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柳岸】守井的女人(小说)

编辑推荐 【柳岸】守井的女人(小说)


作者:洁子 童生,644.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13发表时间:2018-07-03 07:00:07

【柳岸】守井的女人(小说) 【前言】
   我的奶奶一个大字不识,可就是记性好,无论是经历过的,还是听人讲过的事从来不忘,我小时候总缠着奶奶讲故事。你还别说,我奶奶的故事还真多,好像总也讲不完,有些故事印象不深,听听睡着了也就不记得了,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讲任家沟里的野女人。
  
   一
   从前都管任家沟这地方叫北大荒,这里就有人们传说中的东北三宝,人参、貂皮、靰鞡草。这里地大物薄人烟稀少。也是个比较落后的古老村落,几十里地一个屯子,一个屯子有上百口人,土地倒不少,可整个屯子就一口人工挖出来的水井,屯子里再也找不到能挖出水的地儿,如果赶上风调雨顺的年头井里的水还够屯子里的人吃,要是赶上大旱年头井就干了,每当这个时候屯里的女人们,就都跑到井边排着长队,年龄大的年龄小的都有。一个个从一眼就能见到井底的水井里往上掏水,掏出的水都是黄色浑浑的,就像黄泥汤,挑回家得放一会儿,把泥沙沉下去才能用,排两桶水得起个大早,从天刚蒙蒙亮一直等到太阳正晌了才能排上,才能把两桶水挑回家。去晚一点的,差不多要等到黑天。
   男人都上山干农活了,家家都是留女人挑水,两桶水只够做饭用的,洗衣服,牛、马一些畜牲就得去小河沟里去喝水了。河沟的水也不多,更是像稀泥一样,只是深窝窝里才有些水,牛、马干完活渴得要命,也顾不上水质好坏,特别是老牛,一门心思往河沟那跑,主人拉也没用。
   就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屯子,这两天竟发生了一件奇怪的新鲜事儿,不知什么时候屯里竟悄悄的多了个陌生女人,看上去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妇人,她手里总拎着个包袱,脑后一条齐腰长的辫子,好像好久没有梳过,不光溜毛哄哄的,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黑黝黝的,虽然一张瓜子脸不常洗,有点混画的,但也掩饰不住那种纯真的美。穿个戴大襟的花布衫,纽扣的大小.颜色都不相同。有大点的纽扣、也有小点的,有红颜色的、也有绿的、黑的、黄的,就是没有一模一样的。穿着一条家织布带条的裤子,屁股和膝盖都摞着补丁。看上去衣衫褴褛,没少经历岁月的沧桑,整个人都十分憔悴。
   有人问她是从哪来的,叫啥,她只是怯怯的,瞪着两只会说话的大眼睛一个劲的摇头,啥也问不出来,这样屯里就有第一个人叫她野女人。
   自从屯里来了个野女人,异常安静的屯子一下子被此女子,搅的立刻骚动起来,一些三十左右岁光棍的男人更是热血沸腾,屯里一直没有娶上媳妇的李二柱子更是垂涎三尺,人家走到哪他就跟到哪看,有时还偷偷的往这个女人手里硬塞块玉米面饼子,把那个女人吓得接过饼子抱着包伏扭头就跑。
   说的这个二柱子她姓李,都叫他二柱子,可很少有人提他姓氏,他从小就没有父母,他没见过父母长得什么样,一直跟着奶奶生活。奶奶年龄大了,身体又不好常年吃药,二柱子非常孝顺,这样一来家境就很贫寒,所以一直也没找到个媳妇。
   这个来路不明女人的事,不到天黑,就有人告诉了族长。族长听说任家沟里竟然跑来个来路不明的野女人,也觉得十分蹊跷,族长让二柱子把那女人叫来询问。
   族长姓赵,叫赵年生,因为他出生那天正赶上过年。父亲就给他起了这个名字,人们都叫他赵族长。这个屯子无论发生什么大事小情都靠他给拿主意,是这个屯子里人的主心骨。因为他见得广懂得多。他年轻的时候是个做买卖的,总是把人们采集到的土特产卖到外地,经常倒卖山货,屯子里也頂属他富裕,后来就都推举他当族长。随着年龄也大了,买卖也就不做了。他是个六十多岁、精神矍铄的小老头,个头不高,又黑又瘦,眼睛有些近视,看东西有点费劲。穿着一身青的粗布衣衫,显得十分干净利落。他有些驼背,走起路来总爱倒背着两只手,头低得就像地上有人掉了多少钱,总像在地上寻找啥东西似的。
   野女人被二柱子带到族长这里。族长面带微笑语气温和的问:“你是哪的人啊,叫啥名字,怎么跑到这儿来啦?”
