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清荷小麦(小说)

精品 【晓荷】清荷小麦(小说)


作者:态珍 童生,594.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86发表时间:2018-05-21 15:58:57


   一
   夕阳显出了疲态,斜斜地挂在西山顶上,似一个害羞的姑娘羞红了脸,犹抱琵琶半遮面地退进了闺房,云红了,山顶红了,树红了,村庄红了,万事万物都在一片红中朦胧了。
   清荷坐在菜园子旁边,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竹竿上绑着一个红色塑料袋。清荷的职责是赶鸡,赶鸟,保护一园子菜茁壮成长。一只黄色的大公鸡,高昂着脖颈,像得胜的大将军,带领着几只母鸡大步流星地走进了菜园子。清荷没有像往日一样挥动着竹竿赶得它们四下逃窜,吓得它们魂飞魄散。
   清荷呆滞地看着红红的天空,纹丝不动,活像一尊雕像。
   “嗨呀,小女伢子,鸡把菜都吃光了,你在搞莫里(干什么),今天晚上你莫(不要)吃饭。”清荷妈妈在地里干活回家,看见满园子的鸡,边抓土打鸡边训斥清荷。清荷仿佛从梦中惊醒,神情恍惚地说:“妈,我七岁了……”
   “你七岁了,连个鸡都看不住,是不是想挨打?”清荷妈妈说。
   清荷不搭话,她把竹竿扔了,一步一步地往屋里走,渐渐暗下来的天把她小小的身影藏住了,只剩芝麻大一个黑点在天地之间。但清荷自己不觉得她小,她仿佛长大了,有伟岸的身躯,她的影子高过了那一座座大山,她甚至觉得一迈脚就踏过了大山。
   清荷生于大山深处,长于大山深处,她不知道大山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消失。她常常遥望山的那边,没有尽头的一边,有什么呢?
   清荷不进屋,而是坐在门口,看着对面黑暗笼罩下的山,时不时的亮起一点光亮。她知道那是山对岸的人家开灯了,灯,亮闪闪的,跟天上的星星一样爱眨眼。清荷也喜欢拉灯,可天还没彻底黑是不能拉灯的,她妈妈说拉灯是要花钱的,她爸爸就是为了挣钱才不得不背井离乡。
   天黑透了,鸟都进巢了,清荷依旧坐在黑黑的角落里,不言不语,只目视着那对岸黑不见底的山和那山里的灯光。或许对岸的灯下也有同样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这边的山。清荷妈妈很忙,忙着喂猪,忙着把鸡赶进圈,忙着做一家人的晚饭,没时间管清荷。清荷在黑黑的角落里渐渐地睡着了,睡着睡着四肢就软软地从凳子上滑在了地上。
   吃饭的时候,清荷妈妈大声喊:“清荷,清荷,来端饭啦……”回答她的只有黑黑的夜。她突然意识到今天有些异样,平常清荷老是跟在她身边喊“妈妈,我饿了……饿,饿……”
   清荷妈妈找到清荷,并从地上抱起她的时候,清荷突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像是被什么吓住了,又像是猛然被什么东西砸了,哭的撕心裂肺,震天动地。清荷妈妈吓坏了,她紧紧地抱着清荷,拍着她的后背。山里的夜里看似平静,实则凶险,毒虫,长蛇都有可能伤害孩子。她小心翼翼地脱下清荷的衣服一寸一寸的摸着女儿的肌肤,细细查看,嫩滑嫩滑的肌肤柔软的似丝绸,一丝疤痕都不曾见,宛如一块无瑕的碧玉。
   清荷不说话,像一颗软柿子摊在妈妈怀里,狼吼般的哭,仿佛筋骨断裂,五脏俱焚,仿佛天崩地裂,悲痛欲绝。她的哭声感染了园子里的狗,猪,鸡,顿时,狗吠猪哼,鸡在圈里慌乱地扑打,仿佛大家都沉默了千万年,要在这一刻爆发。
