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作品赏析 >> 【赏析】莫言短篇小说《倒立》人物形象及语言特色浅析

编辑推荐 【赏析】莫言短篇小说《倒立》人物形象及语言特色浅析


作者:宏波 童生,880.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34发表时间:2018-06-19 08:27:30

【赏析】莫言短篇小说《倒立》人物形象及语言特色浅析 莫言短篇小说《倒立》,通过语言描写,把人物的性格、地位、修养和生活态度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使人物形象丰满毕现的过程中,让读者更深刻领悟了作家的独特的艺术风格和深厚的生活底蕴。使欣赏者读之心情畅快,如飧盛宴。
   《倒立》叙述的是“我”的老同学,如今身居省组织部副部长要职的孙大盛回到了家乡,在县政府一号楼西餐厅,风风光光地邀请同学聚会的故事。被邀请的同学中,除我之外,原业也都是或大或小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物,某新华书店副经理肖茂方——外号“小茅房”,某粮食局局长董良庆、交通局副局长张发展、政法委副书记桑子澜。但是往日这些同学,在孙大盛面前,明显地存在着悬殊的等级。这种等级地位的差别,虽然是昔日的同学,也难免在酒席间上演一出阿腴奉承、谄媚虚伪的丑剧。
   在应副部长之邀,与那些在社会上业己混出些地位的老同学相比,有两个特殊客人,其中之一是“我”——魏大瓜子;另一个人物,是故事的第二核心——带有双重身份的谢兰英,即是当年的校花,又是“小茅房”的妻子——但是,这个人物或许才是孙副部长真正要请的中心,其他大概都是陪衬。而我却像是扮演了作者笔下的故事见证者的身份。当然,以作者一向笔下没有闲人的创作风格,魏大瓜子在作品中,也并非是消极人物,同样富有鲜活的艺术感染力。
   如果说“我”代表了纯粹的平民小百姓,那么张发展、董良庆、桑子澜三位代表的是社会上的一个中间阶层,个个已经身在仕途,占有一定重要职位,同时又时刻希望进一步谋求在政治上向上爬,甚至为此常常心中耿耿于怀。特殊的身份,以至于这些人在这位副部长的老同学面前,唯唯诺诺,奴颜屈膝。而在其中最让人尴尬的是,自以为混得十分惨淡的是新华书店副经理“小茅房”,在官场上完全不入流。这种尴尬的地位,使他即不像张发展、董良庆、桑子润那样,在副部长面前敢说敢笑,又不像“我”那样,对这位大人物——昔日的“弼马温”表面恭维,在内心中却依然不屑于顾,依然带有几分鄙夷的态度。
   事实上,我们也可以这样设想,就“小茅房”这个身份来说,虽然是同学,但如果没有校花,如果不是谢兰英的丈夫,副部长同学,能不能邀请他来赴会,未可得知。
   故事情节经过作家在“我”复杂的内心活动大量铺垫之后,围绕着酒宴展开的。而整场酒宴,完全借助了全部人物在剧情发展中的语言描述来完成。
   抛开小说《倒立》作者所要表达的深刻主题不谈,作为喜爱莫言大师的文学爱好者来说,但就这篇小说的人物语言特色,就足以让人体会到这篇小说人物语言的艺术美感。
   在几个人物中,感染最深的是“我”“孙大盛”和“小茅房”。
   按照人物出场的顺序,首先分析一下第一类人物——我的语言特点。“我——魏大瓜子”,身份是小人物,市井里最底层平民。虽然角色份量轻,但是开解却十分鲜明。他的特征是小人物的那种淳朴、直率,简单甚至有点粗俗,和后出场的大人物形成鲜明对比。故事中“我”着墨不多,与我有共同身份地位的,还有秦胖子和“我”老婆,不妨我们可以把他们三个归类为一类人,甚至就是一个人。即生活中的小人物,小人物的语言特点是直来直去,话语中多街头俚语:如“我的老婆——这个十年前就从丙纶厂下了岗的使者蛋——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我把大量路的炮沉到底,叫了一声:将!然后抬起头,看着跑得浑身肉颤的老婆,问:跑什么?是家里失火了还是你被人强奸了?老婆踢我一脚,骂道:你什么鸟人,怎么一句人话不会说呢”等等,真实和生动,更带着几分平民中特有的幽默。其中如“你老婆好看着呢,两扇大腚,一身肥膘,胳膊像腿腿像腰”。而更能表现小人物坚强性格的是,在小人物身上表现出的天不怕地不怕的野性:当“我”得知被“斧头帮的帮主”骗走辛辛苦苦的修车钱时,暴发出来的那句“操他的妈”大声国骂。似乎再一次让人见识了莫言笔下多次创造过的高密东北乡下的相似人物来。他们的语言里,带着几分勇敢,带着几分憨厚,带着几分粗鲁,带着几分可爱。
