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记忆中的船(散文)

编辑推荐 【菊韵】记忆中的船(散文) ——湖口方言写作


作者:逝者如斯 探花,14763.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06发表时间:2018-06-14 10:29:08

七十年代做细牙仂(注:同“小孩子”)时,俄(注:同“我”,方言音调有区分)湾里生产队有一条船。船是全木结构的,恩葛时候(注:同“那个时候”)俄还冒懂事,不晓得船是用么木头造的。船浑身上下乌七八公(注:同“黑黑的”),像极了俄屋里那张放开水瓶的条台(注:同“条桌”,湖口人一般放在客厅饭桌的上首)的顡色。所不同的是,除了同条台一般的黑,在船板的缝隙间,还涂上了数不清的白灰似的东西,像俄幼时身上穿过的灰色旧衣服上补的白布片儿。
   这条旧木船,就放在祖堂右手边的一间空屋里,用两条矮板凳搁着,好像老早就冒有用(注:同“没有用”),早已被队长和湾里人忘记了。呀葛嘞(注:湖口人口中表示惊叹的语气词,相当于“哎哟喂”),夷泻人(注:同“他们”)忘记了才好呐,正好可以留给俄些细芽仂耍得(注,同“玩”)。儿时最好耍的游戏要算躲妹窑得(注:同“捉迷藏”)。儿时的俄生得又矮又瘦,俄最拿手的绝招就是躲在船垛里。同耍得的人有七八来个,夷泻人身形都比俄胖,个子比俄高。
   每回俄钻到船底下,也是要好费一番事(注:费功夫)的。头和手先进,进到一半时,在里面好费劲地翻个身,让屁股紧贴地面,然后再慢慢朝里挪动身子。只要屁股进去了,剩下的一双脚就晓几容易(注:轻而易举)了。躲进去了之后呢,只要不嫌弃船身上那股浓浓的阵年桐油味儿,就可以放心困觉了(注,同“睡觉”),量(注:同“任凭”)外面那些个傻小子,从天光(注:同“天亮”)找到段暗(注:同“天黑”),也是寻不到俄的。
   那年夏天的段夜(注:傍晚),可能是俄耍得太累了,躺在船底下困着了。等俄醒转头时,肚子饿得“咕噜”叫,透过船沿的细角落(注:缝隙)里,俄发现外面已是一抹黑的,原来那帮没有良心的细牙仂,早就跑到自个屋里吃饭去了,也不叫我。忽是(注:突然),在俄的头顶,对,就在反扑着的船身上里(注:上面),不晓得有一只什么鸟儿,正在拿嘴用力地一下一下地啄着船板,一边啄嘴里还一边叫着“雨嗒姑姑——雨嗒姑姑”(注:湖口有一种鸟的传说,鸟是嫂子变的,生前与小姑有仇,死后总是盼着天上快些下雨,让雨来淋湿在外干活的小姑子)。
   夷梭好啊(注:完了啊,叹息类的语气词),祖堂里供着柳姓十八代的祖先,每回湾里老了人,也是先抬到这里再装进棺材里去。莫不是这鸟儿,像奶奶口中讲过的那样,是湾里哪个死了的女祖先变的……夷个时候(注:想到这儿),俄全身起了鸡皮胳得,吓得“哇”的一下哭出了声。
   俄的哭声着吓了鸟儿,只听见它用脚爪子狠狠地抓了几下船板,然后就“扑陵”一声飞走了。俄一边哭着,一边艰难地从船底下拱(注:爬)出来,心里直打鼓(注:暗暗地发誓):从世万代(注:从今往后),俄再也不到祖堂里来耍得,再也不敢钻在船底下躲妹窑得。
   “矮子吔,回屋吃饭哪——”
   “矮子吔,回屋吃饭哪——哪——”
   “矮子吔,奶奶叫你回屋吃饭哪——哪——哪——”
   咦,那是奶奶喊俄的声音,拖音一声比一声悠长,像是从祖堂墙壁的缝隙里传出来的一样,又像是祖先们从千古岁月的深处发出来的呼喊声,清扬、渺漫而又旷远。俄知道奶奶嘴里下坎的当门牙掉了一颗,她站在段夜的风中喊俄的时候,肯定有冷风从喉咙贯到了(注:吹到了)肚子里。俄顿时想笑,却又不知为何笑不出来。
