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菊韵】暗室(小说)

精品 【菊韵】暗室(小说)


作者:雁塔青云 童生,735.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34发表时间:2018-05-23 21:52:18

终于忙完了,薛英看了看地头上的蒜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弯下腰捡拾着残剩的蒜苔。该回家了,她站着望了望远处的溪霞。半米深的溪水在清澈中,映出西山的霞光。金灿灿地水流里,总能让人升起一种向往。薛英的眼神中,也许也有向往。或许,她仅仅是想去那条河里洗洗手。可她却把手互握来回揉了揉,弯下腰拾起了扁担。扁担两头的框里,有些不齐的蒜苔。
   一
   薛英掏出钥匙,打开了长满了锈迹的锁。然后,推开大门。院子里荒草到处都是,草尖上有些残落的蜘蛛网。薛英叹了口气,扛起扁担走了进来。来到屋门口时,她忍不住,用眼瞄了一下,挂在门一侧的那串蒜头。蒜头已是干裂了,几十个被一条红绳窜起。红色的绳头,系着一个蝴蝶结,显得很不自然。
   薛英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所以走的很慢。她锁好了屋门走出院子,关起了大门。正在这当儿,一个中年村妇从身后走过。忍不住回头:“张婶婶,你这是要去哪里?”张婶:“你叔还在地里没回家,我去看看他怎么回事。”抬头看了看薛英手中握着的锁,接着说:“英子,你哥嫂还没回来?你看你看,这人一走,家里就空了不是?”薛英脸上闪过一丝表情,急忙说:“你看张婶,这天也不早了。要不这样,你有空去前村时,去我家我们好好唠唠?”张婶扭头望了望前面的小路,回头道:“好,你忙吧。你看,李刚娶了你真是他的福气呀。”说完用手打了自己几个嘴巴子,急道:“你看看你婶这张臭嘴,你别介意,别介意。”没等说完,张婶急急跑了出去。一会儿,消失在攀缘着山体的小路上。
   天色暗了,人们在自己家叮当响着。薛英却早早地坐在自家桌前,桌前摆着两双筷子和两只碗。只听见院墙的方向“咕咚”一声,像是有件重物从院墙外面扔了进来。隔壁院子传出一个声音:“薛英,薛英。”薛英应声而出,对着东院墙:“哎,李哥你喊我啥事?”李哥隔着墙:“我怎么听见有个很大的声音,就想问你在家干嘛呢?”顿了顿,又道:“需不需要帮忙?别客气,有事你就说一声啊。你哥嫂临走时交代,要我照顾你的。”薛英急道:“没事没事,只是——家里的半拉屏风墙倒了。等明天,我自己再垒起来就好了。”东面院子里嗯了一声后,就没了动静。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从灯光里伸了出来。正好把站在院里的薛英搂住,薛英竟然没有挣扎。任凭那双大手把自己抱了起来,走进屋里。
   一阵呻吟过后,有个男子的背影从床上爬了起来。顺手掏出一支烟,他另一只手在那里“啪啪”打着火机。过了一会儿,薛英突然从被窝里爬了起来。男子顺势站了起来,背对着窗户道:“我该走了,要不一会儿让人看见不好。”从窗外只看见一个背影,挡住了床上的薛英。男子说完,匆匆向着躺在南墙根的梯子走去。熟练的搭好梯子,登了上去。薛英此时没穿鞋子。奔了出来,一把握住男子的脚跟。压低了声音,仰头急道:“他——他——还好吧?”男子低下了头,抬了抬薛英握着的那只脚。见她没有放开的意思,小声说:“你只要听话,他不会有事的。”然后,左右看了看。又道:“你把手放开,别让你邻居听见。”男子用力把脚往上抬了抬,回身望着下面:“你到底想怎样?”薛英小声央求:“要不,你让我见见他吧?我只看一眼,求你了。”男子:“好好好,明天晚上我们老地方见。”
   乡村的早晨空气不错,尤其是在青山跟前。一条弯曲的路,通往人们耕种的地方。早早地起床,去山地里耕种。一般干到日上三竿,才回家吃早饭。但今天薛英却没出去下地,她悄悄从院门外回来。双手用力向靠近大门的屏风墙推去,用红砖干砌的砖墙应声而倒。她终于松了一口气,蹲下腰一块一块的又在那里垒了起来。
