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江南】悼念战友显伦(散文)

精品 【江南】悼念战友显伦(散文)


作者:杨擎宇 童生,679.4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08发表时间:2018-06-13 13:58:30


   得知最亲密的战友显伦出车祸不幸遇难的消息,是事故发生两小时后,微信战友群里发出的消息。起先,我给大家一样,都以为这消息是误传,或是哪位好恶作剧的战友开的玩笑。但随后战友跟进了从其它朋友圈转发而来的车祸现场的图片和视频,逐渐证实这消息是真实的,就算哪位战友再无聊,也不会拿这种事跟大家开玩笑。我的心开始慌张和酸痛,感觉这事太突然,不相信是真实的,昨天还联系一如往常的战友怎么说走就走了呢?留下他两边的双亲,留下他柔弱的妻子独身一人怎么带一对尚幼的儿女长大呢?虽然基本确定消息的真实,但还是侥幸地希望这消息是假的。就在这时,有战友打进电话来,先是沉默,最后是哽咽地向我通报战友显伦已经走了,是早上六点左右发生的事故,是一车大货车坡道上刹车失灵冲下,直接占道撞向他驾驶的面包车头,现场惨烈,人卡在变形的驾驶室里当场死亡,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现在遗体已经停放在了殡仪馆……
   我听着,现在是完全确定显伦已经走了,他突然间就不再管他的一双儿女,不去考虑离去对他亲人的打击和悲痛,不能再与我们战友说笑、电话、相聚,参与我们组织的一切活动……我无力站立,却无心坐下,就手扶转椅强撑着身体不要软下去,得知一切事实经过后,来不急打开电脑处理一下领导着急要办的公文,旋即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径直向地下停车库走去。我要赶回雅安,去见战友的最后一面,送他最后一程。我一边发动汽车,一边打电话向领导请假,又一边向其它战友了解他亲人的情况和出事的具体细节和原因。车拥堵在上班高峰期的车流中,我的眼里完全没有身边的车和人,只机动的起步、停车,停车、起步,最后让车奔跑在高速公路上,脑子里浮现出的全是战友显伦的身影……
   我与显伦认识整整满二十年。这二十年是显伦的理想年、成长年和奋斗年,也是他的辛苦年、疲惫年,他先当兵十年,娶妻生子,然后退伍,一心想有自己的事业,给家人安闲的生活,但造化愚人,退伍后一心想做工程的他就接手了两个基本不赚钱的工程后,就一耍几年,无事可做,没住过新房,没开过豪车,没真正放松心情开心快乐地去哪里耍一天玩一回,长期以来,他都被沉重的家庭责任和强烈的事业心所压,天天想着发展和经济景况的改善。曾经我们在一起训练,一起喝酒,一起畅谈理想,一起诉说各自的心事与悲苦快乐……点点滴滴,滴滴点点,与他相识相知相处相聊的每一个瞬间和记忆全在这时浮现在脑海……好不容易,他的事业刚刚有点起色,就遇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他一命呜呼,不再理会亲人关怀悲伤,世间人情温暖,撒手而去,走得如此匆忙、洒脱、干脆,没一句告别与遗言,其命之悲,其命之苦,何其短暂!车行驶着,心中酸楚无助,眼睛竟湿润了,终有一泪滴打下来,绽湿脸下的方向盘。
