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荷塘“pk大奖赛”】红花草籽引发的风波(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pk大奖赛”】红花草籽引发的风波(小说)


作者:公效梅 布衣,147.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77发表时间:2018-05-22 17:36:43
摘要:几年后,他俩都承包了鱼塘,搞起了水产养殖,靠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建云长相不佳,过了而立之年才结婚,小日子过得很幸福。

【荷塘“pk大奖赛”】红花草籽引发的风波(小说)
   五月份是江南水乡三夏最忙的季节,也是晚上蚊子最猖獗的时候。劳累一天村民们收工后吃过晚饭就疲劳地钻进蚊帐里呼呼入睡。
   此时,有个人鬼鬼祟祟地来到生产队仓库,东张西望,好像早就打好了鬼主意。他手里拿着撬锁的工具,这时见有人走过来,他慌张地躲在仓库门口不远的老古树后面。等人走后,他就开始了行动。三两下就把仓库门给打开了,仓库里漆黑一片,他熟练地从口袋里摸出个小手电筒,贼眼乌溜溜地搜寻着仓库最值钱的东西,忽然发现墙角有一百多斤红花草籽,脸上露出了按捺不住的笑容。当时红花籽市场价格是两元钱一斤。他眼前一亮,欣喜若狂地扛起红花籽就走。
   此人是红塔村最出名的懒人,绰号贼星,大号赵星。别人每天下地劳动挣工份,就他闲在家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个头不高一米七左右,先天性驼背,长相一般,性格内向。品性低劣,哪个做父母的肯把女儿嫁给这么一个不务正业懒人呢?贼星的父母为了给他成个家,想方设法叫他妹妹给他了换亲。从此,总算有了媳妇,婚后生下一子,由于懒惰日子过得非常艰难。
   贼星扛着那袋红花草籽喘着粗气经过村庄的最后一家,见那家门前有个石墩子,已经疲惫不堪的他就把那袋红花籽猛地往石墩子一放,由于蛇皮袋有几个小洞,零星地留下了一路记号,他放下的地方也漏了一撮红花籽。夜黑伸手不见五指,他也没有觉察到,休息了一会儿后,再次扛起偷来的红花籽回了家。
   清晨队长张士坤起得最早,来仓库拿农具,“不好!仓库门被贼撬了!”他惊讶地叫着,这句话就像小水塘里扔下了巨石,水花四溅。听了这话,不少村民都聚集在了仓库门口。“一百多斤红花籽啊,可以卖二百多块钱呢,咱干一年也挣不了那么多钱呐!”有村民在议论道。
   队长张士坤说:“我派几个人每家每户找,谁家也别有想法,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不能放过蛛丝马迹,我就不信找不出来,其他人赶紧吃早饭下地干活,不能耽误三夏麦收!”村民们听了这话,于是各自回家吃早饭准备下地。
   此时,几个身强力壮小伙子也闻讯赶来,“春明、文斌、志海,你们仨一家一户的看看,一袋子红花籽,不是一枚绣花针,不是那么容易藏的,只要还没去卖,相信一定能找得到的!”队长志坤和三个小伙子说道,三个小伙子同时应道:“知道了,我们这就去!”
   早饭过后,下地的已经下地了,春明、文斌,志海三个小伙子开始寻找被偷的红花籽。突然,志海说:“地上有红花籽呢,你们看!”听志海这么一说,文斌和春明同时低头注意了脚底下零星漏掉的红花籽,他们顺着地上散落的红花籽,没费大劲就找到了昨晚贼星歇脚地方,
   这家老汉叫杨占奎,是个老实巴脚的庄稼汉,从不做偷偷摸摸的事,“真看不出啊,杨大叔你也学会偷东西啦!遇见难事儿和大伙说嘛,咱不能做这丢人现眼的事不是?”春明手里攥着从地上捡起来的几十粒红花籽,对杨占魁不客气地说道。
   此时,杨占奎刚吃过早饭,正准备下地,由于他家在村庄的最后面,村前仓库发生的事他根本不知道。弄得他一头雾水,“春明这话从何说起啊,我咋摸不着勺呢!”“别装蒜了杨大叔,物证就摆在眼前,明摆着呢,你还想抵赖不成?“文斌上前附和道。说着三人不由分说走进杨占奎家到处寻找,三人找了好一阵子一无所获。
   此时,他们突然发现占奎大儿子不在家,春明不客气地说:“你家老大呢?”占奎老汉回道:“他姥姥身体不好今天和生产队请了假,陪她姥姥看病去了。”春明说“是去卖红花籽了吧?”占奎是个老实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儿给吓懵了,定了定神才说:“反正我没偷红花籽,昨天割了一天小麦累得够呛,就早早睡了。”占奎媳妇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见此情形上前帮腔道:“冤枉好人你们要遭天谴哒,我们占奎是那种人嘛?”
