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浪花诗语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浪花】虾须镯(随笔)

编辑推荐 【浪花】虾须镯(随笔)


作者:陈友 布衣,167.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09发表时间:2018-07-11 08:59:06
摘要:《红楼梦》第五十二回描写"虾须镯事件",都说坠儿是"偷"了平儿的虾须镯、说坠儿是"贼",其实这是一件"冤假错案"。

虾须镯(随笔)
   陈友
  
  
   《红楼梦》第五十二回描写"虾须镯事件",都说坠儿是"偷"了平儿的虾须镯、说坠儿是"贼",其实这是一件"冤假错案"。
   虾须镯是平儿在第四十九回芦雪庵烤鹿肉吃时丢的。是平儿自己从手上褪下来,回头"洗漱了一回。平儿带镯子时,却少了一个"。从书中的描写可以看出,平儿丢虾须镯的事是发生在“公共场所”,可能坠儿只是在旁边"顺手牵羊"地捡到了而已。坠儿“捡”到虾须镯,即不是发生在平儿屋里、也不是在凤姐房中等私人处所,更不是在平儿身上。常言说“顺手牵羊不为偷”,况且,平儿发现镯子丢了并非第一时间,而是在吃过鹿肉、虾须镯已经丢了很久之后的时间。因此,在“虾须镯事件”中,坠儿不应当"贼"处理。要怪,也只能怪平儿自己对随身的贵重物品没能管理妥当。
   当然,如果坠儿能够发扬"拾金不昧"的精神,急人所急、能设身处地地替失主着想,"捡"到镯子后及时寻找失主,完璧归赵,那么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件"冤假错案",更不可能出现后来被殴打、撵逐、遭羞辱、累及家人的结果了。但事情有了些意外,"捡"到虾须镯的坠儿却起了一个"昧"的欲念,悄悄地把东西"掩藏"了起来,明显是有着强烈的据为己的动因。
   隐藏、贪昧、占有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不光彩的行为,有违道德良心。这都还是其次,关键还在于这种"顺手牵羊不为偷"的"贪昧"行为见不得阳光。这不,坠儿"捡"到虾须镯的事一朝曝光,就变了性质,"捡"的事实被人诬成了"偷"的行为,情节异常恶劣。想当然,坠儿就要为她内心的那点"贪昧"欲念买单,为之付出代价,自食其果了。
   坠儿要"贪昧"别人的东西,而且贪昧的还是园中姐妹的随身之物,究其原因,可能还是一个"穷"字在作祟吧。人常说"瞎子见钱眼开",在坠儿眼前现身的那可是黄澄澄的金镯子呢,坠儿不是瞎子,她并不需要见钱眼开,她要比瞎子见钱更进一步。瞎子见钱是“眼开”,她见钱想“昧”为己有,这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坠儿是很穷的人,要靠在贾府做“小丫头”打工谋生活、贴补家用。金子要比铜钱、甚至银子都贵重许多,这对很贫穷的她来说,其超价值的诱惑力就可想而知了。看来"穷",从古至今都是害人匪浅的魔鬼。
   坠儿在怡红院里的同事、资深员工晴雯,也是站立在天下“穷人”的行列中。在坠儿与虾须镯的事件里,晴雯虽然没有首先诬蔑坠儿是"贼",但她对坠儿的"贪昧"却表现出了有些极端的行为。
   晴雯在贾府是一个励志、也十分"好强"的丫头。病中的她从贾宝玉口中得知坠儿“偷镯”之事后、"果然气得蛾眉倒蹙,凤眼圆睁,即时就要叫坠儿"。晴雯“即时就要叫坠儿”自然是要马上惩罚、处理坠儿,这里的细节刻画就非常充分地描写到了晴雯"烈火"般的“好强”个性。
