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遇见】等爱起飞(小说)

精品 【晓荷·遇见】等爱起飞(小说)


作者:幸福千里 秀才,2761.2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98发表时间:2018-07-10 20:01:40
摘要:“乘务长,旅客都到齐了吗?”距离两点十分关舱门还剩下三分钟,已经五十五岁的机长苏浩南走出了驾驶室。

【晓荷·遇见】等爱起飞(小说)
   一
   “乘务长,旅客都到齐了吗?”距离两点十分关舱门还剩下三分钟,五十五岁的老机长苏浩南走出了驾驶室。
   “本航次应到一百三十七人,实到一百三十四人,还差三位旅客没到。机长,你看要不要总务联系减员?”乘务长蒋美涵准确地报出了旅客的动态数据,十五年的默契,蒋美涵尽管知道机长接下来会怎么回答她,还是例行地问了一句。
   “再等等吧,等到最后一分钟关舱门,如果还不来的话,再与总务联系减员。”苏浩南稍稍沉吟了一下。“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后一次航班了,我想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苏浩南声音里竟有些微微抖音,他已经接到通知了,飞完这趟航班,他将转入地面地勤工作了。
   “机长,在一起搭档这么久,真有些舍不得您。”蒋美涵神色顿时黯淡下来。
   “小蒋,我也舍不得你们呀!可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苏浩南努力地挤出了一丝笑容。“马上,FL275会调来新的机长,一定要好好配合人家。”
   “我会的,机长,您就放心吧。”蒋美涵眼圈有些泛红。
   “不要这样嘛,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苏浩南有点怕这样分离的场面。“乘务长,你注意下时间,到点就关舱门。”苏浩南匆匆交代了一下,转身回到了驾驶室,就在转身的瞬间,眼睛还是有些湿润了。
   快到起飞的时间了,飞机舱门还没有关闭,客舱里有一丝丝骚乱,航班晚点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如今登机了,迟迟不关舱门,大多数的旅客心里开始犯嘀咕。
   “美女,快到点了,咋还不关舱门?”头等舱里,一位留着板寸头问。
   “先生,不好意思,还有三名旅客未到。”蒋美涵很礼貌地回复了板寸头的询问,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我们距离关舱门还有一分半钟,我们不落下任何一位旅客,是我们FL275航班一贯的服务宗旨,请您谅解下。”
   “那就好,那就好。”板寸头频频点头。
   “先生,今天一切正常,您就放心吧,等三位旅客一到,我们就起飞。”蒋美涵安慰道。
   她很理解旅客的心情,飞机晚点,目前是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共同存在的难题,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拿出行之有效的措施。
   板寸头很绅士地向蒋美涵微微颔首以示谢意。“我以为航班又要顺延时间了,那面我已经和客户约好时间,谈一个很重要的项目,万一要是晚点了,那可就泡汤了。”板寸头隐隐有些担心。
   “时间到了,就关舱门,您稍等。”蒋美涵依然保持微笑。
    
