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西风瘦马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西风】出走(小说)

编辑推荐 【西风】出走(小说)


作者:之中 探花,13641.6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15发表时间:2018-07-10 18:57:38

【西风】出走(小说)
   一
   坐上通向市里的班车,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飞快地后退,想着刚刚提着行李往外走的时候没人劝没人拦没人跟来看,闫静心里一下难受上来,眼里泪水长流不止。越想自己越失败,越想自己越委曲,她把头靠在座位靠背上哽咽起来。坐在她身边的姑娘看她悲伤的一塌糊涂,拿出一包纸巾碰了碰闫静的胳膊:“阿姨,擦擦。”闫静止住抽泣,头离开靠背看了眼姑娘说:“谢谢,我有。”她手里的纸巾都湿透了。姑娘说:“没什么,拿着用吧。”说着把纸巾塞到闫静手里。姑娘眼睛回到手机上,一个指头飞快地点击着屏幕,一边跟朋友聊天一边想这个阿姨怎么了。是家里亲人出意外了,还是老人不再了,还能有比这些事情更悲伤的吗?她在手机上写:“班车飞快地行进,坐在旁边的阿姨哭泣。”朋友好奇地回复:“怎么回事。”她答复:“不知道。”“你劝劝。”“不知道原因,怎么劝。”“多大年龄的阿姨?老一点可能是亲人重病、孩子意外;小一点就不好猜了,感情因素、家庭纠纷可能也会有。”姑娘说:“你想的还怪周到,适合当心理医生。”
   手机里很快跳出:“当然当然,我最适合给你当心理医生了,一定会让你天天开心。”
   “哼,嘴上跟抹了蜜似的。说的越甜,越没准头啊!”车子一个拐弯,姑娘的眼睛被迫从手机上离开。她一看,阿姨端正地坐着,眼睛看着窗外。她什么时候不哭了的,怎么就不伤心了呢?
   离开县城越来越远,离开家里那摊子破事越来越远。一顿哭泣,闫静心里舒畅好多。坐在身边的小姑娘跟自家的媳妇年龄差不多,脾气性格倒完全不同。家里的媳妇,唉,叫人说什么呢。说起来也是个好媳妇,单位上干得风风火火,但在家里却实在提不起来。也不是媳妇自己的事情,儿子也不是个好东西。好多人说媳妇咋样咋样,实则是儿子的问题。儿子没出息,挺不直腰板,咋能叫媳妇听话?还有燕子,天天不离家,非要把话柄往媳妇嘴边送,咋不知道回去呢!都她爸惯的,整天登鼻子上脸,把娃娃也弄过来不让婆婆带。唉,不想了不想了,再想下去那团麻越来越乱。人活着咋这么麻烦呢!
  