   李明今天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了床。扛着锄头走出院门左拐,抬头看了看薛英家大门紧闭。叹了口气,向那条山路走去。过了山梁,只见张婶和村里的二狗正在自己田里锄地。张婶见李明走近,扔掉锄头她说:“明子,婶婶给你介绍一个对象呗?”二狗接过话题在三十米外喊:“张婶,你媒婆瘾又犯啦?我明子哥,可是有心上人了。”张婶回过头,吐了一口唾沫:“去去,小孩子你懂啥?一个十八的毛孩子,锄你的地吧。”二狗急道:“真有了,不信你问问明子哥。”张婶回过头来:“明子你啥时候有女朋友了?婶咋不知道?”李明:“哪有,你别听狗子胡说。”说完走进了自家地头,低着头干起活来。
   张婶目送着李明下山的背影,拉住路过的狗子。狗子:“你是不是傻了?我哥真有了。只不过,是单相思。”张婶:“你咋不早说,你说那是谁?”用手拍了自己胸脯一下,接着说道:“你这小伢子,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张婶啥人?这方圆百里,谁不知道我张大脚?”二狗斜着眼睛看了张婶一眼,歪了一下嘴:“真的?”张婶吐了一口唾沫:“呸,真的。”二狗翻了翻眼珠,吼道:“明子哥想要……”二狗子用两双手,做了个在胸前倒抓的姿势。然后瞪着眼说:“还有,屁股必须翘。要,不说话不带笑的。要,胸脯大大的。要小脸像瓜子的。”说完,哈哈地笑着跑了。只留下愣在一边的张婶,张婶心里明白二狗说的是谁。张婶心道,这个傻孩子。要长相有长相,要人才也算中等。怎么会想着要她呢?这个挨千刀的,真是作孽呀。
  
   二
   薛英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背对着院门在那里垒着屏风墙。不小心,手里的砖头一个没拿住。正好砸在自己左脚上,噗通一声。心道,一块砖头砸在脚上怎么这么大动静?愣神间,竟忘了疼。一个声音从身后地下传来,猛然回过头去:“哦,吓我一跳。李哥,你怎么趴在那里?”
   李明一脸尴尬,爬起了起来:“刚刚见你砸到自己的脚,急忙跑来看看。忘记,你家门槛高了。”说完已跑到跟前,用手拾起了她脚面那块砖头,竟在那里垒了起来。
   薛英看着李明的动作,咬了咬嘴唇。猛然一起身,就觉得一股黑色往眼外涌出。只听见李明喊了一声后,竟闭起了双眼。然后,感到一双很有力的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奔去,不知要去哪里。过了一会儿,薛英醒了。见李明坐在床前,在给自己盖被子。见薛英睁开眼睛,李明解释:“刚刚见你晕倒,我没办法才抱你进来。”薛英笑了一下:“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先去忙吧,你也挺忙的。”李明:“好好,你多注意休息呵。有事情你朝隔壁喊一声,我马上就到了。”说完,匆匆离去。但还是被院门外,路过的村民看到了。薛英趴在窗前,望着李明出院门的背影出神。过了一会儿,竟然扯起了被子,把头蒙了起来。
   傍晚时分,村后那个老宅子显得格外神秘。每到这个时候,人们都不敢靠近那里。因为那里阴气太重,李刚就是在那里吊死的。听老一辈说过,吊死的人阎王爷不收。因为人是有鬼魂的,吊死的人做了鬼以后,会保持原样。所以,据那天去抬李刚的人说。李刚的死样很诡异,瞪着两只眼睛。而且,舌头死时都缩不会去。谁也不知道,李刚为什么会自杀。按照常理来说,李刚不会有死的理由。李刚那些年,去外地做钢材生意赚了不少钱。后来,带着鼓鼓地腰包回到家乡。还带回来一个人见人爱的女人,见人三分笑谁不喜欢?而且丰乳瘦腰,屁股翘。可是不知为什么,自从李刚回家以后就很少出门。要出门时,顶多去他哥住的老宅里去。一进去就是好几个小时,也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李刚的新家在村前,他哥住的是祖屋。所以,在村后。自从李刚他哥分配工作以后,就把老宅的钥匙交给了李刚。说,把祖屋交给自家兄弟放心。
