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丹枫】捣衣声断书窗外(散文)

编辑推荐 【丹枫】捣衣声断书窗外(散文)


作者:聿之 白丁,96.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18发表时间:2018-05-17 10:28:02


   我对写作环境的要求非常苛刻,听不得任何声音。
   多年前,我做出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决定;撇开人生所有的积累,专职写作。内心涌动着一股赴死的浩荡长风,干净、倔强地注销了一个为之奋斗十几年的企业,走进一处谁也找不到的住所,苦心孤诣地写作。
   在书桌前坐了一个多月,一字都写不出。原因多得无法梳理,最直接的原因是环境太糟糕。没有了熟人的联系却被陌生人正常生活发出的声音打扰了。
   那几年,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创作环境,我四处迁移,居无定所。直到多年前父母永远离开,我才安定下来。
   原因也是常人不能理解;守着父母的灵位。
   我十五岁当兵,退伍后不听从父母安排,一个人落户异地独立承受着生活带来的一切,以至于,父母去世我都不在。
   世上有一种悔恨犹如水滴,分分秒秒地落下,不会引人注意,当积水成潭后,会以深不见底状态把人淹没。
   我就被悔恨淹没了。
   我的书房很大,中间隔开了,一半是我写作的地方,另一半给了父母。我与父母隔着一扇门。每天早晨,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父母遗像前燃香。父母遗像前除了放置一个精致的香炉,还有一杯清水,一杯最好的酒。水定期更换,酒也是。
   这件事从来不敢说,担心被人骂;父母活着你干什么来?没了,你这么做,有意思吗?
   我可不这么想,人生许多要义往往体现在死后。我的父母没了,可在他们的遗像前每天都有一缕香缭绕、一颗虔诚忏悔的心;试问,世间能有几人?
   忏悔也罢,救赎也罢,这是不可动摇的生与死的互动。
   开始,也是写不下来。一个主要的原因还是噪音。
   我居住的这栋楼,居民大都文明,从来不会发出惊扰声,而前面一栋楼发出的声音让我苦不堪言。
   每天上午八九点钟,总会从窗外传来连续不断的捣衣声,一声追着一声,持续一个多小时。
   什么人呀!什么时代了,你还用这么愚笨的方式洗衣?
   我走到窗前,一串捣衣声锥子一般从楼下刺射,直刺我心。
   楼道边一位老妇人坐在方凳子上,面前放着一个大塑料盆,两个小一点的,里面堆满要洗的衣服。一个棒槌有节奏地捶打在衣服上。看着,我怒气横生,差点呐喊,别捶了!
   有什么理由喊呢?最终忍住。
   写作要依附灵感,被惊扰的灵感很难唤回。棒槌声消失了,怨气滞留心中,一上午什么也写不出,有时,到了下午,那讨厌的声音会突然从寂静中发出无声的侵扰。
   若不是为了守候,我一定会离开的。
   棒槌声成为常态,每天如期而至。我心中的怨气终于到了极限,想着,不就是一台洗衣机吗,我买了!不是为谁,而是赎回被掠去的光阴。
   来到老妇人面前,她抵着头,我看着的只是满头的白发。老人旁若无人地捶打着衣服。可能是每天从她身边走过的人太多,她已习惯无人搭理。
   我再近了些,她才抬头,白发下,一张消瘦、稍微黑黄的脸上布满皱纹。大大的眼睛有些凹,眼眶隐约散发疲惫、无奈、木讷。
   “找人呐?”她说。
   看着她年龄与我母亲差不多,心一下软了,觉得不该居高临下地站着说话,蹲下来说,“阿姨,你怎么每天都洗这么多衣服?”
   “我也不想呀,没办法。儿子、媳妇、孙子都是干粗活的,不洗不行。”
   “那也不该用这么吃力的办法?为何不用洗衣机?”我期待她说出没钱之类的话,那样,我就可以把决定说出来。
   “还用你说?你看这衣服上全是泥沙,洗衣机用不了几天就磨坏了。”说着,她看着我,眼里渗出疑惑,说,“你啥意思?”
   “噢,没啥意思,就是觉得你这么洗衣服太累……阿姨,你儿子他们都是干什么的?”
   “搅拌站——干体力活。你——”她眼里泛着追问,眼光一晃,说,“我明白了,是嫌捶衣声?你不住在这栋楼里吧?”
   “我住对面。”
   “噢,还以为也是因为声音呢?”
   “有人说过?”
   “有。我住四楼,在楼上洗衣服,三楼的人家嫌我捶衣服声音大,没办法,我只好每天端着衣服下来——在这里捶。”
   原来是这样,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无奈地回到书房,心里的怨气没了,莫名的同情弥漫在心头。站在母亲的遗像前,幻想着她若活着会怎么说。
   母亲会说,写作要克服的困难很多,环境只是其中的一项,既然写不下去,干嘛不调整时间?上午看一个小时书不是很好嘛?
   我听从母亲的建议。
