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灰色的记忆(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灰色的记忆(小说)


作者:任珂 布衣,193.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12发表时间:2018-07-11 22:31:25

【流年】灰色的记忆(小说) 一九九五年七月,这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对于林筱来说是终身难忘的一天,也是个冰冷的夏天。
   在一座普通的农宅里,中年妇女蒋春手里紧紧握着一只鞋,她气喘吁吁地挥着鞋,一下又一下抽打着十二岁的林筱。
   林筱双手抱着头,不哭也不求饶,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蒋春挥动着手里的鞋子,对着她的脸恶狠狠地说:“你这个赔钱货,你这个贱货,我养你这么大,让你干点活都干不好,你就是个废物,废物。”她一声接一声地咒骂着,本来黝黑的脸庞因为生气逐渐变成了紫红色。
   她大概是打累了,一屁股坐在木椅子上,拿起茶缸大口大口地喝水。
   林筱靠在墙壁上,脸色惨白,“这还是我的家吗?她还是我的亲妈吗?我究竟在这个家里算什么?我是贱货?我是赔钱货?呵,活该,谁让你生下我的?”此刻,她的心好像被千万根针刺穿似地一滴一滴淌着血。
   仿佛被黑蚁一口一口地啄噬,她觉得皮肤被一块一块地撕裂,全身的血液在刹那间凝固了。
   林筱疯狂地抓着头发,她猛地撞在墙壁上,一下又一下。她没有疼痛的感觉,反而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她需要发泄一下内心的委屈。
   “哼!使劲撞,有种你使劲撞,你吓唬谁呢?干脆你去死,我眼不见心不烦。”蒋春喋喋不休的谩骂声彻底刺痛了林筱,只见她“啊”地哀嚎一声冲出家门。
   林筱冲到大街上,冲到人群中,她在马路上横冲直撞,没有方向,只是一昧地向前跑着,跑着。泪水从眼角淌下来,挂在脸庞上,又一滴一滴滑落进她的嘴巴里。
   “为什么我要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为什么别人的妈妈都知道疼爱自己的小孩,而我的妈妈却在一次次地伤害我?家?我还有家吗?我还能回去吗?回去再受她的欺凌和羞辱吗?”心里痛苦的呐喊声敲击着她的耳膜,林筱觉得她的心被狠狠地揪住了,疼痛使她难以喘息,她用一只手紧紧地压着胸口。
   林筱停下奔跑的步伐,她缓缓地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
   中午时分,林一南刚进家门就看见蒋春歪坐在沙发上,他轻轻地叹息一声,“又怎么了?你怎么每天都不高兴,耷拉着一张脸给谁看啊?”只要回到家他的心情就变得郁闷。
   蒋春抬起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不到十秒钟马上暴跳如雷,“我每天不高兴,都是你造成的,看看这个家。”她指着家里的摆设,接着说:“再看看你这个窝囊废,还有你们林家的儿女,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嫁给你,为你生儿育女,到头来还是一无所有。”
   蒋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哭起来,她捂着脸,泪水从她的指缝滑落下来,身体微微颤抖着。
   林一南见状,愤怒地跺跺脚,扯着嗓子大喊道:“我是窝囊废,你愿意嫁我。我林家的儿女怎么了?你看看你自己,有当妈的样子吗?整天骂骂咧咧的,孩子们都成了你的出气筒。”这个家不回来还好,眼不见心不烦。
   当年父母催促他尽快成家,他不忍心父母再为他操心,便草率地和只见过三次面的蒋春结了婚。他对蒋春没有爱情,倒是蒋春对他一见倾心,起初的日子,他们的生活虽然平淡却也融洽。
   可随着儿女相继出生,蒋春就像变了一个人,对林一南横挑鼻子竖挑眼,不论他怎样百依百顺,蒋春总能成功地挑起一场战争。
   慢慢地,林一南开始冷落她,疏远她,他觉得,那些曾经的美好已经随着岁月的洗礼都沉淀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正在这时,蒋春“啊”的一声尖叫将林一南拉回现实。
   蒋春扑向他,拉扯着他身上的衣服,扭着他的脖子,林一南绝望地摇一摇头,然后厌恶地把她推倒在地。
   “这就是你的本事?这就是你林一南的本事?我真是瞎了眼居然嫁给你这种货色,我要离婚,我要跟你离婚。”蒋春坐在地上,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眼泪哗哗地落下来。
   “好,我成全你,孩子都归我。”林一南丢下这句话进卧室拿出结婚证,递到蒋春眼前,“我求你放过我,谢谢!”