   夷个时候(注:与此同时),还有另一种声音也从门口塘的塘坝上传到俄的耳朵里:
   “细狗喂,到屋来哟——”
   “细狗喂,侬在外里莫着吓,听恩妈(注:妈妈)的声音到屋里来哟——”
   “细狗喂,外面的小猫小狗莫吓侬呵,听俄的喉咙到屋里来哟——”
   嘻嘻,原来是细狗的恩妈在为他收吓(注:是湖口老一辈人的一种迷信做法,当小孩子在外面受到惊吓,老人拿点米,去到小孩玩耍过的地方,一连叫着孩子的名字,一边朝地方撒米,家里派人同时一边应答“回来了”。通常一连喊三夜,小孩子的病就好了),原来这小子是惊着了,难怪这几天没有跟俄们一起耍得呐。
   奶奶和细狗恩妈的声音给俄壮了胆,俄拼死拼命一口气跑回了屋。
  
   当然,如果俄恩得(注:现在)随便找几个当年经常在一块躲妹窑得的同伴,问问夷泻人记不记得当年的事儿,恐怕个个会笑俄黄狗得千年记得万年的屎,夷泻人早就忘得外国九洲去了(注:一干二净了)。俄之所以记得这些往事,是因为俄八岁那年,又和俄湾里的另一条新木船有了一回实打实的交道。
   恩得想起来,几十年来,从儿时记事时起到如今知天命之年,俄见过的两条木船就一直印在俄的脑子里,刻在俄对奶奶和爹爹的记忆里,无论任何人用尽么个法子,费尽么事心机,也不能够把这木船从俄的记忆里抢走或捥去。
   还是先简单介绍一下俄的村庄吧。
   俄的村庄座落在湖口县文桥乡罗垅村(以前录属江桥乡源塘村),是前几年撤乡建镇时重新规划的。俄湾里名叫方塘湾,姓柳,是唐代著名的文学家柳宗元的后人,在俄湾里祖堂前的门角楼上(注:门楣上),有祖上留下来的用隶书写成的“宗元遗风”四个大字。据族谱可考证离俄们最近的一代祖先,是南宋朱熹的一位女婿。在整个文桥镇,有大约十几个柳姓的村落。靠近江桥镇上的柳德昭村,曾是历史上是著名的东晋田园诗人陶渊明任彭泽县令时的县衙所在地,至今留有许多古迹可寻。陶渊明字元亮,又名潜,私谥“靖节”,世称靖节先生,是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人。
   关于“方塘村”的得名来由,俄一直苦于无史料典章可查,除了村中央有一块四四方方的池塘之外,俄个人曾在八十年代的一篇自传性的文章里表明了俄的观点,俄宁愿相信它是出自朱熹的那首诗《观书有感》,但俄一直没有与湾里的诸位长辈遗老们商榷。诗云:
   半亩方塘一鉴开,
   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哪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
   俄想,先祖作为朱熹的女婿,化用老丈人这首哲理诗中“方塘”的意象来名命村庄,真可谓称得上是奇思妙想的神来之笔。
   方塘湾解放前不过二十几户人家,现在发展到八十多户,常住人口有三百多人。方言系赣北方言派系,自古以农耕为主,以手工业和捕鱼为辅。基本民风习俗与湖口县的大部分地方相同,腊月三十过年、正月拜年走亲戚、唱弹腔戏、正月十五游龙、上红丁、五月端午包粽子、八月十五吃月饼。几乎家家都是高头嫁女,低头娶媳妇,基本彩礼不可少。结婚要闹新房、嫁女要哭嫁、小孩出生要算命、要做洗三、满月和周岁。老一辈村民大多信奉佛教里的观音娘娘,传说鞋山庙里的大姑娘娘相当灵,湾里有很多育龄妇女都曾去求过子。如果某位老人的阳寿尽了,所有的孝子贤孙大是(注:大家)披麻戴孝,以头叩地,哭爹喊娘,至少要在家里守灵三天,守孝三年。出殡之日全村老少齐出动,喝酒吃大肉,亲戚朋友长歌当哭,虔诚送行。
