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逃婚惊魂(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逃婚惊魂(小说)


作者:古原草 白丁,38.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80发表时间:2018-07-09 12:23:45

【丹枫】逃婚惊魂(小说)
   “千年调,一旦空,惟有纸钱灰晚风吹送。尽蜀鹃血啼烟树中,唤不回一场春梦。”这首曲调乃元朝阿鲁威所作,本与该故事无关,不过细细琢磨也有些牵强。这是话外拿来做个前缀引子。
   时间是上世纪的四十年代后期,在鄂西北的襄阳西部汉水江衅,古镇石花街的西门外,一户殷实的人家正在办喜事,外面宾客滿棚,唢呐声声,锣鼓喧天。支客大人一阵接一阵地亮开嗓子大声地吆喝着“来客人了,帮忙的哥哥给客人拿烟倒茶喝一一”,厨房里的大师傅们和厨房里的帮忙哥们也忙得不亦乐乎,个个有条不紊地干着各自份内的工作,气氛非常热闹,迎接客人的锣鼓声,唢呐声此起彼伏。这是鄂西北地区办喜事的特有场面,这家正是在为孙子娶媳妇的日子忙碌着。
   在靠西厢房一侧的一间卧窒内,家里的最高权威者——年逾七十的老太太正经端坐在她的房间,旁边低头站着她十五岁的孙子狗儿。今天的排场正是为狗儿娶媳妇,明天是他正婚的日子,当地的风俗是正婚日的头一天是招待所有客人的日子,所以也是最热闹最忙的一天。
   狗儿低头站在奶奶跟前,眼里噙着委屈的泪花听着奶奶的教训:“好孙子,我的心肝宝贝听话噢,听奶奶的话,明天你就是大人了再也不能贪玩耍小孩子脾气了,有媳妇的人了处处要像个大人样儿,听奶奶的话没错,今天是你祭祖的日子,哪有娶媳妇忘了祖宗呢?披上红去吧!祭罢祖回来再到奶奶这儿来啊。”原来这狗儿今年十五岁,经媒人介绍父母奶奶都同意,和一位相距十里之外家庭也颇为殷实的一位姑娘订了亲,姑娘今年十八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正是这样的一种旧观念撮合了这桩婚事。家庭条件也算是门当户对,姑娘也很滿意这桩婚事。可这狗儿一来太小,还是小孩子气,二来男女恩爱之事还不甚懂,死活就是不娶媳妇。可是毕竟他作主不得,就由老太太作主办了这场婚期。正婚的头一天是最隆重又是最慎重的日子,新郎在这一天必须要披红挂彩在外迎接客人,客人来道喜新郎要作揖还礼。小孩子家不懂事加上又不愿意娶媳妇的原因所以死活不肯披红,也不在外迎接客人。好在有支客大人招呼,因狗儿年纪小客人们也不计较那些礼节。中午饭后是新郎要去祖宗坟前祭拜的时候,这狗儿又不肯去,家里老爷早已去世,老太太权威最大,平时宠着孙子,狗儿倒也贴着老太太只是今天有些实不情愿,老太太好说歹说总算把孙子哄上了路。祭完祖宗回来三下两下把红绫扯了下来又依偎在老太太身边撒娇,老太太又是一番苦口婆心,总算是渡过了这繁忙热闹的一天。
   第二天,今天是正婚的日子又是一番周折,将就加上父亲的威严喝斥,狗儿噘着小嘴总算大桥抬到堂前,拜堂时狗儿依旧不肯,在众人的拉扯下硬是将就行完了各种议程仪式。一切礼毕已是午后时分,远路的客人有的巳打道回府去了,不能回去的和必须留在这儿的客人还不少,晚饭后是要闹新房的,又是一番热闹依然繁忙喜庆气氛比昨天更浓更有意义,看热闹的等着闹新房的喜气洋洋,父母也格外高兴,老太太因娶了孙媳妇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晚宴上是近亲和族人长辈们由新娘认识亲戚族人尊长辈份称呼的时候,新娘由族人中嫂子和婶子陪着依坐次敬酒叫称呼,狗儿极不情愿地跟着新娘一起完成了所有礼节已是很晚了。客人们也都陆续离去,厨房里的大师傅们也都收拾残菜剩饭已了,劳累了几天的主人家也该歇歇了,狗儿在老太太的催促下也进入新房,老太太也自回房间安歇不题。