   十二年的夫妻情份,虽算不上情投意合,但也是同床共枕,林一南没想到他的婚姻会走到这一步。
   他心里很难过,很无奈,却又无能为力改变,因为他再也不想自己男人的尊严被贱踏了,十二年来,他受够了这种鄙视,受够了这个女人的嚣张跋扈。
   家,应该是温暖的港湾。家,应该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聚集的地方,可是林一南从来没有感到家庭的温暖,没有感受过妻子的体贴,这是谁的失败?难道是我造成的吗?
   也许吧!如果当年没有娶她,就不会有这个家。也罢也罢,人嘛!总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蒋春缓缓地伸出手接过结婚证,望着这鲜红的三个字,她的心忽然间一阵一阵地疼痛起来。情不自禁的热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这么多年了,她为他生养孩子,为他准备一日三餐,虽然她脾气暴躁,虽然她常常口不择言地谩骂他,可是,扪心自问,她还是爱他的。
   自从十二年前第一次见到他,她被他温文尔雅的气质吸引住了。其实,蒋春心里明白,林一南当年并没有看上她,现在想想,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蒋春抹抹眼泪,哽咽着说:“好,我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我们的夫妻缘分到头了。”
   是啊!残存的一点点情意已经在一次次的吵闹声中消失殆尽了,剩下的只有憔悴的一颗心,破碎的心。
   林一南望着面前的女人,只见她满脸泪痕,额头上挂着几条皱纹和眼角的鱼尾纹在时时告诉他,这个女人老了,变得苍桑了,变得丑了,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春少女了。
   他叹息一声,轻轻地在心底叹息一下,他相信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既然如此,我们彼此珍重吧!”他拉起蒋春,两个人都没有犹豫,径自走出家门。
   林筱呆呆地坐在凉亭里,神色忧郁望着车水马龙的大街,未干的泪痕挂在脸庞,她觉得自己像个孤女,从出生就没有人疼爱她,妈妈的泼,爸爸的弱,让她感到家就像一个恐怖的牢笼,又像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炸药包。
   她害怕,从心底害怕那个家。
   可是,她只有十二岁啊!她不能在外流浪呀!更何况还有个小弟弟才八岁,弟弟总是粘着她,听她唱歌,听她讲故事,她非常喜欢这个弟弟。
   记忆里的一幕幕此刻都在她的脑海中上演,浓浓的姐弟情撕扯着她脆弱的心。林筱甩甩头,好似要甩掉烦恼的事情和妈妈的斥责,她用手捋一捋头发,然后向家的方向走去。
   蒋春在卧室收拾衣物,东西很多,但都很廉价,她挑了几件能穿得出去的衣服装进箱子里。然后,她望着墙壁上挂着的全家福,望着这个房间,望着这张她睡了十二年的床,不禁心头一热,“对不起!孩子们,原谅妈妈的自私和无能,我走了。”
   “妈妈,我快饿死了,快给我端饭。”儿子林凡刚冲进门就大喊着,他一边扔下书包,一边进厨房。
   蒋春忙把行李箱放在一边,“凡,你回来了,妈现在就给你做饭啊!”她连忙和面,切西红柿。
   她记得儿子最喜欢吃西红柿鸡蛋面,今天,就再做最后一次吧!将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
   很快,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做好了,蒋春把碗推到儿子面前,嘱咐道:“儿子快吃吧!饿坏了吧?”
   林凡端起碗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蒋春摸着他的小脑袋,“凡,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遇到事不要总哭,你是男子汉,要坚强,要勇敢啊!”
