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流年】梦在书山骑缝处,删诗到几篇(随笔)

编辑推荐 【流年】梦在书山骑缝处,删诗到几篇(随笔)


作者:三峡刘星 举人,4399.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13发表时间:2018-06-13 16:52:12

【流年】梦在书山骑缝处,删诗到几篇(随笔) 第一则:梦在书山骑缝处,删诗到几篇
   有些故事不需要开头,因为只有一个结果,何必在意起手。有些永恒是不削于与外人道也。比如这山,这水,这高台,这断崖,还有断崖顶上的石龛。
   你来过,你生活在这里过,传说的故事被石龛紧紧的封闭,缥缈的故事却借给了峡江的云雨。高兴的时候从云壑的万卷书页里散发出独特的书香味来,这书香的味带着大山的清隽和悠然,也带着厚重和混沌。普通的红尘人看得见,却看不懂。唯独你,不仅看懂,而且随意丢下一些零碎的字符,让后来者考古、追思、佐证。
   谁不渴望有一峰独凌天的骄傲,但是不能说的,一说出来就没有了。大山的风格决定了傲骨的天然。有什么样的山就有什么样的水,有什么样的水,就有什么样的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无拘无束,自自然然。
   风来过,还是来过,来过却不敢逗留,甚至不带走一点尘土。因为所有的尘土都已经移民,或者被融化,唯独剩下的几根傲骨支立地扛鼎着,仿佛有一种顶破巴山云雾弥漫的天的仇恨来。当一切都可以刨去的时候,唯有不能缺少的脊梁成就了天生的倔强。
   换句话说,我不开口,你也不开口。处江湖须弥,咏诗歌觉悟。禅心道风,不可与传。云心出,瀑布喧,云雾炫,一切都在待有缘。
   江流山暗,风起月明。现在,窗外漆黑,我看不见,我只听见夜枭在山梁上偶尔呼唤,是提醒你,还是警惕我。冷寂下来,我却一直都将小溪潺潺之背景音乐彻底地盲听……
   昨夜,秋雨一直悄悄地说着情话,而我的梦在书山的骑缝处……
   选择这样的环境,不是为你,而是为我。
   绝壁之上郁郁葱葱,绝壁之下,涧水飞瀑。
   没有兰草的气质,绝无生机,那是隐居的前提。没有开山的神力和坚持的忍耐,所有的暮鼓晨钟都是唤醒人间红尘的前奏曲。
   折断新竹,可以调理出竹枝词的原始清音:轻快、清越、犹如露珠滚烫在荷叶间。采一朵菊花,树几根篱笆,围不住春色,也挡不住暑热。一丛蓑草,裹一层云雾,寒风苦雨过去了,冬雪又降临。说什么一蓑笠一扁舟,还不是为了一樽酒一高歌。
   想当然一蓑烟雨任平生,莫不因为余生寒暑居汉阳罢了。有山民路过,当旷野而讥歌曰:
   年少今头白,删诗到几篇。龛壁有灯烟,云庭无所见。
  