   狗儿进入新房后独自坐在一旁,看着红烛摇曳火苗,呆呆地也不吭声,脸上不禁落下泪来,新娘独自坐在床前良久,几欲想招呼狗儿上床休息,总有点害羞不好启齿。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新娘实是忍禁不住,便呼狗儿,狗儿也不吭声,起身向外,听了听四下寂静无声,便轻轻拉开外间大门门闩,走到门外,抬头一看,-轮明月正挂在天上,银辉下照耀得乾坤朗朗,便轻轻迈开脚步顺着门前的大道向西走去。
  
   二
   “剔禿一轮天外月,拜了低低说:是必常团圆,休着些儿缺,愿天下有情底似你者。”这首《清江引》是元代曲作家宋万壶所写,说的是一闺妇对圆月跪拜,愿与有情人像圆月一样团聚不缺。话接上回:却说那新娘以为自己的话提醒了狗儿,总不能就这样呆呆的一夜坐着吧。见狗儿开门出去以为他是去外面茅房小解马上就会转来进屋的,于是心下欢喜,便展开大红喜被,放好鸳鸯双枕等着狗儿进来。
   再说这狗儿因年纪尚小,平时还在和邻里的孩子们打闹嘻戏,不知为何父母会给自己娶个媳妇,他不愿和这个大姐姐媳妇同睡一张床上,对于娶媳妇的意义还蒙憧无知,更不用说这男欢女爱之事了。听了这个大姐姐一番言语,心想就这么坐着也不是回事,听听四下里静静无声,料知家里其他人早巳经熟睡了,便起身开了门走到外面。
   夜已深了,初夏的中旬,一轮明月高挂天空,那银色的月光洒向大地,到处隐隐约约可见。晚宴上迫于礼节和父亲威严的眼光向宾客敬酒时自己也喝了一些酒,客人们皆因他还是小孩子家也没勉强攀扯上他,只是礼节性的走个过场。皎洁的月光伴着微微的夜风拂在脸上酒儿的劲爆消减了许多,使他感到十分爽意。他顺着门前那条人们上街赶集的土路向西走去,百十米开外一条小河横亘在路的中央,把一条大道分成东西两段,河上架着几截木板小桥,桥的那边是一片如弋壁一般的沙滩,沙滩上零星的小白石头在夜露的浸润借着月光发出点点白光,沙滩的远处长着丛丛的芭茅在月光下隐约可见。他没有过桥,他知道那芭茅丛中白天尚有野兔和獾之类的小东西经常出没,在夜晚说不定猛地跳出来挺吓人的。他顺着小河的这边从弯曲的小径穿过上了一条宽阔的公路,顺着公路一直漫无目的地向东走去,脚下的沙子在鞋底的摩擦下,静静的夜里发出嗞啦嗞啦的响声显得格外清淅。这条公路白天也很难看到几辆汽车通过,在月夜下更加寂静,他顺着公路趁着月光一直向前走着,沿途的村庄里不时传来几声狗吠和雄鸡的鸣唱。
   却说狗儿媳妇在新房里等着狗儿进来睡觉,久等不见进来,初以为狗儿是去大解,又过了个把时辰仍不见他进来,心想也许小孩子气今晚不好意思,可能去了老太太那里了,加上婚礼的折腾自己也感觉很困便和衣躺在床上也睡着了。
   这里狗儿眼见天快亮了,忽然想起自己怎么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走了一夜呢?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一丝曙光,远远看见汉江在晨羲中雾气蒸腾,他已走出离家三十多里外了。他想往回走,想着回去怎么交待呢,肯定回去一顿皮肉之苦是逃不掉的。正在懊悔之中,忽听得后边人声嘈杂,原来是一支国民党的队伍开过来了,有一百多号人,不一会儿就赶过了狗儿的脚步。狗儿这时也来了兴趣就跟在队伍旁边踢踏着一起快步走着。队伍里见有个小孩跟在一起,便过来一个当官的:“喂,小鬼,你到哪里去,是干什么去的?”“不干什么,看看你们怪好玩的。”“那就跟着看吧。”“你们是到哪里去呀?”狗儿问。
   “我们到老河口去。”当官的说。
   狗儿一听老河口便来了兴致,他经常听父亲说到老河口做生意,而且父亲去过无数次,今日既然走到这步了也不好回去了何不也到老河口看看再说。就这样跟着当官的一路呱嗒,不一会来到望夫洲江边,当官的指着对岸江边的城镇:“看那就是老河口了。”在几只木船的渡引下,队伍很快过了江那边,但没有进城在江边沙洲上驻扎下来开火造饭,狗儿也在队伍里吃了饭,在队伍里跑来跑去盼望着好随他们进城看看。