   林凡嘴里含着面条,“有爸爸妈妈保护我,照顾我,我什么都不怕,还有姐姐,她最疼我也会保护我。”
   蒋春眼眶湿润了,哽咽着说:“将来爸爸也需要你照顾,姐姐毕竟是女孩子,你要学着保护她。”
   林凡嘴里“嗯嗯”答应着,蒋春见状,起身拿起行李箱欲走出去。林凡回头看见她要走,忙说:“妈,你要走?你去哪里?你不要这个家了?”蒋春泪水夺眶而出,紧紧地抱着林凡,“孩子对不起,妈妈不能留下来了。”
   “妈,你不要走,不要走。”
   林筱不动声色地站在门口,望着哭作一团的妈妈和弟弟,她面无表情,好像受了很大的伤害般,怒吼一声:“林凡,放开她,让她走,她和爸爸已经离婚了,她不再是我们的妈妈。”在回来的路上,她碰到爸爸,从爸爸颓废的神色里,她了解了实情。因为这个家的贫穷,所以妈妈要离开。
   “不,姐姐,我不相信,妈妈刚给我做了西红柿鸡蛋面,好好吃啊!你也喜欢吃,是不是?”林凡大哭着说。
   “她做的饭我从来没有喜欢吃过,很难吃,林凡,有爸爸和姐姐照顾你,保护你,让她走。”林筱的声音里透露着决绝,她的眼神是寒冷的,仿佛一把利剑穿透蒋春的心脏。
   蒋春摇一摇头,悲哀地说:“筱,妈妈对不起你,不应该一次次地伤害你,不要记恨我。”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上前将林筱搂进怀里,然而林筱使劲推开她,“十二年来,我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没有感觉到母爱,我的世界里只有无休止的谩骂和抽打,谢谢你让这个家拥有平静的一天。”
   说罢,她将林凡拉进卧室,房间门重重地关住了。
   蒋春望着眼前这道紧闭的房门,心里悲苦万分,儿女就在这扇门里,她却觉得远在天涯,自己无论如何再走不进去了。
   她走了,拎着行李箱,没有多余的负重,仅属于自己的东西。
   夜幕落下,林筱望着熟睡的弟弟,心紧紧地揪住。她暗暗地发誓,以后的每一天都要好好地照顾弟弟和爸爸,不再让他们受委屈。
   夜深沉,夜无声。室内好静,好静。
   林筱觉得这是她在这个家里生活了十二年来最安静的一个夜晚。
   弟弟平躺在床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望着他的小脸蛋泪痕依昔可见。她将被子往上拉了一下,轻轻走出房间。
   林一南仍然坐在餐桌前喝着酒,从傍晚喝到现在,桌子上只放了一盘花生米和咸菜。林筱刚发现原来爸爸的酒量还蛮大的,她倒了一杯热茶递给爸爸,“爸,喝杯热茶吧!您不能倒下,我和弟弟需要你。”仅仅一天的时间,林一南憔悴了许多,“爸没事,你去睡吧!明天还得上学呢!”
   “爸爸,您要坚强起来,我和弟弟会很快长大的,以后我们照顾您。虽然妈妈走了,但是我们并不伤心,因为我们还有您。”她恨妈妈的绝情,也庆幸妈妈的离去,毕竟这个家再没有谩骂声了,她终于拥有了这份宁静,终于不再承受抽打和羞辱了。
   林一南听到她的话,抬起头盯着她:“筱,你恨你妈妈,是吗?”
   “是,我恨她,每次看到她,我的心脏都会加速跳动着,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她的眼神很可怕,就像一把利剑要刺穿我的心脏,可是她却谋杀了我的自尊。”林筱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她沉浸在回忆里,似乎又看到了妈妈的眼神。
   林一南不禁皱眉,他被女儿的话语震惊了,“谋杀”多么可怕的一个词,他突然感到背部隐隐发凉,似乎有一股寒风穿进他的皮肤,正在撕扯着他的皮肤组织。
   天啊!她到底是怎样对待女儿的?她究竟做了什么让女儿如此惧怕她,痛恨她?
   林一南哆嗦着手抚摸一下女儿的头发,“筱,别这样,你对妈妈咬牙切齿的恨停止吧!我不允许这种恨在你的心里成长漫延,我要你快快乐乐的生活,把不该记住的彻底忘记吧!未来是光明的。”
   林筱泪眼朦胧望着爸爸,哽咽着说:“你知道吗?我在学校都抬不起头了,同学经常取笑我,说妈妈是超级女高音,一嗓子震翻一栋楼,而我就是同学眼中的贱人。”
   “不,不,筱,你要乐观,要克服心里障碍,虽说你妈妈口不择言,可她心里还是有你的,她的话你别记在心里,你在爸爸心里是最好的女儿。”林一南没有想到女儿居然默默地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他这个做父亲的直到此时才知道。
   “嗯嗯爸,我记住了,我会好好的,您放心吧!”她不想让爸爸再为自己操心,只能安慰他。
   林一南点点头,连声说:“那就好那就好,回屋睡觉去吧!”
