如纸,做什么都要用钱来衡量的。收麦子或者收秋或平日里田里有活时时,那些男人出门打工不在家的,在家的女人干不了,就有人看到了商机,组织了人员车辆,订好了价钱,比如拉一亩麦子拉一亩玉米多少钱,浇一天地多少钱,细到喷洒农药除草都是有价钱的,人和人之间充斥着冷冰冰的铜臭气。
   春花的男人建堂自然也是常年在外打工的,建堂打电话时就对春花说出钱让人家给干,春花口里应着,到跟前了就舍不得了,自己能干的自己干,一个人干不了的就和人搭帮干。比如浇地,她家的地和建坤家的地离着不远,就和他搭帮浇地,两家的地一天起个早打个晚就浇完了,这样春花浇地不做难了,建坤浇地时超市也不用关门了,两家都有利的,各有所得。
   收了麦子种玉米,农活年年就是这老一套,天气顺人意了,雨水来得及时,玉米出苗时浇上一遍水就收了,今年不行,玉米出穗时天旱得不行。春花就和建坤说好了天蒙蒙亮就拉着水泵去浇地了,春花让建坤先浇,自然送两家的孩子上学就是春花送了,建坤的媳妇守在超市里。中午该春花浇地了,建坤没有走,建坤说和春花做个伴,玉米地像小树林一样,满地看不到一个人,他怕春花一个人害怕。这让春花很感激的,她自己一个人确实害怕,就回家买了啤酒让建坤喝,在田头和建坤说着话,两个人在一起时光就感觉不那么慢了。
   说实话这几年建坤还真没少给春花干活帮忙的,到下午该接孩子时春花接孩子去了,接回来就让两个孩子先去他们奶奶家去了。当建坤和春花疲惫的拉着水泵回家时,天就要黑透了。春花说什么也不让建坤回他家的,一定要他吃饭,拿出下午接孩子时买好的熟食,她又炒了两个菜,拿出一瓶酒倒上一杯。建坤开玩笑说一定要春花陪他他才喝,春花说好,我好长时间不喝了,就给自己也倒上一杯。春花陪着喝一小口,就叫建坤喝大口,喝着酒说话就很随便了,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说村子里某人某事说网上传的新闻,建坤第二杯喝完时说起小村里出门打工的男人们,他说他们都找小姐的,要不哪能熬得住,春花说他胡说,建坤说你不信,就拿出手机让春花看小村里几个大胆的发出的和小姐在一起的图片,春花凑上去看,果然真是的。两个人挨得近了,就有不一样的感觉了,春花做梦一般,也不知道怎么了,两个人就一起到床上去了。
   建坤走许久了,春花才从床上起来,她感觉很累,收拾了碗筷出去关院门时婆婆送两个孩子来了,春花做亏心事了心虚,就有点害怕,感觉到婆婆看她的目光如电,仿佛把她和建坤刚才做得见不得人的事看穿了。春花一个人无事闲坐时想起和建坤的事有些后悔,一向很传统的她想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把住呢,暗暗发誓不能有下次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让婆婆知道了一定会告诉自己的男人建堂的,建堂知道了他们这个家就会完了,而春花是很爱惜他们的这个家的。
   春花想起闲时上网时,记不得从哪里看到了一个词,隐私,她想自己和建坤的事是见不得光的,她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建坤和她的想法应该一样的,这算是她和建坤的隐私吧,她又想起自己的男人建堂,常年在外打工会找女人吗,春花听说有的男女出外打工甚至做临时夫妻的,她的建堂会吗,如果找了回家是不会和自己说的,这算是建堂的隐私了,春花又想到了公婆有隐私吗,春花想应该有的。大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吧,每个人的隐私又都不一样,每个人在和人交往做事情时又极力藏着那个不想为外人知道自己的秘密,这很有意思了,春花僵化许久的脑子又开始活跃起来胡思乱想了。
   春花心里有了事情不善于隐藏,再看到婆婆时,或者看到婆婆在她家的外面转悠时春花就不一样了,有些小紧张,害怕自己的事情被婆婆发现了,遇见婆婆和她说话也和以前不同了,话语变得柔和起来,想极力讨好她的感觉,仿佛春花和建坤的事情让婆婆知道了拿到她的短处了,春花没有别的办法,得一定得让婆婆高兴,婆婆高兴了才会为她保守这个秘密,婆婆什么时候不高兴了,就会把她的事情告诉建堂的。

共 505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个渴望关心多于物质的女人,在红尘俗世里过着自己简单的生活,幸福而美好让人向往。坚强的外表下,需要的是更多的关心和呵护。当某一天的失控后,她内心里的愧疚让她惶恐不安,便极力去迎合婆婆的开心,生怕这个隐私和秘密泄露出去。我仿佛看到一个留守村妇的内心呐喊,以及她对于一家人能够在一起的殷切期盼。大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吧,每个人的隐私又都不一样,每个人在和人交往做事情时又极力藏着那个不想为外人知道自己的秘密,小说以故事揭露当下的社会现象,文字细腻,平静却泛起波澜,值得深思。感谢赐稿暗香,期待继续精彩。【编辑:且听岁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29002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且听岁月        2018-04-27 21:50:24
  当下社会里的留守现象,奔波在为改变生活的路上,可能会失去些什么。。。
心有野马,细嗅蔷薇
2 楼        文友:樱水寒        2018-04-27 22:46:36
  一篇农村题材的小说。关于留守妇女的故事,描写细腻,刻画到位,贴近生活。
樱水寒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