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红梅花儿开(小说)

精品 【流年】红梅花儿开(小说)


作者:廖静仁 秀才,2556.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52发表时间:2018-07-09 08:09:47

【流年】红梅花儿开(小说)
   近日从百度上忽然看到了一首叫《红梅赞》的歌曲。这已然是一首很少有人唱起了的老歌,“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向阳开。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来……”时光里信口就唱了起来,随着那奔放而热烈的旋律,他的心潮起伏着,时而觉得被一阵温暖裹,时而又感到有一股寒意袭来。但是他却没有把这一首儿时就滚瓜烂熟了的歌曲一口气顺利唱完,而是中间作了片刻停顿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他不禁想起了儿时的一桩桩往事,想起了他的红梅姨……
   红梅姨的母亲姓王,是土生土长的井湾里人,时光里和村里的玩伴们都一律叫红梅姨的母亲王奶奶。她的父亲却是从叙浦那边招婿过来的,时光里并没有见过红梅姨的父亲,只知道她的父亲叫薛东贵。检漏的袁瓦匠却从歌词里又给红梅姨捡了个“红梅花儿开”的名字,后面还跟了一句“朵朵放光彩”。起初一听觉得蛮拗口,名字怎么会有取十个字的呢?但袁瓦匠却总是一本正经地唱着这首革命歌曲叫她,“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他是去了头几句唱词的,而且每每只要袁瓦匠一开口唱起这首歌,红梅姨就有些魂不守舍似的,准会仰起她那白白净净的鹅蛋脸,还把一双水灵灵的目光也寻声望了过去。于是袁瓦匠也就一定会把接下来的歌声唱得更加嘹亮,更加激情。井湾里满山满谷都回荡着他的歌唱,把村子里能打鸣的公鸡也引得一个个唱起了“哥哥儿儿——朵”的歌声来。直逗得大狗叫,小狗也叫。
   如同鸡肠子一般逼窄的井湾里,一片沸腾。
   “咯扎卵袁瓦匠,搞得村里鸡鸣狗叫不安宁!”咯扎是当地的土语,即这个的意思,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是井湾里的治安主任葛癞子。
   “咯是好事哩,证明有人气嘛!只要莫鸡飞蛋打。”接话的是吉跛子吉会计,他俩算是井湾里的一武一文,却总是跟袁瓦匠过不去。
   “关你俩卵事啊?一不影响治安,二不在生产队分粮食。有狠你们到王婶那里告御状去!”王婶是红梅姨她娘,这话也只有庚伯敢说。
   只要庚伯一出现,葛癞子和吉跛子也就匽旗息鼓不见人影了。
   庚伯对袁瓦匠有好感是基于这后生手艺活过得硬,而且做事也踏实。庚伯自己也是个做锯木匠的手艺人,深知出门在外不容易。他从袁瓦匠头一次上屋翻瓦检漏就看出来了,这后生崽做事从不偷工减料!别看他平时有点油嘴滑舌,一双浓眉大眼如火把,能把村里的妹子和年轻堂客们的脸照得绯红,可真上了屋做起事来总是埋着脑売一丝不苟。“嗯,是一个晓得分轻重的角色!”庚伯自言自语地说。
   大人们的心思,尤其是他们刚才针尖对麦芒的话时光里听不太懂,他也懒得去揣摩,去理会,却仍然在想袁瓦匠给红梅姨新取的这个名字,这名字起初只有红梅姨自己知道。“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这不明明只是一首歌里的一句歌词么?不知后来怎么也被其他人听出名堂来了。想来想去,时光里觉得也只有红梅姨能配上这么长的名字,她虽然也土生土长在井湾里,个性气质却与村里别的女人有如天壤,人长得文文静静,说起话来细声细气,她之所以在男人们的眼中和心里如一块磁铁,究其原因也许就是她那与众不同的个性与气质。这结论当然是时光里从奶奶平时的说话中领悟出来的。
   “你红梅姨呀,她就是与村里那些疯疯癫癫,讲起话来像打雷的女人不一样,她那细声细气的话语是能够说出大道理来的。”也许是奶奶对红梅姨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吧,因为红梅姨也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就这一点而言,她确实与时光里他奶奶的身世有着相似之处。