   林筱没再言语,她想让爸爸安静一会,转身回了卧室。
   深夜寂静的空间里,林一南忽然感到莫大的悲哀,何其有幸得一如此懂事的女儿,却又被伤害得如此深!往昔的种种不禁涌上心头,蒋春无休止的折磨,谩骂,无理取闹,将本该幸福祥和的一家人整得伤痕累累,心生痛恨。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林一南同样不例外,虽说对蒋春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可毕竟同床共枕十二年,十二年的是是非非,十二年的吵吵闹闹磕磕绊绊,十二年的夫妻情逐渐转变成亲情,怎能一笔勾销?
   想到这,他的心很痛很痛。他明白女儿虽然恨蒋春,可心里还是在意她的。天底下有哪个孩子不希望有母亲的陪伴?
   然而,蒋春还是决绝地离开了。她没有顾及幼小的林凡,没有顾及他的泪水,甚至没有顾及林筱的怨恨,就那样转身离去。
   夜深沉,夜无声。
   卧室里的林筱辗转难眠,一双黑暗中朦胧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她看不清楚它的颜色,记得白天是白颜色的,那夜晚就是黑色的。是的!没错,黑夜被黑色笼罩,墙壁是黑色的,床是黑色的,桌子也是黑色的,身边的弟弟也是黑色的身影。

共 1143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灰色的记忆》是一篇亲情小说,满纸爱恨悲情,憾人心扉。开篇便呈现给读者一个家庭暴力的场景,十二岁的农家女孩儿林筱被亲生母亲毒打,而这样的折磨羞辱似乎早已司空见惯。倔强的林筱并无求饶,只是一双眼睛死盯住母亲。在母亲打累停歇的片刻,她用头狠命撞墙,以缓解内心的愤懑和屈辱,直至逃出家门。家,已不再是温馨的港湾。这个家的一家之主——父亲林一南,终于无法忍受妻子多年的蔑视与泼蛮,离婚终结了这无休止的家庭战争,这场原本无爱的婚姻亦走到了尽头。于他,情况似乎并未因此而改善过多,多年颓废酗酒,疾病缠身乃至消耗余生。离异于这个曾经风雨飘摇的家庭,最为感觉痛快的莫过于林筱,母亲多年的生冷谩骂殴打,早已让这个年少的女孩由此变得决绝。她痛恨生母,反抗来自亲人和外界的欺凌,照料父亲,爱怜疼惜一奶同胞的弟弟,幼小的身躯撑起一个家。当她向有着类似童年经历的欧阳老师敞开痛苦心扉时,隐忍坚强瞬间被来自外界的关爱击垮,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生活往往是格外真实,又是不乏戏剧化的。当年那个嫌贫爱富不顾一双年幼儿女死活,舍弃家庭投奔个人所谓幸福的母亲蒋春,终于吞噬了自私自利的苦果,身患绝症,被再婚的丈夫舍弃,终了撒手人寰,一个典型的悲剧性人物从此退出了生活舞台,一个鲜活的生命画上了句号。小说里的儿子林凡,善良达理,重情重义,初中毕业便帮助姐姐林筱坚持到高中毕业,长大后努力同姐姐一同支撑起这个家。同父亲一道,力劝姐姐原谅母亲。而母亲对一双儿女的爱亦显露出来。也许,这个世上原本就是如此这般,当你真情拥有时并无在意,可是,一旦失去了,便会觉出异常珍贵。曾经的美好记忆会消融一切坚冰。母亲这一次是真的走了,此生的夫妻情,母子缘亦就此告一段落。林筱亦突然领悟到,她曾经拥有过无忧无虑快乐的童年,原谅尽在无言中。一部读来令人心酸的文字,小说人物刻画细腻到位,线索脉络清晰明确。将每一个人物特点形象地一一展现出来。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和正面导向,人生苦旅,且行且珍惜。编者倾情荐阅。【编辑:纳岚容茵】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纳岚容茵        2018-07-11 22:36:46
  历来家庭对于孩子的成长是至关重要的,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言传身教,潜移默化。问好作者,欢迎您。
回复1 楼        文友:任珂        2018-07-12 00:07:21
  感谢编辑辛勤点阅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