   这时当官的走过来叫住狗儿问狗儿当兵不,狗儿一听急说:“我不当兵,我还要回家去的。”当官的说:“不当兵?那你吃了我们的饭咋说,既然吃了粮就得当兵,来人,给他拿套军装来。”在狗儿的哀哭求救中强行给他换了套穿着不伦不类的军装,可怜他那身新衣裳也被当官的收起来了。那当官的并对手下人说:“给我看好,别让这小东西跑了,跑了抓住了是要枪毙的。”这时狗儿彻底地焉了,他想起了奶奶,想起了父母,平时奶奶宠着自己,父亲虽然严历,总比当兵好呀,今后再也回不了家里了,站在那里不敢乱动,流下悔恨的眼泪。
  
   三
   “才欢悦,早间别,痛煞煞好难割舍。画船儿载将春去也,空留下半江明月。〝这首曲乃是元曲作者卢挚所写。说的是夫妻分别难割难舍之痛。
   接上回却说这狗儿媳妇一觉醒来,记起昨夜和衣而卧,床上却不见狗儿影子,才知狗儿一夜未归,疑是那小冤家定是昨夜有些害羞到老太太屋里去了,听得外面已有行人走动之声,便起身梳妆打扮准备去给老太太请安,向公婆问安,然后和婆婆进厨房做到婆家后的第一顿饭展示手艺。诸位:你道这新娘刚进门就要侍候婆家人吗?非也。原来我们这里有这一传统风俗,就是新媳妇过门后第一顿饭叫做吃“试刀面”,这也只是摆个过场,早晨起来婆婆先和好一团面由新媳妇亲自操手用擀面杖擀好,面皮擀得越薄切得越细拉得越长的面条证明新媳妇做饭的手艺好。这是外话。
   狗儿媳妇梳洗已毕,因心里惦着狗儿赶紧来到老太太房门前轻轻叩门叫道:“奶奶,可醒了没有?”这老太太虽说这两天闹腾没多休息,总归是人老瞌睡少,也定知孙子孙媳今早必来请安早已起床。老太太有个习惯就是每日早起必先焚一柱香乞求全家平安。老太太焚香毕正要坐下歇会儿,听得叩门声响便知是孙儿孙媳来请安了,滿心欢喜地把房门打开。新娘进得门来便深深一揖道声“奶奶早安”,后便四顾张望寻找狗儿。老太太见只进来的新孙媳妇不见狗儿,便问道:“狗儿还在睡呀?”新媳一听便急道:“奶奶,狗儿昨夜沒在您这里呀?”奶奶道:“他个小畜生哪有这么利索来的这么早,今后你要管着他些,大人了不能再睡懒床了,他还没来可能进茅房去了吧。”新娘见老太太误会便又急道:“奶奶,狗儿他昨夜根本就不在房里呀,”便将昨夜的情景向老太太说了一遍。老太太一听,坏了,这小畜生昨夜又发什么气了,赶紧拉着孙媳奔出房门向狗儿的父母房间跑去。
   狗儿的父母正待起床,听得老太太和儿媳说得此事便慌了手脚,赶忙起来四下打听下落,也顾不上早饭了,一家人忙到中午所有亲戚近邻都找了个遍仍不知狗儿所踪。老太太悲哀已绝,新娘也是泪流滿面陪着老太太伤心。父母心几欲碎,家里乱作一团不提。
   再说这狗儿已至此后悔不迭,想跑又怕逮住枪毙,这真叫“哭天无路,叫地又无门”,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想给父亲捎个信也不可能,万般无奈之下,也只好听天由命了。第二天队伍并没进城,在江边沙洲上驻扎进行装备训练,狗儿因年纪小,便叫他到伙房帮忙打杂。伙房里有一老兵见狗儿还是个娃娃,得知他情况后心生怜闵,便对他特别关心,不让他干重活并慢慢开导他,身处此环境狗儿只能拿他当亲人了。有了伙夫的关心开导狗儿的心情也平静下来了。
   这样过了两天,那日伙夫对狗儿说:“这娃子,你还是要找机会走吧,这再训练几天队伍又要开拨到哪里还不知道呢,到了前线是要打仗的,去了就是送死呀!从今天起你放听话些学机灵些,在当官的面前放乐喝些,装着你喜欢当兵的样子,我给你想办法让你跑,听我的保险他们抓不住你。”狗儿也机灵,听了老伙夫的话便学得乖巧了,跟在当官的屁股后头喜喜哈的了,早起帮当官的端洗脸水,晚上打洗脚水,显得格外殷勤了。老伙夫看在眼里便向当官的要求说:“厨房里人手不够,每天还要进城买菜买粮,我看这小子又勤快又老实,训练他又拿不动枪,看他沒事做何不派他到伙房里帮忙打个杂什么的都行。”当官的听了心想倒也是,不如让他做点啥就答应让狗儿到伙房里去帮忙,时不时也跟着一起进城去买粮买菜,渐渐地也混熟了几个兵。
