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一个人的旅途(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一个人的旅途(小说)


作者:一笔秋雨 布衣,107.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25发表时间:2018-07-11 10:38:42

【流年】一个人的旅途(小说)
   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把许飞从睡梦中惊醒,他急忙拿起手机,对面传来他的助理小王的声音:“许经理,大家都在等你开会了。”他看时间已经是早晨八点,公司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等着他去开,他急忙起床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下,连胡子也来不及刮,临出门去了另一间睡房,看了看睡在床上的那个女人,从包里随意抽出几张百字号扔在这个女人的床头:“你不用等我回来,我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你才过来吧。”便下楼开着车直奔公司。
   许飞已过不惑之年,中等身材,相貌堂堂,他是个绝顶聪明又精明的男人,从他那匀称纤细的躯干和宽阔的肩膀表明他生有一副强健的体格,能经受生活的种种艰苦和气候的变化,也挡得住现代都市放纵生活和内心的狂风暴雨。八十年代初期,他还是位小学体育教师,走进婚姻的围城时,夫妻双方却在短时间内发觉,他们之间的结合是错得离谱的婚姻,便在最快的速度下双方达成协议办好了离婚手续。
   当时,中国什么最诱人,下海经商,市场经济无情的冲击着千百年来人们的价值观点,众多精英纷纷下海经商,商人族——当代英雄。许飞便雷厉风行把工作辞职手续办好。八十年代初期,国家下任务分配市民购买国债,这时中国的股市也在神州滚动,精明的他,用身边为数不多的钱,一边回收别人手中的国债,一边去股市每天小敲小打的购买些自己看好的股票。
   不知是这辈子他命运中的注定,还是现实生活对他的宠爱。要发财,得有创造力,是财富,让他渐入佳境,一天天迈向“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时空。
  
   二
   在八十年代中期,尽管在人们心目中,利润、赚钱、致富,成为当时的一个热门话题,敢于抛弃“皇粮工作”,被那双看不见的手“推着”下海的人还是有限的,更多的只是胆怯地小小调侃。有人说,股市是个魔方,只要找到了“金钥匙”,就有可能会成为富翁,一个理性的投资者必须尽一切可能,在短时间内获取信息,如果跟着感觉走,早晚要吃亏。仅仅数月,凭着独特的智商和缜密的思维,精明强干的他先后做过十几种股票,几乎从未败过。在他的脑海中近20多种股票的收盘价、最低价、最高价及成交价都了如指掌。许飞在股市大潮中,莫过于有次发生在他身上的股票奇迹,他买回100张面值20元的股票认购证,不曾想发了大财。第一次股票摇号,中了10张,他连忙凑了一万买进,转手卖出净赚7万元,第二次中了50张,用7万元件买进,随即全部抛出,得了20多万元。在股市中拼命摔打的他,是如此的幸运,这无疑给了许飞更大的信心和奔头,十万元不算富,二十万元才起步,三十万元过得去,百万才算富。
  
   三
   这些年来,他一直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生活,或许在他心里一直没能让自己从失败婚姻的阴影中走出来,这些年来他也一直紧紧地封锁着自己的情感,独自过着食无定居漂泊的日子,全心扑在商海中。当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宽衣解带时,他当然也想过,晚上能有个美人如水的女子陪着他,床上飘荡着莲花芳香的女子让他醉让他疯。《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曾经说过,女人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头。还有一种说法是,上帝用水造就女人,水没了就用泥巴捏成了男人,男人就是雄性动物,并且是用下半身来思考的动物。前妻曾来看过他几次,前妻与他离婚不久,便和班上的一位同学结婚。前妻看他那疲倦消瘦的样子,说不心疼不是真心话,毕竟还是有过一段夫妻之情,所以在节假日总会做些好吃的给他送过来,帮他洗洗放在屋子里那一堆堆脏乱的衣服,清理下乱七八糟的房子。“许飞,找个女人成家好不好,别只顾着挣钱,你身边需要有个人照顾你疼你。”前妻对他说。“恩,”他应着,一会又说,“这事不急,明年好好考虑下吧。”然后望着前妻笑了笑。
  
