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山征文 >> 江山征文 >> 【故事】打眼

编辑推荐 【故事】打眼


作者:风中飘扬 白丁,52.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85发表时间:2018-06-24 23:03:19
摘要:一个总是热衷于古董却时常被骗的老人,一个不服输个性倔强的孙子,这是一篇关于成长关于亲情的故事。


   (一)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小时候,爷爷总是喜欢带我去古玩市场。他很喜欢古玩,不论是书法字画,玉器陶磁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
   所以尽管他几乎没有成功找到一个真正的古董,但他还是不时跑去逛古玩市场,企图找到有收藏价值的器物。
   而我从来没有和他一起去过,因为父亲不希望我沾染上与爷爷一样的坏习惯,成为整天乱花钱在不可能成功的兴趣上,期盼自己有一天能够『不劳而获』的捡漏。
   但是今天趁着父亲出去外地工作,爷爷一把拉起我的手在大清晨跑去古玩市场,说真的,我很不喜欢这个地方。
   骯脏的小巷弄里挤满人群,一股不明的臭味迎面灌入我的鼻孔,粗糙的碎石子路走起来寸步难行,这里实在不是我喜欢的环境。
   “哎呀呀,这不是陈教授吗?您今天又想买什么东西啦?”说话的商贩有着一张圆润的大脸,身上颇有古风气息的衣饰让他看起来向是正规店铺的掌柜。
   或许因为如此,爷爷再被他骗了好几次后还是时常光顾他的路边摊。
   “咳咳,你这里有玉石吗?”爷爷轻咳一声后走到商贩路边摊,蹲低身子仔细观察摊子上摆放的饰品。
   “有的有的,你看看,这是最新进货的玉器,这可是清朝乾隆时期朝中官员的收藏品喔。”商贩听到爷爷的问话后,脸上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他笑眯眯的从地摊上拿起一块老旧的玉环。
   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这块玉环泛起几丝金光,白色的玉器闪烁着奇异的魅力。
   我站在爷爷身旁踮起脚尖想要看清楚,看到我的举动爷爷顺手把玉环拿给我:“你想要吗?”
   “爷爷,买给我好吗?”我睁大双眼,可怜兮兮的盯着爷爷。
   听到我渴求的声音,爷爷伸手轻轻抚摸我的头顶:“没问题,我这就买给你。”
   “这块玉环历史悠久,保存完整,而且有相当重大的历史意义,定价一千元。”果然本性难移,商贩看到爷爷有购买的意愿立刻就不顾爷爷与他的交情,开始信口开河地想要忽悠爷爷。
   听完对方的出价,爷爷摸了摸鼻子有些迟疑地问道:“那个…能不能再便宜些呢?”
   “这怎么行?以这块古玉的价值就算卖你两千都绝对没问题,想在只算你一千已经是和你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了。”商贩寸步不让的瞪了爷爷一眼。
   我在心里狠狠的鄙视商贩的无耻,心中想到一个杀价的方法。
   “爷爷…好贵啊,还是不要买好了。”我张开嘴巴,装出一副对那块玉环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
   “哼!都这么便宜了还嫌贵?”商贩听完后面喽不屑地看向爷爷,伸手把玉环拿回去:“不想买就算了,反正想买的人多的是。”
   虽然商贩表现出不在乎的脸色,但他的眼神出卖了他。
   就快要成功了。
   “唉,好吧好吧,买就买。”就在我正得意地想要继续实施我的计画之际,爷爷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我美好的计划。
   眼见机不可失,商贩立刻将手中的玉环拿给爷爷,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爷爷手上的钱拿走。
   “嗯…我看看,一千块丝毫不差,欢迎贵客下次再来光顾。”商贩点清手上的钱后开心的对爷爷说道。
   该死的商贩。
  
   (二)
   我打眼了,但同时我也爱上打眼的感觉。
   从此之后我迷上捡漏,即使是父亲的雷霆怒火也无法阻止我的执着。
   每当爷爷打算去逛古玩市场时我也都会跟在旁边,尽管我们几乎从来没有真的成功过,但我们两人依旧乐此不疲。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我已经沉浸在此无法自拔,虽然我知道自己的鉴赏能力相当低劣,但我还是依然故我的挑选心仪的『赝品』,开心的带回家放到显眼的地方。
   这也是我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按理来说,打眼是相当难以启齿的事,倘若是其他人打眼多半是直接丢掉,再不然也是偷偷藏起来,不再观看这个让自己想起丢人的回忆。哪有人向我一样坦荡蕩的放在家里?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渐渐的我的年岁也逐渐增长,鉴别古董真伪对我不再困难,即使是造假行家的制品在我眼里都是漏洞百出。
   而证明我能力的证据就是我买回来的古玩绝大多数都是真货,随着我实力的提高,我开始不想和爷爷一同去逛古玩市场。
   毕竟我也算小有名气的鉴定师了,和爷爷这个总是打眼的门外汉一起出去是会被嘲笑的。所以我开始自己一个人上街去逛古玩市场,时不时的还劝爷爷不要再去市场捡漏。
  
