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萌芽 >> 萌芽 >> 老树荣枯,人间兴衰(短篇小说)

编辑推荐 老树荣枯,人间兴衰(短篇小说)


作者:雁门飞雪 布衣,292.4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87发表时间:2018-07-08 15:13:43

楔子
   漫步长街,零丁绿叶随风飘曳,沧桑老树已经干枯。思绪随风,转眼望向那片故地,所剩唯有沧凉,冰冷。
  
   一
   大院里的老树,遮挡了毒辣的太阳,地上有着稀碎的金黄。三伏天本该有的炙热,在此时也没了劲头。院里本来正在打闹嬉戏的孩子们被驱使回了屋。
   大伯正坐在正堂前那个老藤椅上阴沉着脸。伯母倚着椅子,那本来尖尖的下巴显得有几分恶毒。奶奶靠在厨房门上远远地看着这形式。老树边上土垦上的父亲也同样阴沉着脸。母亲怀中抱着年幼的我显得是那么的无助。吹过来的徐徐微风好像都夹着几分寒意,是那样的渗人。
   “分了物件就往本家走,两家子人口粮食哪里够吃?活应该咋分?早早分了大家都好。”伯母的厉声开场使气氛变得紧张了许多。
   “都是自己家的人,说的这叫什么话,以前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知道的晓得这是一家人在分家,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两家仇人相见了呢!”奶奶生气地说。
   大伯鼻子不停地出气,正欲发作,却被伯母掐了一下,便降了降肚子里的火,说到“妈,不管你怎么说,这家还得分!”
   院子中打破了之前的气氛。一时之间,争吵声响遍这个不怎么宽大的院子,吵得好凶,之间还夹杂一些脏话。是啊,现在的场景正如奶奶所说的,知道的人知道这院子里是一个家的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有两家仇人相见了呢!
  
   二
   经过半日的争执,分家之事也见了分晓。那时我还年幼,也不晓得到底分了多少物件,总是依稀记得有一副老式眼镜,戴的时候需用麻绳套至耳根边,这倒是极为新奇。这副眼镜一直放在老院的前膛上,在分家后被奶奶带到了我家,一直放在她的卧室。我一直记得奶奶有时会向那副眼镜说话,我想应该是爷爷生前的遗物吧。
   爷爷的百日过后,我们搬到了那座分家后的小院。小院不如大院。大院有一棵老树,院子也很宽阔,从小我就同两个哥哥在那儿打闹嬉戏,可自从分家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在一起像小时候一样玩耍过了。小院中有一个花园,可惜时间久了没人光顾,那儿没有盛开过一朵花,只有几枝枯枝在那里立着。因母亲和奶奶提前打扫过,小院倒还算干净,只不过从那时起到如今,自己心中不知为何却是空空的,感觉到少了一些什么。
   三
   转眼到了腊月二十九。之前的那些日子两家很少来往,有时即便是相遇了,要么就像陌生人一样各走各的,要么就受大伯家的冷嘲热讽。因此,父母很是生气,肚子里也窝了不少火。如此不愉快地分了家,分完之后又受人嘲讽,过年也没办法过好,所以便没有在门框边贴对联。母亲和奶奶在厨房里默默地包饺子,父亲则在屋里收拾一些耕种的农具,准备开春耕种。
   快到傍晚时分,邻里家家都贴上了对联,放起了鞭炮,唯有我家门前却是光秃秃的一片,显得格外突兀、耀眼。
   母亲与奶奶草草收拾了些下酒的凉菜,煮了些饺子,这便是我们的年夜饭。而另一边大伯家,因分家时分的物件最多,再加上大伯与伯母在分家前还留了一手,因此比较富裕,年夜饭也相对要好一些。
   吃过晚饭后,父亲喝着酒,看着电视。奶奶不识字,也不爱看电视,就和母亲坐在炕头说着一些琐事。我则独自一人在院子玩耍,玩了会儿显得很无趣,便回屋里看那不太能看懂的电视。
  