   二
   蒋美涵移步走到舱门前张望了一下,又抬腕看了看手表,时针准确地指在两点十分上,舱门前依然没有见到三位旅客的身影。蒋美涵叹了一口气,准备关闭舱门,就在抬手去拉舱门把手的刹那,登机口廊桥拐弯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身上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包,左右手还各自提着两个廉价的帆布包,一头凌乱的头发,蓬松地遮盖在额前,他大口大口喘息着,脸上挂满了汗水,顺着有些邋遢的胡须,滴落在胸前。他全然没有顾及这些,眼睛里充满了焦躁和疲惫的神色,在距离舱门五米的地方,‘噗通’一声跪在舱门前。
   “大姐,求求您,等等我的老婆和孩子吧。”男人满眼通红,无助的泪水合着汗水在脸上奔涌。
   蒋美涵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一时间,竟有些慌张。她迅速地走出舱门,一边想拉起中年男人,一边对着他说:“您是乘坐这趟航班吗?您老婆和孩子去了哪里?”
   “您要是不答应,我就一直跪着。”男人很执拗,蒋美涵才看清男人的脸,暗褐色的脸膛上写满了沧桑。
   时间已经过了,塔台已经给出了起飞的信号,蒋美涵不免有些着急。“您倒是说一说,她们究竟在哪里?”
   “孩子得了白血病,为了给孩子看病,把家里的房产都卖了,好不容易盼到了骨髓配型成功,可是需要六十万的治疗费用,这笔钱我去哪里弄呀?”男人似乎很绝望,说到最后忍不住失声痛哭。“是我无能,是我对不起孩子。”男人拼命地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开始数落自己。
   “孩子的治疗费,我真的拿不出呀。”男人摇了摇头,眼神有些迷离,有些绝望,又有几些幽怨,大概恨自己拿不出钱来给儿子治病。“但凡有人要我的话,我情愿把自己给卖喽。”男人的鼻涕混杂着眼泪流到了嘴里。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蒋美涵第一次见过男人如此绝望和伤心,自己的眼眶里慢慢地也渗满了泪水。
   “孩子没有坐过飞机,我就答应他坐飞机回家,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坐飞机了。”说完,呜呜地大声哭起来,语调里有苍凉的况味。
   “在候机大厅时候,他妈妈非要带孩子去看飞机,结果我们就这样走散了,我求求你们了,等等她们娘俩吧。”男人说完,男人跪在那里磕头如捣蒜,哪里还顾忌什么尊严。
   蒋美涵慌了神,眼泪扑簌簌坠落下来。“这位旅客,请您不要这个样子,塔台给我们管制的时间已经到了,这不是儿戏,事情太大了,我必须要向机长请示。”
   “乘务长,不用了,刚才这位旅客的遭遇,我都听到了,我现在就跟塔台汇报这里的事情,让他们重新调度。”不知什么时候,苏浩南已经站在了蒋美涵的身后。“机长,这可没有先例,万一……”蒋美涵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这可是您最后一次飞行呀。”
   “顾不上这么多了。”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男人,苏浩南目光坚定。
   呜呜——
   就在苏浩南转身的瞬间,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哭声,头等舱那个板寸头竟然站在机舱的舱门前,莫名其妙的失声哭泣。
   “机长,好样的,你是我见过最有担当的机长。”说完,冲着苏浩南伸出了大拇指。
   苏浩南经过他的身旁,附在他的耳边说:“你也不错,是我看到最善良的老板。”
    