   志海是个火爆性子的人,见占奎媳妇指手画脚的,忍不住上前就是一巴掌,这下可了不得喽,占奎媳妇不由分说伸手就抓志海的命根子,她下手太狠,更加激怒了志海,一连重扇了她几个巴掌,春明见此情形赶忙上前拉架,费好大劲儿才拉开。文斌见事不妙,飞跑着到田里找队长士坤去了。
   士坤三十五岁,有着男人的标准个头,有一手泥瓦匠的好手艺。由于二小队没有领头人,村支部决定,由他当二生产队队长。他表现得很积极,无论干什么活他都会提前下地,是个既能吃苦又聪明能干的人。
   此时他正在割小麦,感觉腰疼得不行,于是站起身来喘口气,正巧见文斌跑来,知道出事了,于是放下手中的镰刀,跟随文斌一路小跑来到了占奎家。
   占奎媳妇吃了亏,躺在地上打着滚儿大声哭嚎着。
   “婶子,都是一个小队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志海从小就那火爆性子,这你也知道,也是您老看着他长大的,消消气吧。”士坤劝说着正在哭嚎的占奎媳妇,回头又对着志海数落道:“我说志海你咋就改不了火爆脾气呢,得早点娶个厉害媳妇整治你才好!”
   春明和文斌站在一旁,静听着队长士坤说话没敢插嘴。“占奎叔是不是遇见难事儿了?”士坤一边擦着满脸的汗水一边说着。“队长我确实没偷红花籽,昨晚收工回家连门儿都出啊,门前掉漏的红花籽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占奎一脸委屈地说。“一百多斤红花籽不是个小数目,大伙都指望这红花籽卖了凑合着做麦季分红呢!真偷了就赶紧退回,卖掉的话就把钱交出来,你好好想想!”
   接着对大家说:“都下地干活吧,别到处瞎哄哄!”士坤的话里有话,是想提醒所有人都管住各自的嘴,在没搞清楚事情真相之前,先不能乱下结论。
  
   二
   虽然队长士坤叮嘱村民们别把这事儿说出去,这事儿还是传到了村支部。支书是刚从部队退伍的军人,中等身材,为人正直坦率。村支部由四人组成,支书、村长、会计、治保主任。村长五十多岁是个很憨厚的人,会计不爱说话为人实在,这治保主任塌鼻梁,长着一双斗鸡眼。二十八岁了还没有成家,也许是长相太差的缘故,当初也不知他怎么混到村支部里弄了个小芝麻官儿干。
   “支书那红花草籽可能卖二百多块呢!不能这么不了了之啊,也太便宜了占奎老家伙吧?”治保主任沈建云试探地说。
   “你怎么能肯定是杨占奎偷得呢?”村支书张海峰点着支香烟吸了一口说。
   沈建云又说:“那他家门口哪来的红花籽?不是明摆着嘛!你为何总是袒护着他呢!”