   我与显伦虽是一个县同一批去同一个地方当兵的,但两人正式相识却是在两年之后各自探亲回家的火车上。那一年,我们同一批兵共一百三十人,去了都分配在不同的地方和团队,很难打听到更多老乡的消息。两年后,我为考军校特向部队请假三个月,返回母校去补习一段时间文化课。由于当时火车是慢车,从酒泉到兰州火车站转车要坐两天一夜。我上车后,就见到相邻车廂坐着两个当兵的,其中一个就是显伦,他是专程请假回家相亲的。坐在车厢里久了,就觉得很无聊,就去挨邻车厢去窜坐,没想到一聊,得知对方是四川的,再聊又得知是雅安的老乡,更是一个县的同一批兵,越聊越兴奋,越聊越投机,就认识了显伦。这一认识,我们就从穿着同样军装的陌生战友攀谈成了老乡,又从老乡交为朋友,再从朋友认定为兄弟,一晃二十年过去,战友加兄弟无话不说,无事不问,感情真挚,互诉衷肠,形同你我。
   还记得我们约伴而回的路上,一路就发生着故事。在兰州火车站转车时,中间有一个多小时等车,我们就走出火车站闲逛,见我们是解放军,立即围上来好几个乞讨的孩子,一个个伸着脏黑的手,眨着凄楚可怜的眼睛向我们乞讨。我见不得可怜,就掏出几块零钱分散给他们,以为他们乞讨到钱后会散去。可这一给,却引来了更多行乞的小孩,同样伸着脏黑的手向我们行乞。走在身旁的显伦也样如我的想法与行动,面临同样的景况。我们都想得简单,以为分散几块钱后就能打发他们,没想到他们拿着钱后不但没有散去,反而越聚越多,反复讨要,最后到了是紧紧相围我们,不让我俩离去,并有手趁乱翻扯我们衣服兜儿的举动。我很恼火,几乎要发作,但想想身上没揣几块钱和什么值钱的东西,他们要翻找也翻不出多少钱去,就忍了。但一旁的显伦急了,盯着一个动作最猛反复讨要了四、五次钱的个儿最高的女孩,狠狠地说:“你还要要多少次,你们这是讨,还是抢?……”话还没说完,小女孩怒极,冲过来就蹲下身去一口狠狠咬在显伦的大腿上,显伦大叫一声,想抬脚踢赶,小女孩却跑开了。跑到远处,还转身怒目而视这边,那样子完全是像我们揭穿了他们丑恶的行径,从此要断去她们乞讨的营生。这一幕发生得太突然,我们都没有想到,也就没有任何防备,等显伦发现腿痛得走不得路时,才知道被女孩咬得很厉害,血从大腿上渗出,完全染红了军裤和鞋袜。等三天傍晚回后县城,显伦还一瘸一拐,偶尔还有血从牙印处渗出。
   到了县城,我们舍不得花一晚的旅馆费留宿一晚,就搭乘一辆摩托车继续往家赶。由于我与显伦是邻乡,都是一个方,正好搭乘一辆摩托车坐到分路口。等到达分路口时,天已经完全黑去,路只能蒙蒙胧胧看个轮廓。我们都明白要回到家里,各自都要摸黑走很长一段山路和土路。我们都不想分开,想结伴而行,于是就力邀对方先前往自己家,明天再返回。我力邀显伦到我家,显伦则力邀我到他家,我们在路口争论不休,都说到自己家随便,就当自己的家。最后我力争不过显伦,同意去他家,原因是到他家的路可以走一段很长的机耕道,是大路,天黑好辨认,而到我家全是山路,摸黑走起来危险。
   由于两三天前刚下过雨,机耕道还泥泞着,走不了几步就是一个大水坑,一不小心踏上去就一裤泥水。刚开始还能借着水坑泛出的一点点淡白的光判断路的走向和路面情况,到后来完全看不清脚下,往左走往右走完全靠显伦对路的记忆与判断。他说往左我就往左,他说往右我就往右。有时候我们同时探出一脚,前面却是陡坎,无路可走,赶紧收回,再去探寻另一个方位;有时候又迷路在某一个地方,半天转悠不出去。等好不容易找到路了,刚要踏步往前走,脚一滑就是一跤,不是我踏进坑里,就是他踢到了一个石头,痛得他嗷嗷大叫。有两次,我们同时一脚踏空,从一处高坎摔滑而下,两次都在摔滑中抓着一丛树枝,避免摔下,又从坎崖上爬上来。两上爬上正路上,觉得有惊无险,仍平安着,就哈哈大笑起来,站起重新探路。
