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指间微凉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指间】思念(散文)

编辑推荐 【指间】思念(散文) ——何君倬(宁夏何老三)去世两周年祭


作者:青心何 童生,608.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51发表时间:2018-05-11 10:11:18
摘要:思念兄长、战友

转眼间,何君倬兄长己走了两年了,在天国的花园里安睡了整整七百三十天。时而梦起,依然旧貌却新颜,开怀大笑着,眉宇间的智慧,似花朵在肤面绽放,那条条皱纹早已舒展开来,没有了往日的奔波带来的倦意,是啊!累了,休息休息吧。
   记得两年前的五月七日,何三哥从厦门鼓浪屿发来微信称二哥他与嫂子——严冬老师及女儿到福建旅游来了,问我需要什么,那里有南国的风味及海鲜等特产.我答曰:北京什么都有,千万别带东西,陪着嫂子好好玩吧。事隔五天的一个早晨,手机清脆的铃声将我惊醒,一看号码是三哥的电话,心想:定是三哥一家子从福建回京了。我赶忙接起,应话的一定是三哥宏亮的嗓音,谁知却是嫂子低沉的凄声:你何三哥走了……。接着是痛苦的哽噎声,她告之:五月十日凌晨,何兄是心源性猝死!没有留下一言半字,却撒手人寰。
   想起了五天前的微信,还历历在目,还趴在手机上,清晰可见,谁知这段微信却是诀别之言,也是三哥留给我的最后一个无线通讯之言。令青心痛哭流涕,不胜悲凉!
  
   夜不能寐
   却因是风雨惊魂
   雷电交加凄然
   却是斯人驾鹤仙去
  
   苍天悲恸
   大地哭嚎
   我的心被撕裂
   痛醒时
   噩耗己入魂灵
   两行热泪
   己不能自主
   兄长突逝
   怎耐无息无声
  
   昨日里聚义而兴
   今日里空谷传声
   只有那豪侠尚义
   童心未泯
   意气风发
   满面笑容
   半个世纪的友谊
   在五月十日凌晨
   嗄然休止
   如今
   我们只能在天堂里
   再续豪情
  
   你走了
   像睡着一般平静
   沒有痛苦
   没有遗憾
   却给在世之人
   留下了悲恸无限
   ……
  
  
   兄长啊
   你的音容笑貌
   只能梦中再现
   我们的兄弟战友之情
   只能诉说在心灵间
  
   这首《来世再相聚》是两年前写的,我截取了部分段落,以示怀念,如今吟来,却是伤感无限。
   我与何君倬兄长及严冬老师早己有几十年的相识岁月。在宁夏务农时,我便知有个何老师博览群书,知识渊博,在平吉堡中学任教,嫂子专教美术。知道了这些事情,我便有意前去探望,见到何兄与嫂却似久别的亲人,一阵子的问候及自我介绍,我们便互相认识,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转眼一过三十年,我们却不曾相见,回京后的奔波与艰辛,己无闲暇之时交往,其实那时我们都同在同一个区工作,却各自都在经营着自己新的人生之路,掙扎且努力着。
   2013年3月我注册北京知青网,并于当月写下散文《魂系黄土地》,谁知一登录,就出现了何兄及许多战友的跟帖,在文章后是何兄充滿激情和兴奋的鼓励之词语及战友的欢迎之词语。从此我便在这个充滿战友之热情、友好的平台,尽情书写遨游,在此也认识了许多从未谋面的知青战友,让我的晚年生活又增加了无限的乐趣及丰富的文学源泉。从此我便一发而不可收,每写好一篇文章时,我都盼着何兄的评语,那种赞许和纠错,让我既长了知识,又长了见识,增加了友情,加深了理解。
   自2013年4月到2016年5月,短短三年的网络交流及日常的知青聚会,我们还是度过了令人难忘的千日之时,每一次聚会,何兄必到,酒后的激情誦诗及铜铃般的笑声,感染着与会的各位知青战友,各个花甲之人,却是附和着、笑着、似年青人一样躁动着,似乎人人都年轻了几十岁。他的智慧与风趣被众人认可和喜爱,人们怀念他正是如此!
   在一次知青聚会上,他即兴朗诵了《再活两花甲》:
   虽已过花甲
   身心俱未夸
   横刀立马告天下
   再活两花甲!,
   至今我都没有忘记,那种激情和胸怀恰似一位同学少年——童心不眠,追求着,嘻戏着!于是我借何兄的仙气和了一首《知青百岁宴——和何君倬老师》:
   五十年陈酿味儿不够
   只有那百年牛二才最牛
   百岁宴上往桌上一摆
   那才算双百吉祥
   清爽剔透
   那酒醇香浓厚
   抿一抿
   香甜
   可口
   喝一杯
   己是醉眼朦胧
   渐入佳境
   几杯下肚
   己是灵魂游走
   ……
   我望着长我一岁的哥呀
   呵
   我才九十九
   你依然那么
   踌躇满志
   满目炯然
   一生成就
   没有柱拐杖
   却
   雄纠纠
   气派非凡
   乐观.憨厚
   精神抖擞
  