   日常生活主食以大米为主,兼食面条和各种米粑,平时主要的粑俗包括发粑、炒米粑、糥米粑。各家各户养鸡养鸭养猪,自种稻谷、菜籽和蔬菜。临近年关,家家做豆腐、豆豉、熬糖、煎豆粑、做印粑得、打麻兹粑、炒爆米得、酿米酒等,一年忙到头,平时舍不得,过年最丰盛。如若杀过年猪,基本不卖肉,亲戚邻里送几刀好肉,好酒好肉宴请大是,算是表达对大是一年来的感谢。因为靠近鄱阳湖,靠水吃水,平时最爱吃的荤菜就是鄱阳湖里的鱼,尤其是一种名叫聚毛鱼得(注:凤尾鱼),体小扁平而无刺,俄从小至今百吃不厌。村民们休闲的去处有:湖口县城里的石钟山、鄱阳湖里的鞋山、武山镇的天山和靠近湖口边上的龙宫洞,走得稍远的,就去九江的烟水亭、潯阳楼、庐山,走得更远的,跑遍国内的风景名胜后,爱去泰国看人妖。
   湾里老一辈传统的手艺人主要有:木匠、砖匠、篾匠、铁匠、裁缝、理头匠、割猪匠等。湾里民风淳朴,大多数人家崇尚诗书传家,仁义忠孝,无论哪个当皇帝,朝代变换,岁月更替,湾里从未出现过大奸大恶之人。
   在这众多的手艺中,要数木工活最难学,按俄肤浅的理解,难点有二:一是造船,二是割棺材(湾里人习惯上称为“寿料”)。作为门外汉,俄不懂造船的诸多工艺流程,俄只能凭借想象,认为船要造得好,一是要防止漏水,二是船桨的长短及放置的位置要确定好,二者缺一不可。在俄八岁那年,曾跟爹爹一道,有过在鄱阳湖陀骨渡一带亲自荡船(注:驾船)的经历。
   若是以方塘湾为中心,它的正东方是象山,东北方向便是沱骨渡。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湖口的大部分农村还没有通班车。靠近江桥、兰亭、南港、坝桥一带的人要去湖口县城,若选择走董埂那条陆路,不是不可以,就是太远,要浪费一天的时间;如果坐小木船从水路走,过完沱骨渡的五眼桥,抄小路步行约十来华里,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湖口的三里街,再从三里街过大岭,就是当时闹义非凡(注:热闹非凡)的湖口老街了。只是今天,随着石钟山5A风景区的升级、九江湖口段沿江“最美岸线”的改造,湖口老街的居民正在逐渐搬离老城区,昔日繁华兴盛的湖口老街风景,也如同看不见的湖口古城墙一般,将要慢慢地封存进历史的记忆中去。
   在俄心目中,爹爹是湾里会荡船的能人。当然,湖里无风静浪的时候,生手荡船也不费力,也就显示不出需要多高的荡船手艺。大风大浪来时,逆行的小木船都没有挂帆,不仅不能借风得势,还要迎着汹涌而来的、一个赛过一个猛的浪头前进,船身在波浪中摇摆不定,一船人个个心慌得牙齿打架,衣服湿透……处在此人命关天时,舵手的镇静和驾船的技巧,才显得多么的重要啊!
   这样的险情,在俄的生命里,一直是记得的。就算当俄有一天老了,忘了自己的名字,俄也不会忘记这件事。
   “快,矮子,抄起副桨,听俄指挥!”
   “好的,爹爹!”
   “两眼望到前方,心上别慌,只要有俄在,就能保证不鄱船!”
   “好,俄不怕!爹爹——”
   口中说不怕,其实当时俄的双脚早已打颤。如果俄不是双手死命地抓住副桨,拼尽全身力气撑住身子,如果俄的爹爹不在船上,俄的双脚恐怕早就跪倒在船仓里。
   “听俄号令,紧跟着大浪的节奏,一下一下地划桨,拿出吃奶的力气来。一、二、三,不错,就这样,再来,一、二、三!”