   李刚死的蹊跷,但请来的法医都说他是自杀。所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但更奇怪的是,薛英守寡三年以后竟没改嫁。虽是寡妇,还带着一个十二的女儿。但是薛英依旧惹人喜爱,任谁见了这个美人儿,都会在她背后多看几眼的。也有人猜测着她的事情,可终究猜不出个三六九来。久了,人们都习惯了。这事,也就变淡了。有时候,那些为了赚钱的“媒婆”也会登门当说客。可不是这个原因,就是那个原因。薛英一直没改嫁,这就是命。谁能逃过命运的安排,人们都揣测着这些话。
   一个人影,竟然奔着老宅跑了过来。在墙根一纵身,抓住院墙顶翻进院子去了。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稍微瘦小的身影跑了过来。来到老宅门前,顺着缝隙往院子里看去。只见屋门前,有两串蒜头挂在门的两侧。只见他点了点头,悄悄走了。
   吃过晚饭,薛英带好手电。锁好院门,奔着村后的方向急走。走的急点没注意前面,正好与前面一个人影撞了个满怀。噗通,人影把薛英压在了身下。薛英本能的推了一把,见没推开道:“你是谁?你起来。”黑影看了看四周没人,趴在薛英耳边道:“我要你,我想你。”薛英惊道:“你是,李明?”李明嗯了一声,没动。薛英接着说:“我俩是不可能的,你是李刚三哥。”李明:“我不管,我要你。我要你,等明天我就娶你。”薛英急推李明胸口:“你疯了?你可是跟李刚一个爷爷的。你再不起来,我要喊人了。”李明只好爬了起来,他怕薛英真的喊出声来。
   张婶出现的正是时候,就在薛英刚刚整理好自己衣服的时候。张婶打着手电走了过来,手电的光芒,正好照在两个人的脸上。张婶笑了笑,尴尬的她说:“我寻思着,这几天去找你们说件事情。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说着,一把拉住薛英的手。对着李明说:“走,去我家玩去。反正,晚上时间还长。”
   从张婶家里出来时,已经是半夜了。李明一下拉住了薛英的手,见薛英没有反应,竟顺手抱在了怀里。那种软软的感觉,让李明疯狂。两个人不用说话,都知道彼此的感受。
   天还是亮了,薛英躺在李明怀里。李明突然说:“我们结婚吧,我会好好待你一辈子。”薛英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穿着衣服。穿好衣服,起身去了梳妆台前。望着身前的镜子发呆,不知在想什么。突然,院门响了。门外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妈,开门啊。妈,我是小燕子。”李明此时急急穿着衣服,穿完衣服去找鞋子。薛英也慌了,跑到床前她说:“你快点,今天是星期六。”回头答道:“哎,妈穿好衣服就出来给你开门。”没等李明提好鞋子,薛英就把他推拥着到了东墙根。李明顺着梯子走了,薛英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三
   小燕子蹦跳着跟在母亲身后,捡拾着母亲刨出来的蒜头。薛英一直这么刨着,像一台机器般。小燕子喊道:“妈。别再刨了。再往前走,就是田埂了。”薛英这才注意到,已经刨完了。她直了直腰,站起身形。远处,正是那条小溪。小溪里依旧泛着灿烂的霞光,那些霞光真美。
   又该回家了,薛英挑起了扁担。小燕子则跟在她屁股后面,嘴里哼着小曲儿。
   薛英推开老宅的院门,小燕子拿着钥匙先跑了进去。薛英来到屋门口时,很自然的左右看了一下。惊呆之余,她心里明白“那人”昨晚已经来过了。小燕子开了锁,进屋一小会儿就跑了出来。用手在那里扇着鼻孔,忍不住问道:“妈,这里面啥味呀?妈,你自己别忘了把门锁上。我先回家了,这味闻不了。”说完,跑了。薛英,打开了窗户。一股儿携带着辛辣的酸臭,自屋子里飘了出去。薛英看了看里屋,里屋里堆满了腐烂的蒜苔。院外有些路过的人们,好奇地跑了进来。等看到腐烂的蒜苔,他说:“英子,这么好的蒜苔你咋不去卖了?哎呀,这些估摸着得有好几千斤吧?”薛英回头尴尬道:“没,没来得及。”人们你一句我一句,说着一个人的不易。见薛英没有应答,知趣的走了。只留下站在一边发呆的薛英,直到天色暗了下来。薛英才关了屋门,锁好了大门。