   忽然有一天,捣衣声没了,我心顿然惊慌,担心老妇人不按时间了,那样对我将是致命的影响。
   还好,整整一天安静,我写得酣畅淋漓。到了晚上,意外发生了,那追命的捣衣声突然来袭来。
   这个气呀,无处发泄。
   我怒气冲冲地走到窗前,愤然拉开窗户,霎时惊呆了。一轮明月高悬在两栋楼上空,清澈的月光从天而泄,楼下,一位影影绰绰身影在月光下捣衣。
   脑海里瞬间飘过李白那句“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的诗句。
   这轮明月下,一千三百年前的一个夜晚,李白走在长安城内,月色也是这般的光华朗朗。他听着城中一片此起彼落的砧杵声,才有了这首千古流传的《子夜吴歌秋歌》。假如李白活在当下,看见此情此景,他会这样写来,珠城漫天月,一户捣衣声。
   想来,万户是极普遍的,一户更为奇迹。
   我的心充满诗意,想着曾经读过的有关“捣衣”诗句,接踵而来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里那句,“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不是吗,月光下,捣衣声去了,拂还来。
   还有那位当皇帝不行,不幸成为诗人李煜,他在《捣练子》里写到,“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当年,他听到的捣衣声是断续的,可能洗衣女累了,捣衣声才断续传来。
   想到了词,不由想起李清照,她在《行香子》里写到,“黄昏院落,凄凄惶惶,酒醒时往事愁肠。那堪永夜,明月空床。闻砧声捣,蛩声细,漏声长。”
   楼下那位捣衣的老妇人,生活何尝不是凄凄惶惶,琐事愁肠?
   在这宁静的夜晚,整座城市的人都在享受夜生活,她却独自一人在楼下洗衣。
   还有陆游,他在《生查子•和夏中玉》里写到,“一天霜月明,几处砧声起。客梦已难成,秋色无边际。”
   我觉得,几处砧声怎么也比不了一处砧声。我的眼前,不正是满天霜月明,一处砧声起吗?
   至于诗,太多了,最喜欢的是杜甫的《暮归》:“客子入门月皎皎,谁家捣练风凄凄?”在我的窗下,不正是月下捣衣,风送砧声的意境吗?
   年轻时读《红楼梦》,被香菱吟月的诗打动:“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这么看来,捣衣在古代不论贵族还是平民,都是不可或缺的。
   我的眼前,也是一处深院,唯有一处捣衣声有节奏地传来。意境一点不比当年李煜、杜甫、张若虚、李清照等众多文豪所处的环境逊色,他们听着,却作出流传千古的佳句,而我听着不但没有灵感,反而一肚子怨气,这就是文学境界的差距!
   再次回到书桌前,心虽然不宁静,充盈的却是创作的灵动。
   这以后,窗外的捣衣声无论什么时候响起,都不再是噪音,而是创作天空最美的背景音色。
   捣衣声一直伴随我多年。
   半个月前,忽然听不见捣衣声,我反而有点不适应,每天上午写作前,第一件事不再是为父母上香,而是来到窗前看一眼,那位阿姨是否在。
   前天,打开窗户,只是一眼,让我魂飞魄散。在前楼不远处搭起了一个灵棚。那个楼道居住多少人,我不知道,可我的心告诉我,捣衣阿姨走了!
   不久,哀乐声传来,我一时难受地泪水盈眶,飞快地下楼,装出路过的样子想证实一个预感。
   灵棚内放置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单薄的身躯,捣衣阿姨的像放在床头。我在灵堂外徘徊,用了阿姨平常捣衣的时间。
   回到书房,我决定停写三日,为阿姨默哀。
   第二天,为父母上香时,仿佛听见母亲说,你该给那位阿姨上一炷香的。
   可我不认识她?
   母亲的声音还是那么清晰,说,不是为她而是为再也听不见的捣衣声。
   听着,我的心颤颤的。
   犹豫了一天,深夜,我拿着一筒平常给父母奉燃的“水沉香”,悄然来到灵堂前,把想好的理由收在嘴边,意外的是,灵棚内两位守灵的人睡着了。
   我虔诚地跪下,把一筒香倒出来,慢慢放进火盆里。香燃了起来,散发出一股浓烈而熟悉的味道。
   脑海里再次飘过古人关于捣衣的诗句,“江城向暝东风急,一半乡愁闻捣衣。”
   “花飞织锦处,月落捣衣边。”
   “月东出,雁南飞,谁家夜捣衣。”
   我默诵信口溜出一句,珠城夜深香火急,一半哀思送捣衣。
   不是吗?捣衣声不能说日后没有,至少,在我余下的时光里不会再来。
   一些看似简单、平常的生活方式,一旦消失永不再来!阿姨带给我的不单是诗情画意,还沟通古今文化,让我懂得如何欣赏风景。也许她的行为惊扰了当下人的生活,而真正懂得欣赏的人会从惊扰中听见淹没在厚重历史文化中的声音。
   阿姨,您的一生很本真、简单,亦可能很凄苦,但是,你的光阴隐藏着人类几千年的生活画面。
   世上没有不适的风景,只有肤浅眼睛。
   阿姨,一路走好!
  