   第二则:文字很虚,远远不及黑暗里的那一盏火源
   对于随笔而言,语言的艺术也好,文本的思想宏厚和肤浅也好,字里行间溢出的情绪,带着淡淡的忧伤的旋律也好,甚至写长卷案牍或者是短行书签也好,这一些的一些都不是重要的。
   看得懂或者看不懂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笔下写出了自己的情绪,写出了某种见解,写出了某种探索。显然,在我的笔下围棋就是触动我真的情绪散发、探索思考、乃至感悟生命本质的媒介。所以,即使没有这些文字,这些诗句,我也可以让我心底的棋盘演绎属于我,也只属于我,然而却从来不属于我的一个世界。有点唐吉坷德的意思,这是传说中的左右手互搏。我不是唯一,许多的前辈就这样思考着,也这样活着。
   这个世界有你吗?属于文字,也不仅仅是文字的世界有你么?
   你,就是一团火焰。冷的眼狐媚地笑着,带着血性的心痕;你,就是一个蒲松龄的画狐,在最需要或者在最空寂的时空的间隙,穿越而来,又灵异而去。你,就端坐在对岸,这是弈城的河,还是棋魂的小屋,要不是新浪的棋局。我混迹在眇眇的萤火虫般的渺小里。我曾经和你对弈,你也曾经痛快的斩杀过我。而我或者你,就这样温暖着彼此绝情的心,在干干净净的战场厮杀,然后,红尘的怒的火,便发泄、便消退,便无影无踪。是的。火,就是火,不一样的是烟火。
   返过神来,语言的唯美,汉语的曼妙和每一个字符本身图腾般的神秘,就是一团火。幽幽的火苗在暗影里总是鬼魅的跳跃着;这些精灵的火星中会带着我的灵性在文学的围棋的艺术的诗意的世界游弋。有点像深海里的潜泳,在透亮的蓝色的海水里,在润暖的华丽的乃至清新的流畅的意思的海洋里。波浪起伏着致命的节奏,水穿心而过,不带一丝水草气息;因为我就是水草。燃烧在大海浪潮里的水草,在黑夜里狼藉天涯,没有此岸,也没有彼岸。我就是此岸,也是彼岸。我的火焰像水妖的木偶,在火焰里舞蹈。在海里,在海面,在湛蓝的天空舞蹈。
   像一朵莲花,开在心田之上。
   我佛说,那些庙堂里的诵经声里,莲花开在哪里,每一个信徒都在寻找,都似乎有发现。但是欲望之火,在庙堂之上长明着。时而腾挪像幽灵像幽冥,时而如灵蛇像妖精。带着冰冷的体温却可以融化虚无的灵魂,带着滚烫的火珠儿却冷酷得像离别的泪水。然而,我喜欢这样的语言,中华文化的积淀注定了让我等平凡者可以为之殷勤。无法言语的钟情,除开带给我写作的愉悦之外,我看不到成熟的果实悬挂在枝头的那一天。
   夕阳的余光真静静地眷念着高峡的平湖,在巴阳峡的湖面上静静地燃烧,看,湖水漾漾着居然是涅槃的镜像。
   回到棋局上,世界给我布置了一到“珍珑局”。借用这个词汇全靠金庸所赐;然而,却让古龙的酒气弥漫在这个棋局里。而能够误入这个局,还得全靠青春时节开始学习的围棋和文学。对于棋局的游戏,俗人把和诗意联系起来,有种不是神也是仙的超高颜值;士大夫之流和江南的才子总是用“琴棋书画”四字口诀的一个秘诀就可以洒脱飚高,而军事家的诡秘和来自周易的图解,在不断的演绎里成为一种“道”。而我等“汽油”,不在道上,却也在追逐道的路上。在中国的文化里,万物之理,天机勿透,只能心领神会;万物归踪,所有的道都是道,每一个人都可以看透,但是每一门的法则却有迥异。殊途而同归。
   文字很虚,远远不及黑暗里的那一盏火源。
   而今,我就像一个乞丐,在祈求火焰。因为,我不希望成为火种,只希望成为火苗描绘的那个世界。据说,那是一道不一样的涅槃了的世界。
  
   第三则:江州的芦花,诗圣滞留三峡的故事
   为什么滞留在三峡?他自己也不知道。
   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在盛唐的高潮的节点上突然启幕。每一个人都被卷入其中。无一幸免每一个人都自然成为演员,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假如说李白有幸成为主角,那么你,注定只是配角。
   现在,你把你的诗写成日记。散乱的,零碎的,连续的,突然断片的。远的就是长安,近的就是三峡。三峡的傲骨比你还倔强,千万年不变,变的就是眼前的流水。流水向东,没有半点的回旋,长风向西,一直到闭塞的大西南。
   偏安的人苟且,不能说苟且就一定卑微。看江上沙鸥,看岸边江草,存在,真实的存在。在红尘万丈,每一个脆弱的生命都是微尘。能够客居、暂住,还没有房租,已经是好上加好。在他乡,并且能够如此好好的活着,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个诗人不例外。
   烽烟是相同的,不同的只是下江人逃难的不同的故事。下江人的故事,总是在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出现。盛唐如此,谁又能料想张献忠杀入四川,谁又算准此时还是野蛮时代的倭寇,会让更多的下江人逃亡三峡偏安。
   大诗人逃难,直播在人间。
   作为一介腐儒,显然他不想就这样,但是也不能不这样。他夙夜忧叹,他彻夜难眠,除开“独吟”的诗篇,还有“独醉”的美酒。诗人的灵魂,借着智慧的神识,他抱着绝望的希望,就这样独处在三峡的阁楼前。
   掀开青簟,依着栏目,川江静静地喧嚣着,似乎和杜甫一样的兴奋着。吊脚楼外,黑黝黝的江波因为日月的临幸而显得宠辱不惊。落日抹红了西天,也雕刻了水阔山远的厚重。那远山的脊梁显得更加有深度,一副壮士慷慨的悲壮。也许,这个时候写诗是多余的,而所有的语言都浓缩成一种凝望。
   望深邃的夜空里被遗弃的星星,望星星簇拥着珊珊而来的月影,望北斗星正指向的红尘。望不穿巴山夜雨屏障,望不断滚滚而且的唱恨,望不绝故园三千里的朝思暮想,望不了安史之乱后古城长安。
   谁说中华民族,没有哲学和宗教?谁说中国人没有思想和信仰。哪怕如此这样的狼狈不堪,但是他,不仅仅是诗人,他拥有绝对的意念:故乡。望故乡。哪怕最后是头枕着的方向还是故乡。那故乡,应该一无所有,但是却拥有他根深蒂固的绝对意念,那就是家园。所以“国破山河在”。就算是“城春草木深”:断垣残壁、狼烟铁骑,田畴荒芜,人烟凋零……
   在栖霞的余晖里,他念念不舍地;羞红的夕阳,终于走向蹒跚的夜晚。鲜红、殷红、玫瑰紫、墨黑蓝,最后是一刹那的黑暗;然后,凄美的明月终于走向了前台。她是那样的苍白、憔悴、倘若不是几颗零碎北斗星看着月儿寂寞可怜,这一群眼泪珠儿还不至于这样的璀璨,似乎这才是三峡的舞台,在深夜拉开。
   这个老人绝对没有想到,他会为此值守在明月中天。
   楚歌和巴渝调在三峡的峡谷里流传。
   一个低沉而粗矿,即使隔着大江大河,在谷地和高岗,突兀地唱起来,声浪里混杂这杜鹃的哀鸣。也许是早就在三峡的深处听惯了这样的歌唱,他感到悲凉,悲凉到极寒。多病的人多愁很正常,多愁的人多病其实更正常。
   胡笳的悲跄,山精的猿鸣,就这样在山间兜售,就这样的在峡谷里萦绕。间或着川江水昼夜不息的东流,让他不怅惘、向往、那才怪!
   虚无的沙鸥,现实的腐儒。巴山夜雨之后,巫山云雾升腾,夕阳腼腆红了之后,便是羞答答冷月凄凉。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让他莫名其妙的的悲跄。这样的夜月光亮地透射到江州的芦花上,摇曳着不仅的怀想和怅惘……
  