   三
   “我哪有呀?”
   板寸头用手抹了一下眼角的泪花,径直走到跪着的男人身边说:“兄弟,你今天这一跪,让我触景生情,想起了我的当年。”一边说话一边配合蒋美涵把跪在地上的中年男人扶了起来。
   “兄弟,起来把,机长已经同意等他们娘俩了,你碰上好人了,当年我也碰上好人了。”
   板寸头的话,让蒋美涵一头雾水。“先生,您这是……?”
   “唉——,想起当年一言难尽呀!”大背头似乎很感慨。
   “当年,有一笔货款没有要回来,当时工厂很危机,资金链出现了一些问题,如果这笔钱要不回来的话,我的公司就要面临倒闭破产。”
   板寸头想起那段往事,眼圈又红了。“我找到了下游制造单位,他们也没有钱,产品货款压在下下游销售商那里,货没卖出去,哪里来的钱?我当时就急了,死的心都有。兄弟呀,心情跟你现在一模一样。”
   “工厂是看着从小做到大,跟自己的孩子有什么区别?当时确实已经山穷水尽了,没有钱带回工厂,工厂就要倒闭呀。当场,我就给那个下游的制造商跪下了,求他无论如何帮我一把。结果是另外一个前来洽谈业务的老板,实在看不下去了,同意借一笔款子给我下游的制造商,就是这笔款子才救活了我的工厂,世上还是好人多呀!”板寸头不胜唏嘘。
   “乘务长,我们飞机迟迟不飞,大家都纷纷要求退票。”乘务员方玉婷站在机舱门口一脸无奈地对着蒋美涵说。
   “我知道了,你回去安抚一下大家,我去机长那里汇报一下。”说完,又对着板寸头说:“先生,麻烦您一件事可以吗?”
   “客气什么?有事你说话。”板寸头答应得很爽快。“现在机舱很乱,我们乘务员都在安抚大家,麻烦您帮我照顾一下这位先生,我去去就来。”蒋美涵看了一眼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他此时情绪还很激动,蒋美涵有点不放心。
   “没问题,你忙你的去吧。”板寸头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机舱里乱成了一锅粥,音箱里突然响起了极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各位旅客,大家好。我是FL275次航班的机长苏浩南,现在我们遇到了一起突发事件,有一家三口搭乘我们航班迟到了,迟到的原因是这个孩子病了,得了白血病。”苏浩南说到白血病的时候,声音有些低沉。
   刚才还喧闹的机舱,听到音箱里广播,顿时寂静下来。
   “这个家庭为了给他看病,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甚至卖了唯一居住的房子。如今骨髓配型已经成功,而接下来将面临六十多万的治疗费,这位父亲掏不出这么多的钱。但是,他满足了孩子一个没有坐过飞机的愿望,想做一趟飞机回家,就在候机大厅里,妈妈带着孩子去看飞机,他们一家走散了。所以,我想请大家配合一下,我们等一下她们好吗?也许,这是孩子最后一次坐飞机了。”说到最后,苏浩南声音有些哽咽。
   机舱里,大家面面相觑,播音结束了,仍然死一样的寂静无声。
   板寸头扶着中年男人走进了机舱,正好听到音箱里的广播,‘哇’地一声蹲在地上大哭。
   板寸头走向头等舱,从行李箱里取出了三万块钱,一把塞在中年男人的怀里:“兄弟,不哭,我身上的现金就这么多了,待会你给我一个账号,我再给你打十万。”
   “我捐三千。”坐在最后一排,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叠钞票。
   “我也捐一千。”中间的一个打工模样的农村人,也站了起来,从内衣口袋里小心翼翼掏出了一沓钱。
   “我捐两百。”一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也许觉得自己捐的太少,声音小得仅能自己听到。
   “我也捐……我也捐……”
   不一会功夫,机舱里的旅客和机组人员捐款八万九千六百五十六元,当苏浩南把厚厚的几摞钞票捧到男人面前的时候,男人热泪盈眶,捧着钞票的手微微颤抖,立马要跪下给大家磕头以示感恩。
   苏浩南手疾眼快一把拽住了他。“不要这样,拿上钱回家给孩子看病,不要放弃,相信自己办法总会有的。”男人嘴唇一直不停地抖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不停地点头。
    
   四
   候机大厅里,音箱里不停地播报着一条信息:“张菊香女士,你的先生葛二根已经在FL275航班上等你,请您带上儿子迅速登机,登机位置在三十六号登机口。”
   距离起飞过去半个小时了,一对母子匆匆地出现在舱门前。
   “你真不懂事,你带儿子去哪里了?害得一飞机人都在等你。”那个叫葛二根的男人站起来责骂女人。
   当着整个飞机旅客,张菊香脸上很惶恐,吓得脸色苍白,不知道说什么好。乘务长蒋美涵赶紧过来帮助她们拿行李找座位,孩子一直站在走道里,身子显得很羸弱,一张略略有些苍白的脸,脸上堆积着倦容。因为化疗,头上只剩下稀稀疏疏的几根头发,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清澈生辉,让人看了生生的疼。
   突然,葛二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从兜里掏出一个老式的诺基亚手机,蓝色的小屏幕上显示着村长两个字,葛二根一时不知所措。“听说飞机上是不可以随便接听电话的,我还是把它挂了吧。”
   “接吧,反正已经晚了,不在乎这几分钟。”苏浩南微笑着说。
   葛二根有些慌乱,接通电话的同时,不小心按到了免提键,顿时一个声音从手机里被扩送出来,声音很大:“二根,你儿子的情况乡亲们都知道了,纷纷为孩子捐款,前天我去镇里开会,跟镇长汇报了你们家的状况,镇长正准备号召全镇人民给孩子捐款。二根,不要怕,有乡亲们在天塌不下来,安心给儿子治病,钱的事我帮你想办法。”
   机舱一片雷鸣般的掌声。“对,不要怕,不抛弃不放弃,好好给你儿子治病,办法总会有的。”机舱里不知道谁大声说了一句。
   “谢谢村长,谢谢村长。”葛二根哽咽着,眼睛里饱含泪花。
   重新跟塔台取得了联系,塔台迅速的做出了调整,很快给出FL275航班的起飞时间表。
    