   等薛英走到前村时,只见李明领着一群人。嘻嘻哈哈地往山上去了,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铁锹。见自己的女儿坐在门口,走到跟前:“小燕子,你李伯这是要去干啥?”小燕子:“不知道,妈,我饿。”
   吃过饭,薛英正在厨房里收拾着碗筷。只听见南墙那里“咕咚”一声,薛英急忙跑进院子。小燕子也跟了出来:“妈,我好像听见有声音。”
   薛英回过头来:“哪里有声音?妈怎么没听见?”回头看了看院子,只见一个黑影躲在墙角。转身挡在小燕子身前她说:“哎,可能是你今天太累了。你先去睡觉吧,等明天妈给你包饺子。”小燕子“嗯”了一声,走进屋去。那双有力的手又伸了出来,薛英身后长了眼睛般,一侧身,竟然躲过了。她轻轻地道:“今天星期六,我把大门打开你走吧。趁着刚黑天,你快走。”那人道:“你想不想见他?如果你想见他,你就来。我等你,老地方见。”薛英回屋拿了钥匙,打开了院门。一个黑影跑了出去,去的方向竟然是村后的老宅。
   老宅内,薛英任由眼前这个男人摆布着。过了一阵后,男人掏出一根烟。另一只手拿出打火机,“啪啪”在那里打着火星。薛英一边系着衣扣,一边说道:“他呢?你是不是又在骗我。你们这些男人,都靠不住。”男子猛地吸了一口烟道:“他今天不方便见你,只要你听话。”没等说完,顺手摸了一把薛英胸口。站起身形,接着道:“对了,有件东西要你替我保管。”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包袱。薛英接过包袱,打开惊道:“玉麒麟?你去哪里弄的?”那人道:“你一惊一乍,想把邻居引来吗?朋友送的,这又不是什么贵重物品。你多保重,我们以后就在这里见面。”说完,走了。

共 841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薛英是个丧偶之人,命运多桀。从张婶话里听出弦外之音。随着讲述展开,她和李明之间发生了些什么?似乎若隐若现的透露出些消息。李明掌握着一个人。纠结的心让薛英辗转反侧。渐渐的张亮也出现了。两个男人的纠结在错综复杂中展开。随着进事件的进展,渐渐的水落石出。张亮与薛英原来就在一起过,还生了一个孩子,薛英无奈嫁给了李刚。事情如抽丝剥茧般掀开,张亮与李刚是盗墓贼,李刚因病自杀,悲剧再次上演。贪欲毁了几个家庭,也毁了薛英,还有张勇。张亮妻子也神经失常自杀。一扣一环的循序渐进。人性与贪婪的抗争。演绎出一幕悲剧。究竟是谁对谁错?一切由读者评说。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526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剑星        2018-05-23 22:32:52
  小说将人性的贪婪描写的深刻入骨,揭示了人性与贪婪的抗争。因贪念毁了几个家庭,让读者引以为戒。推荐欣赏,期待精彩继续!
喜欢读书思考的我,愿把所思所想和文友分享。
回复1 楼        文友:雁塔青云        2018-05-24 17:44:51
  谢谢剑星老师留评。
2 楼        文友:小白狐        2018-05-24 08:26:33
  故事离奇精彩,反应出人性的贪婪,丑恶的嘴脸,扭曲的心态,跌宕起伏,欣赏精彩佳作。祝老师创作愉快!
回复2 楼        文友:雁塔青云        2018-05-24 17:46:18
  问好,远握。谢谢夸奖,谢谢留言。
3 楼        文友:枫魂帝星        2018-05-24 22:33:57
  薛英一个悲剧人物,但却不可怜。贪欲把几个家毁了。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4 楼        文友:青涩治愈        2018-05-29 09:44:16
  拜读老师精品,欣赏学习了,问好老师夏安!
文风
回复4 楼        文友:雁塔青云        2018-05-29 13:48:32
  谢谢老师留评,远握问好。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