   清荷妈妈从未见过平日里乖巧的女儿会这副样子。她吓得脸色煞白,双腿直打颤,紧紧地抱着女儿朝清荷奶奶的屋子里跑,嘴里不停地说:“不怕,不怕,妈妈在这里,妈妈在这里……”清荷妈妈以为清荷中邪了。
   清荷见了奶奶,停止了哭泣。她用水汪汪的闪着光的眼睛盯着奶奶,清荷奶奶试图去拥抱她,她伸出双手拒绝了,自己坐在了椅子上,用极不符合她年龄的口吻说:“奶奶你骗我,我不是山里最小的孩子,小麦比我还小呐,她已经上学了,就在山对岸,对岸有学校,学校里有许许多多的孩子,他们……他们……可以一起玩。”清荷又哭了,像被全世界都抛弃了,哭得那么绝望。
   清荷奶奶试图安抚抱抱清荷,她却像一头被关进笼子的小牛犊怒目睁睁地盯着奶奶说:“我想去上学。”清荷妈妈与奶奶交换着眼神,不知作何回答。清荷不知道,她不会知道自己与其他孩子是不同的,她不能跟她们去玩耍。清荷是早产的孩子,生下来本是活不成的。清荷奶奶是草药医生,四处寻药,好不容易救下了清荷。清荷有时无缘无故就晕倒了,有时毫无征兆地流鼻血,发烧。每一次都是与死神搏斗,况且算命先生预言她活不过十五岁,且再三叮嘱不能送入学校去,所以清荷至今没去上学,也没让她与外界接触,生怕有个万一。可这要怎么给孩子说呢?她才七岁,她不明白疾病与死亡是何物。
   清荷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平时最亲近的两个人,紧紧地抿着嘴唇,眼泪吧嗒吧嗒地滴落着。她从口袋里掏出半截铅笔来,抚摸着说:“小麦说,这是写字用的,我看见过她写的字……上学了有很多人和我玩。”清荷妈妈看着清荷,心碎不已,眼泪滚滚而流。“会的,会的,你一定会和她们一起念书的,等你爸爸回来,回来了就去……”
   “真的吗?真的吗?爸爸回来就去吗?我们去山对面上学吗?和小麦一起吗?”清荷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笑着,两个酒窝深深的陷进去,像一朵开的极美的花儿,她用清脆地声音连声询问着。
   清荷妈妈揽过清荷,拍着她的背说:“肯定会的,你要去上小学,中学,高中,大学……”“那我岂不是有很多玩伴?拉勾拉勾。”
   清荷伸出白白细细的手指勾住妈妈的手指紧紧不放。
  
   二
   大山村只有一所学校。所有的老师加起来十个指头还不够数的。其中以徐峥老师最为出名,他教的课程学生们年年都能考出好成绩,这一部分是因为他的教学方式好且对学生们很是关怀,一部分是因生了一副严肃威严的面孔,能镇住调皮的孩子。
   清荷的爸爸得知女儿的心愿后,决定私下拜访徐峥老师,一是为了请他接纳清荷,二是想把清荷的事如实相告,请他多加关照。徐峥这人长得凶悍,心底却是出了名的柔软,清荷爸爸一把鼻子一把泪地说清荷的不幸遭际,徐峥也跟着落下泪来,毫不推脱地接下了清荷。
   从此,清荷就是不一样的清荷了,清荷不仅能识文断字,而且还会有许许多多活泼有趣的同学。
   清荷第一次走进教室,第一次看见许多双亮晶晶的眼睛齐刷刷地看着自己,第一次感觉世界上还有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的人儿。清荷害怕了,她躲在老师的身后,转而,她发现老师也是陌生的面孔。清荷像风一样钻进了爸爸的怀里,怎么都不肯踏进教室一步。
   “老师,我去劝她来挨着我坐行吗?我认识她。”小麦举手说到。
   徐峥点头示意她去。
   小麦拿着一架纸飞机说:“清荷,别怕,上学可好啦,上课我们可以一起学习,下课我们去放纸飞机好吗?”
