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江山情】初心未泯 (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山征文 >> 江山征文 >> 【十年江山情】初心未泯 (小说)

精品 【十年江山情】初心未泯 (小说) ——八一文学


作者:七色槿 举人,4530.5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61发表时间:2018-06-09 12:43:08


   一
  
   吴铭喜欢夜间在稿纸上写稿,她觉得这是一种保持头脑清醒的好习惯。每天晚上看完新闻之后关了电脑,在书桌前坐下来,窗外夜色朦胧,咸水河还在静静地流淌,盘旋它之上的海鸥都睡去了一只也不见。在这样的氛围里写作是一件很惬意的事,这给她平静的生活带来了一点神秘的躁动。
   但是今天,她写作的时间延后了,刚刚发生的一件事让她很难平静下来。
   事情是参加江山一个社团的征文赛引起的。
   有一天,他在站内短信上给她留言,邀她参加社团的赛事。他是江山的一方诸侯,他的山寨眼下处于雨水丰沛的时期。她谢了他,稿子写了,是一篇短篇小说,为了慎重,写完之后还放了十天,让它凉一凉,再次修改之后才投出去的。这篇稿社团放行之后又过了一天,由江山给加了精品。到此,这次投稿跟以往一般无异。
   这天她登陆江山,打算回复文友们的跟评。奇怪的事发生了,她的那篇稿字数变了,少了五、六百字。一个短篇,砍去这么多字,有可能格调都变了。点开看看,正如她担心的,她的那篇小说好比一棵树被削去了枝丫,只剩主干直溜溜地站在那里。以她在江山投稿的经历,这样大动作的修改是要跟作者沟通的,或者干脆退稿,她会高高兴兴地抱回来,按照编辑的意见修改,然后再投回去。但是没有,没有沟通,没有退给她让她自己去修改,而是悄默声地动了刀斧。
   她加了他那个山寨的扣扣群,打算问个究竟。
   交谈的过程根本不叫交谈,人家总共让她说了三句话:
   删去这么多,不觉得小说的丰富性要打折扣了?
   以为你写得很好了是吧?照你原稿发你就满意了是吧?
   不是,我没写下一篇自己满意的。
   我有权修改,多说也没用。再说叉出你去。
   你急什么?这不是讨论问题呢吗?
   滚。
   吴铭滚了,滚了很远。实际情况是,随着那个“滚”字落地,她就被踹了出来。
   发了好一会子愣,她嘟囔一句:合着我这是找上人家去装牛x,人家才是真牛X,这叫什么事啊。
   吴铭难过得直抖,喉咙发胀,她进了卫生间,对着镜子哭了,心里的痛苦让她抽泣着,像一个委屈的孩子。
   上一次哭泣是四年前,也是在这里,在这个时间,那时她刚来江山不久。她加入这个文学网站是兴致所致,她认为舞文弄墨是在安抚自己寂寞的心,用心写出来的文字有人欣赏就会觉得很欣慰。这是个纯文学网站,有这么多同样兴致的人聚在一起,就让她有了流连忘返的理由。那时她只写过几篇小稿,得知系统启动了一个叫《平行线》的小说征文赛,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她也投了一篇稿参赛。稿子投出去了,立马又后悔了,这可是个高手如云的地方,她担心自己不成熟的文字惹人笑话,担心那篇稿要是得了倒数第一名,老脸能不能挂得住。情急之下她给编辑发出求救飞笺,央求人家把稿子退了吧,说不想参赛了……
   那篇稿意外地得了头名。她有些惊喜,因为江山很棒,是个有名气的大网站,也让她那篇小说看起来还凑合。收到获奖证书和奖品的时候她着实激动了,大红烫金的证书让她的心情一下子高涨起来,奖品是站长签名的《寻找小芳》,读了一辈子小说了,她今天才算有了作者亲笔签名的书。像摸盲文一样摸索了好几遍扉页上的签字,她还是欢喜不尽,后来她对着镜子喜极而泣。
   对那一刻的记忆,四年后的今天仍然清晰地存在于吴铭的心里,它好像刚刚发生的事。现在她知道了,那是很重要的一刻,自己就是在那一刻喜爱上江山的,当时它似乎明显地预示着更美好的未来。
   四年后的今天,那件事仍然是她生活中最不寻常的事件,她再次将那件事仔细地想了一遍,现在她感到有点落寞和迷惑,一种恐惧感慢慢地浮了上来。吴铭想到:我当初爱上江山是错了吗?是从哪里开始错的?要是我四年来投入的感情是错的,那该怎么办呢?都这把年岁的人,可没有几个四年了。
   她知道自己这个脑袋,一次只能存入一个想法。打住吧,不能顺着这条道想下去了,刚才吓到自己的这个问题,缓一缓再考虑,也许就不会这样吓人了。
   吴铭给自己倒了杯热水,然后在书桌前坐下来练笔。望着缕缕热气升入静谧的空气里,今天的思路异常清晰,她把争先恐后出现在脑子里的文字倾倒在稿纸上。
  