   “我感觉占奎不是那种人,他不会做偷偷摸摸的事,不是我袒护他,别瞎猜了,会计和村长都下地了,今天咱俩值班,走,去占奎家看看再说!”支书海峰说着就走出村支部大门,沈建云跟随其后。
   此时正是午餐时间,在田间干活的村民都回家忙着做午饭,支书张海峰、治保主任沈建云来到占奎家。“占奎叔,俺俩到你们家吃饭来了。”张海峰怕占奎紧张,一进门儿疾苦和占奎开玩笑地说道。占奎心想支书和治保主任大驾光临,肯定是为红花籽的事而来。
   “吃饭没问题的。”占奎回头对厨房间的媳妇说:“囡囡她妈多淘些米,海峰和建云在咱家吃午饭。”
   “知道了。”占奎媳妇应和道。
   此时屋里气氛满是尴尬,“我不会抽烟,所以家里也不备香烟,真不好意思。”占奎微笑着说。
   “不用,我自己带着呢!”海峰微笑着说。
   这时占奎媳妇端着两杯热茶放下,朝屋里人笑了笑就又继续做饭去了。
   “占奎叔我相信你不会做那事儿,不过你家门口的红花籽又很难解释,也确实对你很不利。”占奎又显示出一脸的委屈。
   “真不知哪个龟孙子造的孽,要栽赃于我,你们真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我确实没偷啊!”
   "你听说临近村有否不务正业偷偷摸摸的人吗?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支书又说道。
   建云插着嘴:“哪个贼能承认自己偷东西的?”
   支书向建云做了个让他别插嘴的手势,建云的斗鸡眼转了几下,脸涨得通红。
   占奎对建云的话没理会,对支书说:“隔壁红塔村有个年轻人,他从不在队里劳动,整天闲着不去挣工份,分不到粮食,就靠偷鸡摸狗过日子。据说外号都叫他贼星。”
   这一说,建云坐不住了,那斗鸡眼斗得更厉害了,忍不住又插嘴:“说话可要讲证据的,那红花籽可在你家门口,可不在贼星家门前啊!”
   “我又没确定是他偷的,这不是支书让我考虑一下可疑人选嘛?”占奎回道。
   支书海峰见建云死咬着占奎不放,心里有点疑问,又怕争执下去双方尴尬,于是起身说:“占奎叔我们得回去了大忙季节,下午我们还要下地,你也别纠结,只要清白做人,早晚会水落石出的!”
   占奎热情地拉着支书海峰的手说:“你婶子都做完饭了,就在这里吃饭吧。”
   支书张海峰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说道:“看来要变天下雨了,割在地里的麦子都要捆好堆起来盖好才行,万一淋湿了出芽就坏了,等空了再来你家唠唠。”
   这张家村有两个村庄,两个村庄归一个村支部管辖,两个村距离有一里多路。支书张海峰和沈建云是同一村庄,张士坤、杨占奎、春明他们是同一个小村庄,有四十多户人家,这小村庄只有两个小生产队,支书那个庄有十个生产队,所以村支部就设立在张家村。
   支书海峰和建云走出村庄,田野满是一片繁忙景象。从占奎家出来,海峰头脑里一直在想为何提到贼星建云如此敏感?但又不好意思直接问他,建云一改爱说话的毛病,默不作声地走着。
   为了避免尴尬,海峰就找话和建云说着。
   “建云,有人给你提亲了吗?你也不小了要求别太高,能过日子就成。”
   “嗯呢,我二姨在给介绍着门亲事,等农忙过后就去看看。”建云满面春风地说。
   “是哪村的?”支书问道。
   “是红塔村的。”建云回道。
   海峰又说:“是临近村挺好的,但愿能喜结良缘!”
   “八字还没一撇呢!”建云说。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自家门前,海峰妈已经在门口站了好一阵子了,正等儿子回家吃午饭。
   建云见海峰妈便打招呼:“婶儿还没吃吧?”
   “没呢!这不,等峰儿回家吃饭呢,要不你来我家吃饭吧,今儿我擀的面条。”海峰妈热情地邀请道。
   建云摆了摆手回道:“不了,我妈也在等我呢!”说着向自家走去。
  
   三
   傍晚乌云密布,看来要下大雨了,一会儿,铜钱大的雨点儿啪啪啪啪地落了下来,堆麦捆的村民依然继续忙绿着……
   沈建云浑身湿透了回到家里,外面雷声隆隆,哗哗的大雨倾泻而下。他看了看窗外,于是准备洗澡吃晚饭。此时,见一个黑影闪进了房间,建云警惕地回头一看,原来是贼星。
   “这鬼天气你来干嘛?”建云一边换衣服说。
   “那红花籽我已经卖了,给你送钱来呗!”贼星说着从兜里掏出钱递给建云。
   建云接过钱问道:“共总卖了多少钱,就给我三十块?”