   清荷从爸爸的怀里慢慢地探出脸来,怯怯地接过了纸飞机,小麦伸出手,清荷就跟着她走进了教室。同学们都盯着清荷看,就像鸡群里来了只鹅,都对她充满了好奇。直到徐峥敲打着黑板,才暂时转移了注意力。
   徐峥在黑板上刷刷地写着,抑扬顿挫地念着。可清荷既不知道他写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像进错了圈的动物慌乱无措。当徐峥让同学们讨论时,大家迅速组成了一个个团体,用一种奇怪的语调说着。这种语调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说话不同,也和她不同。清荷从小爱和小鸡们,大狗们,甚至是一株草说话,可此刻,她却无法同一群人,一群和她同龄的人说话。
   清荷感到很孤独,前所未有的孤独,比一个人整日对着大山看鸡更加的孤独。
   小麦似乎读懂了清荷。她立马把清荷听不懂的话转换成方言。小麦告诉清荷,上课要说普通话,读书要用普通话,以后她们出了大山要用普通话与其他地方的人交流,普通话也就是字正确的读音,是不同地区的人沟通的共同语。小麦拿出书指着生词表念“云,云”。清荷微张着嘴,极其小声地跟着念。小麦鼓励清荷大声地读,清荷就咬咬牙,鼓起勇气大声念。
   清荷一大声念,全班同学都听见了,他们听见了便不约而同地看向清荷和小麦,接着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她不识字吗?为什么跟着你念?”一个同学像是在问小麦又像是在问清荷。清荷窘迫极了,脸红彤彤的,把头低下,都快低到课桌里去了。
   “笑什么笑?同学之间要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小麦就做的不错。”徐峥地训斥帮她解了围。
   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清荷缓慢地抬起头来看看小麦又看看徐峥。徐峥又补充到:“小麦,下课后和清荷来一趟我办公室。”
   大家对清荷充满了好奇,唯一有机会去把她团团围住细细查问的机会,又被徐峥给剥夺了。老师要找他们俩说什么呢?教室里四处都是叽叽咕咕的声音,还时不时的朝清荷这边瞄一眼。清荷两只乌黑发亮的眼珠子咕噜咕噜转着,像被捉进笼子的金丝雀,惊恐又害怕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清荷从徐峥办公室回来的时候,一手拿着几本书一手拉着小麦的手,又蹦又跳,和小麦有说有笑。同学们一窝蜂地围过去,咚咚地上课铃就在这关键时刻堵住了他们大张着的嘴。
   课上,老师一说话,清荷小麦就蚊子似的嗡嗡,老师一停下,他们就安静了,老师讲他俩就讲,老师回头他俩就闭嘴,如此反反复复。“再说话,给我滚出去。”老师啪地把黑板擦往讲台上一摔,扬起白灰一片,前排的同学低着头捂着鼻子。
   清荷没见过别人动怒,她殷红的小嘴一抿,把头贴在课桌上,眼泪像决堤的江河哗啦啦地流过脸颊,又滴在课桌上。小麦见状,慌慌忙忙地在桌子里摸了一通,似乎什么没摸着,撤下红领巾边擦拭清荷的眼泪边在她耳边说着什么。
   小麦的体贴让清荷更加的依恋她了。
   当下课铃一响,小麦就拉着清荷急匆匆地走了。她们溜进了学校旁边的一片竹林,丛青绿的竹,枝头稍稍低垂,竹叶在风里微微飘摇着,远看像跳舞的少女。清荷像憋屈已久的动物进了森林环抱着竹子呼啦呼啦地转圈。“别转了,老师说,让我先教你读写拼音,我们就在这里,下课教室可闹腾了,而且他们最喜欢围住新同学呱唧个不停。”小麦提醒着清荷,同时捡了两根树枝,一根给清荷,另一根她在地上写着“a、o、e”。
   清荷跟着小麦写,双手抱着树枝,拉的老长,在该拐弯的时候树枝却碰在了一棵竹子上。“哎呀呀,不是这样拿笔的”。小麦吃惊地叫道。”小麦把清荷的手拿过来在树枝上摆弄好,又用自己的手捉住清荷的手试图教着她写。实事上,小麦包不住清荷的手,拐来拐去,地上跟鸡子刨过一样。
   小麦转而又换了一个方法,她让清荷学着她的样子做。小麦念一句画一笔,清荷跟着念一句画一笔,小麦看着清荷写的有几分像字了,便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有进步,以后你就叫我老师吧!我一定会教会你的。”小麦背着双手,像徐峥训学生一样高昂着头鸬,一排排钻石一样洁白的牙齿在阳光的映衬下更加灿烂。
   清荷咯咯咯地笑,笑的前仰后合。
  
   三