   二
   娃娃在卧室里哭喊,燕子在客厅里哭泣,还好儿媳妇今天没回来,如果她再掺和进来,这个家都快要爆炸了。李思敬一边喊女儿一边在厨房里烧牛奶:“燕子你不快看孩子还坐着干啥?嚎,就知道嚎。娃娃嚎、你妈闹就够闹腾的了,你也跟着闹。你们这是要逼死老子啊!”燕子一脸伤情,满脸泪痕。老妈一甩手跑了,小葸子闹得更加厉害。臭玩艺,就知道凑热闹。听着爸爸的喊声,她并没马上就动。叫他嚎一会吧。据说孩子哭声可以增加肺活量,有宜于健康呢。小东西,刚才换过尿布,就叫开了?肯定是看不见大人,故意闹的。书上说,孩子用哭表达,如果每次他的意愿都能满足,他的哭声就会越来越多,“欲望”也会越来越多。妈的,连小屁孩也知道怎么能把人拿住了。这世界!虽然道理很清楚,但从卧室里持续不断传来的声音还是让燕子不得不起来去照看。“咋了咋了?整天就知道哭嚎,吃多少都吃不饱,你就是个饿死鬼托生的。”把欣欣抱起来,燕子使劲数落着。“你是想把妈妈累死的节奏,晚上不好好睡,两三个小时就得喂你一顿,白天也不能消停些。你爸爸回去挣奶粉钱去了,就只好麻烦你外公外婆了。你啊,真是妈妈的冤家!”燕子忽然想到妈妈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姨妈家,姑姑家,还是舅舅家?哼,老了老了,还来这么一出。吓谁呢!
   两个多小时前,就是在这套七楼的两室一厅中,李思敬家暴发了一场新的战争。这场战争的双方是母亲闫静和女儿李燕梅,现场观战并做调停的是李思敬,观众只有刚刚满百日的燕子的儿子小欣欣。这场战争的导火索还是给欣欣喂吃的。燕子要给儿子喝西瓜汁,闫静说那东西太凉,喂了娃娃会拉肚子,娃娃拉肚子不好治。燕子说:“你知道的都是老黄历了,现在带孩子都是用新方式新观念。”就这么一句话,把闫静一贯以来看不惯女儿的心火点燃,她把抱在怀里的外孙猛地塞进女儿怀里,凶巴巴地说:“行行,我都是老黄历,你都是新观念。你用你的新观念回去带吧,别再在家里烦我们了。再说,你这孩子是宁家的,也不是我们李家的,我们没义务给你带。”
   燕子也是被爸爸娇惯、妈妈带出来的有名的嘴不让人的丫头。听妈妈这么一说,她怎么能轻易让步?“妈你这就是更陈旧的观念了。哥的孩子你带,我的你就不带,你这不是重男轻女的思想吗?圆圆有你四分之一血统,欣欣也有你四分之一血统,你怎么能厚此薄彼?再说,你要不带,女婿在的时候就就得说清楚。宁初昕在的时候,你说得天花乱坠,说一定帮着把孩子带好,现在你又说不管了,凭啥?”现在的孩子们嘴上最爱带一个“凭啥”的尾声,其实这凭啥也就是说这有什么道理,但要单挑出来质问“凭啥”,就显得过于正式、过于气势汹汹了。也就是一句“凭啥”,把闫静彻底说毛了。“你说凭啥?就凭你不懂事,不知道体贴爸妈;就凭把你供养着书读出来,成家立业,还不放过我,懒在家里叫人伺候;就凭你把婆婆公公闲在家里非要让我们吃不好睡不好带娃娃。我是欠你的了还是该你的了?”
   “你就是欠我的了。知道我这么麻烦,你当时就不该要我,只留下哥一个就行啦!”吵嘴中说的话大多口不择言,什么话解气说什么话。如此,杀伤力也十分可观。
   正在卫生间里收拾娃娃尿布的李思敬听母女俩越吵越激烈,这才出来说话:“燕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生你养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咋说出这种话来。你都是有孩子的人啦,咋还不懂事呢?”
   燕子被爸爸一训倒没吭声。爸爸一直是很体贴娇惯的,轻易不说女儿的半句不是。一个家里,父女更亲,这是普遍现象。但闫静那里的火还没发泄出来呢。
   “燕子你听好了,马上,马上准备,叫宁初昕给你定票回深圳去。正好你婆婆公公都在,让他们带孩子去。我们既没有新观念,也不是好父母,过去没把你教育好,现在更管教不好你宁家的后代,今后如果你的孩子跟你一样是个“无义种(音,意为不孝、不肖子女),你们还得埋怨到我们头上呢。”
   “妈,你咋把话说这么绝?你说叫我走我就能走了?你想把我往哪儿逼呢?”燕子一下哭开了。
   李思敬也怼闫静:“说话咋也不经过大脑?这是县城到乡下、乡下到市里,说走就能走了的?咋跟个娃娃一样了。”
   闫静被父女两个一逼,没办法,只好使出杀手锏:“好,你们待着,我走。你们都看我不顺眼,我出去。”说走就走,她回到卧室拿了两套换洗衣服往背包里一装,就要离开。燕子和李思敬都在气头上,谁也没想到她会来真的。李思敬想,她最多跑出去转一圈,或者从家里出去到儿子家里兜一转,就得回来。她怎么会真的舍得小欣欣呢!
   没人劝,没有拦,没有一句软话叫闫静找个台阶下,闫静只好背着背包出门下楼。走到楼下才想到,手机充电器和移动电源没带。于是她又返回去。燕子仍然坐在沙发上哭,李思敬还在卫生间忙,谁也没理睬她的意思。她把东西找到,又从柜子里头模出一叠现金,往背包里一放,毅然决然地走出了大门。
  
