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陌生人(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陌生人(小说)


作者:陈语生 布衣,377.6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03发表时间:2018-06-24 12:13:35

今晚是2021年最后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距离零时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以后,新的一年便会悄然降临。和平常一样,阿正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睛一刻也不停地望着天花板,他也不思考什么,只是潜意识里习惯了这么做。
   “咚”——“咚”——
   古楼的钟声正式敲响,人们聚集在霓虹灯下尽兴地欢歌笑舞。随着一声巨响,五颜六色的烟火绽放开来,红的像火,紫的像花。孩子们个个兴高采烈,不顾大人的阻挠,推推打打,嬉闹着,奔跑在广场之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顿时也跟着炸开了锅,谈笑风声,不亦乐乎。
   阿正似乎被这股热情所感染,隔着十几米高的楼层,望向地面,靠着窗户,像众人那样做期盼的手势,在心里默默许下心愿。他静静地注视着孩子们单纯的笑脸,嘴角略微上扬,随后拉上窗帘,再一次躺在酒店的床上歇息。
   到了第二天的早晨,阿正背着书包独自行走于上学的路上,很多个日子里他都是这样缓步前行,低着头穿行在漫漫人海当中。新年了,大学生们有说有笑,准确地说,这所大学从一开始就是处于这样一种欢快气氛当中,女生聊聊八卦,男生聊聊游戏,这就是青春啊。
   阿正很羡慕自己的学弟学妹们,特别是初来乍到的大一新生,他们和自己四年前一样,刚刚摆脱魔鬼一般的高考,这下子终于解放了,迎接他们的将是欢快的大学生活与自由的思想潮流。
   “学长学长,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眼镜妹,直接挡住了阿正的去路。
   “你是?”
   “我是刚刚最近不久才加入新闻部的大一新生,学长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眼镜妹做出央求状,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阿正的允许,“求求你了学长,我们部长要我采访一名有经验的前辈。”
   “那,好吧。”阿正推了推眼镜,“你要采访什么呢?”
   “首先您的姓名,年级,还有专业?”
   “吕正,理工学院四年级,专业是电子编程,也就是你们说的将来很短命的程序员。”
   “哈哈,学长您真幽默。”
   阿正干咳了两声:“下个问题。”
   “嗯,好的,请问你有女朋友吗?”
   “你觉得我像是有女朋友的人吗?”
   “不会吧,学长看起来还蛮帅的哦。”眼镜妹笑了笑,“人又高又俊秀,应该有很多女孩子追吧。”
   “女孩子哪喜欢一个短命的人啊,我给不了她们所要的浪漫,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了,说说正题吧。”阿正显得有些不耐烦。
   “抱歉抱歉,我想拉近一下与学长你的距离嘛!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们直接开始正题。”
   “但说无妨。”
   “你刚才说你是大四前辈,想必为人处世有很多经验吧,能够与我们分享一下吗?大学生活到底和初中高中有什么不同呢?到底哪一个更好呢?”
   阿正若有所思地把记忆抛回,脑海里开始浮现那斩不断的曾经。
   “你的高中班主任有对你说过这样一句话吗?”
   眼镜妹好奇地问:“什么?”
   “人在青春阶段关系最密切最真实的也只有高中时期了。”
   “什么?等等等,等会儿!”眼镜妹连忙掏出她的笔记本,一边提出疑问一边记在小本本上,“为什么?那可是高中诶,学长你忘了我可忘不了,想当年,我们可是天天抄笔记,背书刷题,那么小一个地方,整天窝在教室里,恨不得活活把人逼死,就连一个简单的羽毛球场,都要排队等别人打完不打了才轮得到自己。哪像大学呀,那么多人,那么大,可以和各种人认识,参加各种活动,光是想想,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真感谢自己还活着!”
   阿正凝视着女孩脸上幸福的表情,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初的影子,那个时候的他,就像刚刚挣脱囚笼的小鸟,在广阔的天空里自由地飞翔。那种无拘无束,让他抛开自我,忘乎所以,可渐渐地让他不知所措。
   大学里,课堂空间很大,基本上只要不是公共课就不可能没座位,甚至可以多出很多座位。阿正常常喜欢坐在第一排,听比高中老师强上几倍的硕士生啊、博士生啊讲课。有时客串些高级教授,阿正巴不得与他探讨各式各样的问题。
   “老师!请留步!”
   “什么事?”
   一次下课,阿正主动将向这位教授级人物提出自己的见解,他积极地拿出自己精心准备的材料,一一列举自己的观点。可是那位教授似乎很忙,眼睛不时地打量手表,口中最多的词就是“哦”“嗯”以及“哦哦”。正当阿正准备向这位教授寻问联系方式时,教授很礼貌地给阿正看了看时间表。