   (三)
   我大学学的专业是考古系,因为这件事我和父亲闹翻了,父亲对于我的选择相当不以为然,他总是瞧不起我的专业。
   和父亲闹翻的那天,我第一次离家出走,说起来也挺好笑,一个十八岁的人离家出走似乎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但我离开家门的时候,爷爷却死死的抓住我的手不想让我离开家里。
   但我并没有理会他,我被愤怒充满的脑里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证明自己,我头也不回的离开家门,甚至没跟爷爷道别。
   大学四年里我成绩优异,每当教授教导我们枯燥乏味的知识时,只有我一人能够专心的学习,四年里我学到了不少东西,有开拓了眼界,我愈来愈相信自己能够成功。
   毕业后我并没有进入公司或政府单位,而是选择继续去古玩市场捡漏,我知道我也能成功赚到钱,并向父亲证明我的实力。
   而事实上,我也的确成功了,靠着精明的眼光,我成功的靠着冷门的专业养活了自己。
   并求还在古玩市场开了好几家店铺,并从中赚取不少利润。看到我的成功,顽固的父亲终于屈服了,他承认我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而我也跟他道歉回归于好,我们一家也恢复往常的欢乐。
   不过当我回家时,我才赫然发现几年过去,硬朗的爷爷竟然已经削瘦许多。炯炯有神的眼神一去而不复返,黯淡无光的双眸里闪烁病痛的折磨。
   我知道,爷爷的时间不多了。
  
   (四)
   商铺步上正轨后我就不需要在到处劳碌奔波了,于是我把多出的时间花在陪伴爷爷上。
   我们又开始一起去逛古玩市场了,虽然我已经不把那些伪劣的赝品放在眼里,但我还是时常推着轮椅,带爷爷在市场里到处闲逛。
   爷爷的眼光还是没有进步,几次我都想要直接阻止爷爷去买那贵的要命的赝品,但我都忍住了。
   “咦,陈教授,您旁边这位是?”
   我回头一望,欸…这不是当初那位商贩吗?
   “咳咳,我孙子最近刚回来。”爷爷脸上难得的漏出灿烂的笑容。
   “喔,我想起来了,咳咳,就是那个常常打眼的小子嘛。”
   哼,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我不可能再被骗了。
   “对了,我最近进了一批货,您要不要看看啊?”
   居然连推销手法也没有变吗?这家伙是多不专业?
   “拿给我看看吧。”爷爷伸出手,示意商贩把古玩拿给他。
   一个陶瓷碗。
   绘图还算精细,但整体给人的感觉不像古董,事实上根据我的判断,这是现代手工艺品。
   接过碗,爷爷举起来看了一下。
   “多少钱。”
   “不贵,只要一千块就好。”
   额,一千块并不便宜,尤其是以现代工艺品来说。
   爷爷没有丝毫犹豫的把钱递给那位商贩,结果一千块,商贩脸上又露出以前小时候我看过的笑容。
   默默在心里叹息,我没有说出那只是个赝品的事实。
   “我知道那是赝品。”走在回家的路上,爷爷突然开口:“其实我一直知道那些东西是赝品。”
   “那您为什么?”我好奇的看向爷爷,有些不明白他奇怪的举动。
   爷爷笑了一下:“你手上戴着的玉环你还记得吗?”
   “记得。”
   “那块玉环……是真货。”
   我不禁感到一阵疑惑:“不是赝品吗?”
   “那是你爸爸他自己这么认为,我私底下送去鉴定过,是真货。”
   或许爷爷只是在开玩笑,又或许玉环真的是古玩,我开始搞不懂了。
   摘下玉环,我仔细的观察他的外表,如同凝脂般的光滑,或许这是真货。
   “记住一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原来,真正一直打眼的人是我。

共 284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孙子跟着爷爷在古董市场上去购买古董,有些明知是赝品爷爷还是要买,孙子攻读考古专业毕业,跟着爷爷去买古董,明知假是赝品,还是要坚持买,孙子提醒爷爷,那是赝品,爷爷才告诉他:“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原来给他心中有数,孙子此时才明白,爷爷一直明镜似的,自己才一直打眼。【编辑:鲁励】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鲁励        2018-06-24 23:04:02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鲁励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