   贼星说:“你可是吃的现成果子,还嫌少?那天一百多斤红花籽扛到家,把我累个半死,还要提心吊胆去偷卖,我容易嘛?你想对半分,那是不可能的!”贼星瞪着斗鸡眼说道。
   ”你可不能没良心,这主意可是我出的,凭你那猪脑子能想得到?偷几斤稻子值几个钱!别多说了,再加二十!“
   他们俩虽然不是一个村,但很是要好,臭味相投,有句老话说“人和人好,狗和狗好,苍蝇总是把屎找。”两人偷鸡摸狗的事做了不少。自从杨建云当上了治保主任后再没做过贼。不偷偷摸摸,心里总是痒痒的,所以不断地给贼星出鬼主意。这偷红花草籽鬼点子,确实是他出的。
   “假如我不护着你,说不准那会儿你就被抓了呢!”沈建云理直气壮地说道。
   “嘿,你小子倒是威胁起我来啦!假如把你的烂事儿都抖出去,你这治保主任也甭想当成!”贼星不服气地说。
   这下可把沈建云惹火了,上前揪着住贼星的衣领厉声道:“你敢说出去我就灭了你,信不信?!”
   贼星不服气地说:“老子死了还有个种呢,你小子连女人啥滋味都不知道呢,来,你打啊!”
   这句话更加激怒了建云,斗鸡眼气得满是血丝,他的脸被怒火扭曲着,抬手就连扇了贼星几个巴掌。贼星长得比建云瘦弱,不是建云的对手,他恼羞成怒,于是两人便厮打起来。贼星被建云用力过大推到了在地上,头重重地摔在墙角的石头上,再也不动弹了。
   南方的古老房子墙壁上都有木头柱子,柱子下面是圆形石墩,圆形石墩正好缺了一块,贼星的后脑勺正好磕在了那石墩子缺块的棱角上。血顺着贼星的后脑勺流在了石墩子下面的地上,看着满地的鲜血,沈建云吓呆了。
   “小星、小星,你可别吓我呀!”建云惊恐地摇晃着贼星。
   建云的父亲见儿子还没过来洗澡,又听见房间里似乎有人在争吵,他洗完澡便急急地推开了门。
   “建云,快洗澡去吧,洗完吃饭了!”迈进房间,一眼看见地上躺着的贼星,他顿时傻了眼,浑身抖得如筛糠。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建云的父亲哆嗦着上前去摸贼星的脉搏,吓得脸色煞白,“还有心跳,赶紧送医院!”

共 663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让人欣慰的情感小说!小说以七十年代末的三夏为背景,采用顺序手法,以生产队仓库一百多斤红花草籽被盗为线索,讲述了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揭示了人性的善良,告诫人们对错只在一念之间,一步迈出去可能是地狱,也可能是海阔天空,怎么迈就看你有没有善念。小说中的沈建云是队上的自保主任,与邻村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赵星串通偷走了仓库里红花草籽,两人因分脏大打出手。看到赵星意外受伤不省人事,沈建云萌生了掩埋的恶念,幸亏他的母亲心存善念又明事理,及时劝阻了儿子打消恶念并把赵星送去了医院。小说叙述流畅,情节发展自然,人物各具个性,结局让人欣慰,具有了一定的警示意义,推荐赏析!【编辑:红叶摇秋风】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童霓        2018-05-22 18:17:17
  我想说,如果我是那个赵星,男主把我打得半死还想埋掉,这个不是送医院就能抵消的,我醒来应该会去找他决斗。作者显然高估了坏人的胸怀肚量。
Take my breath away.
