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暗恋(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暗恋(小说)


作者:寻找姚黄 举人,4738.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49发表时间:2018-06-27 14:27:50
摘要:张大眼暗恋李燕,从小学没毕业就开始了。但张大眼很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配不上李燕,一直不敢向李燕表白。

【看点】暗恋(小说)
   张庄村有个张小庄村民组,是全村十个村民组中最大的也是最偏远的。这个村民组张姓人口最多,刘姓次之。李姓最少,只有一家。别看这家姓李的孤门独户,却出了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女李燕。
   想娶李燕做老婆的当然很多,但人都有自知之明,什么马配什么鞍,配不上李燕的,口水流三千丈也不敢造次。当然,能配上李燕的也不是没有,比如,张可众和张可民,虽然不是“刀对鞘,鞘对刀”那样的般配,但凑凑合合也过得去。张可众的重要资源是长得帅,他还有一项技术就是打弹弓百发百中,说打你的左眼,绝不会打你的右眼。但打弹弓出不了名,奥运会,亚运会,国运会,也没有弹弓的比赛项目,所以,要有饭吃、有钱花还得去打工。
   张可民的重要资源是脑子灵活,鼓捣个化肥,种子,农药等农村所需的物资很内行。凡事只要一经他过手,就能赚到钱。
   相比之下,张大眼是最没可能娶李燕做媳妇儿的男性村民。所以,他只能“暗恋”。
   张大眼也是有学名的,叫“张可以”。不过,他的五官就数眼睛“可以”,别的都长得有些“不可以”了。特别是嘴巴,笨的跟猪差不多,还有些结巴嘴(口吃)。人们叫他张大眼,是村里人善于扬长避短,突出优点,但时间长了,却忘记了他的真实姓名。张大眼初中毕业,就回村务农了。那时,村上的青年都去外地打工,但张大眼一直没出去。他没出去,就是因为李燕也没出去。李燕没出去,是因为她是李家的独苗,她的母亲怕女儿出去被人欺负,坚决不让她去南方打工。
   张大眼的田地与李燕家的田地,还有张可民的田地,是“品”字形状,三足鼎立。夏未秋初,玉米开始成熟。玉米棒子先从根儿往上熟,人们就先掰玉米根上的棒子。城里人爱吃八成熟的玉米棒,人们就把棒子用车拉到城里卖。张大眼有一部手扶拖拉机,还有拖斗,他去城里卖棒子,要顺便把李燕家的棒子也带着。这也是张大眼唯一能够讨好李燕的优势。
   掰玉米棒的时候,张大眼看见李燕穿着花裙子在玉米地里时隐时现,他便趁机凑上去,问李燕:“我、我一会儿开车进城卖棒子,您、您要不要一块儿去?”
   李燕把一只棒子扔进筐里,说:“好呀,那麻烦你了。”李燕说话,一向很客气,很有礼貌,张大眼听了很受用。
   可在附近掰棒子的张可民这时也走过来,问:“李燕妹妹,我电话约了城里的‘电商’进村收购玉米棒,你卖不卖?”
   “好呀!好呀!”李燕高兴地说,“我最讨厌进城卖棒子了,有人上门收购,再好不过了,谢谢你啦!”
   张可民说:“不用跟哥客气。”他看了看张大眼,问:“大眼,你家卖不卖?”
   张大眼知道张可民做中间人也能赚到钱,便说:“不卖!我、我自个儿进城卖!”
   “那随你便。”张可民说,“自己卖当然价钱好一点的。”
   李燕劝张大眼:“不如也卖给城里电商吧,少卖点钱,也比站半天街强。”
   张大眼在心里说:“如果是你联系的,我当然要卖,可张可民这家伙我信不过。”
   正想着,就听见张可民说:“妹子你给个话,我当村长了你嫁给我不?”
   李燕不答,张可民又问了一句。李燕不耐烦地说:“等你当了村长再说。”
   “‘再说’是什么意思?你得给个准话儿。”
   “‘再说’就是再说,你啰嗦个啥?”
   “我当村长了,你就是村长夫人。是张小庄的第一夫人,张庄的第二夫人。”
   “我还以为是局长夫人呢!”