   野女人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周围的环境,她怯怯的用眼角的余光把屋里几个人扫了一遍,最后才把目光落到族长身上。还是没有回答族长的问话,只是把头压得更低了,看着自己搓着地的脚尖。
   族长接着又问:“咋不说话呢?不用怕啊,这里没坏人!”
   野女人听了族长的话,慢慢抬起头,又看了看周围,才细声细气的回答说:“我真不知道我姓啥叫啥。”
   她又扫视着屋里人们,慢吞吞的说:“在我六岁那年我家里人就把我卖给人家当童养媳了,买我的家里人都叫我狗娃媳妇……”她的眼里早已挤满了泪水。
   她讲得很慢,似回忆般的说着:“我被卖给了姓钱的一户人家,他家里本来就不富裕,我过来又多了一张嘴就老没粮食吃,没办法他家婆婆就老带我去山上挖野菜,山上的野菜挺多种,我也认不太清……”她讲的已经泪如雨下。
   族长叫人递给她一块挺干净的破布,示意让她擦下脸上的泪水。
   她接着说:“有一天,我的婆婆病了,家里一点吃的也没有了,我看婆婆饿了,就去山上挖些野菜回来给她煮着吃了,当我公公收工回来的时候,我婆婆突然折腾起来了,没多大功夫她就死了。”说到这她双手捂着脸大哭起来。
   族长沉吟半刻,用关切的语气问:“后来呢?”
   “后来公公看到了锅里的野菜,说是婆婆吃野菜中毒了,是我把婆婆给害死了,还说我是人小胆大。没安好心,整个村子的人都到我婆婆家来了,都说让我偿命,就把我绑在村子里一个破庙的柱子上,让蚊虫叮咬,等第二天婆婆出殡时让我偿命,说是把我吊死。陪婆婆一块埋了,我被蚊虫叮咬的满身大包,更害怕他们把我吊死……”她哭得更加厉害,屋子里的女人们也都抽泣起来。
   族长让二柱子搬个木头凳让她坐下,她的心情似乎得到了释放,精神也就放松了些。
   她接着说:“那天突然下起雨来,庙里的破门被西北风刮得呱嗒呱嗒直响,庙外的雨哗哗的下着,不知道是因为下雨还是因为我太小没有逃跑的能力,他们并没有让人看着我。正在我吓得要命的时候,忽听庙门被人拉开,很快挤进来一个不高的人影,他一面用手划拉着,嘴里还不断的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媳妇……媳妇……
   听到这个叫声我一阵惊喜,是狗娃,是他来了,我赶紧应着,我在这。他快步向我跑来,他摸到我,感觉到了我在破庙里,被雨水浇透的瘦弱身子,一下抱紧了我,半晌他才像从梦中醒来,慌忙的给我解开了绑在身上的绳子。他没说一句话,拽起我的胳膊就向庙外跑去……”
   屋子里的人都听的目瞪口呆,好像再听说书先生说书一样,族长说:“你喝口水,慢慢说吧。”
   她接过水,并没有喝一口,继续回忆道:“狗娃扯着我跑了很远,当时雨下的很大,心里又很害怕也不知道东南西北,狗娃突然又抱紧我,他喘着粗气对我说,我就送你到这,我得回去啦,怕我爹发现我不在,该追来了,你快走吧,再也不要回来了,我们都哭得很厉害……”
   她擦了一把泪,接着说:“那晚雨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我一直跑到天亮,白天雨停了,我怕他们追我,我就钻进了山林里,在里面待了三天三夜,根本也不知道害怕了,饿了就吃树上的青果子,出了树林我就一直向着一个方向走,我也记不清多少个年头了才来到了这里……族长,我再也不想走了。”
   那天,她哭的昏天黑地,想把一肚子的苦水都倒出来似的。
   族长叹了口气又问:“那你咋打算的?你要自己有地方去大家就给你凑点盘缠钱?你也不能就这么在屯子里转悠啊,有啥事咋办。”
   野女人听了族长的话,立刻慌了神儿,赶紧说:“族长,我不走,我回去也是死,我也没有别的地方去,到处闹饥荒要饭都要不着,我哪也不去,死也死在这!”