  
  

共 333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里虽然没有:“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但这位阿姨确实给热爱写作的作者带来纷扰,以至于难以静下心来,从事写作。每天守着父母的灵位,也期冀有这份宁静,宁静致远,淡泊明志,写出一些惊天动地骇俗的文学作品来。可当那天阿姨真的走了,听不见捣衣声了,作者却触发幽灵,感思沉吟良久。散文写得很具体,也很深情。推荐赏读!问好作者!期待作者更多精彩继续!【编辑:黄江山】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江山        2018-05-17 10:29:09
  散文写得很具体,也很深情。推荐赏读!问好作者!期待作者更多精彩继续!
《江山文学》永远都是最棒的!
回复1 楼        文友:聿之        2018-05-20 09:17:22
  这不是文章,是生活。谢谢老师评点。
2 楼        文友:黄华        2018-05-17 21:27:29
  欣赏佳作,感受情怀,问好作者!
回复2 楼        文友:聿之        2018-05-20 09:20:22
  是您把我带进的,希望不辜负您让我“散心”的好意。
3 楼        文友:黄华        2018-05-17 21:45:45
  世上没有不适的风景,只有肤浅的眼睛。 感悟深深,赞!
4 楼        文友:聿之        2018-05-20 09:15:56
  我虽然从事写作,很少上网。一个偶然,被一位文友拖了进来,开始没打算落户,看了几篇文章后,被编辑老师们的评点打动。每一篇文章都写评;不是应付,而是用心写的,这才决定进来。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