   “咱们村那么大,可比局长管得人多。”
   “我还是那句话,当上了再说。”
   张大眼对于张可民当着他的面追求李燕很反感。好像根本不把他这个男子汉放在眼里。他气呼呼地走了。
   但是,天不遂人愿,上一届村委会选举,张可民败给了老村长陈保国。选举结束不久,弹弓大师张可众“倒插门”“嫁”给了李燕。他们结婚那天,张大眼背地里哭了一大场,但哭也是白哭,婚姻不相信眼泪。
   张可众曾经是张大眼的偶像。上小学的时候,他就是张可众的跟班。下雨,他给张可众打着伞;晴天,他替张可众背着书包;星期天,张可众携带弹弓追打漫天飞翔的鸽子,张大眼给他提着装有石子的小筐。打得多了,也分一只给张大眼。只是张大眼没有想到,张可众这样的帅小伙竟然“倒插门”了,这在农村是很多男人不愿意做的,也包括张大眼。
   婚后的张可众仍然去打工,李燕则留在了家里。
   大哭一场的张大眼,并没有因李燕结婚而结束暗恋。相反,他对李燕的暗恋却升华了。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既有但丁式神化暗恋对象的“狂想症”,又有柏拉图式纯精神之爱的“神经病”。在他的心目中,李燕就是“女神”,他只要每天能看见李燕的身影,听见李燕的声音就足够了。
   张大眼很看不惯张可民,他觉得张可民的爱太过肮脏。用村长换爱情失败后,他还不死心,而是时时刻刻都在讨好着有夫之妇李燕。李燕结婚后,张可民也与张庄村的大户人家、老会计的女儿刘莉莉结了婚。婚后的张可民并不收敛,仍然对李燕粘粘糊糊。比如,买了好吃的,他总要走到李燕家门前,丢一袋儿给李燕。李燕喜欢吃时鲜水果,张可民就经常买苹果、香蕉、桔子相赠。不过,张大眼也有帮到李燕的时候。李燕家的地跟张大眼搭界,他每次犁地,都给李燕“顺便”了。他家的农机具,差不多给李燕用了一半。
   李燕呢,对张大眼的“顺便”,也很感激。每次犁地,她都站在地头陪着张大眼。张大眼坐在手扶拖拉机上,一边摇晃着,一边肆无忌惮地看着李燕。李燕这时就像是一幅油画,一道风景,立在地头,供张大眼消除单调的劳动带来的疲劳。李燕还抽空给张大眼送纯净水,送王老吉。到了收工时,李燕还请张大眼到家里吃饭。饭桌上,李燕不仅劝张大眼喝酒,还亲自给他夹菜。张大眼觉得,这样也很幸福。
   转眼又到了选举年,农村干部两年一换届,有点像走马灯一样快。这一年的阳历十一月底,村里换届。村长实行差额选举,再次由老村长陈保国与张可民竞争。选举的前夜,张大眼从田里干活回家,进了院里过道,看见张可民正与爹坐在院子的弯枣树下喝水闲聊。张大眼停留在过道里,听见张可民对爹说:“大叔,我这次如能选上村长,一定把你定为贫困户。还请大叔做做老弟的工作,投我一票。你家三张票,我给三百。”说着,掏出三张红皮钞票,递给爹。爹没有接,而是喘着粗气说:“不给一分钱俺也得选你,谁叫俺们一笔难写二字呢?”
   张可民就一直伸着手,说:“大叔说得对!头顶一个张字,都得团结一致。拿着吧大叔。你不拿就是看不起侄子我!”爹迟疑一下,伸手去接的时候,张大眼用手机给拍了下来。大眼觉得,张可民这个人不正派。以前用“村长夫人”诱惑李燕,现在还在想着当村长,不知心里打着什么鬼算盘。收了他三百元,说不定以后就得做他的奴隶。所以,张大眼走到院里,二话没说,夺掉爹手里的钱,摔到张可民的面前,说:“你、你想贿赂俺们?没、没门!”
   张可民拾起地上的钱,尴尬地笑了笑,说:“我这是给大叔买小吃的,又不是给你的!”
   张大眼说:“别、别说恁好听!我、我怕俺爹吃、吃了不消化。”
   “大叔常年有哮喘病,大婶身体也不好,你们家早该吃‘低保’了。可陈村长把‘低保’都弄给他亲戚了,这样的干部就不该下台吗?我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下、下台不下台,要由、由选票说话。你、你背后搞阴、阴谋诡计,就、就不是君子所为。”
   “啥君子小人的?越说越远了!”张可民语气强硬地说,“他陈保国当了七八年的村长,我一个无名小卒,怎么能竞争过他?你我都头顶一个‘张’字,难道就不帮帮哥?”