   四
   在城市中有着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她们大都成熟,能干,却因各种原因,一直徘徊在婚姻的大门外,她们自尊自强,却又害怕别人的议论,内心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们是大龄姑娘。
   宁宁是北方人,三十来岁,风姿绰约、容貌艳丽,现在是深圳一私营公司老板。宁宁从小好强,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国有企业做行政工作,那年与校园时代的恋人子轩正打算结婚,却突然辞职、南下深圳做房产中介,她的初步想法是等她在深圳站稳了脚根,有了一定的经济和事业基础后,准备要子轩也过去,子轩苦苦爱恋宁宁,却无法忍受这样的两地相思之苦。她在深圳开始了全新的生活,物质上虽艰苦,精神上却很兴奋,也结识了不少的新朋友,很多是颇有经济实力的商人。
   一天,她听到关于子轩跟一个年轻女子的暧昧传言,就像遭了晴天霹雳。传言被证实后,很多美好的想法都没有结成正果就中途夭折了,宁宁冷静地与子轩分手,她明白必须走自己的路,去寻找真正的幸福。在商界长袖善舞的她尽管不乏追求者,但宁宁并不急于再找对象,她想先把事业打理好。她一心扑在工作上,发挥出了自己也没预料到的潜力,五年之间,她用做过房产中介这些年所积累下来的资金,开办了一家新公司,公司的效益与发展规模远远超越了她的想象,她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她渴望有个可以信任托付的爱人,她知道自己需要一个感情的港湾。
  
   五
   一个冬天的傍晚,许飞到常去的那家西餐厅吃饭,对面桌子上一女子想必是喝了太多的酒,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估摸着是要去洗手间,看模样大概30左右,修长的身材,精致的眉眼,烫成波浪卷的长发风情万种地流淌在肩头,手里拎着路易威登LV包,一眼望去眼眸流转之间便是处处显露着高贵的气质,令他不禁多看了几眼。这女子冷冷的眼里闪着让人不易察觉的伤感。“喂,先生,你也是一个人?”他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很高兴认识你,我俩还真有点缘份呵,我叫丁宁,你就叫我宁宁好了。”她要许飞陪他喝酒,宁宁大口地喝着酒,这女子一定是遇到什么很痛苦的事。“爱情是什么?”这女子突然问他,许飞茫然,摇头。她高举着酒杯告诉他,这就是爱情。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她无声地流泪,她说那个男人对不起她,她为他去做了两次人流,可人家有新欢后说甩就甩,没有一点情意。许飞半天无语,帮她擦去泪水。她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又突然冒出一句:“爱我的人又变了心,最近公司在运作上又遇到一些问题,仿佛全世界的灾难一下子都压了我身上。”过了一会儿,她问许飞,你真的相信爱情?他说:“相信,正因为相信,我才从一段短暂错误的婚姻中走出来。”
  
   六
   这些年的奋斗,单凭许飞有敏锐的商业头脑是远远不够的,仅凭他攻读过的财务和商业管理,也只是些空头理论。他还要通过分析企业的赢利情况,资产情况及未来前景等因素来评价股票,寻找低于其内在价值的廉价小股票,然后将其买进,等待价格攀升,这些远远低于其营运资本的股票,为他带来了丰厚的利润,让他也具备了一定经济实力。
   十几年他可谓是历经风雨,饱经坎坷。这年的春天,股市牛气冲天,可以说连大街上擦皮鞋的人也想涌进股市去时,他却坐立不安,尽管他手里的股票也在疯长,但他意识到股市渐渐演变成股灾的事态随时有可能会发生,是轮到他该隐退股市的时候。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通过对市场的考察,决定拿出股市里的大部分资金将生意定格在古玩工艺品上,这行利润很大,他先后用了些钱专攻古玩业的书籍,很快成立了他自己的公司,“许飞古玩工艺品公司”。他成为了深圳拥有两家古玩店,总资产达200多万的老板,生意从开始就做的很顺,在短时间中就成为了同行一位突起的行家。
  