   爹爹的声音刚歇,船上不知是谁带头,也跟着俄们父子的节拍,一齐大喊起来,“一二三!”
   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大风大浪,逆水行舟,大约四个多小时过后,木船终于安全靠岸。全船的人衣服湿尽,爹爹红脸关公(注:满脸通红),大汗个落(注:大汗淋漓)。俄的双手虎口处早就起了血泡,双脚早已如一对烂麻杆似的,失去了知觉,就是有人拿火来烧也不晓得痛。
   爹爹,俄们胜利了!爹爹,大风有何畏惧!大浪有何怕哉!只要信念在,只要方法对,俄们就可以战胜一切困难!
   成年以后,俄早已明白,在人生的长河里,其实俄们每个人都是一条小小的木船,多数时候是没有帆的。在风平浪静的岁月里,俄们要学会安享平安和快乐;在不可预知的大风大浪中,俄们更要学会坚守梦想,找对方向,顽强拼搏,只要做到不轻言放弃,就一定能到达目的地!
  
   今天清晨,俄一觉醒来,昨晚有关木船的记忆仍然如在眼前。打开手机微信,看到朋友圈有一条新视频:昨日,在湖口县城山镇南湖村湖滩,用木船传统制作技艺打造的带帆木船举行下水试航仪式!
   好啊,湖口封存了将近三十多年的农耕文化的记忆终于重现江湖,历史会永远记住这激动人心的难忘时刻!湖口木船,我记忆中的木船,有望在继2006年湖口青阳腔、2007年湖口草龙荣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后,一定能申报成功,再次上榜,这可是全湖口30多万老百姓心中的骄傲啊。
   望着手机微信视频里这艘挂帆向着鞋山岛远去的木船,想起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湖口面貌翻天覆地的变化,俄不由得心潮起伏:俄们不断建设中的美丽湖口,正在朝着“聚力‘一核三带’、建设‘五个湖口’”的宏伟蓝图突飞猛进,不正是鄱阳湖上的一艘挂帆远航、乘风破浪的大木船么?只要全县人民同心协力,在党和县政府的英明领导下克服一切困难,俄们就一定能够抵达幸福美好的理想港湾。

共 464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欣赏来自生活的美文!记忆中的船富有美感,对过往的生活念念不忘,回忆中带着真情,用方言诉说往事,很有趣味。线索清楚,层次分明,文笔描写很生动,显示出劳动人民的精神世界。“大风有何畏惧!大浪有何怕哉!只要信念在,只要方法对,俄们就可以战胜一切困难!”“更要学会坚守梦想,找对方向,顽强拼搏,只要做到不轻言放弃,就一定能到达目的地!”这些话,很有力量,很激励人心!结尾赞美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湖口面貌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由得人心潮起伏。投身美丽湖口不断建设中,正在朝着“聚力‘一核三带’、建设‘五个湖口’”的宏伟蓝图突飞猛进。只要人民同心协力,在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下,就能克服一切困难,就一定能够抵达幸福美好的理想港湾。好文推荐大家欣赏!【编辑:黄金山】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山        2018-06-14 10:29:52
  很有特色的文章,大家都来看呀!
回复1 楼        文友:逝者如斯        2018-06-14 11:25:03
  多谢多谢!辛苦了!
2 楼        文友:叶雨        2018-06-14 11:10:24
  这糊口话要不不翻译啊还真是难懂,写的挺有趣的,好,学习了!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回复2 楼        文友:逝者如斯        2018-06-14 11:28:07
  谢谢社长鼓励!此文是作为征文,响应县政府的号召,承接去年的“乡音工程”,提倡和初次尝试方言写作!
3 楼        文友:小白狐        2018-06-14 15:08:19
  敬佩老师,一篇富有地方话的精彩散文,虽然有些绕口,但还是读懂了一些。预祝老师端午快乐!
回复3 楼        文友:逝者如斯        2018-06-14 15:43:42
  谢谢支持!向你学习!问好!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