   “我、我帮理不帮亲。”张大眼指着大门说,“俺这个家,现在是、是我当着!你、你给我出去!”
   张可民悻悻地走了。但爹也很生气,喘着说:“不是俺一动就喘,非找鞭子抽你小子!他张可民再怎么着,也是弓长张啊!”
   但爹一到冬天就不出门了,选举时,张大眼代表父母,投了老村长陈保国的票。
   可是,选票一公布,张可民还是战胜了陈保国,当选为张庄村新任村长。
   张可民上台前,村里就来了一拨扶贫工作组。组长老郭虽兼任张庄村第一书记,但他人生地不熟,村里的工作实际上交给了新任村长张可民。在确定贫困户时,全村指标为百分之十六。张大眼这个村民组张小庄,五十户人家,贫困户应为八户,但张可民争取到了十户。那八户人家都是村庄上有名的贫困“钉子”户,无人匹敌。另两个指标,一个给了张大眼,一个给了李燕。张可民这一招,让张大眼十分惭愧。不要人家的钱,不投人家的票,人家照样不计前嫌。对于张大眼来说,李燕家得到这个贫困户指标比他自己得到了还要高兴。别看贫困户现在拿不到多少钱,但家里有人生病了,住院费、治疗费全部报销;小孩上学,还免除一切费用。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光这一项,就能减轻很大的压力。
   张可民的大手笔还体现在为张小庄村民组修路上。全村十个村民小组,有九个都挨着村村通公路,出入十分方便。只有张小庄,离村村通公路还有一里多路,这段路一遇连阴雨就成了烂路,所有的车辆都得瘫痪。村里人说:“人家门前‘水泥路’,咱们门前‘泥水路’。人家雨天满街跑,咱们雨天不出户。”所以,大家最迫切的愿望,就是村庄与村村通公路连接,赶集上店不再受阴雨天的局限。
   张可民当村长没多长,正好第一书记老郭跑到了一个百万元的扶贫项目。张可民带着老郭满村子转了转,就开始谋划给张小庄修水泥路。他找来施工队,不仅修了一条八百米的连接村村通的水泥路,还绕着张小庄村民组修了一圈,村里人戏称“一环路”,彻底解决了张小庄村民组“下雨不出门”的困扰。电瓶车,三轮车,农用车再也不怕阴雨天了。
   老郭还联系到市里一家中药材经营公司,与张可民一起研究了种植猫爪草的可行性。老郭把带头推广猫爪草种植工作交给了张可民。张可民对此很卖力,他雇了几个人去淮河南岸的潢川、商城一带挖来野生猫爪草,在自家的责任田搞实验。到麦熟前,猫爪草收获了,他家的一亩地能卖一万多元。而种麦子,充其量只能卖五六百元。种猫爪草比种粮食多赚十几倍。这样,种植猫爪草的热潮在张庄村兴起,村里留守的妇女和老年人都去淮河南岸挖猫爪草。村里每家每户都或多或少地种了一些。但猫爪草娇嫩,不可使用除草剂。对付地里的野草,只有用人力解决,这也限制了猫爪草的快速扩张。猫爪草收获前,张可民成立了“猫爪草合作社”,自任总经理,他以每斤七十元的价格收购村民的猫爪,运到外地出售。仅这一项,老百姓每家就多收入上万元。不过,张大眼父母都有慢性病,不能长途跋涉,去挖猫爪草的只有张大眼一人,所以,他才种植半亩地,收获八十斤,卖了五千多元,可抵十亩小麦的收成。
   在庆祝收入增加的同时,闹心的事儿也随之而来。张大眼觉得他满天下最对不起的就是张可民。在这次换届选举中,他不仅不投票给张可民,还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来羞辱他。就为这,张大眼睡不好,吃不香。总想找个机会向张可民道歉。但他知道自己的嘴笨,说话总是结结巴巴。他想等张可民从村委会回家的路上,拦驾道歉。为了让张可民相信他的诚意,他还要当着张可民的面,把自己拍到的那张照片删除。
   一天上午,张大眼在地里干活,落选村长陈保国骑着破自行车来到地头。张大眼跟他握了手,两个人坐在田埂上闲聊。
   陈保国拍着张大眼的肩膀,感激地说:“老侄子,我知道你是一直支持我的。我要是被村民一票一票地硬生生地选掉,叔无话可说,但他张可民是走歪门邪道路线,贿选是违法行为。他为啥花钱贿选,还不是为了能捞到钱吗?这一年多,他都干了些啥呀?扶贫项目都是老郭跑来的,猫爪草公司也是老郭联系的。他张可民不过是坐享其成而已。可以说,他除了捞钱,啥都没干。为张小庄修路,他转包工程,受贿二三十万。还有猫爪合作社,他每斤赚五元,净赚七八十万,像这种吸民血的腐败分子,你们还把他当神供着,值不值呀?你跟叔说说,张可民都对哪些人贿选了?”