   你道是这伙夫和狗儿一起进城?其实不然,每次进城都有押解的兵跟着,他们只是出力气挑回来罢了,几个兵是防着老伙夫和狗儿跑的。老伙夫背地里时常教狗儿如何来麻痹那几个跟着的兵,如何讨好他们,如何讨好当官的。就这样狗儿心里有了底,每次都装得很老实,有时故意落下一段路又赶紧跑着追上来,有时在城里故意躲一下又赶紧找押解的兵,于是多次押解兵见他老实勤快也没有想逃跑的意思,便对他放松了警惕。
   那日,正值端阳节进城买菜,这天城里人特别多,老伙夫和狗儿背地里嘀咕了几句意思是今天是个机会,并教给他如何跑怎样跑才能不被他们抓住。狗儿会意,便和押解的兵套近乎,这押解兵见狗儿乖巧也从不讨厌他而且还有了好感,嘻嘻哈哈如亲兄弟一般个样,反正这小东西每次都这样喜欢热闹对他也放心了。
   这时忽见大街上围着很多人,锣儿鼓儿敲个不停,狗儿机灵便拉着一个押解兵就往里钻,一边往里钻一边对另两个说:“这儿好热闹我们也进去看看,三个兵心里痒痒也想瞧瞧,就稀里糊涂地伸长脖子不自觉地也围了上去,狗儿见几个兵只顾伸着脖子看里面玩猴戏的,完全没有注意到伙夫和自已,这时伙夫推了他一把使个眼色,狗儿便机灵地钻出人群,拼命地往背街小巷里跑,七拐八拐跑过了好几条小巷离热闹地段很远了便钻进了一条胡同,见有一家门半掩着便猛地推开门气喘吁吁地闯了进去。

共 19226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故事发生在上世纪的四十年代后期,在鄂西北的襄阳西部汉水江衅,古镇石花街的西门外,一户殷实的人家正在办喜事,外面宾客滿棚,唢呐声声,锣鼓喧天。这家人是为十五岁的狗儿娶媳妇。狗儿进入新房后独自坐在一旁,看着红烛摇曳火苗,呆呆地也不吭声,脸上不禁落下泪来,新娘独自坐在床前良久,几欲想招呼狗儿上床休息,总有点害羞不好启齿。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新娘实是忍禁不住,便呼狗儿,狗儿也不吭声,起身向外,听了听四下寂静无声,便轻轻拉开外间大门门闩,走到门外,抬头一看,-轮明月正挂在天上,银辉下照耀得乾坤朗朗,便轻轻迈开脚步顺着门前的大道向西走去。狗儿走了一夜离开家已经有三十多里,这时遇到一支国民党的队伍开过来了,狗儿竟然稀里糊涂地跟着部队走,竟然被一军官留下来要狗儿当了兵。狗儿在一伙夫掩护下从部队逃走,历经坎坷好不容易快到自己家了,正好要他当兵的那支部队来到了古镇石花街,将他逮个正着,要按逃兵执行枪决。在家里人求亲告友一番活动,求到团长门下,其实团长还不知道此事,这一听知道可以捞一笔外财,就将狗儿从连部提到团部关押,虚张声势只是为了讹钱。狗儿家人又请来当地土匪龙头与团长聚餐,才得以摆平此事,将狗儿送走之后,兵匪们举杯痛饮,划拳猜令直至天亮方散,龙头与团长抱拳相别各回本部不提。自从出了这次惊险之祸,又值龙头当面教训,狗儿回家之后样样遵循所教,哪敢有半点违规,也不敢闹了,从此之后夫唱妇随,直至儿孙滿堂,白头偕老。全篇文字精炼,构思精妙,结构严谨,层次分明,故事曲折,叙事生动!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7-09 12:24:36
  全篇文字精炼,构思精妙,结构严谨,层次分明,故事曲折,叙事生动!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7-09 12:25:27
  热烈欢迎你入驻江山丹枫诗雨社团,一展文采!欢迎你加入江山诗歌讨论群 555363392;丹枫社团文友群:260574808
梦锁孤音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