   天缺地残
   日头已经一竿子高,歪狗还卷在炕上做他的美梦,他梦见镇上的饭店里摆了一桌子大鱼大肉,还有沙沙冒着泡沫的啤酒。国头媳妇跟他对坐,捏着酒杯的手掩在嘴旁边,笑盈盈地看着他。这女人总是逗弄他,引得他一阵阵心痒难耐,还从未让他得过手,这下,可是让他捞着啦。他正想在桌子底下摸摸她的腿,没想到自己的腿被人一下一下拍上了,还有个浑浑沌沌的声音喊他:“狗儿,狗儿!”他一激灵,醒了。
   睁眼看看,瞎眼老娘正拍打着他自说自话:“狗儿,狗儿,别睡了,上地里看看去,苞米地里缺苗不?缺就补点黄豆吧……”他一骨碌爬起来,气恼地说:“你念经呢?啥活干不了净遭人烦,好好的一桌酒席让你给搅了!”他娘说:“行啦行啦,我说啥都是个不对,我不说啦,行不?”
   以往她写东西开头很困难,今天笔头上好像抹了油,顺顺利利就有个这个开头,她一段一段写下去:
   ……
   狗儿天生就是个歪脖儿,下生时右边脖子底下有块硬梆梆的疙瘩,摸着就像是一条紧绷的绳子,长大以后他极力掩饰这点缺陷,头歪到右肩上,斜着眼看人,肩膀一晃一晃的。
   狗儿爹年近五十才得了这个独苗儿子,又带着点不大碍事的毛病,自然就金贵得了不得。依着风俗,越是金贵就越要取个贱名字,才能逃过劫难,狗儿爹缕着所知道的字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个合适的。忽然有一天他老人家开了窍:咱孩儿狗年生的,咱家姓金,大名就叫金狗!
   ……
   要说这狗儿实在是不一般,跟人不一样,说话往歪了说,想事往歪了想,更别说耍浑生事、偷鸡摸狗样样精通,从十多岁起,人们就叫他歪狗了。
   ……
   歪狗娘的眼睛是一点一点坏下去的,歪狗不理会,他又能理会个啥呢?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尚且没人能挡,何况娘只是瞎掉一双眼睛而已。有天歪狗被马尿灌搡晕了,有人问他:“歪狗,你娘的眼睛看不见了?"歪狗回答:“早就知道了,不用你告诉。”那人说:“咋不上医院治治去?”歪狗说:“这跟我有屁关联!是她的眼睛,又不是我的。”
   ……
   同年岁的小子们都长成光光溜溜的小伙儿,只有他歪着脖子斜着眼没个人相,闺女们没人拿正眼看他,他在气头上就到爹坟前胡骂一通:“爹呀,你贪图受用养下了我,你咋没给我养下个媳妇呢?”在爹的坟头前拉下一泡屎,再捡石头将那泡屎砸飞。
   ……
   顺着他家门前的小道走下去就是一条小河沟,邻家的嫂子端着盆子又下沟去洗衣裳了。歪狗看着她挽起裤腿弯着腰露出一截白肉,把衣裳在石头上一下下地搓,她搓一下,歪狗攥着拳头一使劲,她再搓,歪狗再使劲,攥得两只掌心满是汗,而浑身也跟着燥热起来,气憋着喘不均匀,胯下那货也涨起来要戳破裤子出来。他摇晃着走下沟底,说:“嫂子嫂子,你看我这儿有根棍儿,它要——”说着就解裤带褪裤子,吓得嫂子惊叫着往家跑。随后追赶的歪狗挨了重重的一脚,人们闻讯赶来,将他一顿暴打。
  
   ……
   吴铭从头看一遍写下的字,然后将三页稿纸拢在一起,撕了。这种带着恶毒情绪的字不能留,不能学他那副破马张飞的像,弄乱了自己的发型。但是当你独自一人练笔的时候,写一写又有什么关系呢。
  