   不知走了多久,踏了多少次水坑,摔了多少次跤子,衣服沾上多少稀泥,显伦才在机耕道走完的一处山口处停住,并侧耳倾听山下的动静。隐隐的,听到山下有说话的声音传上来,时断时续,大体是谩骂家中的鸡鸭猫狗,评论家中劳力当天做活谁懒谁勤,明天又安排什么农活等。显伦一下兴奋起来,说阿大他们还没睡,就括了嘴巴向山下大声叫喊起来:“阿——伯——,阿——大——……”粗犷而洪亮的声音带着回音回响在山谷里,传得极远极远。阿伯阿大在四川的称谓是爸爸和妈妈的意思,我知道已经站在他家的山顶。可一连好几声,山下都没有反应,还听到断断续续传上来的说话声是谈论猫狗和家中的农活。显伦有些着急,继续向山下呼喊“阿——伯——,阿——大——”,又向前移步探寻一处避开阻挡的山林缺口,再次扩音呼喊,又指引我摸黑抓住哪一根树条,脚步卡在哪里向他靠近。这时,下面终于寂静下来,能感受到山下的人正在仔细括耳倾听,辨别山顶是谁在呼喊。果然,没过一会儿,山下就有了回应,传上来的声音是询问是不是显伦回家了?显论说:“阿——伯——,是我——”。山下就兴奋起来,相互转告显伦回家的消息。又交代谁谁谁赶紧回来烧水做饭,谁扎火把上山接人……一切吩咐完毕后,就传上来一个声音:“你们站着别动,我举火把上来接你们……”是显伦父亲的声音。我们就站在原地不动,等着山下拿亮来接我们。很快,就看见一串火光在山沟里亮起,是显伦父亲举着一丛火把漫过田坎,渡过河沟,再向山上爬,火把在头顶燃烧,发一阵噼噼啪啪的爆响,撒一路火星。
   火把终于靠近,照出我们身上的一身脏泥,就像从训练的泥池里爬出。“你们怎么走黑了,快,回家好好洗洗……”接我们的显伦父亲说。我有些拘谨,赶紧叫一声叔叔。叔叔大笑起来,伸过手就要来牵我。我说:“叔叔,我自己走。”叔叔收回手说:“来了就不要客气,你和显伦是战友,战友战友亲如兄弟,上了战场比亲兄弟还亲,可以舍命相扶,以命相托,回到这里就当是回到自己的家。”一席话说得我感动不已,眼中都有了泪光,拘谨打消大半。“对,都是自家人,你来了就不要见外和客气”,显伦接过话头说,“不管我在不在,只要你随早随迟而来,都当是自己的家一样……”就把我的名字告诉了叔叔。叔叔说:“对,对,对,你是显伦的战友,谁早谁迟而来,都不要见外,就把这里当成是你自己的家。”连说边尽量把火把支到我的脚下,让我看清脚下的路。我第一次感到显伦家人的热情和他们一家对战友情份的理解。
   那天晚上,他们全家忙了一宿,先烧热水让我们洗脸烫脚,找出显伦寄回来的军装给我换上,再转回厨房开始为我们折腾饭菜。我没有想到,他家竟在凌晨两点钟,都去鸭棚里捉了一只养了多年盼着下蛋的三只老鸭中的一只杀了,用留下做种的土豆烧了,烧成一锅来美味来款待我。很多年过去,我每想这次去显伦家,想起那夜赶路,想起那顿美味的鸭子,心中就被一种朴素而又难觅情感填充,被一次次打动和反复回忆,今生再也未吃过那么美味的鸭子。
   第二天,我告别返回自己的家,与父母团聚后,去找到母校进了高三补习班复习文化课。半个月后,显伦相亲未成功,他请的二十二天探亲假就要到期,前来与我告别。他心情有些沮丧,我安慰他说:“放心,好男儿哪有找不到女朋友的,这次没成功,下次一定能成的……”他苦笑,同样鼓励我好好复习,一定考上军校。我们拥抱作别。可这一离别,我们又是几年不见。
   两个月后,我结束复习,提前返回部队,可连考两年军校都落榜,最后选择了退伍。在老家打工一年半后,又报名参加高考考入大学,上三年大学后,又找工作留在成都。而显伦呢,他与我告别后就返回部队,先是被连队推荐去司训团学了驾驶,当了炮兵班班长,最后留下来转了士官。再后来,经他班里战友介绍,他认识了远在贵州的现在的老婆龚泽珍,开始恋爱,结婚,生子……中间,我们虽没多少联系,但大家都彼此关心和挂记着对方,大体知道对方的近况。