   族长沉思半晌才说:“你一个女孩子家,自己一个人到这,跟谁也不认识没个照应,你要实在不走,就和屯西头的王奶奶一块住吧。”
   这个王奶奶七十三岁了,年轻时她和丈夫就没儿没女,在她六十五岁的时候,丈夫王老二就得了伤寒去世了。那时女人都以守寡为荣耀,当时的王奶奶也六十多岁了,所以她一直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过着。
   野女人一听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眼睛里也含满了笑。族长见野女人高兴的样子,就立刻吩咐:“二柱子,把她领王奶奶那去,一会你再去我家弄些米,给王奶奶送过去啊。”
   二柱子急忙点头哈腰带着野女人走出屋去,嘴里还一劲说着:“族长您就放心吧!我保证把这事办好。”
  
   二
   野女人住进了王奶奶家,王奶奶可高兴坏了,就好像从天上掉下来个亲孙女。野女人还特别勤快,不是帮助王奶奶喂鸡,就是帮助做饭,家里活几乎全包了。没两天她却发现,王奶奶每天都要去屯中水井边,跟屯里人一样去排队等掏水,王奶奶挑不动有年轻一点的媳妇就两人抬着帮助送回来了。
   野女人发现这件事之后就不用王奶奶去排水了,她每天都起的特别早,鸡叫过两遍她就急忙出了家门,想早点,第一个去排水,到井边一看还是早已排满了人。
   夜深了,外面的热浪一股脑的扑进了屋子里,北大荒家家户户都是火炕,野女人却咋的也睡不着了,翻过来调过去像烙饼一样,她一闭眼,眼前就晃动排着长队等水的女人们,山上的地都靠男人们去做,忙不过来就都撂荒了,可这些女人们就都把大把的光阴,白白的浪费在井边了。她用力闭着眼睛却咋的也睡不着了。她想为给她二次生命的任家沟屯做点什么,她暗暗打定主意才慢慢的睡去。
   第二天,她起的更早,她把两只水桶放在井边,让两只水桶在井边排队,她自己竟飞快的又跑回家中,看看王奶奶还再睡着,她拿着劈柴用的斧头,砍刀独自跑到了后山上,进了山就一通忙乎,她认真的在林子里,在横七竖八的木头当中寻找着。她在找结实的木头,长短差不多,粗细差不多的木头,她这么用心的挑选材料,是为了做东西的时候省力气。她把选好的木头堆在一起,拿出斧头砍刀,还有些不知从哪拔下来的,长长的铁钉子,开始了她的“工程。’’
   野女人正干的起劲,忽觉身后传来刷拉刷拉的声音,她第一感觉肯定是来野兽了,她突然跳起来扭转头向后退了两步,目光越过齐腰深的野草不断的巡视着。顿时发现来的是个人正向自己走来。来人越走越近,她再定睛细看,见过此人,是给过她饼子,还送她去王奶奶家的二柱子,野女人暗想,他怎么追到这来了,他干啥来了?她心里一个接一个问号。
   野女人眼睛瞪得老大,喘着粗气,一颗心有点突突的。她迟疑了一下惊诧的问:“你不去地里干活,跑这来干啥?”野女人有些防范,远远的盯视着二柱子。
   二柱子被问得支支吾吾的。
   野女人没好气的说:“二柱子,我感谢你在我饿的时候你给我东西吃,可是你也不要老跟着我呀?你老这样会被人说闲话的。”
   二柱子被野女人说的本来不怎么黑的一张脸,一阵红一阵紫的。他用善意的目光注释了她一会儿,才有意压低声音,口气温和地说:“我看到你一个人进山了,我才跟过来。你不了解北大荒,山里野兽特别多,老爷们一个人都不敢进山,你一个女人家一个人来这太危险了,你来这儿干啥呀?会迷路的。”二柱子满是担心的说了这番话。
   野女人听了二柱子的话,觉得他并没有恶意,也为了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她才用缓和口气把自己的想法跟二柱子说了一遍。
   二柱子听了兴奋地说:“真的吗?你有这本事啊?那好你告诉我咋做,我来帮你,正好我还会点木匠活呢。你一个女人家啥时候能做成啊,还不累你个好歹的。”
   野女人听了二柱子的话紧绷绷的一张脸放松了许多,也许是因为特有的环境吧,让她必须信任眼前这个男人。她用女人特有的柔软语气说:“那我们就赶紧动手做吧,早点做完好回去,回去晚了奶奶该着急了。”
   二柱子觉得野女人有些信任自己了也非常开心,立刻笑呵呵的应了句:“那好吧,我们动手吧,开始做。”他蹲下身子,抬起头看着野女人说,“你告诉我咋做就行,不用你一个女人家动手,你不告诉我,我可不会,我们这儿的人没见过。”