   二
  
   自那篇《天缺地残》之后,吴铭的能力变弱了,晚上写字的时间没写出什么东西来。她不断地寻找着在江山出现麻烦的原因,甚至站在那个小诸侯的立场,尽可能地设想原因,但就是找不到实质性的东西。在江山几年,她一直埋头写字,悄悄地欣赏别人的好文章,她在哪个社团都涉入不深,从不参与网上群聊,怎么可能招惹是非?她这么胆小的人。吴铭真的琢磨不透那个人,他前一天伸着橄榄枝邀你到他的山头发文,后一天又像疯狗一样对你又撕又咬。
   这天晚上,吴铭强按着自己迅速写下一大段之后,感到前面似乎碰到了一堵墙壁,她觉得乏味,思想不能集中,觉得有一个东西在她的胸腔里一下一下地啄击,好像在提醒她忘记了什么事情。她本来打算着手准备个长篇,用尽快投入写作来把状态调整过来,小说的题目她想好了,《大雁的翅膀》,希望这翅膀能带她飞出心慌意乱的心境。她必须让自己从目前的状态中摆脱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再看一遍刚才写下的字,发现它根本不能用。她知道今天晚上又写不下去了,无论好坏她都写不下去了。
   写不出东西也许是写作上的问题,也许是心理上的问题,但吴铭知道这两者是难以分开的,她脑子里不断回荡着各种纷杂的想法,难以收心,难以集中精神。她拿过白天读着的一本文化名人传记书,她想揣摩下别人遇到类似的困扰是怎么对付过去的。但这种阅读就像中学生上了两年英语课、就急忙去读英文原著一样迷惑难解,这本书在关于一个人的兴趣得来和消失方面没有什么好解释,好像那是外星人探访地球的例子,因为太微妙、不好捕捉而不好描述。
   第二天早上,吴铭穿上大衣出来散步。这是一个晴朗的冬日的早晨,风不大,但是干冷。拐向咸水河边那条小路的时候,她在一株圆球形的冬青旁边停了一下,抬头看看从头顶上空飞过去的一架客机,干燥湛蓝的天空,银灰色的飞机,看上去是那么清爽。
   对面来了个垂钓的老头,他把手里的橡皮桶放在栏杆旁,从栏杆上探出身子观察下面的河水,那杆精致的钓竿在他手里颤动着显得急不可耐。看过了,他又拎起橡皮桶往回走了几步,再次探下身去观察河水。看得出,这人正在为在哪儿甩出钓线而为难。
   吴铭从他身旁走过去,心想在哪儿钓还不行啊,都是这一个河的河水。她暗暗思考不需选择一成不变的东西,世上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苹果,没有两片同样的叶子,就连那无限延伸的数轴上,也没有一个数等于另一个数。但是生活里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选择,总会有让人有举棋不定的时候。吴铭为自己像个哲学家似的思考问题撇了撇嘴。她怎么有闲心逸致想这些空洞无聊的问题?倒是应该想一想迫在眼前的事情,比如新近在江山遇到的麻烦,这麻烦,在静夜里想起来让她很是苦恼,让她禁不住地要打寒战,但是现在在河边、在太阳底下想到它,就比夜间轻松一些。
   她长时间地倚着栏杆盯着河水,想着心事,都忘了下面流淌着的是什么东西了。钓鱼的老头走过来,挨在她身边也往下看,想看明白她发现了什么新鲜东西,吴铭看他一眼,说了句:“河水。”老头急忙走了,眼神有些慌张。
   吴铭顺着小道往前走去,心里有些透亮了,她想她自己也到了需要做出选择的关口:就好比你的一只很好的笔用坏了,你是选择给自己再找一只新的,还是抱着它继续哭?
   这样,吴铭将近五年的江山生活结束了,反复思量的结果,她决定离开江山。
   依着每天趴在网上找文章看的习惯,她摸索着上了家乡小城作协办的网站,在小说板块的墙头上站住了脚步。以前她从不知道家乡有这么多的诗人,网站里,现代诗古体诗板块红红火火,不同层次的诗作不停歇地呈现出来。相比之下,小说版就冷清多了,荒凉的版面上只有她和另一个叫凡人的版主的脚印,发稿的也是她们两个人,一人一贴发上来,然后相互评论一番。
   在线下,俩人也有简短的交流:
   有没有想过,你离开江山是一时的负气吗?不成熟啊不成熟。
   不知道,我没想过这个。
   那你想过有一天旧情难却,还会回去吗?
   别说傻话了,我刚离开那里。
  