   井湾里座落在资水中下游北岸,地处湘中梅山西部,相传为梅山峒蛮后裔。村里多为双层木屋,楼上堆放杂物,楼下住人,一般都是四楹三进,两档各有偏厦。其布局颇为讲究。居中是堂屋,没有铺楼板也没有架设楼枕的,是家里办红白喜事时摆放酒席或举行婚丧礼仪的唯一场所。两侧东厢为大,西厢为小,各有一进两间住房。还有一间专门的客房,那就是堂屋里面的一间长条形卧室。也偶尔能见到五楹四进或六楹五进的木屋,那是只有大户人家才修得起的。全村也就十来户。但无论大户还是小户,所有木屋全盖着青一色的鱼鳞青瓦,于是也就有了一首民谣:“木屋盖青瓦,落刀也不怕,一年一检漏,百载屋不塌。”青瓦的结实和木屋的牢靠,也就由此可见一斑。但前提是必须得一年一检漏,檐条及楼板是经不起雨水浸泡的。在资水井湾里,检漏是一门手艺,叫瓦匠。村里却很少有人学瓦匠,“不怕卖苦力把脊背压垮,就怕上屋顶检漏翻瓦。”因为常年风吹雨淋,瓦隙中青苔、壁虎、毛毛虫什么都有。做瓦匠委实不是一个好行当。
   但事情也总会有着例外,袁瓦匠就一直包着井湾里的木屋检漏。他为什又能始终爱上这一艰辛劳苦的行当呢?后来时光里渐渐长大了才终于明白,袁瓦匠起初或许只是想暂避老家一时舆论,而后来那又全都是因为他有着一身过得硬的真本领和有着一颗懂得感恩的心。
   袁瓦匠早先只是来井湾里做上门工,把老家的农忙活干完他就过来了,一直到快过年他才又回新化去。据说他曾在部队里服过役,是一个消防兵。只是因为年少时行为轻浮,想打首长安排在消防支队办公室做文秘工作的一漂亮女兵的歪主意,故被罚回了原藉。从此落了个好色兵痞的坏名声。“啧啧,真是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敢与首长争抢同一女人。”俗话说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不多久方圆百里都晓得他是个兵痞了,这对他想要在本地找个女人当老婆恐怕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后来一气之下他就干脆做起了瓦匠。也正好,翻墙上屋是他的拿手好戏。那一年秋收过后,袁瓦匠就一个包袱一把伞,背井离乡沿资江而下给人做上门工,后来居然成了井湾里的常客。
   袁瓦匠眼睛毒,来井湾里检漏的头一户人家就是红梅姨家。
   那也许就是天作之美,他是搭乘一艘便船从老家新化漂过来的,因为货船在时光里家左侧的资水码头停靠,袁瓦匠就鬼使神差地沿着青石台阶一级一级走上来,到了时光里家门前抬头一望,发现鱼鳞青瓦的屋脊有些零乱,“这屋宇怕是好几年没有检过漏了吧?”他其实是自言自语说的,不想正好被牧羊过路门前的红梅姨听到了,也就好奇地接了一句说:“我屋里早就像把筛子了,既漏太阳又漏雨。”红梅姨的声音很细,她想这后生子不一定听到了,又接着补充问,“你莫非还会检屋漏?”是的,她只是顺口很随意地问了一声。
   “会的。”袁瓦匠看着那如同一朵朵白云般飘过田埂的羊群,便很是认真的回答说。就这样,袁瓦匠开始了在井湾里的检漏生涯。
   后来还听说两人曾有过一段很暧昧的精彩对话——
   “我不但会检屋漏,更会检别的漏哩。”这是袁瓦匠说的。
   红梅姨天生白净的鹅蛋脸唰地就红到了脖颈,“你还是先检好自己的嘴漏吧。别的漏今后有得你检的。”说着就低头在前面领路。
   “大姐此话可当真?”袁瓦匠紧追着问。
   “你以为只有声音重才是真话呀!”红梅姨的声音如一缕微风,羊群撒着欢“咩咩咩”地飘向了对面的山岗。
   时光里的奶奶却对这一传闻嗤之以鼻,“咯些咬舌根的!当时我正在门口晾衣衫,看着他俩相隔一丈多,就只说了一句检屋漏的话。”
   不过袁瓦匠是个很受井湾里欢迎的年轻汉子这却一点也不假,这是他在老家新化根本就得不到的一种礼遇。尤其受家庭主妇们的欢迎。因为袁瓦匠好打讲,易伺侯。只要哪家嫂子或闺女灌几句甜言蜜语,袁瓦匠心就软了,肉就麻了,饭菜差一点,能管饱就行;工钱少一点,能过得去也就算了。一来二去的,袁瓦匠就和井湾里人混得滚熟了。慢慢地,也就没有谁把他当外人看。袁瓦匠终于在异乡找到了温暖,找回了尊严。人也就越来越精神了,越来越放肆了。