   大哥哥
   请这边坐
   咱们聊聊家常
   说说你的
   五世同堂
   天伦之乐
   美不胜收
   笑谈趣事
   风调雨顺
   无有所求
   ……
   健在的你我
   搀扶着
   手拉手
   乐天知命
   一笑百不愁
  
   失去的
   不会忘
   百岁宴上有你的碗筷
   大块来吃肉
   大碗比喝酒
   65度老白干
   仰脖就一口
   肚歪再相约
   明年再聚首
   今天拉个勾
   百岁都不走
  
   如今兄长却走了,没能等到百岁宴,不能喝上一口小酒,我们伤感、悲凉!
   在纪念北京知青赴宁五十周年的大会上,我与兄长朗诵了一首长诗《五十年前的那一天》,这是一首荡气回肠叙事诗,在我原创作的基础上,三哥与我反复商确,纠改,使得诗文愈加准确、动人。我们在数百余战友面前,深情且激昂地朗诵着,那一次配乐诗朗诵是我有生以来最为感动的一个事情,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掉的,也许进入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还会深深铭记。
   近日与严嫂子通话,得知兄长的骨灰已于一年前在天津溏沽海撒,一代知青的佼佼者,已魂归大海。那里将是兄长最为广阔的屋宇,在无垠的海洋里胸怀尘世,相思相念!
   2018年3月初,我特意到厦门去旅游,其实说是旅游,不如说是追思,在美丽的鼓浪屿上,我似乎望见了何兄的身影,那是哥哥魂逝的地方,也许那足迹还未消失,也许他的笑声还在那里迴荡,也许他的魂灵还在海上漂浮!我梦想着:哥哥,你沒有走……可是你却真的走了!
  
   严冬嫂子超乎凡俗的礼念让青心尤为敬佩,骨灰与大海相融,相知,让三哥在那里安息,人的生命几十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代代如此,辈又重生。
   我们总会有那么一天,但不知道远近,不知道长短,不知道是否近在咫尺,还是漫漫长夜……
   但起码现在还在人世间,如今七十余年的风雨寒霜,己让我们淡然面对,走过这余生,笑语欢声,直到有一天,魂逝之时,定会与天、与地、与草原、与大海为伴,去寻找梦里的友人。
   天国里的战友们,祝愿安好,何兄安好!
  

共 219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生离死别乃人生之至哀,逝去的永远再不会回来。昔年知青生活时代往事历历在目,难忘的支边插队经历久久萦怀,时过半个多世纪,悠悠岁月历久弥香。如今,斯人已去,往事如烟,而友情益深、益坚,那是特殊年代凝结的战斗友谊,青春友谊,这种友谊甚至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也许过去和将来没有谁可能再会经历过这种友谊。大河流日夜,逝者如斯,愿我们节哀顺变,逝者安息,生者自强!【编辑:郭永涤】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青心何        2018-05-11 15:59:37
  郭老師,感谢您的理解
2 楼        文友:铁笔浪人        2018-05-13 22:43:47
  健在的人不忘记逝去的人,是逝去的人在天国最大的幸福。生死两界,实际还都在一个宇宙空间,只不过按照宇宙法则,而不是人类法则,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行着……一位老人的思念,自有她的分量。
最好把写作当做卡拉OK,要的是自信。经常练习,也就慢慢有感觉和乐趣了。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