   孙大盛是《倒立》中作者集中要暴露的主角。这是一个小时候甚是愚懦,甚至带有明显劣性,但是几十年后摇身一变,成为权高位重,在老同学面前已经不可一世的核心人物。颇有一种“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的小人嘴脸。孙大盛的性格特点是虚假、伪善、霸道、奸诈、无耻。突出的表现在语言上,当与众人在一号餐厅尚未见面,便先发出这位大人物特有的虚伪怪异的笑声:“咯咯……咕咕……咕咕”,这是作者惯用的讽刺手法,孙副部长口里发出的是非人的声音。通过这个声音,揭露了此人见到老同学时那种热情虚假变形。孙大盛虽然深谙官场上的各种弊端。对官场中那些不正之风了然如指,但是面对老同学,随意给带帽画像,说董良庆“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也不走”,说桑子澜“三等人戴大檐帽,吃完原告吃被告”。酒席间更有“老同学多年不见,这杯酒我先敬你们,我干了”“过电过电,免站免站”,“酒桌上只有同学,没有部长,也没有局长,谁破这个规矩先罚三杯”。则显见出在“下属”面前的傲慢,对人格的不尊重。而说小茅房“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说谢兰英“徐娘半老嘛!”语言内涵就更为复杂。与其随后在谢兰英身上的表现来分析,从假意的保护:“谁敢,有我在这里谁敢笑话你?”到“不能喝也得倒上”,“会喝水就会喝酒!”“你喝不喝,你不喝我们也不喝了!”“不喝也得坐这”,在同学面前,强硬无礼到极至,甚至把谢关英的丈夫视为无物。这且不完,发展到最后,竟然毫不顾及已经岁月不饶人,且刚刚连干几杯白酒的老同学安全于不太顾,厚颜无耻地要求谢兰英表演倒立,为达到其目的,带头鼓动其他几人鼓掌起哄。其肮脏丑陋的灵魂一览无余地完全暴露出来。
   而当谢兰英终究逃不过孙大盛们贪婪的索求,不得不表演倒立,裸露出两条丰满的大腿和鲜红的内裤,羞涩地逃离现场后,故做深沉地嘱咐“小茅房”“希望你能好好地爱护谢兰英……”“还是毛主席那句话,我们应该相信群众……”一派道貌岸然的形态暴露得毕穷毕现。
   中间层人物最具代表性的是老同学肖茂芳,外号“小茅房”。处于尴尬地位的这一阶层人物,在身为同学关系的上级大领导面前,性格特点必然是极其的顺从和谄媚。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把夫妻安排在一个场面中表演。为了讨好孙副部长,“小茅房”不惜出卖漂亮妻子,供副部长取乐。不满足于“官场失意,情场得意,”对待妻子,不知爱惜,不知尊重,当孙大盛强逼着老婆喝酒时,不是维护,相反“叫你喝你就喝”“就是一杯耗子药你也得喝下去!”当孙大盛逼着老婆倒立时,更不顾老婆的安危和出丑,“我揭发,她每天晚上在床上拿大顶”。丧失了做丈夫的起码的人格。
   社会上小茅房的形象是完全可能存在的,小茅房自始至终表现的是其阴暗的心理,他之所以这样,完全是他对个人的身份不满足,仕途不得志的卑微心理的流露。同学中有如此位高权重,且正好管组织工作的人,谁不想抱住这棵大树往上爬。借此机会,心中的想法怎么不会对老同学吐呢。他当然也有他的无奈,这个无奈是官场上、社会上一些不平等的现实造成的。当自己老婆在众人面前受辱之后,“小茅房”眼睛里闪着泪花说,“谢兰英跟了我,真是委屈了她。我这人能力差,进步慢,虽然一门心思想为党多做些工作,但总是有劲使不上……”面对现实,他只能对着领导摇尾乞怜。在这个人物身上,表现出了作者对其深刻地憎恶、批判。
   语言描写是人物形象最重要的手段之一,正是作家通过人物生动形象的语言,把作品人物形象展示得淋漓尽致,使作品表现出深刻的感染力。

共 297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语言是任何一件艺术作品的表现形式,包括绘画语言和摄影语言等等,而文学作品的直接表现方式就是语言。本文分析了莫言的短篇小说《倒立》的语言特色,通过作者的分析,使小说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通过本文的剖析,莫言小说《倒立》中的各色人等的心理和嘴脸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使我们对小人得志式的孙大盛之类心生厌恶之情,同时也对肖茂芳这类的小人物心生同情并且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理。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8-06-19 09:01:36
  莫言的表现手法高超,本文的剖析精当,值得学习,问候作者。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宏波        2018-06-19 11:44:46
  感谢老师点评,精彩编辑,辛苦了!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