   他有一套娱人娱己的硬本事,一是会吹口哨,二是会编顺口溜,还会唱出一首又一首连井湾里村小的老师也很佩服的革命歌曲。“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要注意: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群众对我拥护又喜欢……”但他也只把这首歌唱到此处就打住了,从来就没有听他继续往下唱,更没有听到他唱过“第七不要调戏妇女们”,这是他的硬伤,或者说是他的痛处。有谁会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呢?他又重新起调唱起了的便是“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而且还唱出一脸的自豪来,看神情好像他就是一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至于那一首“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的歌那是后来才专门唱给红梅姨听的。
   “一个靠手艺吃饭的江湖客,嘴皮子功夫却如此了得。”也有嫉妒他的,那就是葛癞子,只是不知葛癞子这话是表扬人还是讽刺人。
   袁瓦匠听了也就听了,既不出言反驳,也不点头称是。
   “无声胜有声,这明摆着是不屑搭理人嘛。”吉跛子的话里有话。
   葛癞子和吉跛子同是光棍汉,据说两人都想打红梅姨的歪主意。
   “其实咯就是狗咬狗。好戏还冒开场哩!”还是庚伯目光如炬,一语道破天机。庚伯是井湾里的老土改根子,也是个爱讲直话的厚道人。每每只要有他在场,葛癞子和吉跛子也就不敢太为难袁瓦匠。
   一开始什么故事也没有,手艺人背井离乡是为求财,尤其是袁瓦匠,吃一埑长一智,他是个吃过争强斗狠的亏的人,凡是讽刺挖苦他的话横竖装着没听见,尤其是不想与葛癞子和吉跛子答理。这倒不全是因双他俩是村里的基层干部,而是见他俩也是个单身汉。此心彼心,哪个男人打光棍久了又不想沾点女人的便宜呢?但他每天却照例吹着口哨一梯三回头地爬上屋去检漏翻瓦,而收工时也又总是会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手搭太阳罩把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往田垅山坡间四处扫描一通才下梯子。他是在寻找红梅姨放收的羊群么?袁瓦匠毕竟也是个三十岁了的光棍汉,血气方刚,好酒好色乃是男人本性,若是哪次他突然忍不住性子,冲着某处喊起了“太阳落西山,水牯进牛栏,哪家俊俏女,为何跑了单”的顺口溜,那想也不用想,肯定是他又发现哪个落单的女子在回家的路上了。但井湾里的女子天生性情泼辣狂放,这边的顺口溜刚落,那边的山歌便起了:“姑奶奶我跑了单,与你瓦匠何相干,你若有狠放马来,谅你也冒得咯扎胆。”井湾里遍地是山歌,是民谣,只要随便改几个字就把袁瓦匠的顺口溜给盖过去了。
   “有狠的话,你袁瓦匠就放马过去试一回嘛!怕个卵呐?”说这风凉话的又是葛癞子,也不晓得他突然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井湾里村口那几栋飘着炊烟的木屋檐下便起了讪笑声。当然是庚伯的嗓门最粗,“是的,袁瓦匠你怕个卵呐!”他这是在打压葛癞子。
   葛癞子其实人长得不赖,牛高马大的,只是那一脑壳癞子粉白粉白常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庚伯还正准备补一句“哪来咯样大一股臭味呀”?一转背葛癞子却又没见人了。袁瓦匠碰了葛治安一个软钉子,也不搭话,就跟着一阵傻笑,心想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下了梯子的他便到屋角的水井旁舀了瓢凉水洗过手,也抹了一把沾满了瓦灰的脸,于是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迈着有板有眼的退伍军人步子大大方方地进屋里吃饭去了。袁瓦匠进的是红梅姨家,是一栋四楹三进的普通木屋,家里除了红梅姨还有一老一少两个人,老人是她母亲,小的是她儿子。自从有了那一次风言风语的经历以后,袁瓦匠后来每年给井湾里检漏翻瓦时干脆就把红梅姨家安排在最末的一家了。
   待手艺人如待贵客,这是井湾里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一年两年过去,对袁瓦匠心生了好感的红梅姨,只要是轮到袁瓦匠来她家里检漏的那一天,一日三餐热茶热饭总会想着法子安排得与众不同,她会早早地去一趟小镇唐家观,沽斤把白酒,称半斤淡干鱼,白天一边牧羊还一边扯羊草,下午太阳没偏西就早早地把羊群赶进了屋后的羊圈,把肩扛手提的草料再均匀地分食给还并没有完全吃饱肚子的羊群,又雷急火急地进偏厦的灶屋给袁瓦匠做饭菜。红梅姨的母亲王奶奶虽然眼睛看不见,心里却明白得很,老人家早就心里有着盘算,想要成全自己女儿与袁瓦匠的好事,只是不知道人家愿不愿娶个二婚……