   张大眼摇摇头说:“叔呀,有、有些事你也、也不能太计较了。修、修路的事儿,找、找施工队是必须的;猫、猫爪草合作社,他、他也许赚了一些钱,但群、群众也赚了,还、还省了不少事儿,这在当前叫、叫做‘双赢’。贿选的事儿,我、我没听说过,不、不敢乱讲,这可、可是严重违法的,对、对吧叔?”
   “他张可民不花钱贿选,根本竞争不过我。”陈保国又压低声音,凑到张大眼的耳边问:“你跟叔说实话,他张可民找过你没有?”
   张大眼把耳朵一偏,屁股也同时移动,摆脱了陈保国的亲昵耳语,说:“叔,我、我说过了,真没有。”
   陈保国又往张大眼跟前凑了凑,说:“你要帮了叔,等叔当了村长,叔提拔你当村长助理。”

共 759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张大眼暗恋者李燕,他将李燕看成心中的女神,偷偷买了玉镯准备送给李燕表达心意,但是由于自卑和胆怯,手镯没有送出去,眼巴巴地看着李燕嫁给张可众。结婚后的张可众外出打工,家中留下李燕独守空房。张可民趁虚而入,一个偶然的相遇,张大眼看见了不该看到的肮脏事,由于他举报了张可民,被报复射瞎了眼睛,张大眼变成了“张假眼”。一场暗恋结束了,引起我们许多思考,张大眼的美好情感在现实社会中被击得粉碎。还无端落下了终身残疾。本文一气呵成,结构合理,故事情节动人,人物形象塑造成功。文字流畅,几乎没有语病,是一篇很好的情感小说,佳作,推荐阅读。【编辑:太行飞剑】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8-06-27 14:30:07
  张老师,您好,家中有点事,编辑的慢了,编安是否到位,能否理解作者意图,请多提宝贵意见
太行飞剑
回复1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6-27 15:35:45
  非常正确的解读,编按言简意赅,谢谢您张老师。
2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6-27 15:38:22
  6666字,怎么这么巧呀?
寻找姚黄
3 楼        文友:宋昱慧        2018-06-28 07:33:46
  佳作欣赏,学习了!祝安好!
君子以厚德载物
回复3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6-28 07:57:45
  谢谢!
4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6-28 22:56:41
  老师的小说,读起来顺畅,紧凑。我最佩服的是结局,既不是我预想的一,也不是猜测的二。这种出人意料,让人印象深刻,久久不能平静。
字是纷飞雪,朵朵入梦来……
回复4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6-29 05:36:24
  感谢雪主的好评!
5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6-29 11:35:57
  静心构思的好小说,结构明快,语言干脆利落,欣赏了。
已是人间不系舟,此心元自不惊鸥,卧看骇浪与天浮。
回复5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6-29 13:02:04
  谢谢您。
6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6-29 22:29:26
  因为暗恋,生出许多是是非非,用情不可谓不专,却不顾对方不守妇道,不顾对方的人品,一味矢志不渝,就变得愚痴。他的下场,令人五味杂陈,是同情,还是?总之说不出来。好文!点赞!
回复6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6-30 05:30:44
  谢谢主编!
7 楼        文友:石达实        2018-08-04 12:03:57
  文友空城深深的评语客观、深刻,表达了对现实社会生活的无奈。本文作者何不如此啊!
回复7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04 12:40:36
  谢谢您的关注。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