   三
   闫静从市公交总站下车后,已到饭点。她跟着人流走出车站才发现,不知道到哪里去。到弟弟家吗?弟弟家那个母老虎请她她都不想见。那年在市里医院伺候重病的父亲,因为在弟弟家做饭给父亲送饭,弟媳妇嫌用了他家粮油电气的事情,早已经吵翻了。哥哥家吗?他家倒是离车站很近,拐一个弯过去不到100米就到了。可是,怎么去,去了说什么,干什么来了,没法说啊!她仰望一下天上的云,一下觉得非常空寂。耳边似乎刮起了风,让她连十字路口来来往往的车流声都听不到。她在路口整整发呆几十秒钟。
   “让让,借过。”一个年轻好听的声音把闫静喊回现实里,耳廓猛地回到了车水马龙的声响中。她往旁边一闪,让开路口。抬眼一望,是那个车上一排座的姑娘。姑娘看是她,笑问:“阿姨是等人还是要上哪里?”闫静忙说:“噢,不等人,我要去省城。”去省城也是脱口而出,并不是想好的。她不知道怎么就说要上省城,去省城再往哪里去。
   “啊,太好了,我也去省城,我们做伴儿吧。阿姨,这回去吃饭,完了咱一起打的上车站,正好赶1点20的那趟动车。”姑娘热情的话,一下把闫静将到那里了。本来她想,姑娘走了她再考虑是不是去哥哥家或者学姐家。这下,她不去省城都不行了。
   “好吧,我们一起走。”闫静心一横,想想带着的钱,暗说就去省城逛一圈,怕啥的。自从欣欣生下到现在,天天没干什么活,却累得腰酸腿疼,把人死死地捆在家里。谁见了都说你咋瘦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身体有啥事?每天不得释闲(空闲),哪能不瘦!
   往饭馆走的路上闫静问姑娘叫啥谁家孩子,姑娘说叫张晓娴,爸爸是张玉发,买摩托车的。闫静说:“知道知道,早就认识你爸妈。你还是我家燕子的同学,你在哪里上班,成家了吗。”张晓娴说:“原来你是燕子妈妈,怪不得像在哪里见过。在金州银行工作,还没结婚呢。”又问燕子的情况。闫静就说女儿女婿都在深圳工作,开了间公司,过的马马虎虎。张晓娴就说,同学都说李燕梅嫁得好,干得好呢。闫静谦虚地说,哪里哪里,她那个样子,能好到哪里去。进了饭馆,一人要了一碗牛肉面,张晓娴抢着交了钱。闫静要给她钱,被她挡回来:“你是同学的妈妈,也跟我的妈妈差不多,我请你吃碗饭是应当的。”
   火车正点到达省城已经晚上7点。闫静在火车上给五一接待过的穆姐打了电话,说要到她那里玩一下。穆姐高兴地连说欢迎欢迎,又说要去火车站接站。到了车站,果然看到个头高大的穆姐姐夫在出站口。闫静介绍了张晓娴,张晓娴说有朋友来接,又给闫静说有空找她去。她们在路上已经互留了电话加了微信。看着张晓娴离开,穆姐握着闫静的手说:“你来一趟可不容易。那个欣欣还乖吗?你出来了,谁看着呢?”
   闫静说:“我们家老李,还有燕子看着呢。我有点儿累,忽然想出来走走。也是学人家年轻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好好,就应当这样。天天围着孩子转,最后连自己都找不着了。咱们这辈人,给自己的太少啦。”穆姐是个特别利落的人。当年在生产队下乡的时候,跟闫静是好朋友。这个朋友关系曾经中断,这几年因为哥哥闫峰的缘故,才恢复了联系。穆玲把闫静带到停车场,向闫静介绍了老公老孟。满头白发的老孟笑着伸出手来握了一下闫静的手说:“早就听穆玲说过你和你的家人,热烈欢迎你来玩。”
  