   五
   候机大厅的音箱里,在广播一条信息:“各位旅客,大家好,FL275航班马上起飞了,机舱里有一位特殊的孩子,他不幸得了白血病……”这个故事又在候机大厅里重播了一次。
   “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今天所有的航班都会顺延晚点起飞,希望能取得大家的原谅和理解,谢谢大家!FL275航班目前在第四跑道上作最后起飞的准备,让我们共同为这个男孩祝福吧。”平常大家一听说航班延误,都会发上一些牢骚,今天很奇怪,候机大厅波澜不惊,大家都在静静地听着广播。几乎所有人都在心里默念,为孩子祝福,为那些好人祝福。
   直到音箱里说四号跑道FL275航班要起飞,大家一窝蜂地涌向透明玻璃跟前,看着FL275缓缓在跑道上滑行,然后离开地面,稳稳地直冲云霄,渐渐消逝在天际,候机大厅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共 459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精彩的小说,故事感人,叙述飞机的一次延迟起飞,引出一家三口的悲惨故事,孩子不幸得了白血病,一家人第一次乘飞机,候机延误了航班正常起飞,充满善心的老机长及时联系机场塔台决定延时起飞,全机乘务员和乘客积极配合,许多人还给这一家人捐款,这确实是一次等爱的起飞。小说故事感人,弘扬善心,讴歌好人。小说中人物鲜活生动真实。农民葛二根一家的悲惨遭遇,陪同儿子治病的经历,感动了全村的村民,也感动了全飞机的乘客。担任最后一次航班飞行任务的机长苏浩南,乘务长蒋美涵和全体乘务人员,乘客中的各种人士,机场的工作人员,都对这一家人无比关心,他们的善心让人感动。充满正能量的小说,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80717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18-07-10 20:05:24
  一次飞机的延误起飞,是一次等爱的飞行,机上工作人员对身患白血病的农家小孩的关心和献出爱心,充分显示了人心中的善良大爱。感人的小说,感谢赐稿支持,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回复1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7-10 21:23:57
  谢谢老师精彩的编按,道出了千里小文想表达的内容,言简意赅的点评,给千里小文增色不少,遥祝老师夏祺文丰。
2 楼        文友:秋觅        2018-07-18 22:21:41
  祝贺精品!
秋觅
回复2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7-19 12:04:34
  谢谢老师,辛苦了,千里遥祝夏琪文丰。
3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18-07-23 13:21:33
  流着眼泪读完了老师的佳作,真的很感动,满满的正能量,人人都献出一份爱,世界充满爱,爱心满满,太好了,题目取得好极了,“等爱起飞”,那孩子的人生路上充满着爱。问候老师下午好,遥祝夏安。
回复3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7-23 14:18:22
  珊瑚老师夸奖了,能感动老师,也是千里的荣幸,感谢您能品读千里小文,还望多多提些意见,千里无以为感,遥祝老师创作愉快,千里敬茶。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