   野女人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并不断地向二柱子点着头。她拎过来两块不薄不厚的圆木,向切菜用的菜墩一样,山里向这样的木墩子不少呢,用心找就能找到,两块圆木中间留有不到一米长的距离,然后用修理好长短一致的木条,把两块圆木链接起来,两块圆木被钉了一圈,像一个木桶一样,其实用一根粗点的木头咕噜也行。
   野女人一看打水的都是女人,她想用一整块木头咕噜太沉了,女人劲小,她琢磨来琢磨去还是选用空心的,最后一道手续很关键,她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有弯度的,用两只手才能抓住的粗木棍,钉在了圆桶上,长度要超过圆桶一倍长。最后为了结实,她又用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旧铁丝,把个木桶似的怪物和带长把手的木棍,牢牢的捆在了一起。最后一道工序完工这个东西就算做成了,这时两个人四目相对都笑了一下。
   二柱子说:“你得给这个东西起个名字啊,要不谁也不认识咋办。”

共 14845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有着东北三宝人参、貂皮、靰鞡草的任家沟,却因地大物薄人烟稀少比较落后,被人们称之为北大荒,吃水成了最大的问题,每家每户都要由女人起大早在水井旁排队打水,男人们下地干活,这一切由一个野女人改变了,野女人从小被卖成为了童养媳,和婆婆采草药时,因采了有毒的草药毒死了婆婆,被绑在破庙要被吊死给婆婆偿命,是好心的狗娃放了她,她跑到了任家沟,把村子搅得立刻骚动起来,一些三十岁左右的光棍男人更是热血沸腾,屯子里一直没有娶上媳妇的李二柱子更是垂涟三尺,野女人被安置在王奶奶家,二柱子一直暗中关注着野女人的一举一动,野女人在排队打水时,她做了辘辘,让打水很省力,又自告奋勇一个人守井,让排队打水的女人们都下地干活,在大旱年井里的水不够喝的时候,王奶奶又病了,她去采草药又发现了泉水,并且做了水槽,让水顺着水槽流进了任家沟,让任家沟在干旱年月都不缺水喝了,无论野女人做什么,都得到了善良的二柱子的支持与帮助,并用无微不致的关心打动了野女人。作品写得细致生动,特别充满了地方特色,人物形象饱满鲜活、栩栩如生,特别是野女人,用她的见识和聪明,帮助任家沟的人们解决了吃水,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赞誉,是一篇上好佳作,推荐共赏。【编辑:中岩】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中岩        2018-07-03 07:02:15
  问候洁子老师,出手总是不凡,用佳作点缀柳岸,祝创作丰收。
2 楼        文友:洁子        2018-07-03 07:07:23
  感谢中岩老师编按,辛苦了,谢谢
3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7-03 21:10:07
  好一个大难不死的智慧的野女人。欣赏作者精彩小说
回复3 楼        文友:洁子        2018-07-06 10:27:17
  谢谢寒梅老师鼓励,谢谢
4 楼        文友:长安之后        2018-07-03 22:20:08
  极具可读性的小说,欣赏了。二柱子这样的的付出,不知后续如何,或是是否值得,期待。
不见长安·之后
回复4 楼        文友:洁子        2018-07-06 10:26:32
  感谢留下一缕墨香,谢谢您鼓励,
5 楼        文友:宫国军        2018-07-06 10:32:17
  真是辘轳女人和井,所不同的是文中的野女人用自己的勤劳、智慧、善良改变了“北大荒”的吃水难。小说语言朴实,值得一读。
回复5 楼        文友:洁子        2018-07-06 10:37:37
  感谢留言,谢谢鼓励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