   四
   下午吃过饭李真开车回到家,没看见母亲的身影,四下看了一圈,没有动静。问燕梅:“妈哪去啦?”老婆林怡带儿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李真问婆婆的下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哎,中午我听同事说妈背着包往车站去了,她是去哪里啦?”正抱着孩子喂奶的燕梅冷冷地说:“不知道。”李真又问在厨房里忙乎的李思敬:“爸,我妈去哪儿了,她出去,怎么也不给我打声招呼?”
   “我也不知道。”李思敬瓮声瓮气地说。
   李真从屋子的气氛中看出端倪,有些发急:“到底怎么回事情,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燕梅没吭声,眼睛盯在电视上,心里却在暗暗发急。她不知道妈妈到底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妈妈会不会出现意想不到的事情。她最期望的是,大门忽然打开,妈妈回家来了。
   “燕子,你说,怎么回事情?”李真眼睛瞪的像鸽子蛋。
   李思敬从厨房出来,替燕梅解围:“燕子跟你妈拌嘴,你妈让燕子回去,燕子说一下不好走,你妈就说她走。想着她也只是说着吓唬一下人,可能到那个亲戚家去了。”
   “嗨,你们这些人啊,怎么不劝阻一下就让妈走了呢?你们连一个小台阶都不给你妈,硬把妈给逼走了,哼,如果妈有个三长两短,看怎么收拾你!”李真声音严厉地对着李燕梅。
   李燕梅一下又哭起来:“我哪知道她说走就走?”
   “你不知道妈的脾气?她哪里是个受气的。爸你也是的,你该劝一下啊!”
   “我劝她,谁劝我?我还心里不舒服呢。”
   一家子倔脾气遇到一起,谁都不知道在家里也应当好好说话的重要性。这样家庭出去的人,一个个彬彬有礼,让人认为这家人从来不红脸呢。
   林怡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是赶快把妈的去处弄清楚,别让出啥意外。”
   “对,赶快打电话,问问她在哪里?是不是去了你舅舅家,或者姨姨家。”
   闫静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那句“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忙,请稍后再拨”的话连儿子李小圆都背会了。李真、李燕梅、李思敬、林怡拨给闫静的电话无一例外都是这句话,让大家心里的担心越来越重。眼看天就黑了,闫静到底去了哪里,她是不是平安,成了压在一家人心里的大石头。
   “奶奶会不会死了。”李小圆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把李真听得火冒三丈。他使劲把靠在身边的儿子往外一推:“小葸子,胡说啥呢?”李小圆被李真推到茶几边上磕了一下,哇哇地哭起来。林怡把儿子搂过来,不满地冲李真喊:“哎哎,你朝一个不懂事的娃娃凶算啥,有本事,你应当找罪魁祸首啊!”

共 1126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个关于家庭和谐的故事。闫静邀请女儿李燕梅回娘家生外孙,并帮助带外孙,但在育婴及家庭教育方面,闫静和李燕梅作为两代人,思想观念和方式方法不可避免存在着代差,由代差产生争吵,由争吵发展到闫静赌气出走。闫静出走之后,李燕梅无时不刻不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后悔,丈夫李思敬、儿子李真、哥哥闫峰等家人们,无时不刻不为闫静的安危担忧,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寻找闫静的下落。另一方面,闫静也时时牵挂着家人们,在穆姐家作客、在景区游玩、在和穆姐一家一起吃饭,都是心不在蔫的,时时惦记着刚满百日的外孙按时喂奶了没有。后来,闫静在好友穆姐的剖析之下,认识到不和家人打招呼就出走的做法是多么的愚蠢,回到了亲人们中间,故事在闫静带着外孙,和丈夫、和女儿坐上火车去深圳探望女婿,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气围中结束。家庭内的代差,以及由代差带来的冲突,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作者从这一普遍现象出发,提炼出有深刻警示意义的主题:冲突双方都要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不要强求统一,尤其是长辈不要包办孙辈的抚养和教育、不要过多干涉晚辈的生活习惯。这篇小说写到的人物较多,每个人物都有独特的性格特点,如闫静的倚老卖老又好面子,知道自己错了却不肯回头的形象;如李燕梅和母亲争吵时针锋相对、寸步不让的直性子;如李真在寻找出走母亲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成熟懂事;如穆姐的善解人意;如作为兄长的闫峰对闫静训斥式诱导;都刻画得唯妙唯肖。好文推荐共赏。【编辑:衢四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衢四海        2018-07-10 20:53:41
  感谢之中老师赐稿西风,给本编辑一个学习锻炼的机会。本编辑学识有限,难免存在理解不到位的问题,请老师指正。期待老师再赐佳作,精彩连连。祝夏安!
回复1 楼        文友:之中        2018-07-10 22:55:00
  编辑辛苦了!你的提炼很准确,点评多鼓励,感谢!问好!
2 楼        文友:海牛        2018-07-10 21:07:25
  小说大的框架和布局都不错,人物语言和心理描写真实合理,其中的场景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读来不但有滋味,更给人启示和教育。浓浓的生活气息,甜甜的家人亲情,反映了当下社会普遍存在的家庭浪花。拜读学习了。
回复2 楼        文友:之中        2018-07-10 22:56:44
  谢谢海牛老师关注并予以肯定,小说在我还在学习阶段,有时候写得随意些,还望不吝赐教。谢谢!
3 楼        文友:海韵波涛        2018-07-12 10:22:59
  拜读之中老师的大作,非常受益。想象力非常丰富,文字细腻,刻画生动,情节非常现实,就像我们身边的事。祝之中老师创作愉快!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32982
4 楼        文友:山野和风        2018-07-21 13:45:48
  之中老师的小说虽然只描写的是家长里短的琐事,但写得细腻逼真,因此画面感极强,生活味极浓,读来很有情趣,发人深思,易于引发共鸣,拜读学习了!遥祝老师创作愉快,笔丰体安!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