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冰心草堂 >> 短篇 >> 杂文随笔 >> 【冰心】一窗之隔,两样世界(随笔)

编辑推荐 【冰心】一窗之隔,两样世界(随笔)


作者:孙鹤 举人,5040.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8发表时间:2018-06-14 06:51:54

【冰心】一窗之隔,两样世界(随笔)
   北京的夏天,来得的确比抚顺老家要早些,大概能提前半个月吧,并且在同一天里,温度也照比抚顺老家要高出至少七、八度来。这也是我恐惧北京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就是确保安全的一系列严格的检查,一个倍受燋熬,一个倍受束缚,两种滋味,都不好受。
   古怪多疑的天气,前些天连雨不断,万物浸润,新奇秾致,焕然一新。突然之间,雨歇云开,日头当空,温度骤升,一时间令我难以招架,特别是在晌午时分,午餐入腹,沐浴烈阳,周身难耐,恨不得找个冷水池子,一个猛子扎进去,像一条鱼似的活上四、五个钟头。直到日落西山而去,冷月如期而至,我才好窜出头来,从而逃避了酷日的炎热,享受着微凉的夜色。可悲的是,我不是鱼,无法以鱼的方式抵御酷暑的侵袭。
   还未入伏,我已痛楚难耐,守在岗上,哪怕门窗敞开,舒然呆坐,还是会汗流浃背,本身的臃肿,客观的高温,害得我根本顾不上会不会生病,索性将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然后打开空调,制冷,温度零上二十二度,风速快。不到一分钟,门岗室里的温度一降再降,伴着从空调出风口吹出来的徐徐凉风,感觉舒服极了。
   至此,脑袋也不昏沉了,身体也不浆糊了,喝一大口还算不错的,已温的绿茶,醉心文章,甭提多惬意了。
   双目盯视手机将近一个小时,忽感不适,打算跑到中岗洗手间,冲个头,洗把脸。可当我猛地打开房门,嚯,那一阵热浪,排山倒海般向我袭来,与坐在门岗室里吹着空调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突然间的由凉转热,我眼睁睁地看着胳膊上那根根竖立的汗毛因为受到了热浪的摧残,变得软绵绵的,全都躺下了。嘿,室外天然的热与室内科技的凉,形成了极端而又鲜明的对比,我也不得不由衷感赞,科技改变生活,话是不错的。
   上趟厕所,冲头、洗脸,再度回到门岗室里。凉爽的风仍在,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东北汉子,凉,永远比热讨我欢喜。
   只是,忽然间的陌生的家乡归属地的手机号码打进我的手机,响个不停。我看了数秒,又想了数秒,本不想接的,却因为接听不花一分钱,也就接了。礼貌地道了声“你好”,还没等问对方是谁呢,就被母亲一顿熟悉的,震耳欲聋的声音给湮没了。
   “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母亲说。
   “不是,你不拿你自己的手机给我打电话,拿别人的手机给我打电话,几个意思啊。”我冷冷地说。
   “废话,我手机不是丢了嘛,要不然我又怎么会拿别人的手机给你打电话呢。”
   “丢了?怎么丢的?”我颇为吃惊地问。
   “跟朋友打出租车到北厚,收拾你北厚的厕所,结果到地方,发现手机没了,一定是落出租车上了。”
   “没找出租车要啊?”
   “刚开始没找到,后来找到了,可出租车司机那个混蛋死活就不承认。哎,算了,破财免灾,不想那么多了,累。这个世界狗人太多,跟狗人生气,犯不上,下回注意就是了。”
   “下回?还想有下回?你可真够败家的。”
   “滚一边去!你才败家呢。”
   “话说,我回家那几天就看你不太正常,傻了吧唧的,没想到我回到北京之后,你还这样。喂,老太太,咋弄的啊?”
   “还能咋弄的,还不是你爸……算了,我现在都不想提他,越提越生气,越提越难受,越提越恶心。先不聊了,我得赶紧补手机卡去,千万记住了啊,我微信给你发的不管什么消息,都不能信啊,什么时候我给你打电话证实是我本人,你才能信。”
   “啊,知道了。”
   打从我记事开始,母亲就经常有丢三落四的毛病,我也无法解释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要说她智商不够,可她能赚钱啊,无论做买卖,还是小赌怡情,即使是玩股票,搞投资,通通稳赚不赔,谁敢相信这是智商不够的人能达到的成就?反正我是不信。不过呢,有一句说一句,老太太在平常的时候一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从不缜密细心,这可能也跟她豪爽、洒脱的性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按照她的话说,该用心的时候务必要用心,不该用心的时候能不用心就不用心,应该任由充满智慧的脑细胞天马行空,肆意生长,若事事费力伤神,人会老得快,细胞会死得快,得不偿失。也正是由于老太太的一贯秉承和坚持,她的身体非常健康,只是有一样,医院的诊断书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左脑轻微脑萎缩。
   当我听母亲笑呵呵地把她的病告诉我之后,我也笑了,还不忘戏谑地道一声,“就是傻了呗。”
   “应该是,可我感觉自己并不傻,傻子是根本不懂得如何挣钱的。”母亲说。
   “你这个解释,我服。”我竖起大拇指,在母亲面前不住摇晃。
   晚上七点多钟,我仍在门岗室坚守,午班,我最喜欢了,值无人进出的岗,品温度适宜的夏,赏寂静阒然的夜,喝沁润心脾的茶,何尝不是孤独孑然的幸福啊。
   可就在这时,母亲又打来电话,比较下午,这次是用她本人的手机号打来了。
   “全都搞定了呗?”我问。
   “啊,搞定了。”母亲说。
   “搞定就行,别上火啊,老太太。”
   “上火?我能上火,这个世界上好像没什么事能让我上火了。”
   “你也算是散仙一尊了。”
   “仙不仙的我可不敢说,反正你妈我就是这么豁达的一个人,什么都看得开。你都不知道,去看看我微信朋友圈,刚跟朋友们胡吃海喝一顿。”
   “哦,胡吃海喝一顿之后,才想起你儿子我?”
   “啊,哈哈。对,你说得没错。”母亲笑说。
   “你是真不傻,你狠。”我无奈地挖苦说。
   “狠啥呀,没你爸狠,你爸是真狠,狠的都没个人样儿了。”
   “不是,你左一句老头子,又一句老头子,老头子又怎么招你惹你了?你们两口子这日子还能不能继续了呀,我都怀疑。实在不行的话,早散早好。”
   “不能了,儿子,真不能了。你是不知道,你爸他有多自私,多狠,多损,你北厚房子装修,我给好几个哥们打电话,人家免费帮咱干活儿,咱就花点儿料钱。你爸可倒好,嘿,连去都不去,你说你今天上班,不去就不去了,谁也不能怪你,都能理解。赶上休息,一大清早就坐在麻将桌上,争着抢着打麻将,人不够,他得玩,人满了,他还得玩,活儿是一点儿不干,就知道玩,整的咱家那麻将机就是特意给他准备的。我都跟他说过多少回了,缺人手,你上,玩会儿,咱不能把人气给弄没喽,不能让人家白来一趟,得让人家玩上麻将。人全,你还玩啥呀,挣点儿台费就得了呗。不介,就是玩,甭管你怎么说,他只管一屁股坐在麻将桌上。好玩,还天天输,还直急眼,人家找他破钱他还不乐意,说什么破钱会输。你说你一个干麻将社的,破零钱不正常嘛,你老在外面打麻将,你也知道,谁家开麻将社不管破零钱啊,有吗?我也不怕他输,可这老急眼这个劲儿,我是真整不了,给那帮打麻将的都气坏了,人家都说了,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人家都不来咱家玩了。你爸可倒好,还觉得自己多了不起呢,好像自己多大能耐,人缘多好呢,我呸!也不知道他那脑袋里面装的都是啥。哎,一天除了吃,就是玩,啥活儿也不干。我也是瞎了眼了,找的不是丈夫,找的是个活爹。哎,谁让我爹死得早呢。”
   “不过你得说,即便老头子爱生气,人家也乐意跟他玩,是吧。”我面对母亲喋喋不休的絮叨和抱怨,略显尴尬地说。
   “那是,人家巴不得他急眼呢,两把不胡牌,急得眼睛都红了,牌都打不好了,净让人胡了,越气越输,越输越气。换作是我,我也喜欢跟这样的人打牌,遇上个傻帽,给你你也高兴啊。”
   我和母亲又聊了些关于父亲的话题,关于家庭的话题。我很庆幸,庆幸自己逃出来了,远离了家。曾经的我,也像母亲似的,深受家庭之琐屑、之烦乱的迫害。众所周知,家庭跟工作地性质完全不同,工作地遇到了自己讨厌的人,可以不言不语,避免一切交集,彼此成为陌路人。但家庭不行,有些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视而不见的,更何况还是有血缘关系的人。
   窗里窗外,两个温度,两个世界。家里家外,同样两个温度,两个世界。我不仅讨厌天气带给我的热,我更讨厌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价值观的生活给我带来的热。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呢?问题极其严重,抉择难以平衡。
   快下班了,希望睡一觉,待明天早上醒来,能够淡忘今天。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