   四
   过了些时候,二哥来我家,身上穿着新衣服,手中还拿了一只鸡腿。我乐了,便起身欲跑向二哥家,想要去拿另外那只鸡腿,可二哥却告诉我别急,然后冲父亲说道:“我爸叫你们去我家吃宵夜呢,快走吧!”声音里带有几分厌烦。
   本来手中正拿着酒杯的父亲听到话后,像是火药碰到了火,一时间爆炸了。
   “什么?什么?我们既使是分了家,但我依然还是你的长辈!哪怕你多么不见得我,可你不能对你奶奶也不尊重,你真的是长出息了啊?”
   面对突然发怒的父亲,我一时间怕极了。打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听到父亲发这么大的火。
   “是我爸叫我来的,要不然我还不愿来呢!”二哥还在嘴硬。
   “不爱来就永远别来,这儿也不欢迎你,现在就往出去走。”
   二哥看着我说:“走,到我家去吧,我家有好多好玩的,可有意思了。”
   我连忙看着父亲和二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你要是去了就再别回来!”父亲怒吼着。
   “快进屋,你爸生气了!”母亲忙说道。
   “二娃,回你家去,以后少来了,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奶奶对二哥说道,语气中也带有几分愤怒。
  
   五
   我家就是这样度过了一个新年。虽说是过年,可连一点年味都没有尝到,只是吃了些饺子,看了会春晚节目,吃了些水果罢了,毫无热闹的氛围。
   就在乡亲们准备春耕播种的时候,大伯一家正在收拾着一些物件,准备举家迁往南方所谓的大城市当中。临走时大伯也没来我家道别。父亲也没有去送送大伯。就这样,那个昔日充满热闹的大家庭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分散了,一声不响地散了……
   夜里,家里十分寂静。父亲出门去闲转了。母亲则在厨房收拾着碗筷。奶奶和我呆在正堂,电视中不时出现一些人物一些画面图片,声声不绝入耳响个不停,而奶奶则手捧着那副老式眼镜坐在一处灯光昏暗的地方,向那副眼镜自言语地诉说些什么,断断续续的声音里带几分涩涩的抽噎……
  
   六
   长大了的我行走在漫漫的长街上,我不知道自己要走向何处,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想起那段往事。听见耳边传来一户人家的争吵,没过多长时间就是摔东西的声音,这不由让我联想到了儿时经历的分家之事;也让我不由想起了那再也没有联系的大伯一家;还有那早年快乐的大家庭。
   呜呼,世事多变,早年原本快乐的大家庭因分家之事而变成今天的永不联系,以往的欢乐一去不回,留下的便是点点滴滴的思念与深深的遗憾。
   老院那棵老树枯了,树上没有一片叶子。树下打闹的孩童也都走了。
   漫步长街,街上虽人山人海,可却掩藏不了心中的痛。
   零丁落叶随风飘曳,沧桑老树也已枯了,思绪随风,转眼望向那片故土,可唯有沧凉,冰冷……

共 223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时候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为何想伸手抓住它的时候却又发现是虚渺的,是那么近又那么远,那么真切又那么虚幻。是时间的流逝,是世事的无常,是难估的人心,是深深的憾事。小作者抓住分家这个看似平常的农村家庭平凡生活的一角,折射出很多让人深思的社会问题,家庭问题,人心和人性问题,是一篇很有深度的小说。推荐共赏!感谢你赐稿萌芽,祝写作愉快,假期开心!萌芽期待你的更多精彩!【萌芽编辑:陈万珍】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陈万珍        2018-07-08 15:15:50
  老树枯荣,人间兴衰,世事多变,人心难测,小小说反映大世事!
回复1 楼        文友:雁门飞雪        2018-07-08 17:57:30
  上个月因受伤所以很长时间没有写了,十分感谢老师的精彩点评,我会继续努力的。
2 楼        文友:陈万珍        2018-07-10 21:03:23
  受伤了?现在怎么样了?早日康复!
回复2 楼        文友:雁门飞雪        2018-07-10 21:10:42
  谢谢老师关心,伤了左腿,现在刚拆了石膏,还需要修养一段时间。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