   “师傅,你家里还有么得人呐?”趁吃晚饭老人家终于开口了。
   “有个老父亲,跟我姐姐姐夫住一起。”袁师傅边吃饭边答话。
   “那还是蛮脱洒哩!”老人家很想把话往深里引。
   “嗯啦,正好伞把挑祠堂,到处当家乡。”袁瓦匠回得也干脆。
   “那就好,那就好。”当娘的有些急不可耐正想把话题点破。
   “只有娘,不想让人吃饱饭呐!”女儿却把筷子在碗沿敲了一下。
   “是的,是的,娘又多嘴了。”红梅姨的嗔怪让老人家有了警觉,她想这一定是女儿还有别的什么想法,也就从此不再提起此事。
   袁瓦匠就憨厚地一笑说:“婶子,我明年秋收后又会来的。”
   “你真的还会来吗?”老人家有些感激,“那就好,那就好。”

共 18719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让人心情沉重的文章。小说以回忆性的笔触描写了红梅姨——一个年轻漂亮寡妇,酸甜苦辣的人生。正如奶奶所言,红梅姨虽然也土生土长在井湾里,个性气质却与村里别的女人有如天壤,人长得文文静静,说起话来细声细气。早年的红梅姨招了女婿黄书旺,并育有一子,还把自己家里数年积累的财物交给他资助他的生意。但黄书旺拿到钱财外出打工一去不复返,所以村里人都称他“黄鼠狼”,所以红梅姨早早守了寡。袁瓦匠早年在部队服役,因为“调戏”女兵,被罚回了原籍。袁瓦匠和红梅姨的相识相恋属于一见钟情。袁瓦匠因为在部队落下了“好色兵痞”的坏名声,在当地难以立足,所以就辗转来到了红梅姨生活的井湾里,并且第一个就遇到了红梅姨。袁瓦匠朴实勤奋,帮村民检修房子,饭菜差一点,能管饱就行;工钱少一点,能过得去也就算了;袁瓦匠着实敬业得很,除了下大暴雨不能上屋外,偶有麻麻细雨天气他都总是会背了蓑衣开工的……虽然期间红梅姨遭到了葛癞子和吉跛子村里两个光棍汉不断地调戏,但红梅姨始终不为所动,安分守己,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红梅姨和袁瓦匠走在了一起。为了躲避流言蜚语,也为了村里其他不怀好意人的打扰,红梅姨决定秘密随袁瓦匠回到他的家乡生活。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或者是出于他们的真心,或者是村里认为缺少不了袁瓦匠检漏的手艺而已。村委会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请回红梅姨合袁瓦匠回来定居,而且葛癞子和吉跛子还当众作了深刻的检讨……故事的最后?“文革”来临,红梅姨和袁瓦匠正当合法的结合却被扣上了“一对苟合男女”的骂名,并且宣布游街示众。更可悲的是红梅姨的老母因为不堪其辱,更不愿意看到女儿女婿游街示众,毅然跳进了自家门前的深井中。便览全文,故事的结尾让人唏嘘,这是一个人或是几个人的悲剧,更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同时,小说刻画了“时光里”这个人物,并以他的视角,客观详实的记录下了井湾里,关于红梅姨身上发生的一切,使文章更具真实性。文章刻画人物栩栩如生,鲜活生动,红梅姨的善良、美丽、聪慧;袁瓦匠的勤奋朴实,亲切;以及葛癞子和吉跛子的无耻下作,亦是本文的一大亮点。美文,欣赏推荐【编辑:上官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0001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风        2018-07-09 08:23:49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一片丹心向阳开”……亦如故事的主人公红梅姨,倔强、不服输的精神。
2 楼        文友:劳英        2018-07-11 07:41:48
  作者从一首《红梅赞》的歌开始,引出了一个叫红梅的寡妇,与男人的爱情故事。红梅是一个漂亮美丽的寡妇。天生的丽质,说话的细声细气,引起很多男人的喜欢。其中就有两个男人为了红梅而争风吃醋。故事的动人,与引人入胜,是文章的最大特点。故事的语言表达顺畅,细腻,,是作者在构思这个故事的过程中,最能精炼的表现。文章的精彩是读者佩服的理由。精品!谢谢作者的奉献。谢谢!
相信自己的努力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