共 307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从天气着手,描写了北京的天比抚顺老家热得早些,躲在空调里,感到舒畅,想到中岗冲个头洗把脸,推开门,热浪排山倒海般地袭来,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出现在作者眼前,接听,原来是母亲将自己的手机落在了出租车上,拿着别人的手机给打过来的。打来的目的是让作者不要相信此时微信上可能出现的消息,也许是骗子。等到晚上七点多,母亲又打来了电话,这次是自己的号。母与子的谈话是关于父亲的,母亲埋怨了一通,心情似乎舒畅多了。作者庆幸自己逃出了家庭的繁琐,一个人在外地虽有许多不便,但是可以清静。家里家外,两个温度,两个世界。这篇文章关于亲情关于生活,很接地气,有生活的气息。简朴的语言,读来朗朗上口,情感真挚,文笔流畅。好作品,推荐共赏,感谢赐稿,问候作者。【编辑:黄金珊瑚】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18-06-14 06:55:44
  一窗之隔,两个世界,我们得感谢那位发明空调的先生,若不是他,我们将生活在火热之中。
   文章描写了生活的细节,使人感到亲切。逃离家乡,逃离家庭,逃离烦琐之事,如同躲在空调里看外面的世界,冷暖两隔。好作品,欣赏学习了,问好,遥祝夏祺。
回复1 楼        文友:孙鹤        2018-06-14 19:15:06
  感谢阿姨辛苦编按,这两天忙叨,未能及时上网查看,望见谅。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