   七
   秋天来了,许飞和宁宁一直还有联系,只是很少见面,时间对商场的人来说就是金钱,不是有此一说,商场如战场,战场就是金钱的打拼。他们的交往更多的是依靠两根电话线互相问候,偶尔也会没完没了地调侃。凉凉的午后,宁宁给他发来她的近照,她穿着黑色毛衣站在秋天的黄昏,他感觉宁宁显得异常的漂亮。宁宁打电话给许飞,说想见他,要他晚上去酒吧。他突然笑了起来问了一句:“想我了是吗?”宁宁笑了一声说了一句:“梦里相思泪无数,只为某许”。
   许飞推开酒吧的门走进去,宁宁见他来了,笑了一笑,指着身边说,坐啊。他坐下来,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宁宁就像是一朵初绽放白色的花,只要有雨水的浇灌便会零落成尘的一朵花。那晚他们都喝了很多的酒,也说了许多话,宁宁醉得很厉害,她的泪水簌簌流着。他伸手按住她的手,那么凉的手,然后替她擦泪水,含笑看着她,说:“醉成这样子,你手冰凉冷吗?”自相识以来,这是他与她,第一次这么亲近的接触。一点点的温暖,一点点的温存,让这位拼打在商场的女子,却有着异常的感觉和特别的温暖。她忍不住轻轻地唤:“许飞,许飞,你送我回家。”
   宁宁披散着头发,穿着白色极薄的睡衣赤着脚站在他面前,像梦中的女孩极具诱惑力,乖巧性感令他无法招架,她还是要他陪她喝酒,杯中透亮的红在荡漾。他们都醉了。“许飞,宁宁温柔地叫着他,说:“如果你觉得爱我的话,就爱我好吗?”说着仰起了头闭上了眼睛,她期盼的模样让在酒精麻醉中的他迷失了自己,许飞慌乱地在她的脖子嘴唇上吻着……
  
   八
   醉酒的那一晚,他们从暖昧关系进展成了恋人,他爱她吗?不算爱,对她只是一种喜欢,他对宁宁的感情是平静的。他搬到宁宁那里去住了。许飞的本意是住他那儿。他的房在郊外,四周有山清水秀美丽的风景,他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宁宁却执意要他住她那边去,说在市区中心办什么事也方便离公司也近。两个内心孤寂的人,两颗倍感已很疲惫心互相温存着生活在一起。最初的日子过得还幸福风趣浪漫,两个人在生意也做得很出色,都为自己的创业奠定了雄厚的资金,他们两人在经济上是独立的,在精神上又是相互依赖的。
   现代社会发展极速,人们的价值观也在发生迅速的变化,很多人都在想,把钱存放在银行,还不如把钱投资到更有价值回报率更高的事情上去。对古玩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中国古玩市场很有潜力也仍然可以挖掘,前景美好乐观,许飞看准了这点,也把握住了机会,在短时间内他又开了一家古玩店,其实在他的计划内,开全国连锁店才是他最大的愿望。
   天空中零星地飘洒着小雨,纷纷扬扬无声地,静悄悄地飘落,夜风清凉。宁宁在公司里似乎更是忙碌,她早出晚归,在外面很多的应酬常喝酒,有时醉醺醺地回到家,会对他说些莫明其妙的话,“人不能活得太认真,结婚证不过只是一张纸,爱情是什么东西?是酒,今朝有酒今朝醉。”宁宁这种玩世不恭的神情,让他心里感觉很不舒服,甚至让他对她产生了一些不该有的想法。也许对她来说,他就如她嘴边的酒,能供她暂时的麻醉和享受。宁宁不属于他,她属于那个灯红酒绿,热衷于同朋友们去酒吧或者钱柜喝酒,应酬生意连带应酬感情,是商界中地道的叱咤风云的女汉子。
  
   九
   许飞找她谈过两次,以为他们一直没把结婚证办了,宁宁心里在责怪他,便坦然地说了自己对家庭责任,对美满婚姻的期待,并说空闲时我们去把结婚证领了。
   他以为这以后一切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事实上,他的想法错了。迟归,疲惫,全身的酒味。一方面,宁宁性格很强势,一点很小的事都要与他争执;另一方面,她太不让许飞放心,经常背着他接电话。后来他才知道,她单身多年有很多暖昧不清的男友,他估计宁宁还可能有性伴,只是不敢肯定罢了。宁宁当时找他,说爱他,一来是她漂久了想有一个家,二来觉得他的条件合适,这些让精疲力竭的他有些失望以至绝望。感情一旦有了裂痕,便是很难弥合,他们都在极力维持着自己的感情,他与她没有将来,这一点,他们俩人心知肚明。
   那晚宁宁酩酊大醉,深夜才歪歪倒倒地回家,许飞实在无法忍受,恼怒之下走过去抬手就给了宁宁一个耳光,后来呢,后来他走了,眼眶有些湿润,宁宁就这样一直望着他离开,她的眼泪一滴滴落下,可这样的结果不是她想的。
  