回复1 楼        文友:公效梅        2018-05-23 09:13:14
  感谢老师留言点评留墨,夏安吉祥!
   其实我在写作中反复思考过,既然杨建云能有恶念转化为抢救,证明他心底已有悔改,再说赵星在医院一直是建云母子伺候着。当时赵星多少也有责任,所以我选择赵星不记仇。当时打架,建云也不是有意至于赵星于死地。也是惊吓慌乱中起了邪念。
2 楼        文友:风萧萧易水寒        2018-05-22 19:35:16
  小说选材独到,以七十年代农村故事做背景。大集体经济,人们生活拮据,公家财产红花草籽关系着村里几十户人家的日子。红花草籽的被偷引发一系列故事的发生。情节设计合理,人物对话有生活气息。故事结局让人欣慰,作者设计这样的结局给人以警示,又心怀大义。希望故事中的人物有好的结局与希望。问好作者老师,祝精彩继续。
回复2 楼        文友:公效梅        2018-05-23 09:16:55
  感谢水寒老师留言点评鼓励!遥祝笔耕愉快,阖家幸福。
3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5-22 20:12:23
  小说描写生活,反映生活,通过仓库被盗映射了一个时期的经济与社会生活!
4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5-22 20:17:48
  人不怕走弯路,怕的是不知回头。如果在不回头中又心生恶念,是件很可怕的事。小说中的母亲让人肃然起敬!如果没有母亲出现,想想都让人胆战心惊!
回复4 楼        文友:公效梅        2018-05-23 09:20:09
  感谢秋风老师点评,您辛苦了!我喜欢文学,我更爱江山文学网!
5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5-22 20:18:25
  欣赏学习精彩小说,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6 楼        文友:笨囡一蝶        2018-05-23 11:11:41
  好久不来,路过看看,这位作者写的不错!欣赏拜读学习了~
回复6 楼        文友:公效梅        2018-05-23 11:30:11
  感谢一蝶老师百忙中驻足拙页点评鼓励!祝写作愉快,体健笔丰
7 楼        文友:梅花醉        2018-05-23 13:50:01
  浪子回头金不换,拜读了!
回复7 楼        文友:公效梅        2018-05-24 10:33:35
  感谢留言点评,阖家幸福,夏祺文丰!
8 楼        文友:大地琴韵        2018-05-23 17:05:05
  这是一个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小说写作手法运用的小说。中国五千年优秀传统道德文化,倡导的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小说创作要惩恶扬善,要有美好的结局。小说如此,戏剧也是如此。看看过去的戏剧,看看现在的电影电视剧;看看过去的小说,再看看现在的大部分小说,均是如此。这是中国文化的亮色,这是中国文人的善良愿望和社会责任感的美好存在,也是中国社会人的美好企及。近几十年中,某些作家为了追求所谓的创新,把西方的一些垃圾的东西塞进了自己的浮躁的文学作品中,结果给人们的思想领域带来了什么?不言而喻大家都明白。习近平总书记的文艺座谈会和十九大的召开,新的文风——也是我们优秀的传统文风将重新走上历史舞台,“以德治国”也将从这里拉开序幕。因此说,这篇小说的创作风格值得赞扬和肯定。谢谢作者老师!给您敬茶!
回复8 楼        文友:公效梅        2018-05-24 10:42:56
  感谢琴韵老师留言点评鼓励。因为我在农村近三十年,周围看到的都是乡村故事,所以我写拙文都是乡村发生的事,只是我文化水平太太低,写不出好的作品,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遥祝夏祺笔丰写作愉快!
9 楼        文友:山水伴流云        2018-05-23 21:15:15
  读完感慨万千,人性的善恶也是一念之间。这篇小说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母亲的大爱。假如母亲当时自私一点,又是怎样的结局?
回复9 楼        文友:公效梅        2018-05-24 10:51:53
  当时我写这故事犹豫了好一会儿,建云的母亲见此情景,假如帮着儿子做了那丧尽天良的事,那标题需要改成“红花草籽引发的迷惑惨案”了所以改写成这样的结局。感谢老师留言点评。写作愉快。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