   第四则:芍药花开,和才女画家雪落青桐的文艺对话
   小序:对话,在网络时代无处不在。本短文肇始于雪落青桐的一篇散文《芍药》。这是她的“草木系列”之一;是一种尝试,更是一种人文艺术新散文创作。期间的辛苦自有自知。我陆陆续续的阅读和点评过一些,现在针对散文《芍药》便开始了下面的对话。
   三峡刘星点评说:
   呕心沥血的新作。语言很特别,构思很奇特,思考很极端……
   布局构思呈点线状——笼罩在“这一只芍药”之上——花枝也俊俏,花香够沁脾。
   每一朵都是一个故事
   每一片花萼都是一种景象
   我们在意的不是景象本身,而是透过渐浓渐深、渐浅渐无中透视人生。
   ——对于我而言,花木诸神都已概念化;没有显微镜的入微,也没有花褪残红的怜悯,更没有雨露和蜂蝶的照耀,
   我写意你这一朵盛开的“芍药”花开
   我陶醉在花开在文坛和画意的抒情里
   我沉醉于花开在禅意和人生的铿锵中
   事后画家才女雪落清桐回复了,说,
   人生得一精神知己甚难,怎么会说忘就忘?只是近期琐事繁忙,写文也不太顺利,一直在读书,处于一种类似闭关的状态,怕你批评我,哈哈。画家陈丹青有言“我负丹青”,而今也感同身受,生怕自己不够勤勉或领悟受限,以至于负此笔墨。这难言的隐忧,大约也是写作中必然的障碍,你一定理解。
   三峡刘星再回复:
   哈哈,居然担心来自“三峡的批评”,更让三峡惭愧啦!而你“类似闭关”是一种艺术人生的觉悟,而有“我负丹青”则是一种人生艺术的自觉。唯有探索,才有更多的瓶颈和险滩;唯有攀登,才会有更广袤的视野和无限的风光。其实,读书也罢,重要的不是书,而是这种“再读”的自我修炼的过程——吸取、比对、酿造、酝酿——所以,前不久我的随笔题目就是“不在意果实,更在意花开”正是此意也。相对而言,写作到了这个份上了,“悦读自我”便是捷径,不知你以为然否?
   雪落清桐回音说:
   的确。读书便似江水流过,而我们在溯源而上的过程里,如石子被打磨,纵然不经意,心性、境界都会无形改变。但久而成自然,不会去留意水的存在。可惜有些人不知此理,只晓得学习、记忆,掬一两捧而饮,实在是莫大的误区。“不在意果实,更在意花开”,这句话的涵义我大致明白。写作自身就是一个过程,“花开”乃本质,果实其实是副产品,不足挂齿。还有你说的“悦读自我”,有些接近“以人为师,不如以己为师”的意思。不再倚靠那些典籍,外师造化,中得心缘。恭喜,距离“大道”已经很近了!
   三峡刘星:说得好极了,不愧知音二字。

共 454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写作是一种心灵的宣泄,是情感的抒发,是作者与读者的交流。对于写作者而言,都想把文章写好、写精,写得感人肺腑,使人过目难忘。可有时候,因知识与水平有限,写作技巧掌握的不好,不能很好地抒发情感,写出的文章也不尽人意,为此,使作者陷入了苦恼之中。如果,“不在意果实,更在意花开”,我们写作只为抒发情感,且情感真挚,不在乎是否能不能发表,这样内心就坦然了许多,是不是就没有了烦恼?“以人为师,不如以己为师”。读书,是为了丰富自己的内涵,为了更好的写作,用自己的世界观,去认知这个世界,做一个独一无二的自己。文章意蕴丰厚,语句凝练,优美,有见解,有思想。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06-13 16:54:55
  欣赏美文,感谢作者的分享!
   问好,祝福夏安!
五十玫瑰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