   后来瞅准贾宝玉出门的机会,连自己还躺在病床上也不顾,迫不及待地晴雯就开始投入到惩罚、"审判"坠儿的工作之中了。在"审判"坠儿的过程中,晴雯基本上是倾向"判"多于"审"的程序,或者说她对坠儿事件的审理过程是只有"判"而根本就无暇顾及到"审"。这也是晴雯“急性子”的独特个性所决定了的。
   坠儿是怡红院里的小丫头,隶属于晴雯等大丫头们的“管辖”范围。坠儿成了偷东西的贼,大丫头们多多少少也会受到影响,至少要担当"管教"不严的连带责任。同时怡红院里的所有打工妹们还将遭受人们的背后指戳,在人前抬不起头。晴雯是一个好强、很有自尊心、很爱脸面的人,在第二十回里,她连贾宝玉和麝月"背后"对她"磨牙"都不能容忍,更别说现在要她天天面对一个"女贼"生活、忍受他人对怡红院"藏贼"的歧视了。晴雯对“虾须镯事件”十分着急上火、无法容忍,说来也不难理解。
   也是,在"家里上千的人"、"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不扶,都是全挂子的武艺"的贾府,没有象晴雯那样"好强"的人确实是不行的、很有"无法立足"的担忧。
   同样也是“穷人”的 晴雯"审判"坠儿,表现最为明显的就是有些极端倾向的"恨"。她以一种高密度、快节奏的讥讽也好,用"一丈青"在坠儿的手上边戳边骂也好,骂了打了又加“开除工职”也好……等等这一切都是为了宣泄对坠儿满腔的"怨恨";她恨坠儿眼皮子贱、她恨坠儿给"打工族"丢了脸、给穷人丢了脸、她恨坠儿不长志气……总之,她对坠儿是一腔的怨恨,恨铁不能成钢。
   这样看来,最初把坠儿当贼看虽说是"冤假错案",但后来晴雯对其的处理却不能等同于"冤假错案"。晴雯在"审判"、处理坠儿与“虾须镯”的事件上过于武断急躁,略有“僭越”之嫌,这的确是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因为她与坠儿不同的只是她属于贾宅里的资深打工人员,比坠儿的“小丫头”身份略高一个级别。在贾府,尤其是在怡红院内晴雯的确可以“审判”、"教育"坠儿,她可以对坠儿判打、判骂、判罚,但却没有权力判决“开除工职”,这样的判决结果也给晴雯自己后来的命运埋下了隐患。对坠儿判不判决“开除工职”,晴雯说了不算,她应该按程序、惯例将"卷宗"移交到更高级别的管理层来作出最终裁定才正确。虽然如此,作为穷人大军一员的晴雯在整个审、判坠儿的过程中,其出发点还是应当给予肯定,这不仅只是突出了晴雯刚强的性格,更重要的还在于彰显了穷苦大众宁穷不污的高洁品性。
   在现实生活中,贫穷的确令人沮丧,贫穷是一些人的际遇,具有不可抗力,但是人再穷,也不能穷了志气。坠儿就是因为人穷志短起了贪心昧心,违背了道德良心,昧了金子,却丢了面子、作贱了身子,最终弄得身心俱辱,令家人也跟着蒙羞,实在令人惋惜!
   “虾须镯事件”中坠儿的尴尬结局从一个反面警示人们常怀律己之心,做到不贪、不昧,让自己活得硬气。
  
  
  
  

共 224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伟人毛泽东、鲁迅等都对《红楼梦》有着很高的评价。《红楼梦》的内容、涉及到的知识包罗万象,被称为“百科全书”。本文作者通过《红楼梦》中“虾须镯”这一平常小事,结合现实生活,以新视角和新观念加以分析和评价很有意义。在目前兴起的读书活动中,希望有更多的人来阅读和评价“红楼梦”,掀起新的一轮“红学热”。 感谢赐稿并期待更多佳作。[浪花诗语编辑 陈兵]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陈友        2018-07-11 12:25:27
  感谢编辑老师编辑这篇陋文。祝夏安。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