   三
  
   意外地,已经是三月初了竟然下起了雪。吴铭站在窗前望着雪花飞舞,眼前单调的白色能让人心里安静,但也限制了人的活动,她觉得似乎无处可去。按她的愿望,这个安静的午后本可以去上网,读几篇好文章过过瘾的,但她强制自己不去打开电脑,强制自己与江山疏远一些。她心里清楚,只要上了网,一准儿会去追寻江山那几个熟悉的作者。
   她在屋子里来回走动,整理着室内的东西,擦了桌子、门和玻璃隔断,拖了两遍地板。后来她坐在沙发上,用刷子清理着法兰绒长裤,摘掉上面的头发。“我好像掉了好多头发。”她对自己说,说完了,两眼盯住空中的某一个点直勾勾地发愣。
   她走过镜子,看看自己,然后突然转身。吴铭想起来了,那只带着绿石头的戒指她可是好几年没见过了。她从一个房间找到另一个房间,打开抽屉,打开沙发底下的储物格,把床上的铺垫都弄乱了,后来她在卫生间的一个玻璃瓶子里找到了它。她举到眼前看一看,又漫不经心地放进抽屉里。
   整理好房间,实在无事可干,吴铭到底还是打开了电脑,她制止自己点击江山的网址。望着那个熟悉的图标,她感到一种近似悲壮的解脱,她想,我现在对它已经没有兴致了,不要再自寻烦恼吧,让我的行为对得起自己做出的选择吧。

共 702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吴铭是江山文学网的忠实作者,可是因为参加一个社团的征文激起了圈圈涟漪,编辑没有尊重吴铭的意愿随意删改作品,而且态度强硬,令吴铭耿耿于怀,练笔时自然就毫不客气。然而,她没有把这篇充满怨气的文章发表了,只想让时光带走一切。她离开了江山,沉淀在家乡小城作协的一角默默耕耘。心情复杂的吴铭还是被平和的古渡站长感动了,厚重的江山底蕴岂能就此告别。十年江山情,养育多少文海才子。天可补,海可填,南山可移。日月既往,不可复追。感谢老师带来的精彩。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611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老土        2018-06-09 12:44:04
  问好老师,学习精彩,祝您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七色槿        2018-06-09 17:31:47
  谢谢老土老师诗意的编按,敬茶。
3 楼        文友:墨林        2018-06-11 09:26:46
  风雨江山十年,作者、编者、读者都是江山的财富,只要彼此尊重,纵有争论,也还是江山一家人。文章写出了真实经历和深切感受,令人深思。文学路上更需要快乐同行!
墨林
回复3 楼        文友:七色槿        2018-06-11 10:55:36
  感谢社长。都是业余写字的人,因文字聚在一起,理应和睦相处。
4 楼        文友:今生何求        2018-06-11 10:10:44
  颇有同感的经历,没有感情的波折又怎么能经得起岁月的洗涤?总有人在背后默默地支持,总有一份真诚在感动着你。拜读了!
今生何求
回复4 楼        文友:七色槿        2018-06-11 10:59:31
  我来江山五年时间不算短了,总有些温润的感动难以忘记,而那些不愉快会随着时间淡去。
   问候今生何求,谢谢你。
5 楼        文友:阳媚        2018-06-11 22:10:21
  欣赏友友娴熟的文笔,情感真挚的佳作!祝贺精品!预祝取得好成绩!
回复5 楼        文友:七色槿        2018-06-11 22:57:07
  阳媚 多次编辑过我的稿,虽然互动不多,也是老朋友了。问候你,谢谢你。
6 楼        文友:闲妹        2018-06-11 22:44:57
  祝贺加精。
回复6 楼        文友:七色槿        2018-06-11 22:58:35
  闲妹你好,初次见面,希望以后多交流。
7 楼        文友:海淼        2018-06-12 09:14:10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网站也是一个小世界,里面也会发生一些不尽人意的事情,但作为文学爱好者展示自己的平台,给我们更多的还是希望和慰籍。欣赏佳作,问好文友!
海淼
回复7 楼        文友:七色槿        2018-06-12 17:36:13
  谢谢海淼,敬茶。
8 楼        文友:巴山如歌        2018-06-12 15:39:26
  欣赏老师精彩的故事,祝贺佳作摘精!
巴山如歌
回复8 楼        文友:七色槿        2018-06-12 17:39:19
  欢迎巴山如歌老师,谢谢你。
9 楼        文友:老土        2018-06-12 17:03:59
  问好老师,祝贺美文加精!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9 楼        文友:七色槿        2018-06-12 17:40:47
  老土老师,编发这篇不易,感激的话不多说了。
10 楼        文友:鲁励        2018-06-12 20:46:07
  祝贺加精。
鲁励
回复10 楼        文友:七色槿        2018-06-13 07:36:06
  谢谢鲁励,敬茶。
共 15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