   但最终,显伦还是给了我一次震惊。记得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他从部队打来的电话,说让我去火车站排队帮他先买一张火车票,路程是从成都到嘉峪关,然后再去汽车站帮他接一个人,最后送上火车。我问对方是谁,他却不肯说,只告诉我到时我就知道了。我没有多问,就请假去火车站排队帮他买了一张票,然后再去汽车站接人。由于他没告诉接谁,对方也没告诉他究竟坐哪一班大巴到达成都,我买完火车票就早早来到汽车站等候。从上午一直等到下午,又从下午一直等到华灯初上,眼看最后一班大巴驶进站,又驶出站,人流散去,也没有要接的人的身影出现。我有些着急,怕哪里出错,错过了要接送的人,可又打不通他的军线电话,只等耐着性子继续在站口等待。这时,从站里走出来一位瘦瘦小小年轻妇人,肩上一边挎着一个大包,怀中抱着一个婴儿,极有些艰难和疲惫。只见对方出站扫描一眼四周,就径直朝我走来。我正在飞速判断对方是不是我要接的人时,妇人已经走到我跟前,开口说:“你是不是我们家显伦的战友,杨XX……?”语言夹杂着外地口音,生硬,简短,完全与她一身娇小的身材和长得精致羞怯的面容极不相称。从显伦告诉我的对方的形象和说是贵州人,我基本判定,这就是要我接送的人。但她说“我们家显伦?”又让我有些愕然,难道显伦结婚了,并有了孩子?见我半天没回过神来,对方又说:“你是不是杨XX”。我这才反应过来,忙点头。她说:“好,我们走。”更是干脆简练、,好像我们早就认识,也知道一下车我要带她去哪里一样。我又是一愕,怎么她都不好好甑别一下我的身份,只见到我一个似是而非的点头,就跟着我走呢?见她先往前走去,我忙追向前去,取下她肩头的两个大包,帮她拿行李。包里全是她和小孩的衣服和用品。拿去包,她身子一下轻松多了。我上前毫不犹豫地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这是我来在成都读书工作几年第一次打的,以前自己出行不敢坐,那是因为的士太贵,消费不起,今天潇洒地拦下出租车,全是为了她抱着小孩不想再有转乘交车的麻烦。

共 782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饱含深情的文章,讲述了自己与战友显伦之间深厚的兄弟情意。难忘的战友情,难忘的兄弟意,情深深意切切,与战友显伦的情意是患难与共生死之交。一起入伍当兵,一起回家探亲,一起对付车站的小叫花子,一起赶夜路,一起笑一起哭。相互安慰,彼此关心鼓励,让二人结下了比山高比海深的友情。显伦当兵十年,为了年迈的父母,为了娇小的妻儿,他选择了退伍。曾经美好的愿望被现实一次次击退,他没有沮丧没有气馁,咬紧牙关挺过来。患难见真情,在这期间作者和战友显伦的友情更加深厚,几乎就是一家人不分你我不分彼此。走过险滩前面一定会一马平川,风雨之后见彩虹,经历过人生低谷的显伦,生活工作有了起色,工程有了利润,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不睁眼,就这样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撒手人寰,显伦走了,留下我泪眼婆娑,留下我痛彻心扉。显伦我亲爱的兄弟,一路走好,显伦我亲爱的战友天堂安好,家里有我你天堂放心!散文情深意切语言流畅,感人肺腑。描写了作者对战友的思念,对兄弟的爱恋。不错倾情推荐阅读!【责编:一飞冲天】【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616002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一飞冲天        2018-06-13 13:59:34
  被作者的兄弟情意感动!
朋友,我在江南烟雨等你来!
2 楼        文友:一飞冲天        2018-06-13 13:59:58
  愿天堂的战友显纶安好!
朋友,我在江南烟雨等你来!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