   十
   深圳今年的冬天很冷很冷,暮色早已沉去,街上行人渐渐少了,走在人群里的许飞,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悲凉,途经一场心碎,他明显瘦了,老了。一个的苍老,是日以继夜,许飞其实是一个英挺帅气的男人,他从口袋里摸烟出来,叼起,点燃,猛吸几口吐出烟雾,烟雾让他轻轻咳嗽了几声,他知道自己正在老去。
   他接到宁宁的短信,是在第三天的黄昏,“许飞,我爱你,也许你是爱我的”。宁宁的话,让他一再回想起那些时光,他甚至很认真的想过,是什么,让我们忽然靠近,然后又让我离去,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可能回去,过程粉碎了一切,曾经酒精的甜蜜回忆已经变成致命的毒药。“宁宁,很抱歉,我想要的生活你给不了,我只能选择离开,你多保重。”他给她回了短信。

共 1163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小说成功地塑造了许飞这一个商场成功而又情场失意的男人的形象。许飞是一个很有头脑的商人,在八十年代初期中国商海大潮涌动之时,他毅然下海,先是在股市赚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额,然后,在股市动荡之时,又转行开办了一家工艺古玩公司,混得风生水起。但就是这样一个成功人生,他的感悟生活却一片贫瘠。与妻子结婚后很快发现婚姻是个错误,又迅速离婚。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一家西餐厅遇到一个叫宁宁的女人。宁宁是一个很独立的女人,有自己的公司。那段时间,她正遭遇失恋,公司情况也不景气,一个人借酒浇愁。一来二去,二人熟了起来,并住到了一起。许飞对宁宁说不上爱,只是有些喜欢,他也曾想就此组建自己的家庭,但却没有得到宁宁的同意,二人不同的生活观念最终导致两人分手。后来,许飞参加全国古玩交流会需要一名翻译,这时,他遇到了安琪,并对她产生了好感。安琪是一个美丽安静的女子,有自己的个性和追求,她大学毕业后开了一家小化妆品分司。两个人在不断的接触是碰撞出了爱的火花。但由于两人年龄的差异,这场爱情遭到了安琪父母的反对,许多理解安琪父母的一腔爱女之心,选择以一场骗局结束两人的恋情,最终二人黯然分手,留给许多的仍然是孤独的一个人的旅行。小说语句流畅,情节曲折,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读后使人深受感染。佳作,荐阅。【编辑:素心如玉】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素心如玉        2018-07-11 10:39:22
  感谢赐稿流年。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
素心如玉
回复1 楼        文友:一笔秋雨        2018-07-11 21:30:06
  再次谢谢你,以后文字中多指教,祝夏安。
2 楼        文友:一笔秋雨        2018-07-11 21:28:33
  谢谢素心老师的认真点评和鼓励,辛苦了呵,祝开心快乐。。。。。。
3 楼        文友:醉剑飘香        2018-07-11 22:40:00
  许飞算不上是个好商人,说他是个赌徒也许更合适。他的发迹始于股市,而且是完全靠运气的打新,然后转行到极具欺诈性的古玩行业。作者没有讲述许飞经营古玩的事例,我们无法猜测。通过他与三个女人之间的感情纠葛,我们能清楚地看见他赌徒的一面。他与前妻闪婚闪离,而前妻对他处处留情,说明他们之间的感情并未破裂。作者只说他结婚后发现婚姻是个错误,这话说的很含糊,是婚姻错误,还是婚姻里的人的错误。既然两人感情还在,那就可能是婚姻这个形式本生的错误,是婚姻阻挡了他,而不是前妻阻挡了他。理解了这个,他与后面两个女人的关系就容易理解了,在他潜意识里,他对婚姻这种家庭形式是畏惧的。所以,当他与女人有了进入婚姻的可能,哪怕一点点波折,他都会毅然借故逃掉。他逃的不是女人,逃的是婚姻。他注定是个孤独、自由的赌徒。
   作者叙事手法娴熟,浓淡相宜的为我们刻画了一个心理扭曲的现代成功者的形象,谢谢作者。
醉剑磨得飞快,豆腐一切两开
回复3 楼        文友:一笔秋雨        2018-07-12 21:25:10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祝夏安。。。。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