   小麦对清荷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她想帮清荷把落下的知识都补上,这样她就有伴了,她们可以互相抽查背书情况,互相听写汉字,或许还可以比一比谁的成绩更好。小麦期待着清荷赶上自己的水平,越快越好。
   更多的,小麦是渴望一个人,能和她一起走同一条山路上学的人。清荷就是,清荷和小麦是住在同一座山上的,清荷家在山的半腰上,小麦家在山顶上。小麦上学是件辛苦又冒险的事,天蒙蒙亮就起床,她爸爸骑着一辆破破旧旧的自行车在黑布隆冬的山林里穿梭,山路很危险,弯弯曲曲,宽宽宅宅,时不时就能遇上滑落的石头,小麦每天都要紧张的出一身汗。
   小麦的爸爸只将小麦送下山,要去学校还得过一条小河,爬一段山坡路。那是最煎熬的时刻,天还没亮开,朦朦胧胧的山林里有了许许多多地躁动,鸟儿在闪动着翅膀叽叽喳喳的,毛老鼠在悉悉索索地穿梭,风吹动树叶哗啦哗啦的……黑暗中的每一声响动都是魔鬼,它会使小麦的心跳加速,害怕不已。她飞快地跑着,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如果回头看,却是什么也没有,这使本就紧张的心更加颤抖起来,只有拼命地奔跑,跑出林子,跑到有光的地方,她太渴望能听见人说话的声音,渴望看见光亮。
   可现在不一样了,清荷来了,小麦可以每天都在河边等着清荷一起走过山林。这样想着小麦就觉得清荷如同自己的影子一样重要。
   为了使清荷突飞猛进,跟上自己的节奏,小麦一秒钟都不想耽误。老师在上面上大课,小麦在下面开小课,清荷很认真也很聪慧,一个字只需小麦稍稍念两次就会了。小麦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情不自禁的声音就高了些。这一高,就惊动了前后左右的同学。
   “哈哈哈哈,老师,小麦也要当老师呢,她在教清荷念字呢!”班上最调皮的刘奕当即以调侃的语气报告给了徐峥。
   同学们齐刷刷地掉头看着她俩,你一言我一语:“小麦你自己搞得清楚不?还教别人。”“清荷你什么都不会吗?”
   徐峥从门背后取下竹根,狠狠地拍打在黑板上,怒吼:“都给我安静。清荷小麦站起来。”
   “清荷什么都不会……她没上过学,不是你让我教她的吗?”小麦说地结结巴巴,却很有力。

共 13991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文笔细腻。叙述生动,故事情节感人。小说的主人公,清荷和小麦,两个山里贫穷农家的小女孩,同样的孤单可怜的身世,在学校成了最好的朋友。小说生动地叙述了山区小学的校园生活,两个小女孩的友情在别的同学眼中从误会到理解,同学之间的感情有着纯洁的童真。老师徐峥的认真负责,对身患疾病的清荷非常关心,再现了一个山村优秀教师的完美形象。小说对清荷的母亲和小麦的父亲的描述刻画,再现了勤劳淳朴善良的山村农民的形象。小说充满浓浓的生活气息和乡土气息,语言很有特点,偶尔的乡音土语很恰当的使用,叙述更显得生动。优秀的小说,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522002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18-05-21 16:00:58
  精彩的小说,山区两个小女孩的人生经历很感人。感谢赐稿支持,倾情推荐!
秋觅
2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5-21 16:05:24
  看到态珍美女大手笔的作品,热烈祝贺。有空再慢慢拜读,感谢老师赐稿支持。晓荷因你更精彩!
叶华君,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3 楼        文友:何叶        2018-05-21 16:06:46
  谢谢小妞妞来社团投稿。献花了!期待更多精彩。
何叶
4 楼        文友:梦化蝶        2018-05-21 21:25:06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
回复4 楼        文友:态珍        2018-05-21 22:13:52
  谢谢谢谢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