   “年轻人,有思想很不错!但是,你看时间也不早了,下次吧。”
   “额额,好。”
   说出这句话时,阿正明显底气不足了。他最终还是没能等来那位教授,等到的只有一场倾盆大雨以及辅导员的嘲骂。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许迟到不许迟到!你有没有点课堂纪律!你觉得自己很聪明?比别人独特?我告诉你,没有!这个世界上特立独行的人活不下去你懂吗?”
   阿正向他解释自己是熬夜专研学术。
   “借口!通通都是借口!你钻研出了什么东西?没有人,你的所有东西都只是一团废纸!”
   “难道要我像那些人一样做同样的事?然后当大多数人当中的复制品?”阿正开始反击。
   “拜托,你搞清楚现状好不好,这已经是社会了,你要学会踏入社会,懂不?”辅导员不知道是接了多少次电话了,忙着给这级汇报工作那级解释情况,不可开交。
   阿正关上办公室的大门,冷笑一声:所以中国人只有一个习近平。是啊,我们的伟大国家是走和平发展道路的,要学会配合,配合工作,共同走向美好未来嘛!
   寒风吱吱地刮在阿正的脸上,他的眼睛显露出深层的厌恶,灰蒙蒙地瞳色盯着记笔记的小学妹,长吸一口气,呼出,准备迎接下一幕的到来。果不出其所料,最有趣的来了。
   “学长,还是当初的问题,大学里的人都那么热情,有什么不好的?”
   阿正摸了摸学妹的脑袋,委婉一笑:“嗯,很热情,很幸福,如果说室友的话确实如此,但是我不像你啊,要考研了嘛,我们都各自搬出去复习了,很久都没一起聚聚了。其实不同地方的人聚集在一起确实是件妙事,那些年,那些家伙为我挡风挡雨,倒也还是挺感动的,可是一想啊,毕业以后还是要分开的,有的人会走,有的人会留,就连我自己的去路也还没个定数,也就渐渐习惯了一个人。”
   “这样啊,是挺可惜的,那么班级呢?”学妹的这个问题戳中了阿正的要害。
   “班级啊,我想想,对,有了。”阿正语重心长地问道,“就问你一个问题,高中毕业最后一堂课你想哭吗?”
   “嗯,我哭了的,那时候我哭得可剧烈了。”
   “那么大学呢?”
   “应该,不会哭吧,都大人了啦。”
   “是啊,都大人了呢。”阿正想起那些浓妆艳抹的女生,想起他曾经喜欢的女孩,想起他所处在的班级群,想起那天天用红包刷起来的热度,想起同学们各种“打情骂俏”与玩笑,心里不知是喜是悲。
   他只知道这大学的期间他和辅导员的关系就没好过,只知道那些他原本肉眼看见的女生根本不是他所看到的样子。只知道那些欢笑根本不属于他的世界,那些所谓的学委班干部已经悄然将一个整体剥离,所有的一切都只停留在表面,仿佛蒙上了一层面纱似的,谁也看不清谁。
   你不懂我,其实正是因为我不懂你。归根结底,文化的差异与社会层次的差异将人们拉开于无形,那些处于所谓优越地位的人们总有一天会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优越,而那些默默无闻的人们终将站起,让优越之人真正认识自己的悲哀。
   社会的雏形在这里孕育,圈子世界把人心隔离。
   而当包括阿正认识到这一切的时候,那些曾经美好的岁月已然一去不复返,沉沦,遗忘,消散于尘埃当中。只有内心的呼唤在不停地呐喊,直至失声成哑,沦为空洞。
   “学长?学长?”学妹的声音将阿正唤醒,这时旁边又来了一名学妹,似乎是她的同伴。
   “感谢前辈的分享!我有事先走了。”眼镜妹挂着灿烂的笑容陪同刚才那名女生渐渐远离阿正的视线,他向她俩挥手,目送她们的背影正要转身离去。
   突然,一阵强烈的眩晕将阿正整得无比难受。天空仿佛裂开一般泛起黑光,大地在摇晃,他的脑海里映出刚才那名女生的模样。那双马尾似乎在哪里见过?到底是在哪儿呢?好熟悉,我想想啊……
   “我希望那段艰苦的岁月可以重来一次,新年啊,请你死去吧。”
   古楼的钟声敲响,风“飒飒”地吹,当云层散开的那一刻,阿正背上书包,在漫漫人海里,边走嘴里边念叨:是陌生人呢。

共 311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阿正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热血青年,可是,当他踏入大学校园之后,满腹热情要和教授探讨学术问题,教授却只关注自己的时间,三言两语打发了他;他钻研学术迟到了,遭到辅导员的批评挖苦。这样的类似复制的日子日复一日,大学四年,慢慢消磨了阿正的热情,面对如潮的人流,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陌生人。小说的构思十分精巧,以新年的钟声敲响为背景,以大学新生眼镜妹的采访为线索,引出阿正对自己四学大学生活的回顾和感叹。结尾的重生带有一定的玄幻色彩,引发读者深深的思考。这样的安排独具匠心,既照应了人物形象,又暗示了文章的主题。文章语言流畅,思路清晰,人物形象塑造十分鲜活,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佳作,荐阅。【编辑:素心如玉】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素心如玉        2018-06-24 12:14:10
  感谢赐稿流年。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
素心如玉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